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百六十一、混沌魔君
    这一日,许了正在运炼道法,忽然心头生出感应,他虽然也参悟了玉虚,清虚,自己也有天道阐发,但根子终究还是十相神魔裂天诀,如今炼就道人境,他的混沌虚算也颇有造诣了。

    此时忽然心潮来血,隐隐有些感应,不由得掐指一算,心头就是微微一震,立刻自袖中飞出一头黄巾力士,他叮嘱道:“速去请玉虚和清虚两位大爷!”

    这头黄巾力士,精通两界幡变化,立刻就遁破虚空,不旋踵已经回来禀报,过不多时,玉虚和清虚两位就到了许了潜修之所。

    当初三人坐而论道,那座高峰风光不错,许了就在上头,以一头黄巾力士,变化了一座宫殿,此乃是九转乾坤第三般变化,号为玄京变!能变化为一座玄京宫,虽然不如内景元参显化天庭,但却也是照耀玄都,天上京城,有抵挡天劫之能。

    玉虚和清虚两位“道弟”,在玄京宫中落下法驾,如今两人都跟许了学了一些手段,这一套法驾共有一十六种法术,每一种法术能够结成一种祥瑞,动静起来,气派极大。

    尤其是这套法驾还能按照个性,自行变化,比如引路天灯,可以化为紫灯,可以化为五彩,可以化为星光,比如护身的瑞霭,可以化为青霞,可以为祥云,可以为香氛,可以为雾露,又比如托足的法筏,可以为金舟,可以为銮驾,可以为宝座,还能为五彩车……

    本来两位道人,也不是爱卖弄的性子,但是耐不住门下有些弟子,看许了出动,就是祥光瑞霭,遍地金光,还有无数弟子随侍,隐然天地尊真的模样。自己师长却只是以遁光来去,未免太过寒酸,极力进言了数十次,两位才也摆开了法驾,如今他们两人和许了的法驾已经成了数十个尊奉他们这一脉的国度,人人皆知的仪轨。

    要知道,这个法子,许了还是当年在洞玄仙派学得,不过当初洞玄仙派给他的仪轨,他几乎就没有用过,事后过了此种境界,也就不需要了。

    玉虚和清虚两位落在玄京宫中,两人都还未学会城府,故而未做虚言,直接问道:“道兄唤我等来,有什么事情?”

    许了伸手一指远方,说道:“如今天地已经不同,我们三人应劫而生,也有混沌妖魔应劫数成道。我感应到,有一头混沌妖神要证就天魔,灭尽苍生!我等须得阻止。”

    洪荒之中有无数混沌妖魔,混沌妖魔之中也有晋升妖神之辈,也有证就魔君之辈,不拘是混沌妖神,还是混沌魔君,之前都还不会给六大界天放在心上,毕竟这些资深的大妖神,半点也不惧这些混沌种。

    但是对许了和玉虚,清虚来说,这些妖神魔君就是极大的头疼,但三人得了天道垂青,有天道至宝护身,也还不是没有办法应对,可若是有混沌妖魔晋升天魔,必然魔吞天下,再无可以抗拒之辈。

    六大界天只有一头天妖,就是太液龙王,可是这头老龙王晋升之后,太皇天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这头老龙也消声灭迹,就好像从未有出现过,低调的不可思议。

    六大界天也并没有因为多出这么一头天妖,有什么不同之处,甚至许了偶尔都会忘记了,六大界天的实力对比,早就天翻地覆,因为太皇天有太液龙王,其余诸天根本没法比拟。

    只是许了也不明白,为何太清天,大妖天,乃至玉鼎天都无动于衷,至于自己的东皇天和杨书华的魔星天,根本还未有资格,自然也就不须提了。

    若是洪荒大地诞生一头天魔,虽然未必不是史无前例,亘古所无,也是天地间的大灾难。

    许了不知道当年封神之战和仙道焚魔之战,如何对付天魔,但是他绝无半分把握,除非这头混沌妖魔晋升天魔之前,就将之斩杀。

    玉虚和清虚两人,听得许了此语,也是大大的吃惊,两人一起问道:“道兄!此言可真?”

    许了一挥手,把两人带了,须臾间就飞遁了数十万里之遥,三人极目远眺,果然见得一道魔气冲霄,这头混沌妖魔,虽然体内妖力魔气驳杂,但却是魔气占据了主流,这一股混沌魔气已经浓烈至随时可以蜕变的地步。

    只是天道不许,故而生出无量劫数!

    这头混沌妖魔知道自己抗不过天劫,故而压抑了妖力魔气,始终不敢做出突破。

    许了伸手一指,说道:“若是我等,能够引发这头混沌妖魔的劫数,天道自然就把他灭了。若是我等不肯插手,等它积蓄圆满,有足够的实力抗衡天道劫数,突破了境界,我等只怕就要死无葬身之地,洪荒生灵尽数涂炭,我们庇护的国度也要灭尽。”

    玉虚和清虚知道许了所言不假,急忙问道:“太虚道兄。我等该如何阻止?此头妖魔现在就是魔君巅峰,匹敌大圆满之妖神,我等不过是道人级数,就算联手齐上,也不是它的对手。”

    许了比了三根手指,说道:“如今自然只有三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最好,我们等上千年,肯定都可以晋升真人,凭着天道至宝,也不是没有办法跟这头混沌妖魔斗一斗。”

    玉虚和清虚都一起摇头,说道:“只怕还未等我们突破境界,参悟天道至宝的妙用,这头妖魔就抢先突破了。”

    许了叹息一声,说道:“第二个办法,就是炼造一座大阵,以阵法克制这头混沌妖魔,我们三人合力,凭了阵法,也可以斗一斗,只是排演这座大阵,也非是一日之功,只怕也许数十年火候。”

    玉虚和清虚还是一起摇头,说道;“数十年火候倒是可等,只是我等法力,跟这头混沌魔君相差甚多,就算有阵法帮忙,只怕也抵挡不住,不是稳妥的办法。”

    许了叹了口气,说道:“那也只有第三个办法了,若是我们能够参悟几分天道至宝的妙用,或者也可以斗一斗这头混沌妖魔。”

    两人商议片刻,还是拿捏不定主意,只能先折返许了修道的玄京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