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03 异质扩散
    无形态的灰质在人们无法注视到的边界线上飘浮,灰雾仿佛在呼吸,无法辨识的信息跨越统治局内部区域向外扩散,无视常识中的空间和时间的概念,在坚硬的构造体材质上滋生出怪异的血肉。这些产生异变的地方在数理上是无序的,没有人可以确定在统治局遗址中又有什么地方突然长出一些奇怪的宛如某种生物组织般的器官,也没有人知晓这些疑似血肉和器官的物质到底在起何种作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它们看起来像是活的。

    一片片蠕动着的血肉,一个个收缩鼓胀的器官,正在让统治局遗址充满一种怪异的生命的力量。无论是被素体生命牢牢把持的区域,还是被“莎”和“畀”率领的原住民占据区域,都能看到这些怪异血肉器官的生长,可以看到它们吐出灰雾,将它们盘踞的地盘拖入一种宛如噩梦的迷蒙中。巨大的,扭曲的,无法描述的东西,就藏在这些迷雾中,它亦或者是它们,是一个整体,但也是无数的个体,在亲眼目睹到它们之前,无法确认它们是存在的,也无法明白它们到底是怎样的额一种存在,但是,几乎所有能够感知外在事物变化的生命都能感觉到它或它们的存在,并由衷相信,它或它们真的就存在于这里,毋宁说,它或它们正在从一个难以言喻的角落中走出来。

    无论是人类还是非人类,无论是个体还是群体,都被一种莫名的惶恐包围了。所有曾经依赖灰雾的存在都在发出生命的悸动,不久后,这份悸动就会变成悲鸣。那些曾经将灰雾如臂使指的力量渐渐失去了原有的灵活性和干涉能力,就像是灰雾中即将诞生一个真正的主人。

    在席森神父和素体生命所在的战场上,那些被卷入灰雾中的神秘专家反而突然觉得压力轻松了一些,他们同样感受到了,有某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正在从灰雾深处并不是距离上的深处,而是一种更细致的,更深远,更本质的“深处”意义爬出来。那当然是敌人,乃至于,是从感觉上,比眼前的素体生命更加可怕的敌人,一种截然不同于过去所见的无形事物,正在确立一个更具备切实意义的实体。

    “这是……什么?”虽然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出来了,但是,在亲眼见证之前,即便是神秘专家也无法理解自己对之产生的这种扭曲怪异的感觉,说是恐惧也不尽然,总而言之,就像是人类已知的所有情绪分类之外诞生了一种新的情绪。从感觉去想象那东西的形象,也只有一个模糊的蠕动着的轮廓,整个形体是模糊的,其本质更是难以捉摸。

    但无论如何,那都是非常危险的,足以毁灭整个统治局的东西。

    即便明知在战斗中必须专心,但是,神秘专家仍旧不免被那异常而朦胧的变化分去了心思,有一种古怪的吸引力让人走神,不过,从他的角度去看,明明更加理性的素体生命似乎也没能抵抗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它的下一击久久没有到来,就像是凝固在原地一样。

    双方所在的地方原本是灰雾中的空泡,这个空泡哪怕在激烈的战斗中也没有破碎的迹象,但是,灰雾却从意想不到的地方钻进来了,原本没有任何灰雾的空泡也开始产生迷蒙感,而这些渗入的灰雾也和之前的灰雾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同若将之前的灰雾视为死物,那么,如今渗透到空泡中的灰雾就像是某种活生生的生命体,释放出强烈的存在意识,在意识主导下活跃的感觉。

    神秘专家不由得屏住呼吸,一种十分强烈的警惕感从脊椎窜上来,就像是在对自己说,一旦过渡吸入这些灰雾就完蛋了。与此同时,他感觉到自己施展神秘时产生的效果正在降低,那些本已经习以为常的现象一下子就变得难以产生,即便产生了,也会有一种沉重迟钝的感觉。同样的,素体生命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甚至在某种意义上,素体生命受到这种异常的干扰更加严重,有那么一瞬间,神秘专家似乎看到了,在它们那坚硬的身体上正在长出肿瘤般的东西,但是,眨眼就被素体生命清除了。

