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04 父与子
    来了,来了,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出来了!席森神父闭上眼睛去感受灰雾弥漫中的异动,他看不到灰雾中的异常景象,但风带来的某种感觉,就像是气味,像是声音,像是无数细小的虫子在蠕动,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呈现在他的感官中,他似乎可以听到,可以嗅到,可以触碰到,尽管他其实并不想接受到这些信息,也十分清楚,这些黏糊糊的模糊的知觉所呈现出来的意象并不完全是真实,而是一个太过于庞大,远超出人们感知能力的事物被局限性的感知能力窥探了渺小而片面的部分这是宛如盲人摸象般片面的错觉,但不正反应出那个即将出现,宛如从一个细小的狭缝中挤出来的东西的巨大和可怕吗?

    不局限于质量和体积的庞大,从各个角度都是人类必须仰视,且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从自身局限性的感官中窥知其全部的可怕之物,以不可名状的形态隐约浮现在席森神父的脑海中。他不愿意去注视,却被那强烈而异常的存在感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他的视线并不是主动从防御圈的灰雾中挪开的,他的思维也并不是主动脱离原来的思考方向的,全都是因为这个存在感就像是白矮星一样,质地坚硬,引力惊人。

    明明没有直接注视到那个东西,甚至于,根本就不可能用眼睛真切看到,仅仅是一种知觉中隐约存在的似曾相识,就让席森神父的脑海中如流星般划过一个名字爱德华神父。

    “教父……”席森神父自言自语,但却不知道是否应该说出那个名字,他此时感觉到的东西让他想起这个人,但是,出现在这里的那个可怕的东西,真和那个人有关吗?假如是有关联的,那么,那个引导自己进入末日真理的老男人,而今又是怎样的状况?在如今的异常事态中,究竟是主动性的参与其中,亦或者是被迫与之接触?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无论如何,席森神父都不相信,自己所感觉到的那个模糊、巨大、可怕却又充满了吸引力的绝对非人之物,就是爱德华神父本人。仅从神秘专家的直觉来说,造成如今异象的事物所具备的神秘性已经远远超出沙耶了,而沙耶正是过去以来,爱德华神父的最高杰作也许爱德华神父借由沙耶,在九九九变相中更进一步,但其最终产物的神秘性,也绝对不可能超出沙耶太多。

    哪怕席森神父已经直觉肯定,爱德华神父在这个巨大的异常中参了一脚,也绝对不会觉得那个老男人能够在这种可怕的异常中占据主导权。毋宁说,当席森神父在这么一个仅凭感觉就已经感到颤栗的异常中想起爱德华神父的时候,他几乎就已经确定了,爱德华神父哪怕没有死亡,也绝对离死不远。

    神秘专家的直觉一向十分准确,尤其在判断生死攸关的问题上,准确率高达九成九,即便如此,席森神父仍旧不希望自己的直觉应验。哪怕自己的理念已经和爱德华神父分道扬镳,但是,从人情关系上,对方是自己的教父这一点,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不可否认,席森神父一直都认为,在自己的生命历程和成长中,爱德华神父对自己有着深重的恩德,这种恩德并不会因为双方立场和理念的不一致就会变成仇恨。

    席森神父不希望爱德华神父就这么死掉,可是,他并不确信自己可以做到什么。灰雾中的异常十分棘手,魔纹超能制造的“风”所传递回来的异常变化规模,已经从感觉上超出了他自认为可以处理的地步。他能肯定的只有一点:此时的异变,不仅仅是出乎己方的意料,也绝对不是素体生命的意料之中。

    倘若那个模糊、巨大、可怕的东西降临,将会承受其伤害的,也绝对不仅仅是自己人等,对素体生命也是一样的,它们绝对不可能讨到好处。

    “风”一点点被切断了,哪怕席森神父从那个巨大存在感的吸引力中强行脱离,重新将目光放在灰雾弥漫的区域,所能接受到的信息也已经远远不如之前。虽然眼睛没有瞎,但从神秘专家特有的知觉角度而言,席森神父觉得自己正在变成瞎子。

    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坚守阵地到怎样的程度,如果仅仅是素体生命,之前的布置倒是还算顺利,至少没有素体生命可以脱离防御圈内的战场,但是,突如其来的异常,以及这个异常被后的那个巨大而模糊的存在,已经完全将自己等人布置的防御圈变成了它的后花园。毫不客气地说,席森神父根本就不觉得自己可以挡住这种存在感强烈的神秘之物。

    他激活了脑硬体中隐藏的强制通讯,试图和“莎”达成联系,他并不确定是否可以做到,因为这本来就是非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动用的通讯渠道。一旦动用,就会将己方在节点的布置,以及通过安全网络直达的己方老巢的路线暴露出来,以至于可能会让素体生命顺着这条脉络将己方估摸得干干净净。

    但是,眼下的情况已经超出所有人的预想,在判断出素体生命也会措手不及的前提下,席森神父觉得自己的冒险是有必要的如果不能将这个情报及时传递回去,真正打击到己方的大概就不是素体生命,而是这个无可名状的东西了。

    然而,席森神父的主动并没有收到理想的回报,无法联络的反馈持续着“沙沙”的声音,席森神父看不到自己同伴的身影,也听不到在背后支援的人们的声音。只有建设机器还在轰鸣作响,持续作业,而且,他很快就看到了,从建设机器的关节中长出的血肉物质“简直就像是沙耶病毒一样”他不由得这么想到。

    无机的物质变得有机化,但是,这些有机的事物却又并不是寻常而言的碳基构造。尽管外表看起来像是动物被剥皮之后袒露出的红白筋肉,又像是被硬生生挖出来的某种器官,但其本质却是截然不同于动物肌体器官的东西。它们,只是看起来像而已。

