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128章 让节日见鬼去
    杜克轻轻念动龙语咒语:“你们是灵魂天平上别无二样的存在,你们有着同样的重量……同样的质地……你们来自同一个源头,同一个母亲……”

    在数百个权贵的注视底下,两个瓦里安伸出了双手,彼此十指交叉握住对方,渐渐地,他们整个人开始化作星星点点的光芒,分解开,然后绚丽的银白色光霞开始汇聚在一起,重塑成一个人形。

    从这一刻起,两个国王的闹剧到此为止。瓦里安*乌瑞恩又变成了天下间独一无二的了。

    “瓦里安”王后蒂芬忘情地冲了上去,抚摸着自己的丈夫,端详着他脸上每一个细节。

    曾几何时,蒂芬为自己失去自我,唯唯诺诺的状态操碎了心,现在好了,那个年轻而充满英气的丈夫回归了。

    两人合二为一,瓦里安也取回了自己的记忆,同时他也有了幽灵之狼洛戈什的难忘记忆,他有好多好多事想跟自己的爱侣诉说,可最终千言万语都卡在了喉咙,能从唇间说出来的只有几个字:“我回来了!”

    暴风王国的国王和王后,激情地当众拥吻在一起。

    这理所当然地获得了满堂喝彩和最热烈的掌声。

    对!

    暴风王国的主心骨回归了!

    好不容易闹完了,伯瓦尔却丢出一个重磅炸弹:“我们最敬爱的国王遭遇了邪恶的魔法,沦为傀儡。邪恶的卡特拉娜*安瑞斯托女伯爵更是趁机而入,差点窃取了王国的权力。无论如何,我身为摄政王,我是失职的。从今天开始,我辞去摄政王一职,并请求国王陛下的责罚。”

    “弗塔根,你……”瓦里安有点懵。

    没有让瓦里安说下去,伯瓦尔单膝跪下继续道:“陛下!有功必赏,有过必究!这是一个优秀国王的绝不可撼动的原则。请陛下罚没我所有的封地,以作表率。”

    伯瓦尔这一招,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

    下一刻,所有人都意识到伯瓦尔的决绝了。

    想想吧,国王被魔法分裂,伯瓦尔仅仅是不察之罪,都已经要罚没所有领地了。那伙同奥妮克希亚掀起逼宫,迫害杜克的那些贵族该当何罪?

    一个叛国罪是绝对少不了了!

    一刹那,杜克明白了伯瓦尔的良苦用心。

    杜克也过来,躬身道:“弗塔根公爵说得没错。有功必赏,有过必究!我挂着摄政王的头衔,这么多年也没怎么辅助过陛下。我也是失职,我请求陛下允许我辞去摄政王一职。”

    杜克这也是典型的交还权力了。两大摄政王同时退位,这意味着恢复自我的瓦里安终于可以大展拳脚。

    同样地,这也是要把那些蛀虫贵族全部扫清,彻底钉在耻辱柱上。

    瓦里安转身,沉声道:“两位摄政王的苦心,我明白了。感谢两位大公爵一直以来对我和对暴风王国的贡献。希望以后,两位能一如以往地辅助我。我还年轻,有很多不懂,请两位尽力教导我!至于那些堕落者,只要有确凿证据的,我必定以瓦里安*乌瑞恩之名宣判他们死罪!”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这可不是吹的。

    作为国王将此事拍板定性,那就再无回旋余地。

    明天,大概会杀个人头滚滚吧!

    那已经跟杜克没什么干系了。

    杜克轻轻闭上了眼睛,或许黑暗之门21年的情人节,会被后世的历史学家命名为‘血色情人节’。

    那又如何呢?

    暴风王国腐坏了,必须进行手术,割掉烂肉,这才有机会重获新生。否则继续长下去,哪怕看上去再茂盛的大树,都只会是内部腐烂最终倾倒的下场。

    夜深了,给暴风王国,乃至整个联盟和部落的冲击依然没结束。天亮后余波会继续发酵。

    到底瓦里安能做到什么地步,杜克不会管,某种意义上,这也是给瓦里安的考验。如果瓦里安给出一份不合格的答卷,杜克也会重新审视自己和瓦里安,乃至整个暴风王国的关系。

    “呼!”离开暴风要塞的议事厅,杜克长长地吐了口浊气:“今晚算是结束了……”

    他刚转头,惊愕发现自己被一大群莺莺燕燕包围了。虽然都是战斗装束,但得益于艾泽拉斯的风气,什么游侠装就是以三点式加个披风和长靴,很养眼的说……

    杜某人吞吞口水:“什么事?”

    周围的外人早就被打发走了,希女王直接从后环抱住杜克:“呐!我们也不想跟你讨论奥妮克希亚到底死了没这种问题。也不想理会你身上那阵……嗯,石楠花的味道!我们只想提醒你……”

    剩下六女异口同声:“情人节的夜晚还没过去哦!”

    杜克的喉咙咕嘟了一声:“呃,好吧,你们说了算!”

    “哼!当然!”奥蕾莉亚和温雷莎一左一右直接架住了杜克:“你说为了国王,为了人民的安全,必须借情人节的名义把黑龙公主诱出来,我们都依你。现在事情完结了,你该履行情人的义务了!”

    好吧,以下这个故事告诉大家,永远不要低估女人对特别节日的执着与疯狂!

    可怜的杜克直接被拖走了,在他被激情的漩涡吞没之前,杜克仰天长啸:“我不怕,我还有红龙的祝福!”

    女王、女将军、女祭司异口同声:“嘿嘿!正好!”

    帷幔、红烛、旋转床。

    数不尽的海加尔山。

    填不尽的马里亚纳海沟。

    这是谁的剑鞘?

    这又是谁的杀器?

    杜克完全懵了!

    但是他不能败!

    败了,他的征服者之路就到此结束!

    虽然温柔乡总是容易成为英雄冢,但杜克总有点不甘心!

    潜藏在大祭司圣洁面庞下的火热没能击败杜克。

    由货真价实的女王组成的征服者游戏没有难倒杜克。

    连三姐妹合体构成的姐妹井都没能打倒杜克大魔王。

    晨曦初露,看着暴风城公爵府外淡淡的朝阳,杜克挣扎着爬出来,心中狠狠滴发了一个毒誓

    “去你妹的!哪来那么多节日?什么情人节、七夕节、520、双十一剁手节、平安夜、圣诞节,还特么要记住相识纪念日什么的!还不如一年365天全是节!?这日子还让不让人活了?有妹子的伤肾伤荷包!没妹子的还要满街吃狗粮!放屁!我杜克决定了,艾泽拉斯以后甭想再有这些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