    即便如此,素体生命的身体仍旧给神秘专家带来一种“变得柔软”的感觉,就像是过去未能给予其伤害的力量,已经可以突破那个坚硬的躯壳。

    风猛烈地刮着,神秘专家听到了夹杂在风中的含混声音,最初他以为是人类的声音,但随即就否定了。那绝对不是人类会发出的声音,就像是某些超乎想象的幽灵,正在一个自己看不到的世界里游走,不断发出悲鸣。

    也许躲藏在角落里的神秘专家没有注意到,但是,站在高处的神秘专家已经注意到了那些蠕动着的血肉器官正在自己目力可及的范围内诞生,本能在警告着他们,要不消灭这些血肉,要不立刻离开这个战场。神秘专家们听从了内心的感觉,因为,这个警告所带来的感觉,已经渐渐超过了对战素体生命的紧张感和使命感。

    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出来,而且让人觉得一定会出来。

    这份可怕的愈加强烈的悸动将席森神父的注意力从战场上以及对自身的观测中拉了出来。他正不由自主地追寻着自己内心深处,那仿佛连接着另一个世界的秘密,正在监控整个战场的进程,但是,无论是战场上灰雾的变化,还是从内心深处传来的悸动,都迫使他必须转移视线和思维在这一瞬间,他几乎忘记了自己到底在思考什么,与此同时,他嗅到了一丝丝似曾相识的味道。

    翻滚的灰雾遮蔽了人们的视野,试图远离战场,正在宛如迷宫般的建筑物中跋涉的原住民们首先注意到那些异质血肉的存在,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或是一堵墙壁,一根梁柱,一扇窗户,或是别的什么物事,滋生出这些血肉后,就迅速被覆盖,似乎整个儿变成了肉质的东西,是某种正在运作的器官,但是从可以看到的异化物事中,又找不到一个具体的规律这种异化不是线性的,仿佛开始时,只是随机的一个点,之后再从点变成面,由面变得立体,当这种异质的血肉占领一个在原住民眼中属于“巨大”的事物后,这个事物就仿佛变成了一个器官,让周边物事异化成血肉的速度加快。

    原住民根本不敢去触碰这种异常的东西,一直生活在统治局遗址中的他们十分清楚,这些似乎没有征兆的异常变化,这种大范围的,充满了侵蚀性的异变,这些明显涉及灰雾和构造体的异常事物,都是极度危险的。乃至于,只要视野中还能看到这些异常的变化,就足以证明自己已经置身于危险之中。

    “快!离开这里!”领头的人一边喊着,一边将能够释放高能脉冲的特殊炸弹扔进角落里,他甚至不敢将这玩意扔到那些血肉上。他的前脚刚离开,特殊炸弹的倒计时就开始了。他听到跑在前方的同伴经由通讯装置传来来的呼吸声,在全封闭的面罩中尤其显得沉重干涩,也明显暴露了他们的疲惫。

    尽管战斗的时间不长,但是,长期在充满了灰雾的区域中奔走,时刻警惕着可能出现的危险,仍旧会大量消耗精神和体力。他们知道自己等人的情况:从巫师和素体生命的攻击中幸存下来的他们,没能按照原计划撤离,灰雾的出现虽然谈不上意外,但是,高浓度的灰雾早已经让区域发生某种细微的变化,那恶性的神秘,让这群人宛如无头苍蝇一样乱窜,深陷在幻觉之中,没能找到回归营地的正确路线。

