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74 惰性灰烬
    四天院伽椰子,爱德华神父、无名之子,三信使的力量在哥特少女的设想中是一种成体系的适用性十分广泛的神秘,但是这样的神秘力量在实际应用中也有可以预想到的弱点。因此,在面对真江怪物的时候,哥特少女在这个敌人没有表现出太多主动性的情况下,也坚持保守的战斗方式。若提到过去观测中的真江,哥特少女认为自己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可是眼前这个出现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真江怪物,带给她的却是极度的不详和未知,无法通过自己过去对“真江”这个人的认知去衡量对方,只觉得两者之间的差别并不是线性上某个阶段的力量差距,而是一种本质性产生了某种突变。

    哥特少女无法判断真江怪物在做什么,想做什么,以及能够做到什么。在观测到这个怪物的同时,她自身产生的种种异常,犹如普通人听到防空警报。这个时候虽然还没有看到轰炸降临,却已经下意识寻找躲藏的场所,可以预感到一种排山倒海,身不由己的毁灭,将会在下一刻发生,之后的每一秒都让人度日如年。

    从这个角度来说,正因为真江怪物仅仅是存在于眼前,没有做更多的事情,反而更让人感到恐惧。

    哥特少女是冷静的,这种冷静让她无法否认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尽管没有被这种恐惧钳制,却也清晰可以感觉到这种恐惧在情绪中的膨胀。巨大的紧迫感伴随恐惧而来,让她每时每刻都有一种自己就站在悬崖边缘,只要踏错一步就会粉身碎骨的危机感。

    冷静、恐惧、危机,巨大的存在感,就好似巨大的重力将自己压缩哥特少女在这样极端的感受中,勐然跳上四天院伽椰子的肩膀,高达百米的巨大沙耶身躯就像是翻江倒海的海神,哪怕站在百米高的地方也无法看到尽头的黑水,环绕在这个巨大身躯四周涌动,在哥特少女自己的感觉中,就像是脆弱的猎物向强壮的猎手示威,却仅仅是试图吓唬对方。

    从百米的高度俯瞰深红色的真江怪物,并不能利用体量上的反差扭转自身的恐惧。因为真江怪物看似仍旧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只要注意观察四天院伽椰子的沙耶之躯就能感受到那种神秘的充满了侵蚀性的力量,已经在这个百米高的巨大身躯上爆发。

    哥特少女确信自己没有记错,真江在过去所体现出来的能力名为“癌性繁殖”,和沙耶的血肉异化现象十分接近,如果四天院伽椰子不是三信使,那么沙耶之躯此时产生的血肉异化和过去的不同,绝非轻易就能判断出来。

    沙耶之躯的结构部分正在从关节处长出肿瘤状恶质,这种异变哪怕是同样擅长血肉异化的沙耶之躯也无法承受,构成沙耶之躯的皮肉变得松弛、在无法支撑下去的时候,就会脱落,并脱落的瞬间变成灰烬。哪怕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这种和灰雾同源的灰烬形态也是存在的,说到底,被统治局技术俗称为“灰粒子”的东西,根本就是一种幻想般的,既圆滑又暧昧的东西,既可以呈现物质性,也可以呈现非物质性,在大多数情况下更是呈现二相性,还可以表现出中间态,让人觉得从物性到非物性有一条隐秘的可以探究的联系,尽管从未有人真正找到这种联系。

    正因为这种东西让人觉得有一条隐秘的线索,却从未有人明确找到,所以才更让人深刻体会到它的未知,并从这种未知中感到无限的可能性和无限的恐惧感。虽然俗称“灰粒子”,但是,这东西到底是不是粒子?没有人可以回答。

    它是充满幻想的,又因为可以呈现出种种宛如噩梦一样的现象,所以也是不详的。灰烬与其说是灰雾的凝聚态,但其实到底是不是,也没有人可以说清楚。虽然从种种与之有关的神秘现象中,可以直接观测到灰烬和灰雾的转化,但又没有人可以通过观察这种转化,找出一个行之有效的过程,而让其发生转化的因素也是一直是不知其所以然的力量实现。

