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07 阵地作成
    席森神父从高达数百米的天台跳下,毫不迟疑,视角的变幻中呈现出来的场景,以及从感受中体验到的,那来自于爱德华神父的异常存在形态,并由此滋生出来的来自于灰雾异动的某种尚未到达却已经冥冥存在的怪物,让他在第一时间就觉悟了,自己所在的安全网络节点区域已经无药可救。无论是跟随自己而来的原住民卫队,区区十个神秘专家,还是经过一番杀戮却绝对没有除根的巫师们,加上虎视眈眈的素体生命,都不可能在这个战场上生存下来不,也许可以,但是,那定然极为偶然的情况。

    这个敌人和过去遇见过的敌人都不一样,所谓“怪物”的称唿也无法形容它的诡异和强大,它既不站在自己这边,也不站在末日真理教、纳粹、网络亦或者原住民等等现存组织的哪一边。更深刻地说,尽管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它一旦出现,就定然是现存所有人类和非人存在的死对头。

    在自己所知晓的,还活着的人和非人之中,绝对没有像它那样,明摆着独自一体,和所有所见者为敌的势态。即便是末日真理教和纳粹那样在世人眼中扭曲又残忍的个体,也是以社会集体的形态去战斗的,毋宁说,正是因为这些与众不同的人可以结成集团,并不断壮大集团中的个体,所以才显得强大。

    与之对比,那个冥冥在异变中展现其存在感的东西,绝对只是单独一体,并且,仅仅是单独的一者,就足以匹敌如今现存的所有集团展现出来的神秘性。

    那是一个庞大又恐怖的体量,难以将之细化为具体的数值,哪怕目击到其个体的形态,大概这个个体形态所展现的,也只是其片面又渺小的一种表象吧。席森神父多少能够明白,这样恐怖的东西,在这个世界末日里是有可能存在的,但却无法从脑海中实质构建出一个整体而实质的轮廓,那就像是知晓概念,却无法用具体而单独的某一个事物,去完整表现出这个概念。

    席森神父的心中越是滋生出恐惧,就越是能明白即将进入这个节点区域的,将爱德华神父逼迫得无路可走,只能破釜沉舟进行异化的怪物,必须从一个形而上的哲学方向去认知,否则,无论多么对其高估,终究都只会低估罢了。

    以自己所感受到,所似乎观测到的情况来判断,爱德华神父的异化已经让他不再是自己认知中的那个人了,那到底还是不是人类,已经可以做出明确的断定肯定不是人,但是,即便舍弃一切,以如此狂气的姿态去面对这个敌人,也不一定可以获胜。在战斗开始之前,爱德华神父肯定不止如今所见的这一种布置,席森神父记得很清楚,自己的这个教父从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教中叛逃后,已经成为新世纪福音的信使,其地位权限之高,定然不可能独自战斗。

    以此推断,恐怕在爱德华神父被迫变成如今这个形态之前,就已经有新世纪福音的力量对那个怪物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干涉。继续深想一些,恐怕身为首领的女巫vv和其他信使的力量都用上了,即便如此,仍旧略显不足。

    既然爱德华神父都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那么,在他行动之前做铺垫的女巫vv和其他信使又是怎样一个情况呢?尽管没有目击证实,但席森神父的心中已经隐隐有一个不详的预感。在最坏的情况下,恐怕就连女巫vv也栽了吧?而在末日进程步步紧逼的这个世界里,任何坏的预感都要比好的预感更先应验。

    所以,席森神父几乎已经确定,那个在常理逻辑中十分强大的新世纪福音已经完蛋了。而给予这个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的组织致命一击的怪物,却不让他觉得,是由新世纪福音、纳粹亦或者是网络球和统治局原住民等等这些耳熟能详的组织引动的。并且,这个怪物的出现也定非是偶然,而是在自己所不知晓或者下意识忽略的地方,产生了一些足以成为导火线的状况。

