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百六十九、勾梁
    玉虚和清虚见得许了背后浮现了血轮回,微微吃惊,忽然就觉察到了自家背后,也一样浮现了血轮回,三人背后宛如神话中的神佛,身外有一圈血色焰光,身在血色焰光之下,就是血轮回的大阵护持之下,举手抬足就能催动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的无上威力。

    玉虚和清虚两人齐生欢喜,两人各自捏了法诀,立刻就召唤出来十六头血神护身,这十六头血神修为也各有进境,虽然都还未到了突破的程度,却已经比原来强横甚多,精气圆满。

    地球上有本神话小说,里面的元始天尊跟晚辈真仙对敌,往往并不亲自出手,而是令黄巾力士持了自家宝物,不拘功力多深厚的仙人,都要被轻轻拿住,挣扎不得。

    玉虚和清虚此时若是遇上自己也抵敌不过的敌人,召唤血神出来,也是一般,能将大敌轻轻灭杀。

    本来这座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须得三人一起催动,也不能分开,但许了感悟天道讲这座大阵练成了血轮回,三人不拘去往何处,都能凭了血轮回,操纵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比原来又复奥妙了甚多。

    玉虚欢喜的说道:“没想到,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又复生出如此奇妙变化,我等三人有了血轮回护身,就算独自遇敌,也不惧怕了。”

    清虚也感慨说道:“不错!不错!有了血轮回护身,我们就能多了许多谋划,日后征伐混魔老祖,也可以留下人手保护,不用拘谨在人道诸国,担心被其他妖魔灭了人种。”

    许了点了点头,也说道:“我们已经弄出极大场面,若是再去猎杀妖神魔君,只怕有许多不便,会引动洪荒妖魔的敌视。如今炼就了血轮回,当可用另外一些套路,我建议今日起,就派出门下弟子,去联系各处妖神魔君,以龙女帝和降服的四头妖神为标榜,说明我等其实并无强横霸道。”

    当初许了收伏了龙女帝,刻意不曾令其洗地妖力,转修灵机,此时却能派上大用场。

    至于投降的那四头妖神,许了就没有留下的必要,若是留下这些妖神,日后他们修为高深了,仍旧要反抗人道,就算不反抗人道,但有这等例子,人道也要被瓜分气数。

    许了宁可折损当前的好处,也要图谋更深远,这四头妖神转修灵气,化为人身,自然也就养成了人族的习惯,通晓人类的语言,学成人道智慧,脱离了妖魔之道。就算他们日后重新修成法力,也只会是人族的一部分,为人道同化。

    其实人道诸国,几乎没有人类,都是洪荒妖魔被降服渡化,本来也是有妖有灵,并非全都是修行灵气,还有许多妖怪。

    还是许了和玉虚,清虚得道,又因为洪荒妖魔作乱,攻伐人道诸国,这才趁机宣扬人道,让人道诸国统统转修灵机。

    尤其是许了讲三千卷传下,不拘何种妖怪,都能修行,而且比原本进境更快,这才让人道占据了正统。

    其实,就如地球上诸国,血统纯正甚少,更多的是文化传承,有了文化传承,本来非是同宗同族也要同化,文化传承不同,就算是同宗同族也要因为不同信仰交恶,甚至战争无数。

    许了承天道,立人道,乃是洪荒大势,无可抗拒。

    有了许了之言,玉虚和清虚也各自挑选了十余名徒儿,赐下血轮回护身,前往各处山场,拜访妖神魔君,邀请同来对付混魔老祖。

    虽然这些徒儿修为不等,但有血轮回傍身,就等若有妖神护持,横渡洪荒也轻而易举。

    许了门下,有一个徒儿,名叫勾梁!

    勾梁乃是勾龙族裔,学的是许了所传的先天勾混**!

    勾龙一族是洪荒之中,第一个降服许了门下的物种,深得许了教化,故而这个叫做勾梁的徒儿不但智慧通达,兼且有龙凤之姿,乃是人道诸国有名的美男子。

    他离开的问道峰之后,就一路西去,要拜访距离人道诸国最远的一头大妖神。

    如今洪荒大地,清浊分开,五行即将归位,新诞生的妖魔已经会偶尔出现,体内有五行相属,分共阴阳之辈。

    这头大妖神原本也是混沌妖魔,但却智慧通达,观察到洪荒出现了新的妖魔,体内有清浊五行之分,修行速度比混沌妖魔快速十倍,便也苦苦思索,把自己的混沌妖力拆分了开来,炼就了五行之气。

    虽然他功侯还未圆满,但修为进境,已经远超寻常混沌妖魔,故而才能炼开数十条真脉,成为洪荒之中,有数的大妖神。

    勾梁到了这头妖神修炼的山场,立刻抬手掷出一道金符,此乃许了亲手所炼,转为了传讯之用。

    妖神之辈,也就是在洪荒,显得不够威风。

    在地球上,一头妖神都能成就一方豪雄,四大军团首脑也不过如此修为,麾下无数妖怪为之奔走。

    有些妖神的山场,也有法术护持,等闲之辈根本进不去。

    勾梁也不过是寻常修为,刚刚突破了天罡士没多久,也就能够勉强腾云,法力在洪荒之地,算是极孱弱的,若无许了亲手祭炼的金符,他根本就没能耐传信给山中潜修的妖神,连门都进不去。

    这件金符落入山中,不旋踵,就有一道黑深深妖气飞起,往下一裹。勾梁忽然觉得不对,急忙催动血轮回,身外血焰一闪,就把他传送回去了问道峰。

    黑深深的妖气落空,一道白影落下,正是两生公,他瞧见远处高空的遁光,不由得心生惊惧,叫道:“人道果然不凡,居然能有如此妙法,就连一个寻常妖王之流的人物,都能从我手中逃脱。”

    两生公没能留下勾梁,便重新返回山中,落在了一头巨神的脚前,这头巨神若有所思,沉吟了片刻,说道:“这师徒之道,确也有些意思,你拜入我门下,我就能随意驱遣你,人道所创的诸般规矩,果然十分奇妙。”

    两生公也有些无可奈何,洪荒妖族智慧未开,纵然有些智慧不凡之辈,也不过肚子一妖,反思天地道理,根本不如人道智慧昌明,这等师徒之道,就连两生公也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儿,也不过是撵鸭子上架,用来投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