    正如此时四天院伽椰子那巨大的沙耶之躯的异化血肉掉落后就转化为灰烬,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到底是何种力量,遵从何种规律,让其表现如此,即便是哥特少女自己也没能弄明白。与其说,哥特少女是三信使的创造者,毋宁说,三信使更像是“哥特少女要成为女巫vv”这个因,所导致的必然的果,当这个果出现后,哥特少女将它摘取。在新世纪福音成立之后,哥特少女从女巫vv的存在性出发,去探究这种变化的真相,但至今为止也没能找出头绪来。

    在找到那个理应存在的逻辑链之前,末日的钟声就已经敲响,整个末日幻境走向末日的进程相对探索需要的时间而言,是如此之快。

    所有的神秘专家都需要面对这种“有心去做更多事情,但时间不允许”的困境,就像是除非引来一个可以切实延缓末日脚步的外援,否则无法依靠自己去扭转困境的绝望感。在很多时候,神秘专家都是期望有神明或英雄的存在,可以直接拯救自己,至少让自己有挣扎的余地,可是,神明和英雄都是不存在的。

    这就是残酷的事实。

    哥特少女同样觉得,哪怕是存在特殊的自己,在这个末日幻境中,也没能躲开这样残酷的命运。在观测到真江怪物的时候,一个无形的绞索已经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她曾经设想过种种自己会陷入绝望境地的未来,但是,遇到这样一个怪物,完全不在她的预料中。仿佛有什么她始终无法察觉的因素,从四面八方,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将她围困在一个悲剧性的故事中。所有看似充满希望的起始,都终将迈向一个让人绝望的结果。

    这个世界是绝望的,这一点,哥特少女早就知道了。

    哥特少女已经不去想象自己会否在这个时候,以何种方式迎来何种结果,这样的思考,在观测到真江怪物的时候,曾经是膨胀得最快的想法,但是,一旦陷入这种想法中,自己就越是会快速地迎来自己思考得到的结果不要思考,不要思考,有这样的警告在她的脑海中响起,那是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仿佛是自己的心声,又仿佛是隔着遥远时空,一些在绝望中挣扎的渺小光芒所传递的心声。

    她觉得构成自身人格的原初资讯,那些已然破碎的,宛如垃圾一样的,不知道来自多少人的人格资讯,伴随着四天院伽椰子不明不白的异化和崩溃,也沿着最初拼接的裂缝产生龟裂。在哥特少女自我审视中,曾经就像是投入了高温炉中融化并锻造,圆融无暇的人格,正因为外在的压迫产生暗纹,于是,在投入高温炉锻造之前,人格碎片生硬挤压在一起的缝隙便又重新暴露出来了。

    从意识行走者的角度来说,这种自我审视中的人格龟裂,足以等同于“受伤”这个概念。可以感受到,却无法观测到的力量,正在从意识态的角度,将自身的意识蹂躏。哥特少女是这个世界上对意识态世界认知最深刻的人之一,自身人格产生龟裂的感受,让她更加深刻地感受到“四天院伽椰子”这个信使已经落入下风的事实。

    真江怪物没有更多的动作,但是,对己方的伤害正在加深。当沙耶之躯彻底崩溃后,黑水又能坚持多久呢?虽然只要黑水还存在,四天院伽椰子就不算死亡,当沙耶之躯受到伤害的同时,黑水也在弥补这种伤害,当沙耶之躯崩溃后,只要还有黑水,也仍旧可以重新构成。但是,四天院伽椰子始终处于被削弱,且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情况也是显而易见的。

    从沙耶之躯掉落的异化血肉变成灰烬,却并不代表哥特少女仍旧可以利用这些灰烬。三信使的联动需要一步步类似献祭一样的仪式变化,但祭品的模样,可以是黑烟之脸,也可以是灰雾,可以是各种血肉形态,乃至于一个复杂而完整的结构概念,但却绝对不是灰烬。