    建设机器那由构造体组成的坚硬身体在变成血肉后,也是软乎乎的,热腾腾的,释放出肌体运动所产生的热量,又如同在进行某种器官功能的活动,产生更多的附属物质。这些附属物质全都具备恶心的外包特征和高强度的腐蚀性。建设机器刚刚才建好的部分建筑结构,就被它身上的异常血肉被挤压出来的酸液蚀出一个个孔洞。

    如果席森神父预料的那样,这些血肉哪怕不是正常的碳基血肉物质,也绝对没有表现出足以支撑巨大重量的特性。建设机器的关节被殖生的血肉彻底侵占,形成好几个形式上让人作呕的肿块,还不断喷吐出更多的灰雾。整个建设机器从攀附的建筑结构上摔落,尽管并没有彻底停止工作,却变成了一个移动式的灰雾制造机。

    两台建设机器全都不出意料的,没能抗住异常变化的侵蚀,其外部结构的异化过于迅速,让席森神父觉得即便斩断了那些异化部位,也不可能让侵蚀停下来。能够制止它们的方法,只有将它们彻底毁掉,然而,这么一来,由自己负责的这部分安全网络节点的攻略就宣告失败了。

    “虽然这么说,但也没有办法了。”席森神父之顾虑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就已经做下决定,如果还分心顾虑安全网络的情况,根本就不可能从这次异变中活下来。和“莎”失去联系,已经足以证明,如今这个节点处已经完全被那个不可名状的东西侵占了。敌人的强度已经远远超过预期的素体生命,这已经不再是战略上的失策了,而更可以视为末日进程中的一种出乎意料,却又必然出现的厄运。

    哪怕自己等人的谋划再周全,也无法估量“世界末日”的倾向性发展所带来的灾难那不是天灾,也不是**,而单纯是一种负面性的不如意的体现而已。

    席森神父右手腕上的魔纹灼痛,有些时候,他觉得这个魔纹就像是自己身体的另一个器官,它会呼吸,会撕咬,将那些神秘的东西转化为某种形式的力量。魔纹超能究竟是属于自己的力量,还是属于魔纹的力量?从来都没有一个神秘专家可以捉摸清楚。说到底,魔纹到底是一种资格,还是一种武器,在统治局留下的资料中,也没有详细的说明。只是,在面对神秘事件中的危险时,这种充满了未知的东西,却比自己知根知底的东西更能带来安心感要在那么一个短暂的时间里,用自己已知的东西去处理未知的事物,不是更难以做到吗?甚至可以说,这样的想法本来就是矛盾的。已知的东西能够处理的,只有从未知变成已知的东西。

    席森神父一直都带着这样的想法去应用魔纹的力量,他从不介意,这种力量是源于自己本身,还是完全由魔纹控制,也不打算去深思,魔纹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东西,因为,在世界末日当头,自己所拥有的时间是如此之少,而要处理的麻烦又是如此之多。

    眼前的异常正是未知的,只能从感觉和已经发生的异常现象中,总结出“很危险”这个结论,但是,到底是怎样的危险,何种程度的危险,却完全不知晓。那巨大而可怕的轮廓,也不过是感受性的信息在脑海中构成的意象而已,根本就不是那种危险的真正姿态。

    建设机器的异常正是从这种危险未知的一个侧面,它所具备的神秘性和过去所遇到过的大多数神秘事件并不在一个等级。在它更进一步变化之前,魔纹超能“气压控制”所产生的巨大压力,仅在建设机器自身体格所占据的空间倾轧下来。

    两台建设机器的关节都已经开始血肉化,连带着从关节开始向身躯蔓延的部分也在殖生出丑陋的血肉肿块,在突如其来的巨大压力下,这些部位直接撕裂了。它们庞大的身躯向下塌陷,笨重地瘫在席森神父脚下。

    当席森神父抬起右手时,由这两台建设机器的异常血肉器官喷出的灰雾,便一股脑卷入魔纹中。

    然后,席森神父听到了一种“咔嚓咔嚓”的声音,那就像是从自己的近侧发出,仔细一听却又觉得音源并不在外侧,而是直接在体内产生,进入大脑的声音。

    席森神父无从分辨那到底是什么声音,有点儿像是木材被折断的声音,有点儿像是咬断骨头的声音,在清脆中带着一丝丝腻味。这声音直接钻进席森神父的脑海中,就像是带有一种魔性的力量,强行将他的意识凝聚成一点,朝着大脑记忆的深处,朝着某种意义上更加深邃的思考,朝着连席森神父都未曾察觉的脉络,如流星般飞逝席森神父有些恍惚,当他意识到自己刚刚恍惚了一阵时,就看到了无数场景的片段:

    大量的巫师聚集在某处管道的角落,猩红色的矩阵是用各式各样的金属物质构成,没有任何弧度地勾连在一起,宛如自行生长般一直蔓延到视野看不到的地方。视角从他们身上掠过,没入皑皑的雾气中,下一转眼,就看到了一群群行走于高台、楼宇和宽阔如同广场的廊道上的素体生命,在它们走过的地方,蛛丝一样的白色物质缠绕在不同的事物上,并有诸多垂下的蛹状物,让人可以轻易联想到孵化场,席森神父甚至可以从那半透明的蛹壳内,看到一个个畸形的人形体。又有原住民飞速逃窜,借助各式各样的助力工具,在巨大的管道外壳跳跃,灰雾追逐着他们,一些意外总会发生,断裂的管线鞭挞在他们身上,便让他们惨叫着从落脚处掉落,这才看到,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何等高大的构造体设备群,向下眺望,根本看不到这些设备的基座,只能看到一望无尽的深渊,以及深渊不知其远的地方闪烁的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