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没有改变的变数
    “不……不见了?那个人……不见了?”

    所有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那即将到来的天之战,却这样戛然而止,这就如同如鲠在喉一般,让所有人无比难受。

    不过,很快的他们就醒悟过来。

    恐怕最为难受的,不是他们吧?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化身为重难巨兽的重楼那里。

    只见他还呆滞在原地,挥出去的拳头,依旧停止半空中。

    很快的,他的身体颤抖了起来。

    而后扬天咆哮了起来:“卫子青,你特么的耍我!”

    ……

    卫子青呆呆的坐在女娲殿门前,抬着头看着那一尊女殿,脸上满是苦笑不以。

    “女娲娘娘,您这……就不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吗?”

    一点!

    就差那么一点!

    自己就能和重楼分出个高下,可是就在那紧要关头,女娲娘娘却将自己拉了回来。

    说真的,和重楼的战斗,已经让卫子青体内消失了很久的战斗**彻底的燃烧了起来。

    可是现在……

    这种情况就好像自己裤子脱了,刚要推倒面前的女神,却特么的一下醒了,连射都射不出去一般恶心。

    “我早就跟你说过,你回去只有一年的时间,可是这一年中,你究竟做了什么,不止连历史的影响也没有改变,甚至都差点和魔界至尊毁灭天外天……卫子青,你太让我失望了!”

    女娲娘娘虽然没有投影在雕像上,可是还是能从她的语气中察觉出来,从没有感情波动的女娲圣人,此刻,也是颇有些温怒。

    然而卫子青根本没有听出女娲圣人口中的不满。

    相反,在听到她的话的时候,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惊讶和不可置信的神色,直接脱口而出:“你说什么,历史没有回归原来的轨迹?怎么可能!”

    这根本不可能的!

    龙阳重新拿起来了属于他的责任,走向了战场!

    而魔族的出现,也因为自己的原因,使得一切回归到了原点,尽管出了一点差错,使得自己和重楼对上了。

    可是除掉这点,一切不都正常了吗?

    “女娲圣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您能不能告诉我……”

    卫子青是彻底不明白了。

    难道,自己回去一千年前所做的一切,全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成?

    女庙中久久没有声音,就好像女娲已经从这里消失了一般,许久,才传来一阵飘渺的叹息。

    “或许,一切都不能改变吧,你的出现本身就是变数,就算在如何的改变,一切,也终将没有改变……”

    “什么意思?”

    女娲圣人的话让卫子青根本摸不着头脑,刚要问,女娲庙中忽然传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

    在卫子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轻轻的将他送出了女娲殿。

    “去吧,千年之内,女娲庙不准你在踏入一步……”

    “不是……”

    卫子青想要再走进去,想要问问这女娲圣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历史到底什么地方改变了,又为什么还不让自己来这里的。

    可那一股神秘的力量根本没有消失,依旧将卫子青挡在门口,让他连寸一步也寸进不了。

    卫子青知道,这是女娲留下的禁制。

    站了许久,女娲庙彻底的陷入沉静。

    卫子青只能无奈的了口气,这女娲圣人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不管如何,她是打定主意不想要见到自己了。

    可是……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这改变是自己造成的?可是千年之前,自己所做的一切,不全都是按照剧情而来的吗?

    天外天的战斗持续了将近七天的时间,也就是人间界的将近七个月。

    在去对抗魔族的时候,卫子青已经叫龙阳退兵严守姜王都,没有出意外的话,这龙阳回去,必然会开始炼制魔剑。

    而那时候,龙葵也必然化身剑灵才对……

    这样不就还和原著一样吗?又哪里有改变?

    “你怎么又来了?”

    就在卫子青低头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一阵冰冷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只见在自己的面前一头白发的圣姑正满含怒火的看着自己?

    “又来了?”

    卫子青眉头一皱,从圣姑的话中听出了不寻常的味道:“我很久没有出现了?”

    圣姑冷冷的看着卫子青:“你在跟我说笑?我不知道你是谁,又为什么时隔三个月,在一次的出现在南诏,可是你当真以为我南诏奈何不了你不成?”

    三个月吗?

    这一次自己回了一次千年,竟然走了三个月的时间……

    卫子青有些感慨了起来,只是,看着圣姑对自己愤怒无比的样子,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放心吧,我不会在来南诏了!”

    说着,直接就想要走,只是走了两步又停顿了下来,转身看着圣姑:“为什么,你会这般的讨厌看到我?”

    第一次看到自己,那是杀气。

    那是正常,毕竟南诏女庙不喜外人进入,这可以理解。

    可是第二次看到自己,却是**裸的厌恶。

    这种前后变化,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又来了女娲庙吗?

    如果只是这样,这圣姑,未免也太过于……

    圣姑楞了下,显然没有想到卫子青会问这话,当下冷笑了起来:“你做过什么,你不清楚吗?如果不是实在不是你的对手,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在来到我南诏女娲庙不成?”

    圣姑是恨不得杀了卫子青的。

    如果不是他,自己就不会被控制住。

    如果不是自己被控制了,那么自己就能拦着紫萱,不让她离开南诏。

    要知道,一但她离开,迎接她的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痛苦和磨难,这些,难道不应算在他的身上吗?

    卫子青无奈一笑。

    自己做过什么了?

    不管是千年之前,还是千年之后的现在,自己也就和她见过两次面,她却这说……

    卫子青隐隐约约好像知道了些什么,看样子,是因来南诏的时候,为了不和她纠缠将她囚禁一个多小时的原因了。

    “唯女子和小人难养……哎……”

    内心微微一叹,也不在多想,随即便转身而去。

    千年之前,自己和重楼战斗之后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但是如果真的和女娲所说的没有改变,那就是自己和重楼战斗的时候发生了变数。

    千年太久……

    自己是没有机会在回去了,不过他还能知道,因为有一个人还存在着。

    “看来,得先去一趟蜀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