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受苦了,小妮子
    “别……你别看向我……那是你的师父,可不是我的师父……”

    看到龙葵的目光看来,景天吓得连忙罢手。

    这妹妹什么都好,就是一直将自己当成龙阳……好吧,或许自己真的是龙阳,可是那是一千年的身份了,现在自己可是叫做景天!

    对于景天的话,谁也没有去理会他。

    相反,大家更在意龙葵说的话。

    “你们兄妹的师父,那就是说,重楼在等的人,已经整整一千年了吗?这样的话,他还还活着吗?”

    “不知道!”

    龙葵苦笑着:“当年王兄来信,说通州破,被魔族还有杨国大军退逼退云州,我师父带着信,连夜赶往了云州,独自一人赶往战场,而后,听闻和魔族至尊相约天外天之战,那一战……”

    “一千年前的天外天之?那人是你师父?”

    听到这话,徐长卿的脸色终于大变了起来。

    “咦?白豆腐,你也知道那一战?”

    景天还有所有人都看向了徐长卿,难道连徐长卿都知道千年前的那一战吗?

    “怎么可能不知道?”

    徐长卿苦笑一声:“那是被称之为天之战的一战啊,那一战,三界六道风云大变,宛如世界末日,所有强者都在关注那一战,只是没有想到是,那竟然是龙葵的师父,也没有想到那一战发生的时间,竟然正是姜国和杨国……”

    “是啊!”

    龙葵有些追忆道:“师父当年和重楼大战的时候,魔族已经消失,那一战,天地笼罩在黑暗中,我姜国整整的守了180多天,就在姜国一兵一卒都失去的时候,那战斗还持续,我们终究是没有等到师父的回来……”

    龙葵的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泪水。

    她本以为师父已经死了,也没有在有机会见到他,可是现在……

    重楼,真的是在等待着自己的师父吗?

    想到这里,龙葵**着身上的七玄白琴,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微笑。

    如果真的是师父,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亲人了……

    徐长卿没有说话,倒是低头想着事情。

    龙葵师父,自己师父那个年代的人。

    当年师父隐隐约约说过,那个人在和重楼大战的时候,忽然神秘失踪,千年不见踪迹,真的会是他吗?

    就在这个时候,王座上的重楼忽然站了起来,他那冷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激动的神色,整个眼睛,更是紧紧盯着宫殿的入口。

    哒哒哒……

    轻微的脚步声在通道的尽头出现,所有人猛地将目光看向了那通道。

    重楼的神色让所有人都明白,这来人究竟会是谁了。

    龙葵快步走到牢笼的面前,抓着那能量的束缚,目光紧张的看着那通道,心中在祈祷着,祈祷着,来人会是自己的师父。

    很快的,终于有着一道白色的身影从那通道中出现,当看到那来人的面孔的时候,龙葵的眼泪在也忍不住流了下来,满脸的高兴。

    “真……真的是……师……师父……”

    好像是听到了龙葵的低喃一般,那男子转头头看向了她,在看到她的时候,男子松了一口气。

    竟然径直的朝着龙葵而去,不管那重楼已经迸发出满是浓郁的战意。

    而诡异的是,重楼看到男子的动作,也没有说什么。

    “受苦了,小妮子!”

    卫子青看着龙葵,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神色。

    一千年了,整整一千年的时间,龙葵依旧还是十六七岁少女的模样,一点也没有变,和自己印象中的一模一样。

    “师父……”

    听到这话,龙葵脸上眼泪流得更多了,想要出来,可是却被牢笼挡着,怎么也出不来。

    卫子青的眉头微微一皱,也不管那重楼,直接伸出手,抓着那黑暗牢笼,然后微微一用力,整个牢笼顿时支离破碎。

    “师父……”

    失去了牢笼的控制,龙葵在也忍不住直接扑进了卫子青的怀中,就好像一个一个家好久的游子,终于寻找到了家一般。

    卫子青也是被龙葵的动作吓了一跳,整个身体紧绷了起来,不过当听到龙葵喊自己的时候,浑身就松了下去。

    “对不起,师父还是没有能保护你们兄妹,保护姜国……”

    卫子青是真的抱歉。

    如果自己能保护了姜国,一千年的黑暗和孤独,这龙窟就不用去独自面对了。

    只是可惜的是,自己……就算能帮忙,也不能去帮忙,所有卫子青这道歉,是真的发自内心的道歉。

    “不……师父,谢谢,谢谢你……”

    龙葵摇着头,泪眼婆娑:“你已经做得够多了,这是姜国的命运,龙葵,接受这些……”

    说着龙葵好像想起了什么,连忙从卫子青的怀中离开,对着景天道:“师父,是王兄,王兄他还活着……”

    卫子青转头看着大家,眼前的人或是熟悉,或是陌生,不过卫子青多多少少能猜出他们的身份。

    唐雪见,五毒兽花盈,狐狸精万安枝,蜀山弟子徐长卿……

    最后将目光放在了景天的身上,微微一笑:“又见面了,小兄弟……”

    额……

    听到卫子青的话,龙葵有些错愕:“师父,你见过王兄了?”

    卫子青没有解释,到是景天一脸惊讶的看着卫子青:“我说你怎么看着那么熟悉呢,竟然是那个要抢夺我玉佩的混……咳咳,是前辈……”

    景天在看到卫子青的时候觉得有些熟悉,不过一下子没有想起来,现在卫子青这一说,顿时有了印象了!

    “抢夺你的玉佩?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有些不解了起来,景天刚想要解释,但是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传来。

    “够了,卫子青,我整整等了你一千年,你到在现在,还想要接着无视我吗?”

    只见重楼正冷冷的看着大家,顿时让大家一句话在也不敢说了,毕竟这重楼可是想当的恐怖啊!

    卫子青觉得自己是错觉了。

    哪怕是这重楼的语气在愤怒,在不满,可是自己竟然听出了一种幽怨的感觉……

    这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对着龙葵投以一个安心的神色,缓缓的走到了重楼的面前,淡淡道:“你等我做什么?我可没有叫你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