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八百四十四章节 偷袭
    第八百四十四章节偷袭

    当说到这里时,刑天的嘴角微微翘起,冷笑一声说道:“魔罗,怎么样我这手段不错吧,你想要拿我当磨刀石,还差了一点,至少你现在还没有那份实力,不要以为自己的剑道有所突破就有多了不起,你还差得很远,这方世界比你想象的要神秘的多,本尊也比你想的要厉害的多,想要绝杀本尊,你还没有那份实力!”

    刑天说得没有错,魔罗神尊在与刑天的对战之中有所领悟之后,心中则是不由地对刑天起了杀心,想要借机一击除掉刑天,只可惜他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小看了刑天的强大,于是便有了现在这样可笑而又悲惨的下场,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听到此言之时,魔罗神尊的眼睛瞬间瞪得很大,神色则是有一丝微微的失神,喃喃地说道:“时间长河,怎么可能有如此惊人的力量,你这是在骗本魔皇!”

    就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之时,只见刑天突然一步冲上前来,右手蓝光疯狂闪过,一拳狠狠地对着魔罗神尊的胸口疯狂地重重轰杀而去,一出手便有那石破天惊之威!

    “魔皇大人快闪开,刑天你这混蛋太卑鄙了!”魔罗神尊身后的那些魔域中的魔王在看到这样的突变之时一个个都不由地为之惊呼起来,脸上皆是露出了一丝惊慌之色,若是魔罗神尊在这里出现什么意外,那后果可是不堪设象。他们都将为之付出惨重的代价。

    “轰”的一声巨响,在有心算无心之下,就算是魔罗神尊的反应再及时,那也无法完全避开刑天的这一拳的轰击,虽然他快速地做出了反应,削去了刑天这一拳所爆发出的大半威力,但是刑天的这一拳依旧结结实实的轰在了魔罗神尊的胸前。

    一瞬间,魔罗神尊则是口吐鲜血,倒飞而回,在他的其胸前则是有一个闪烁着强大的蓝色光芒的拳印。那拳印之上透露出无尽的寒气。仿佛是要冰冻一切似的,无比的恐惧。

    一拳轰杀而出之后,刑天拍了拍手掌,淡然说道:“魔罗。你也太狂妄了点。竟然在与本尊交手之中也敢分神。要是你闲自己命长了,那就直说,本尊不见尊送你一程。将你给轰杀在这古城之中,让你也成为这古城之中那诸多的怨魂之中的一位!”

    魔罗神尊不愧是魔皇至尊,肉身强悍的出乎了众人的预料,只见那倒飞而出的魔罗神尊在那后退之中瞬间便稳住身形,吐出了一口鲜血之后,便像是没事的人一样死死地盯着刑天,而他胸前那散发着恐怖寒冰气息的拳印也在瞬息之间被他自身那强大的力量给祛除掉。

    “好!好!好!刑天果真是好手段啊,本魔皇这次认栽了,咱们日后再见!”说完之后魔罗神尊的身体之上瞬间暴发出恐怖的剑气,化为一道流光瞬间卷起他身后的那些魔王,然后快如闪电一样地向着远处奔驰而去,没有丝毫的犹豫,仿佛是担心自己若是晚一分便被再一次遭受到刑天那疯狂的攻击一样,别得是那么快速,让刑天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在看到魔罗神尊退去之时,刑天不由地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正要收手回到那内城外时,却听到那身后的后土祖巫则是大声喊道:“刑在小心,有人偷袭!”。

    就在后土祖巫的话语刚刚落下之时,“轰”的一声巨响,刑天的身体像是一颗炮弹一样,被那恐怖的力量给硬生生地轰到了空中,一股强大的力量疯狂地冲进了他的身体之中。

    “被偷袭了,是那个混蛋竟然敢偷袭老子,不要让老子抓着你,要不然必将你打得魂飞魄散!”这是刑天在遭受到攻击之后的第一个念头,对于那偷袭之人,刑天可是对之恨之入骨,狠不得生吞活剥了对方这个无耻之徒,这时刑天也有些明白魔罗神尊为什么会走得那么干净利落,不是因为魔罗神尊这个混蛋害怕自己要对他痛下杀手,而是因为他发现了那隐藏在暗中的敌人,所以方才会走得那么痛快!

    偷袭刑天的这个人选择的时机还真是十分厉害,把时机掌握到了巅峰之境,刑天在见到魔罗神尊心怯远之时,正是自身放松警惕之时,于是便瞬间痛下杀手,只可惜他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小看了刑天的实力,他的这一击并没有直接轰杀掉刑天。

    “哼!”刑天冷哼一声,一瞬间则是定住了身体,站在那虚空之中,看着那个突然间出现在场中的身形,那身上爆发出让人为之恐惧的无尽杀气来,很明显刑天是对了杀心,要干掉这个敢于偷袭他的无耻之徒,要灭了这个混蛋以消自己心头之恨。

    “无耻的小人,竟然偷袭老子,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刑天阴沉着脸怒声喝道,要不是自己的肉身已经时间蜕变了数次,已经有着强悍的防御,只怕在这一击之下,他的肉身就要给直接打得报废了,这尊肉身将会彻底毁灭,只能重新再凝聚一尊肉身了!

