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五章 狠人之复活哥哥
    杀了帝尊,众人都没有高兴。

    那是何等人物?

    数百万年前建立天庭,君临宇宙,威压星河,超越万古,让后人仰望。

    后世之人,哪怕被万族称为唯一神明的不死天皇,想要再建天庭都没有成功,后来的斗战圣皇也有这个想法,最后不了了之,就连青帝,也只是徒呼奈何。

    天庭唯一,帝尊主宰。

    他是真的笑傲万古,可惜,命运不在他那一边。

    帝尊虽死,可元神却保留了下来,还有他的记忆,众人翻阅之后,不但得到了大量的古术秘法,仙道神通等等,也了解了更多的远古隐秘。

    楚阳盘坐虚空,将被打碎的古星残骸的气息,无尽的道则秩序尽数吸收而来,还有帝尊的一身精气,也成了他的养分,化作积累。

    他们商议一番,对未来进行了一番规划,制定了一些简单的章程,盖九幽等人就纷纷离开,返回了北斗星,开始培养人才。

    无始大帝将纯阳炉还给了楚阳,也踏破星河,回归家园,再看一看曾经的天地。

    对于仙器,他虽心动,却也不会真要。

    “用不了多久,我的无始钟就能演化成真正的仙器!”

    这是属于他的自信和骄傲。

    就连光明佛也已经离去。

    这一战,让他感觉自身的不足,准备继续修炼,以期在大帝之路上走的更远,未来能够真正的轰杀红尘仙强者。

    星空之中,只剩下楚阳和狠人大帝。

    “准备好了?”

    楚阳询问。

    “二十余万年,只为等待!”

    狠人点头。

    “那就走吧!”

    两人逆转时空,穿梭星河,以他们的力量,轻易的就来到了地球。

    经历一百多年的发展,地球有了巨大的变化。

    当年楚阳在昆仑古地中带走了天阵子,又破了九十九龙山的阵势,尽管吸收了九成以上的造化,留下的部分泄露出来,依然让地球灵气复苏,修炼盛行,体质增强。

    还有帝女创建的集团,已经成为最强大的科技帝国,不但富可敌国,而且掌握的力量,让所有国家都恐惧。

    想当年,岛国毁灭,天竺分裂,美帝因为战争各个州也公投分裂成数个国家,到了如今,天下已经一家独大。

    对于这些,楚阳只是感慨一声,便不再关注,甚至连帝女都没有召唤到身前。

    “地球、地球!”

    可他心中,却荡起了一丝涟漪。

    “我所在的地球,又会如何?”

    莫名的,他有了恐惧。

    “即使我将来能够返回,可时过境迁,我熟悉的一切……!”

    想到这里,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若真是那时,我就成了一个真正的时空旅客,而没有了家园!”

    唯有一声长叹,还能如何?

    人生最多的就是身不由己的无奈。

    他们两人,直接降临到了昆仑古地,来到了九十九龙山之中。

    “真的能够成功吗?”

    看着石碑,望着坟墓,狠人大帝冷漠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情绪,甚至有了犹豫。

    “还有其它方法吗?”

    楚阳反问。

    狠人沉默,可她的身躯却细微的颤抖。

    她从一个山村中走出来,开创吞天魔功,与天下为敌,虽最终证道成帝,可其中的艰难,绝对超乎想象。

    让她走下去的动力,就是为了等待哥哥。

    那是她一生的执念。

    如今有了机会,却又十分忐忑,害怕希望破灭。

    “是你来还是我出手?”

    楚阳见狠人沉默,就说道。

    “我来!”

    狠人稳定情绪,坚定不移。

    “幸好这里还保留着他的灵魂波动,尽管过去了二十多万年,不过以你红尘仙的修为,逆转时空,以轮回之法,强行召唤而回,应该能够成功。”楚阳道,“至少有八成的把握!”

    “我要百分之百!”

    狠人大帝目光坚定。

    “若有意外,我会出手!”

    “若是成功,将来听你号令!”

    狠人大帝首次给出了承诺。

    她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仔仔细细的查看一番九十九龙山的情况,甚至布下了绝世阵纹,特别是将从地府中得到的轮回大阵,经过改良之后,布置下来。

    同时取出一件件造化之物,灵泉之眼,玄黄之气,药王精粹,不死树的精华,神果等等放在一旁,好随时取用。

    楚阳默默的看着。

    他知道,为了复活兄长,狠人大帝可以付出一切。

    一直等了九九八十一天,才开始行动。

    取出坟墓中禁锢的灵魂波动,又提炼出血衣上沾染的精血,有了这两种东西,哪怕没有尸体,也有着极大的可能。

    毕竟,狠人大帝已经试验过不少次,有着成功的经验。

    “诸天万世轮回大仙术!”

    “大召唤术!”

    “血脉轮回!”

    “逆转时空!”

    “聚灵归一法!”

    “血脉牵引!”

