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95 厄色
    灰雾在翻滚,伴随空气一起吸入时,只觉得有某种与众不同的寒气从下腹涌起。不,说是寒冷并不准确,那并不是让人发抖,或者因为生理反应而产生的鸡皮疙瘩,而是一种从情绪中,从想象力,在精神层面诞生的感觉。它像是发出警告,让人脚步畏缩,杯弓蛇影。哪怕是一丝动静,一个偶尔晃过的画面片段,以及在没有听到任何怪异的声音,风景也一如既往的时候都会产生许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但大多数情况下,那都只是敏感的神经带来的错觉,大脑中将正常而破碎的信息,以一种让人生畏的方式组合成不同寻常的连贯性的东西,也许这些东西并不符合主观固有的逻辑,但却隐隐昭示着人们精神世界里对未知一面的恐惧。

    和普通人比起来,神秘专家拥有类似体验的机会更多,多到了或许不应该称之为机会,而被视为灾难,一种贴身的,绵密缠绕在人生中的,不幸又污秽的厄运。和普通人的错觉不同,神秘专家经历类似的体验时,这种体验往往是具备实体的,亦或者说,会真正给本人造成难以磨灭的伤害。如果仅仅是错觉,那么一觉醒来,却除心病就能治愈,一旦为错觉奔忙,也往往只是损失时间、精力和钱财;倘若是幻觉,那就需要去医院整治,利用心理学疗法和一些在人体神经系统方面的调整,也有治愈的可能;然而,神秘专家所要面对的,那直接会导致死亡的神秘恐怖的东西,却会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就让人如跌落深渊,无可救赎。

    思想,意识,精神,心理……所有在物质第一性的世界里,基于物质的身体系统才得以存在的,信息获取、分析、理解和反馈这么一个过程的表现形式,在未知的神秘面前,突然就拥有了更加实质的力量,并开始展现那难以抵御的负面性的干扰,让神秘专家也为之心悸。

    那些本应该只是错觉、幻觉、想象的物事,被赋予了贴合人们所认为“它应该就是那副模样”的实体,但是仔细一看,却又觉得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同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它们并不完全依存于人们的想象而存在。它就在那里,只是被观测到的时候,呈现出让观测者似乎可以理解的表象,一旦深入研究下去,就会发现,在表象之下,是截然不同的,完全无法理解的存在。在成为神秘专家之前,天真的人试图将这些表象之下无法理解的,超乎寻常的东西称之为这些表象的本质,但是,在经历了更多的神秘事件,成为了神秘专家后,就会隐约察觉到,在这种“本质”的深处,还有着更深邃的东西,原本看似本质的物事,也不过是表象下覆盖的另一层表象而已。

    遇到这些让人毛骨悚然,看似可以理解实际却一团乱麻的神秘时,往往就是危机关头,而在有限的时间内,在迫切的生死关头,去对这些神秘追根究底,谈不上什么明智的选择,在真正找出根源,理解本质,达到能够从本质上抵抗乃至于去除这些神秘之前,往往就已经死去。如果自己在体验、寻找、学习、猜想、剖析、研究和解读后,自己所获得的经验和条理可以继承下去,以一代又一代人的生命,去延续并发展这些成果,那么,在自我有限的时间内去钻研也算是值得的吧。

    然而,这并不是和科学一样,仿佛拥有无限的时间和机会,去一一拼凑破碎的图案的情况。在神秘面前,所有在时效内无法理清的东西,也将随着一个人的死亡,随着一个事件的结束,随着一个世界的灭亡,彻底淹没在空虚之中。

    对所有生存在末日幻境中的人们来说,世界即将灭亡了,末日已经如此接近,哪怕没有实质的脚步声,但是,只要结合自己身边所发生的一切,都能够隐约聆听到这个脚步声已经来到自己的耳畔。神秘仍旧如此的深邃,如此的让人在意,如此的让人望而生畏,仍旧紧随着身边,不曾远离,但是,即便注视着,抗拒着,也很难在让人拥有破解最终谜团的决心。

    神秘专家注视着灰雾,心中那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沉重,哪怕没有怪异扑上来,仅仅是死寂的,一成不变的,浓郁的灰色在视野中淤积,所呈现出来的种种现象都在让他的心不断下沉。空气中似乎飘浮着一种精神的毒性,每一次呼吸,都会让他原本已经锤炼得坚韧的精神产生一丝丝的裂缝,他人看着他,或许只能看到一张阴沉的脸,但他自己却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内心正在发出开裂的声音。

    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坚持到什么时候,他并没有放弃希望,并用自己所知道的所有心理知识进行自我调节,他还有满腹的愿望没能达成,也对自己深陷如此险境有所觉悟,即便如此,他仍旧感到一种比立刻死亡还要让人难以呼吸的压迫感。反而,“死亡”这个概念在这样的压迫感中,份量却似乎变轻了。

    十名分散在灰雾中的神秘专家行走于大街小巷中,穿梭在怪异轮廓的建筑群里,没有绝对固定的方向,他们的内心浮现“自杀”的念头,并在瞬时间,他们便理解了,自己浮现这个“念头”时,自身的心理状态竟然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

    这样的体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他们仍旧觉得,自己还能坚持更久的时间。只是,如果无法阻止精神上的崩溃,那么,自己这些人迟早会和普通人一样,在任何更具有实质性的攻击都未曾出现的情况下,就会绝望地死去。