    这偷袭之人可不是无尽虚空的那些半步神皇至尊,也不是那诸天万界的古族,而是远古凶兽一族,对于这些远古凶兽一族的大能来说,只要有一丝机会,他们便不会放弃,所以在看到刑天与魔罗神尊对战之后,这尊远古凶兽之王则是打起了刑天的主意,想要干掉刑天,除了远古凶兽一族的生死大敌,为远古凶兽一族的发展清除障碍!

    想法是美好的,可是现实是残酷的,这尊远古凶兽之王虽然有着不错的想法,只可惜想要干掉刑天还差得太远,他的力量无法对刑天直接形成绝杀之势,没有能够一击斩杀刑天。相反则让自己身处到那绝境之中,要承受刑天的怒火。

    “哈!哈!哈!刑天,本王偷袭你又如何,你又能奈我何,我们本就是敌人,对于敌人那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只可惜这一击没有干掉你,不过这一击你也不好受吧,不要强自支撑了,你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神王。不可能抵挡得住我这全力一击!”那远古凶兽之王则是不屑地冷笑着。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偷袭之举有什么不妥之处,而且还为自己的偷袭之举而兴奋,更是以为自己这一击已经重创了刑天,看样子也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混蛋!

    听到此言。刑天冷哼一声说道:“好。既然你如此嚣张那老子就送你一程。当初放你们这些混蛋一马看来是一个错误的选择,这一次老子便要更正这个错误!”

    刑天被远古凶兽之王所偷袭的这一幕令远处的诸多神王大能看得有些目瞪口呆,这也太具有戏剧性了点。先前刑天与魔罗神尊的那一场大战才刚刚结束,而这一场与远古凶兽之王的大战又要开始了,虽然刑天的语气很硬,可是这些神王大能都不看到刑天,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刑天会没有受伤,也不相信刑天身边的那些人能够挡得住远古凶兽一族的攻击,他们相信这尊远古凶兽之王既然敢向刑天痛下杀手,那必定有所依伥,是不可能独自出现在这里,并且敢单枪匹马向刑天发动攻击的。

    “哈!哈!哈!刑天你好大的口气,想要装腔作势来吓唬本王,你也太自以为是了,今天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你这混蛋早已经是举世皆敌,是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给本王认命吧,至于你身后的这些小辈那更是不堪一击!”那尊远古凶兽之王在疯狂地大笑着,那神情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看得后土祖巫等人则是一个个无比的愤怒,双拳紧握,目光之中透露出无尽的杀气,只是在没有得到刑天的命令,他们却没有人敢出手,生怕坏了刑天的大事!

    在别人的心中都认为刑天是死定了,可是对于后土祖巫他们来说却不这么认为,那尊远古凶兽之王的一击虽然十分的恐怖,但是刑天的肉身十分强悍,而且谁也不知道刑天都隐藏了什么样的手段,到现在为止刑天没有丝毫的惊慌,这让他们自然相信刑天有能力应对一切,这一次的偷袭已经给了他们一个警告,于是他们心中虽然无比的愤怒,可是却全力在查探着周围的一切,生怕再有人出手偷袭刑天,还有他们这些人。

    听到这尊远古凶兽之王的那番话后,刑天的脸上则是渐渐恢复了正常,没有了先前的怒意,转而是越来越平淡起来,而刑天越是如此平淡,那后土祖巫等人越是为之心惊,他们都知道这是刑天要爆发之前的征兆,一个个都不由地为这尊远古凶兽之王感到悲哀,而就在这时,刑天用那平静的语音说道:“无知的禽兽,你该死!”

    “刑天,我该不该死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我知道今日你死定了,你虽然有着强大的神通,但是这里不是无尽虚空,而是古城之中,在这里充满了无尽的戾气,你的神通再强也无法与古城勾通,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你以为自己还能活下来吗?”说着,那尊远古凶兽之王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声,那吼声一出,则是变成一道淡淡龙吟之声,声传千里,千里之内则是瞬间为之波涛汹涌起来,在这其中的诸多远古凶兽一族皆是听到了这吼声,然后一个个都为之咆哮起来,瞬息之间那声势变得无浩大起来,远处观战的诸多神王大能还有半步神皇至尊的存在也都不由纷纷远去,生怕受到刑天的波及。

    “好,好一个召唤,不过你以为召来一群废物就能够杀得了老子吗,你太自以为是了,这些混蛋不来还好,若是敢来都要给老子留下来,等干掉你们这些混蛋,破了这古城的诸多禁制,离开这里后,老子一定会转回到无尽虚空灭了你们远古凶兽一族!”刑天的语音虽然很平淡,不过在这平淡之中却是充满着无尽的杀意!

    那些观战的诸多大能在听到刑天的这番话时,一个个都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都被刑天这疯狂之语给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刑天竟然会说出这等要屠尽远古凶兽一族的狂言来,要知道他们现在可是都被困在这古城之中,想要离开这远古通道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在在听到这番话后,一些人的心中不由地怀疑起来刑天是不是被那一击给打坏了脑袋,要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一番不靠谱的话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