    在这一刻,狠人大帝爆发了所有威慑,百万分之一弹指间,就将地球上所有的生灵都震晕过去。

    气势凌霄,席卷银河,压制万道,阻碍造化运转,操控天地,逆转时空,犹如至尊主宰,掌握乾坤。

    狠人大帝运转几种神通,爆发了所有威能。

    “我要死了,谁能帮我照顾妹妹?”

    “我只是放心不下妹妹!”

    微弱的波动,在无边的力量下不停的回荡,这是对妹妹无尽的担忧。

    楚阳默默的看着,他发现这片天地的时空猛然一滞,竟然停止了运转,在无尽的轮回之力作用下,竟然倒转时空,追溯二十余万年前。

    “魂兮归来!”

    狠人大帝低喃。

    微弱的灵魂波动却越来越强,虚空中,逐渐的出现了一道身影,渐渐的凝实,让狠人大为激动,却强行镇定。

    与此同时,一股可怕的力量,来自宇宙本源的本能抗拒,突然降临而来。

    “给我滚!”

    狠人大帝的神音响彻天空,崩碎了苍穹,不知道多少荒芜的星辰被震成粉碎,若不是害怕哥哥出现意外,就连脚下的地球,都已经成为粉糜。

    轰隆隆!

    大道的力量,宇宙的本源,却没有真正的退去。

    逆转时空,干扰造化,这是触犯了本源的禁忌之力,引起了开天辟地以来最强的反噬。

    雷霆乍现,直击狠人头顶。

    “我来!”

    楚阳主动迎了上去。

    他胸口出现一个黑洞,微微旋转,就将雷光给吞了下去。

    “这是本源雷劫,天地规则所化,正是我所需也!”

    道魂的声音传了出来。

    吸力骤然增强,将覆盖一条星河的雷云全部拉扯而来,给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天地猛然一静。

    狠人大帝不为外物干扰,她身前的身影在这一刻彻底的凝实。

    “兄长!”

    看着哪怕时隔二十余万年依然熟悉的面容,她激动的流下了热泪,可脸上却带着笑容。

    “你是谁?”

    男子露出迷茫之色。

    嗡……!

    狠人大帝眉心一闪,射出一道光芒,出现了一个小女孩,正是她的道果‘小囡囡’。

    “囡囡!”

    男子一怔之后,大为惊喜,一把将小女孩抱在了怀里,不停的说道,“小囡囡,哥哥不是在做梦吧?”

    “不对!”他猛地反应过来,脸色苍白,“我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这是地府,囡囡也……!”

    “哥哥,你没死,囡囡也没死,再等一会儿,我就全部告诉你!”

    狠人大帝激动的泪水,顺着笑脸而下。

    可这个时候,男子的身形却一阵涣散。

    “不……!”

    狠人大帝脸色狂变,她将力量运转到了极限,甚至不惜燃烧血脉之力,同时神音贯穿宇宙,“你不让我复活哥哥,我必血祭宇宙,破灭你的本源!”

    她脸色一白,却发现了曾经试验的错漏。

    为了试验,她复活很多人,不过那些都是死去不久,而且都有着尸身,虽有反噬,却微乎其微。

    可她的哥哥,却已经死亡了二十多万年,只剩下一缕灵魂波动还有少许的血液,如今施展轮回之法,逆转时空秩序,抢夺而回,遭到的反噬也达到了真正可怕的地步。

    想到这里,她脸色更白。

    天地本能的反抗,又怎会受到她的威胁?

    复活生命,遭到了最猛烈的反击,甚至让道魂都意外。

    “天地意志,本源力量,亿万众生的集合,凡尘人间都能成就红尘仙,这股力量之强,超乎了想象,以如今的我,都难以真正的抗衡!”

    道魂的声音都有些凝重。

    “如之奈何?”

    楚阳也急了。

    若是狠人大帝不能复活哥哥,别说带走狠人,就是将来发生什么,连他都难以推测。

    发狂的狠人,只想一想,就头皮发麻。

    “或许……!”

    道魂传出了一缕意念。

    这时,狠人大帝宛若发疯了一般咆哮:“我只为哥哥,你若阻止,我必血祭玄黄!”

    然而天地的意志,在这一刻达到了超乎想象的可怕程度。

    触碰了禁忌,遭到了最猛烈的反噬。

    男子的身影越来越虚幻。

    “你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帮我、帮我照顾好小囡囡……!”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男子依然冲狠人大帝说道。

    “我不让你走,连天都带不走你!”

    狠人发狂,长发飞舞。

    “让我来!”

    楚阳大吼。

    面对狠人可怕的力量,哪怕是他,都难以近身。

    “好!”

    狠人大帝没有丝毫犹豫。

    在这一刻能够站出来,至少有些把握。

    楚阳飞身来到了近前,发出一股玄奥的力量将男子笼罩进去,急切道:“以你的意念,刻画你的名字在上面。”

    一座古老的青铜门,浮浮沉沉在无尽的时空中心,连狠人都无法窥视,可男子却看的一清二楚。

    同一时间,楚阳心中有感,抛出一件帝兵,献祭给了青铜门,作为代价。

    即将消亡的男子福至心灵,将他的名字刻印了上去:叶之凡!

    虚幻的身形,瞬间稳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