    是中继器之间的冲击吗?还是素体生命的繁殖计划?亦或者是末日真理教的献祭?虽然有许多疑点,但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去摸清线索了。席森神父深知,如果自己不能在那个怪物出现之前逃出一定的距离,那定然会被卷入战斗中。哪怕自己手腕上的魔纹已经切实晋升到了第四等级,不能说不是一个意外之喜,但是,那样的怪物,是第四等级的魔纹使者就能应付的吗?席森神父自己并没有一成以上的把握。

    爱德华神父的异变所带来的种种状况,无疑是促进魔纹晋升的条件,其中有什么道理,席森神父也不清楚,但是,从自己身上发生的异常现象来说,将之视为爱德华神父的警告也未曾不可,是他在以某种奇异又隐晦的方式,试图让席森神父明白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如果有必要直面战斗的话,席森神父认为必须重新联系上“莎”,在获取一定的帮助后,才或许可以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中保住小命。

    席森神父的脑硬体在这个方向上飞速运算,得出的大部分结论都证明了他的想法是正确的在没有得到“莎”的支援前,四级魔纹和手镯状临界兵器对上那个怪物,都只会如同风中残烛般孱弱。

    必须和“莎”重新联系上。这么想的话,就必须首先恢复联系。席森神父的脑硬体腾出一部分运算机能,监控现时可见的每一丝异动,又分出另一部分计算机能,尝试破解这次异变对信息传递的封锁。

    鉴于自己所感受到的,爱德华神父如今那异常的跨越空间蔓延到其他统治局区域的存在感,席森神父其实也隐隐为原住民聚集地产生一种不详的预感,如果这个预感已经发生,那么,此时此刻原住民聚集地已经被贡献了吧?几乎倾巢而后,由“莎”负责全权监管的聚集地根本就不可能具备太高的防守力度,所有在统治局里出现过且尚未被彻底毁掉,甚至于愈加壮大的组织,都有攻下聚集地的能力。

    不过,“莎”也不是一个天真的女人,她肯定在被杀死之前逃走了。

    经过重重叠加的情况判断,脑硬体已经给出了席森神父一个模煳的答案:自己的确可以重新恢复和“莎”的联系,但是,在那之前,自己至少要活过一小时。

    “风”在四级魔纹超能的指示下,构成了有形无质的锋利转锯,在席森神父沿着塔状建筑表面下滑的同时,在塔身上刻下繁复的曲线、直线、符号和文字,其中有常人可以理解的词句,也有从现用词汇中变形而来的自创字词,有从神秘学经典中摘抄下来的文句,也有原创的阐述自身思想的言句,但这些有形的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经由这些可以直接认出、猜出亦或者根本无法理解的有形结构彼此之间的繁复接合,所延伸出去的某种思想意义,这些有形的纹理,经由灰雾填充,就成为了可以展现神秘现象的仪式法阵。

    整个节点区域中最高的建筑物表面,被席森神父在奔走下坠中刻上的献祭仪式魔法阵缠绕着,就如同盘旋向上的升龙和盘旋向下的伏龙,从意象上同时借鉴于东方神秘学和西方神秘学,如同杂货铺,又仿佛是集大成者。这样的仪式纹理将源源不绝从空气中浮现的灰雾吸入,化作闪烁的蓝光在纹路间游走,间或亮起耀眼的一瞬间,又突然黯淡得仿佛要将光吸入般黑暗。

    当席森神父落地的时候,数百米的高塔表面铭刻的仪式法阵已经膨胀出无形的气势,带起自然的疾风,向四面八方吹拂而去。席森神父的魔纹超能渐渐失去了对这种异常产生的气流运动的控制力,身上深沉颜色的神父长袍状的战斗风衣也不由自主地在风中起伏,拍打空气发出啪啦啦的声音,愈加显得是在一个风暴雨来的当口。

