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百五十七、天道!
    狮蛮王一击出手,就发现有些不对,这个自己瞧之不起的大敌,就如一头泥鳅,滑不溜手,甚至直接欺近了身边,掌中刀光毫不留情的斩落。

    狮蛮王冷笑一声,只可惜许了的速度太快,他已经来不及把完整的嘲讽:“你这么做,更把无济于事,我的妖力雄浑,硬功了得,根本不惧近身攻击。”说出口,只能压缩词句,狂吼一声:“我硬了……你!”

    许了听得对方还敢叫嚣,而且如此嚣狂,当下手腕一抖,就从狮蛮王的腰间一绕,不但斩下来两大条东西,还是反足一撑,踢中了狮蛮王的屁股,骂道:“你拿什么来硬?”

    狮蛮王也没想到,许了出手如此快捷,一扭头,又是一记狮蛮王吼,但是他扭头就看到了自己掉下来的尾巴,顿时惊叫道:“你竟然敢切断我的尾巴!”

    许了就不由得一愣,心道:“另外一件不是比尾巴更要紧吗?”不过他随即一想,又暗暗忖道:“也是,狮子尾巴能露在外面,也是一层脸面,那话又不能耷拉在裤裆外头,就算没有了,也不是没有办法重新接续上去,毕竟现在妖族科技已经不凡。”

    狮蛮王狂喝一声,忽然感觉到腰身有些不对,低头看时,却见腰部血肉模糊一片,已经被许了开膛破肚,急忙用双手去捂。

    许了也看的愣了一下,随手就是十道刀光飞卷,只是顷刻间就把狮蛮王分尸当场。

    他看着还在努力挣扎的狮蛮王,上去就一脚踩碎了这头妖帅的头颅,叹息了一声,说道:“原来现在妖帅都这么弱了?”

    当然不是现在妖帅都这么弱了,许了其实也没深想,其实是以前的妖怪居然有这么弱。狮蛮王还是上古时期的大妖,那时候,除了极少数天妖,妖神,开始反思自己的血脉,推演未来的道路,大多数妖怪还是靠天赋吃饭。

    尤其是那些成就妖将,妖帅的大妖,再也没有了恨苦厮杀的性质,都投身于各种享乐,毕竟妖怪就跟人类一样,肯在任何情况下,都努力奋发,自律自强之辈都是少数。

    狮蛮王就是没能与时俱进,本来他在大妖天,也不是没机会接触现代的妖族格斗技术,但是他只是粗粗瞧看,就觉得这些技巧不止一晒,自己以力破巧,大巧不工,才是王道……

    这种老套的思想和傲慢的性格,造成了今日的悲剧。

    狮蛮王傲慢自大,但是在土行大圣的庇护下,倒也没人会招惹他,但今日他却非要给许了一个难看,还口吐威胁,要杀了许了的亲人,朋友,部下……这才是悲剧的直接原因。

    许了可不是能够受威胁之辈。

    就如他当年杀了孙伯芳,孙仲虎兄弟,还是普通妖怪,但是仍旧没有被吓破了胆子,而是勇敢直面威胁。

    一脚踢碎了狮蛮王的脑袋,结束了这头妖帅的妖生,许了好整以暇的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这才催动妖力,谷爆了这一处封锁空间。

    这处封锁空间被破,狮蛮王死后散发的妖力余波,就四散了开来,许了也无意遮掩,所以没有多久,大妖天够资格知道这件事的大妖怪,也就都知道了。

    许了并没有做任何动作,跑来大妖天,击杀了一头妖帅,这绝对是一件大事儿,就算他是东皇天之主,也不可能若无其事,尤其是……如今诸天六界已经暗流汹涌,不是和平的时代了。

    不过他已经做了一切的准备,就连这一次来大妖天也不过是一具黄巾力士分身,只不过妖将级数罢了。

    就算折损,这种损失对他来说,也不过九牛一毛。

    许了没有等待多久,就看到一个全身笼罩在昏黄光芒中的男子,每一步都如山沉重,饶是北都洞天,也被带的一步一震,地动山摇。

    许了叹息了一口,没有试图说任何话,看着这个男子,走到近前,然后一掌拍出,这具黄巾力士分身就此粉身碎骨。

    分身被灭,许了立刻就知道,他端坐在大建天木上,冷冷笑道:“你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就是想要告诉我,岳鹏,徐府,浑天也知道了这件事儿,也支持你吗?”

    土行大圣出面,许了一具黄巾力士分身,当然没有办法逃脱,而且逃脱的价值也不大,许了干脆就没有动反抗的念头,毕竟妖将和妖神差距太大。

    但是土行大圣亲自出手,也给予了许了一个暗号,至于他给出的暗示,究竟是真相,还是裹挟,已经都没有意义,只要四大妖神有任何一个不同意,土行大圣绝对做不了任何事情。

    大妖天驱逐他的警事部残留势力,只能算是一个暗号,甚至新时代的源头,都未必起自大妖天。

    许了面前的渡劫金环,分割成了数千上万个光屏,正在展示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景象,但光屏中的画面,正在一个接一个灰暗下去,这代表这些人的战斗幻兽,已经无法链接到东皇天的网络,大妖天正在对出身东皇天的妖怪进行清理。

    许了早就预料过这种场面,也发出过几次提示,希望东皇天出身的妖怪,能够尽快回归,但真正有忧患意识,并且立刻动身回东皇天的妖怪,不足万分之一,绝大多数妖怪都对这种命令呲之以鼻,认为东皇天不过是杞人忧天,又或者故意吓唬大家,这是一种招揽大家回去东皇天的阴谋。

    许了不知道,这些妖怪会不会后悔,但是他却不能什么也不做,所以他立刻就选择了联络徐府院君。

    徐府院君倒是没有拒绝,很快就投射了一个幻影分身,出现在许了面前。

    徐府院君看着东皇宫的景致,不由得啧啧称奇,好一会儿才说道:“有些事情,非是我能控制,我会开放一次边界,让那些妖怪做选择,愿意回归的,我们会放归,不愿意回归的,我们会尽数灭杀……当然,也有可能会当作试验素体,反正不会有甚好下场就是了。”

    许了忍不住问道:“究竟什么发动了,大妖天要如此应对。”

    徐府院君神秘一笑,说道:“不光是我们,很快诸天六界都会如此,你也没太多选择。这一次,可不是我们这些妖神想要做事情,而是……天道!”

    徐府院君并没有跟许了商谈任何事情,爽快做出了许诺,幻影分身就烟消云散,只剩下许了在苦苦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