    灰烬和灰雾有关,看似是更凝聚的表现,在很多时候,也能够彼此转化,亦或者直接利用,但是,两者之间仍旧存在某种性质上的不同,而让灰雾更像是万金油,而灰烬更难利用。对比两者在应用上的差异,让哥特少女最深刻的形容是:灰烬是惰性的。

    恶魔从灰雾中诞生,被杀死会变成灰烬,而并非是灰雾,魔纹使者的魔纹可以吸收灰烬,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它是吸纳后直接利用灰烬。

    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体系从魔纹使者衍变而来,也同样是将灰雾作为法术的基础,对灰烬往往是不屑一顾的态度。

    哥特少女尝试过在三信使的联动中,使用灰烬作为介质媒体,却从未得到过好结果。九九九变相是恶魔的变相,从未出现过恶魔从灰烬中诞生的现象。因此,四天院伽椰子的灰烬化,实际是断绝三信使关联的变化。

    对哥特少女来说,这是一个秘密。但是,她已经无法确定,对眼前的真江怪物来说,这到底还算不算是秘密。一旦联动被打断,那就意味着,自己无法动用自己最强的力量去做抗争。哥特少女的心中正在滋生疯狂的情绪,而她的理性审视着这种情绪,仍旧可以分析其源头。

    但是,在残酷的事实面前,这种理想也像是没有任何用处。虽然觉得只要三信使完成联动,即便是眼前的真江怪物也能拼一下,但是,对方仿佛未卜先知般直接掐断了这个联动过程,这个残酷的事实必须得到承认,而之后所有的判断和行动,都必须建立这个事实上。

    哥特少女觉得颈脖上的绞索越来越紧了。

    上浮时间已经太长,或者说,这个感觉上的漫长,已经足以让哥特少女意识到自己绝对不可能脱离这个战场。想要反抗,但是最佳的联动被掐断,自己无法发挥最大的力量,以最好的状态去面对这个未知又强大的怪物。无论从哪个角度,都难以找到挽回败局的方法,尽管敌人还是没有更多明确的行动,但是,差别似乎仅仅只是败亡时间的快慢而已。

    黑水不断填补沙耶之躯崩溃的地方,四天院伽椰子从各种表现上都陷入一种被压制的状态,无论是和之前般,直接用黑水去冲垮敌人,还是用沙耶之躯去侵蚀和击打敌人,都无法做到。哥特少女不得不意识到一点:己方力量被拘束在一个恶性循环中。

    她其实并不希望在这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自己自发地意识到这一点,因为,越是自发意识到的结果,就越是难以改变,在任何意识态世界中,都是通用的规律。

    真江怪物脸上的五官从朦胧变得扭曲,却仍旧有一种扭曲的美感,唯一可以透过她的长发看到的右眼中,肆无忌惮散发出来的恶意越来越深重了,哥特少女已经无法与之对视。她尝试直接瓦解沙耶之躯,在之前她从未想过,自己需要这么做,但是,与其全部变成灰烬,不如回到原点。

    沙耶和黑水仍旧存在不同的地方,沙耶的原初状态也不会直接变成灰雾或黑烟之脸,而是更多呈现出生化病毒的特性,可是,即便是哥特少女本人,也从未见识过这种生化病毒的物质实体,在爱德华神父那边得到具体相关情报,与其说对方隐藏了什么,毋宁说,就连其本人也没有深刻的了解,沙耶病毒的产生更像是一种巧合。

    因为它在眼前出现了才觉得需要利用它,而不是为了利用它才将它制造出来。这在其它知晓沙耶的人和非人之间,也一直是一个秘密。

    现在,不管爱德华神父得到沙耶病毒这一连系中究竟隐藏着何种秘密,对哥特少女来说,这就是试图抓住救命稻草的一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