    由声音、气味和各种事物的特质所带出的气氛是如此的暗沉,虽然并非是完全没有声音,但是,所有的声音都似乎在衬托一种让人难以唿吸的死寂。让席森神父不由觉得,在这个节点区域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自己是最后的一个,在那之前曾经喧嚣惨烈的战斗,都已经连痕迹都已经被侵蚀殆尽了。

    从感觉上来说,哪怕在这种时候出现的是素体生命或者巫师们,也是挺好的然而,既没有友军,也没有敌人,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在一种极端异常的,宛如压抑的火山即将喷发的气氛中,去面对一个无法理解,没能目击到,只能凭借冥冥中的感觉和逻辑上的推断去认知的怪物。不,应该说,只有自己一个“人”,去在一个体量上庞大,理智上无法理解的怪物群中求存。

    正因为在最高的建筑上铭刻了仪式法阵,并通过魔纹超能所形成的“风”,对曾经自己人和素体生命交战的区域留下的仪式痕迹进行覆写和连接,从而构成一个面积相对巨大,并存在一个具体核心的大型仪式法阵,并对其带来的信息进行脑硬体层面的整理,以及神秘专家直觉层面的梳理,席森神父已经十分肯定了,一旦这场战斗开打,爱德华神父绝对是一种无法分辨敌我的状态,不可能奢求他还能够顾及自己这边的情况。

    拥有第四等级的魔纹,再加上一具临界兵器,并进行过义体化改造,熟悉末日真理教的种种仪式,这些手段都仍旧让席森神父觉得不够充分。他的强大由这些部分构成,在寻常的神秘专家眼中,已经足够强大,但是,这也已经是他可以拿出的手段了,倘若这样还不足够,那么,他可以遇见自己的下场肯定十分凄惨。

    爱德华神父将自身做成了“阵地”,席森神父便选择将自己身周,以自己的手段可以利用的事物做成“阵地”。而席森神父本人则在愈加狂暴的风声中,隐藏了自己气息,如同幽灵一样向“阵地”角落移动。他无法确认敌人会从哪个方向出现,但是,只要运气不是差到敌人直接从这个角落出现,那么,他就拥有足够的机会从这个战场撤离尽管在世界末日里,万事万物总是朝着和自己预想的坏方向发展,从来不给人机会,但是,对神秘专家来说,无论要做什么,运气都是必不可少的。

    对席森神父来说,如果敌人就真的直接从自己所隐藏的角落里出现,那就意味着,自己的运气已经不足以从这个战场上撤离了哪怕自己换一个隐藏的地方,也同样会因为其它因素而功亏一篑。

    因此,席森神父仍旧是冷静的,并不为运气上的未知而忐忑。

    席森神父的脑硬体持续分析灰雾中影响通讯的因素,并始终尝试对可能存在的信号进行试探和连接,因为仪式法阵已经构建完毕,所以,灰雾在这么一段时间内,反而变得没有那么浓郁了。即便如此,当填充在仪式法阵中的力量饱和后,灰雾仍旧会继续增加吧。席森神父的“风”未能从之前的战场上找到人或非人的尸体,曾经回收充当引子的尸体都已经被异化血肉吞没了,大概算是尸骨无存吧。这意味着新勾勒出来的末日真理教的仪式中缺乏引子,会让仪式的最大效果和运作效率大大降低,不能指望它可以对神秘性高的事物现象造成直接影响,就连间接影响,视目标的神秘性程度,也会比有引子的状态下大大降低。

    不过,席森神父构造了如此巨大的仪式,并不是为了狙击敌人,而仅仅是为了保护自己。它的效用很多,不过,在席森神父的使用中,则是将全部的力量都局限在寥寥数种效果上。

    当可以做的准备完成时,剩下的就只有等待了。

    狂暴的疾风,将席森神父的气息冲刷得极为稀薄,并分撒在多个角落,而席森神父本人则靠在一处外墙上,闭着眼睛,等待着感觉中,那个冥冥中显得无比恐怖的东西的显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