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八百四十八章 太初古矿之麒麟皇
    太初古矿位于东荒的北域,紧邻瑶池圣地,盛产原矿,被许多圣地的源区包围,孕育无尽神奇造化,却也有着恐怖的不详。

    一旦深入禁区,九死一生。

    曾经恒宇大帝在太初古矿祭炼帝兵恒宇炉,大杀四方,被一位至尊追了出来,击杀在荒漠。然而他自己却被迫远走他乡,永不回东荒。

    恒宇大帝,也是名传万古,威震天下的帝者,却被太初古矿威胁,再不敢返回。

    太初古矿之恐怖,堪称诸禁地之首。

    今日,楚阳降临古矿之外。

    他收敛气息,不泄露丝毫,围绕着太初古矿走了整整三十六圈,这才真正的踏入了禁地之中。

    不详的气息,立即笼罩周身,宛若诅咒。

    “这就是隔绝大道的力量吧?”

    楚阳感应,却与不死山有区别。

    古老的气息,宛若一副历史画卷,厚重的让人呼吸困难,然而这里的煞气之浓郁,也前所未有。

    厚重沧桑,古老不详,让这里成为生命的禁区。

    楚阳迈步前行,不时的停下来打量特殊的地势。

    “这是真龙喋血地,古圣前来,也会发生不详,难以离开!”

    “火坟窟吗?在源天书中有着记载,也是一处绝地。”

    “十方无生地,竟然存在这等地势,啧啧啧,不愧是太初古矿。这种地势形成,需要十位古圣之真血侵染,形成十方大禁,一旦进入,没有任何生路,打不破诅咒,必死无疑!”

    楚阳前行,跨过一出出险地,他万法不侵,任何不详都难以近身。

    来到深处,停在了一块岩石上。

    “你们终于出现了!”

    楚阳微笑,似在和老友打招呼。

    “帝主,真想不到,你会深入这里!”

    左边出现了一位皇者,气息深厚如渊,无法无量,难以估计,他望着楚阳,露出森然的杀机。

    “你就是麒麟皇吧!”虽是疑问的口气,却十分肯定,楚阳说道,“当年,你子火麒子被杀,你女火麟儿死亡,本以为你会出世,可结果你也是个冷血无情之辈!”

    “当年我若出世,哪怕将你杀了,灭亡人族,恐怕我也会最终损落,不为智者也!”麒麟皇冷漠道,“至于子女,还可以再造,岂能让我拼命?最多为他们报仇就是。如今你前来,正是我报仇的好机会!”

    “在这里,你可以发挥全力?”

    楚阳询问。

    “太初古矿,禁地之中,我们称皇!”

    麒麟皇傲然,似已掌握生杀大权。

    “称皇?自斩一刀的废物罢了!”

    楚阳嗤笑。

    “杀你却足够了!”

    麒麟皇头顶出现一片火焰,焚烧虚空,燃烧万古,火焰之力达到了极致,在中心,浮浮沉沉着道则符文。

    “你应该是万龙皇吧?”

    楚阳不再理会麒麟皇,而是看向了右侧。

    “不错!”万龙皇点头,“你夺走了我的万龙铃,摧毁了万龙巢,灭了我一族之人,此仇此恨,只有将你杀了,才能解我之恨!”

    “还有我血凰山一脉,血海深仇,杀子之恨,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血凰山古皇从对面走了过来。

    三位至尊,将楚阳包围中心。

    “你们都是至尊,却让我不明白!”楚阳不动如山,“子女被杀不出,族人被灭不出,你们追求的究竟是什么?仙真的重要?长生就能无情?”

    “我一人,可诞生百万子嗣!”

    麒麟皇眼睛已经眯起,他头顶上的火焰,凝聚成了长矛,可以随时发动猛烈一击。

    虚空震荡,秩序扭曲。

    他的力量已经催发到了极致。

    “我不死,万龙巢永远不灭;我一人,可造就一族;对我等这样的存在,创造一族,诞生子嗣,轻而易举!”

    万龙皇冷漠道。

    “只要能活着,只要能成仙,只要能有永恒的寿命,什么子嗣?什么种族?都不过一念之间罢了!”血凰山皇长啸,“唯有自身,才是真实,才是永恒,才是大道!”

    “唯我唯心!”

    楚阳摇头,心中感叹,似这等人物,都已经绝情灭性,心中只有自我和长生,至于其它,皆可舍弃。

    冷酷的可怕,无情的残忍。

    “太初古矿中,有多少至尊?”

    楚阳询问。

    “你若知道了,肯定会绝望!”麒麟皇冷笑,“告诉你也无妨,这里整整十位!”

    “十位?”

    楚阳都不禁咧嘴。

    也怪不得,当初的虚空大帝血战古矿,却最终退走。

    恒宇大帝杀一位至尊,却远走而去,再不回东荒。

    就连无始大帝都无可奈何。

    十位至尊啊,谁能相抗?

    自古人族大帝不少,可惜,都不是一个时代,面对太初古矿,有心无力,只能威慑罢了。

    “怎么?绝望了?”麒麟皇道,“告诉我,为什么独自来到这里?你哪里来的底气?”

    “绝望?不、不、不!”楚阳摇头,微笑道,“十位太少了,不够杀啊!”

    哈哈哈!

    麒麟皇大笑,指着楚阳道,“这是我几十万年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是吗?”

    楚阳一步迈出,流光遁隐,穿梭虚空,轻易的破开麒麟皇设下的防御之光,来到了他近前,“在我眼里,你才是一个笑话!”

    “死!”

    麒麟皇大为吃惊。

    面对楚阳,他丝毫没有小觑的心思,早早的就在周围布下了防御之光,哪知却被对方轻易的破入了近前。

    他也反应快速,头顶上的火焰长矛,在十万分之一弹指间,就投射下来,射向了眉心。

    啪……!

    楚阳左手一弹,崩碎长矛,右手一探,抓向了对方的脖子。

    “好强!”

    麒麟皇惊骇。

    他凝聚的火焰长矛,蕴藏着他的法与理,能洞穿世间大多数的物质和力量,却挡不住对方手指一弹。

    太过惊悚了。

    对方强大到了何种程度?

    转动着念头,他飞速的爆退,可令他更惊骇的是,却始终脱离不了对方。

    “你逃不走的!在你出现我面前时,就注定了你的命运,麒麟皇,杀了你,火麟洞一脉,也彻底的灭绝。”楚阳力量运转,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又道,“你们这些古族欠下人族的血仇啊,也该真正的偿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