    其实活下来的人并不多,这些时间里奔走在灰雾迷途中,又陆续有同伴死于莫名的感染和幻觉,最后能够确认存活信息的只剩下八个人。他们的战斗已经不再是为了击败敌人,而是为了保住自己和同伴的性命,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强烈地刺激到他们的神经,哪怕他们此时此刻也是全副武装,彻底将躯体包裹在防化服一般的全身护甲中,并且,这些护甲的材质也同样是构造体,也无法让他们产生半点安全感。

    自觉断后的原住民听到了一个同伴的呢喃声,对方说得很含混,根本听不清到底在说什么,但他却十分清楚,这正是精神崩溃的先兆。之前发出这种呢喃声的人不是自己走失了,就是在众人眼前发狂了。虽然从诊断上来说,这是一种精神不堪重负的表现,但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相信,在灰雾之中,存在某种可怕的力量,无时无刻不在侵蚀人们的内心,无论有多坚强的意志,都不可能完全抗拒那个“发自心底却不属于自己的声音”。

    “醒醒,尤雅,给我大声把话说出来!”同样有其他人注意到了这个同伴的异常,试图用声音打断她的呢喃,因为这个同伴已经是这支队伍中最后的女性了。尽管知道作用微乎极微,但他们仍旧抱有一线希望。

    “听到了吗?尤雅!”同伴还在叫唤,随即,负责断后的原住民首先感到从后方传来的震动,随即有强烈的光闪烁,即便背对着,眼前的事物也在发白,当更巨大的震动传来时,通讯装置顿时陷入杂讯声中,而他也觉得自己被一种巨大的力量推了一把,不由自主地向前飞扑。

    数据屏幕一片花白,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摔在地上的原住民只感觉到有多个轮廓就将自己围起来,将自己扯起来,自己也下意识跟随着拉扯的力道继续向前跑。他觉得自己脚步凌乱,但是,拽扯着自己的那些人更是慌张,一种冥冥的感觉,让他下意识垂下视线,然后,他看到了,那些拖拽自己的人落在地上的影子,竟然全都不是人的轮廓。无法描述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影子,仿佛这些影子本来就是某种独立的存在,和站在地上的个体没有丝毫关系。

    与其说这些影子张牙舞爪,不如说,它们的蠕动让人轻易就能幻想出一幅张牙舞爪的样子。

    这个原住民对自己看到的这些影子感到恐惧,随之,也对影子的主体那些拽扯着自己,力气大得几乎在拖着自己跑的那些人感到恐惧。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才觉得这些惶恐逃窜的同伴其实是怪物的伪装,但是,从心底滋生的恐惧是不同寻常的,强烈到了仿佛是一种预兆。

    他说不出话来,听不见声音,杂讯声和花白朦胧的轮廓,就像是构成了一个半梦半醒的世界,让他觉得自己越是向前跑,就越是远离正常而安宁的世界。几乎是无意识的反应,他猛然挣脱了那些拉着自己的手,疑似同伴的人形似乎感到吃惊,但却更恐惧地朝他身后望去明明看不清这些人形的具体五官细节,为什么能够如此清晰地感知到他们的惶恐呢?这个疑惑从原住民的脑海中划过,而身体已经下意识朝身后望去,他无法确认自己看到了什么,只在那无可言喻的恐惧中,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其他的原住民相互搀扶着,他们之前差一点就失去了一个呢喃的同伴,也想要拯救勇敢断后的同伴,但是,这个负责断后的同伴在完成爆破后就产生了异常。仿佛在那惊天动地的冲击中,有某种无形的东西,进驻了他的内心,让他自己扔掉了试图救助他的双手。原住民在这个同伴突然挣扎起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从高能炸弹爆炸开始就产生的某种异常,正在追逼上来,跑也是跑不过的,他们在一种剧烈的恐惧情感中,突然生出一种想要回头看看的感觉于是,他们这么做了。

    但是,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只有断后的同伴似乎真的看到了什么,发出难以描述的完全不是人类可以发出的尖叫后,就从头部开始一点点消失在空气中,就像是有一个无形无影的怪物将他从头到脚吞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