    这不是寻常的战斗,倘若和素体生命面对面攻防,从物理上去伤害它们或者让自己受伤,都远比此时的情况好上十倍。

    没有人知道,这场战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而那莫测的神秘,又是如何从意识层面,渗透了自己的内心,只能联想到一个比较明显的转折点,那便是灰色巨网崩溃,灰雾格外淤积的这么一个时间段。敌人的正体,手段,都无从知晓,自己除了坚守意志之外,没有任何反击手段。

    当然,这样在他人看来憋屈的被动的情况,在这些神秘专家的人生经历中,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即便不是第一次,也没能找出更好的解决办法,这并不是光靠自己所持有的神秘就能解决的问题。

    对比起当前的状况,反而是能够观测到并杀死的灰雾恶魔、末日真理教巫师和素体生命更加可爱。

    神秘专家这么想着,耳畔突然传来沙沙的杂讯声,就像是收音调频不正确时发出的声响,有一种莫名的陈旧感,并且,这种陈旧感也开始浸染身边的景状,那弥漫着的灰色,那在浓雾中隐现的轮廓,都变得如同黑白电视中的画面一样,仿佛有些失真。但是,神秘专家反而有些喜悦,一成不变对他来说,才是最危险的,但只要发生变化,就意味着可能存在反击的可能。

    “……沙……听……沙……”他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并从中隐约听到了某些熟悉的字眼。起初以为是错觉,但是,这个杂讯声越来越逼真,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不经过耳朵就直接钻进脑海里。与此同时,那陈旧的,仿佛蒙上了灰色而失去其它温暖色彩的景物也开始扭曲起来。不对劲的现象越是严重,那扑面而来的怪异感越是清晰,神秘专家就越是镇定下来。

    “……听……到了吗?……沙沙……”神秘专家肯定自己听到了声音,而且,虽然有些失真,但确实是自己熟悉的声音,他现在需要对是否回答做一个选择如果是某种神秘怪异的现象,导致了自己产生这样的幻觉,那么,“应答”这个行为本身就是触发更深层次异变的火星,而如果只是同伴用某种神秘力量,穿透了原本遮蔽通讯的灰雾,以达成和失散者之间的联系,那么,“不应答”就便错失了一次救援的机会。

    不过,说到底,在如此险峻的环境中,“救援”这种行为本身是否成立也还只是一个未知数。

    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呢?自己对自我所面临的危机又是怎么看的呢?自己需要的救援,到底是他人切实的行动?还是寻求心灵上的支撑?这些问题一一解答下来,神秘专家就很清楚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了:是否真的可以让其他人对自己救援,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不回答,自己的精神很可能就要在这神秘怪异的环境中崩溃,自己必须做出应答,期待某种变化和反馈,哪怕,自己的应答行为,会让自己落入一个更危险的境地,但是,比起任何实质性物质上的危险,那些看不清道不明,直达心灵,看起来没有那么急迫的危险,才是最可怕的。

    自己,早已经在这样的心灵危机中,越陷越深了。

    “听到了,席森神父?”神秘专家终于出声道。

    “……沙……收到……沙……已经布置……沙沙沙……敌人就在眼前……”席森神父的声音中断在这里,尽管神秘专家不清楚席森神父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和自己达成联系,但是,从这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却能够察觉到一件事:自己的同伴并不是对当下境况毫无所知,并且,已经做了相应的准备。

    神秘专家相信这的确是席森神父本人在和自己通话,他必须也只能去相信,并由此做好准备。那在死寂的充满了侵蚀性的气氛,陡然有了一点儿多余的东西,正因为之前仿佛什么都没有,所以,当这种“杂质”出现的时候,就立刻触动了神秘专家的神经。

    他敏感地停下脚步,感受着那“杂质”的动向,同样是一种“沙沙”的声音,但和之前的通讯声有隐约的差别。有什么东西出现了,它正在靠近,它不在视野中,那么,它在哪里?上下左右前后……那仿佛错觉一样的声音开始连贯起来,就像是在围绕着自己转动,随后停留在身后。很近,神秘专家感觉到了,那东西近得仿佛就要贴上自己的后背,自己的脊椎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鸡皮疙瘩和麻痹的感觉同时涌起,四肢的气力在迅速流逝在完全无法动弹之前,神秘专家猛然向后挥手,同时转过身体,试图看清背后的东西,和转身同时,双脚发力向远离背后东西的方向跃去。三个动作中,最先是手臂挥空了,击打皮肤的只有稠滞的空气感,翻转的视野中,也没有任何近在咫尺的与众不同的事物,他只觉得时间仿佛变得缓慢,跃起时自己的身体在半空中漂移的过程,就像是被拉长了一样,让他觉得自己在空中停留了很久。

    之后,没有任何阻碍,神秘专家重新踏足地面,距离原来所在的地方,已经拉开了将近十米,但是,视野中什么都没有,反而是背后,再次传来“存在某种东西”的感觉。同样很近,就像是快要贴着后背一样,仿佛那东西隔着如此微薄的距离,和自己一同转身,一同跳跃。

    背后吗?神秘专家向前冲刺,并驱动自身的神秘,向背后发起攻击,然而,就在神秘力量发动的同时,他感到那粘人的东西好像是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接触了

    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继而变得无比强烈,强烈到他似乎可以借“手”这个形象去想象那东西的整体形象,那就像是一个人,却绝对不会是人。

    一个可以形容为“人形”的轮廓,就在自己的后背,森然的危机感,像电流一样在神经中传递,神秘专家眨眼间就出了一身冷汗。他完全无法估测,当这只“手”接触到自己后,自己身上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此同时,神秘力量搅动着灰雾,形成一种更有实质的冲击,朝身后笔直贯穿,没入更远处的灰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