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百六十五、龙女帝
    许了等三人刚到了这处山场,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毕竟气派极大,故而早就惊动了这头妖神,她身子一长,就从山腹冲上天空。

    这头妖神跟庙宇中的人身龙尾,头戴珠冠的神像一般无二,只是丽色更胜,艳丽无双。而且比神像还多了几分稳重端方,身外有五色祥云缭绕,妖力也颇平和。

    玉虚见这头妖神似乎并无多少敌意,更多是自保之意,就催运法力喝道:“混魔老祖专修魔道,就要晋升天魔。一旦他晋升天魔,必然荼毒苍生,不知道龙女帝可愿跟我等一起,抗击此老魔?”

    这头妖神号为龙女帝,人身龙尾,但却没有青龙血脉,而是上古妖龙血脉。

    上古妖龙乃至极其庞大的一支妖族,许了修炼的十头神魔变,就有麟龙的变化,就是上古妖龙的支脉。

    龙女帝乃是上古妖龙的龙女支脉,天生就是人身龙尾,能操纵雨露风云,血脉强横跟麟龙相当,只是素性温和,不如麟龙好斗逞凶。

    龙女帝也知道,许了,玉虚,清虚三人是人道诸国的守护者,实力比自己都要弱一筹,但这三人各有不同道法,比洪荒妖魔都胜出一筹,且智慧过人,各有许多手段,自己就算面对这三人中任何一个,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何况三人齐至,又驾驭了看起来厉害无比的阵法。

    龙女帝语音清脆,宛如龙吟鹤啸,叫道:“我只想守护自家子民,不想跟人争斗。纵然混魔老祖逞凶,我也不想与他争斗,只求避让开了便是。洪荒之大,无穷无尽,他终究不能遍搜洪荒。”

    玉虚又复说道:“洪荒虽然大,但你保护了族人,又能去往何处?不若与我们合力,方能度过劫数。”

    龙女帝只是拒绝,不管玉虚如何言说,都不肯答应跟他们同流合污。

    许了冷眼旁观,见玉虚说不定此事,就开口说道:“我乃太虚!龙女帝你当知道,我等庇护人族,绝不容人道有失!我等跟混魔老祖争斗,再无力保护人道诸国,如今灵兕大王和最近人道诸国的魔君已经被镇压,只有你的龙女国是人道威胁,若是你不肯归顺,我等也只有把你龙女一国尽数化为血神,不留半个活口。”

    许了把手一张,两头血神冲起,咆哮无声,更有无数轮回血魔冲破血海!

    龙女帝大惊失色,叫道:“你何胆如此?”

    许了断喝道:“生死两道,可择一从之!”

    他探手一挥,涛涛血海就从四面八方淹没了龙女帝的国度,龙女帝也只有催动法力,方能抗衡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只是如今这座大阵,已经降服了两头血神,法力都不弱龙女帝多少,再加上许了,玉虚和清虚三人,数千门下弟子,龙女帝一人根本支撑不住。

    眼瞧轮回血海,就要淹没自己辛苦创立的数十座城郭,龙女帝恳求道:“我愿意立刻离开此地,远离人道诸国,不知可否放我龙女一族活路?”

    许了毫不留情的说道:“天道即人道,人道即为天地之主,就不容许有任何意外。你不肯从我们,日后混魔老祖威逼,你却投了过去,便是今次我等亲手灭绝人道之机!”

    龙女帝急忙说道:“我绝然不会从混魔老祖!”

    她想要让许了相信,奈何此时天道还不完善,没有指天发誓之事,不但混魔妖魔不会,就算发誓了,天道也截取不得誓言,不能应誓落罚,龙女帝也只有惶恐而已。

    许了笑道:“混魔老祖实力为我等十倍,若是你不肯从,他也如我等这边,要灭你龙女之国,你又能如何?还不是立刻就屈从了,前来攻伐人道?今日我等所作所为,他日混魔老祖只会做的凶恶十倍,我等今日放过了你,日后你可肯灭了龙女一族,也要护住人道?”

    许了所行乃是霸道,也是正道!

    若是他今日放过了龙女帝,日后混魔老祖威逼,手段凶恶今日十倍,龙女帝为了自己一族,当然就只有投入混魔老祖麾下,攻打人道。

    今日仁慈,日后就是灭了人道之推力。

    故而,许了仁慈不得!

    若不能聚集起来数十头妖神,他和玉虚,清虚,根本没得本事,去对抗混魔老祖,此战若输掉,人道必灭。

    故而,许了仁慈不得!

    天道垂青,但人道若无奋力,也还是要灭绝的。

    许了此时代表了人道诸国,自然不会空讲仁义,只求实惠,只要能佑护人道,泼天大恶,也是善举。

    龙女帝欲待辩驳,却发现自己根本辩驳不得,她终究是洪荒之民,天性实诚,知道若斯混魔老祖逼迫,自己只会投降,为了龙女一族,的确会去屠戮人道。

    她更知道,自己虽然想要躲避,但若是只有自己,混魔老祖的确未必捉的住,但想要保护龙女一族,决计躲不过混魔老祖追索。

    许了句句实话,字字诛心,她只是不甘愿降服,不甘愿屈从,宁可期待虚无缥缈,无可保证的侥幸……

    玉虚和清虚两人,虽然不太赞同许了此法,还想要说服为上,但是许了催动了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他们也不得不鼓动法力,随同许了一起催动了阵法。

    龙女帝治下的数十座城郭,已经有两座,被轮回血海所坏,城郭中龙女一族的妖怪,匆忙逃出家园,往临近的城郭逃去,只是她们也知道,纵然逃入其他城郭,也躲避不得多久。

    眼望天地间都是血海,四面八方滔滔而来,龙女之国的民众,都心生绝望,不断向龙女帝祈祷,希望自己尊奉的神明,能够救自己与水火。

    龙女帝心头也是矛盾,欲待继续坚持,但眼瞧着自己一手建造的城郭,渐渐支持不住,若是许了等人继续催动轮回血海,必然要尽数覆灭。

    她高声呼道:“诸位大爷!可否容我考虑数日,再做答复?”

    清虚正要答应,许了却抢先喝道:“尔只有生死两路,若是不肯顺从,就携带了龙女一族,尽数去死吧!此等天地,不容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