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一息尚存须努力,留作青年好范畴
    商学松从霍国夫人房中出来,他对自己能够在美色面前把持操守,有一嘴脸说不出来的满足,但是出门之后,被冷风一吹,又觉得自己十分傻逼。

    “我居然真的什么也没干,就这么出来了?”商学松顿时对自己的道德高度,有了一次全新的认识!

    他觉得自己的简直就是人类男子道德典范的具象化,凝固在历史中的节操,会让贞操带贩卖商破产的男人,跟妹子在一张床上睡了一宿会被骂禽兽不如的壮士!商学松都觉得人类的身份已经容纳不下他了……

    “这世上再没有男人能似我!”这是商学松给自己最后的评价。

    因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商学松在霍国夫人这里也没耽搁多少时辰,他有点不想回去居所,仍旧化为一道游丝,径直出了北辰王府。

    商学松出了皇宫,在一个偏僻角落收敛了剑光,仍旧化为一个少年道士,风采翩翩,嘴角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和少年人独有的澎湃自信。

    商学松也在内务总管小太监曾登科的嘴里打听了一些本朝之事,本朝立国不过百年,国号大衍!

    当今圣上是成皇马岳,在位一十三年,如今才二十七岁,虽然说不上有为,但却也算明君,颇肯纳谏。只是朝堂上党争激烈,这位年轻的皇帝也压不住这些老臣,颇有心力憔悴之态。

    大衍朝定都玄阳!

    此地乃是七朝古都,大衍已经是第七个定都与此的王朝,故而国都辽阔,建造雄伟,四城八坊,三十六楼,七十二门,把皇宫,民居,商家,街路,客栈,货栈,官衙……一一划分出来,结构清晰。

    当年第一代定居玄阳的太阴王朝,认定自家血脉能传承千秋万代,故而对玄阳的建造计划,一排千年。按照当初太阴王朝的规划,玄阳城每年增筑,千年以后才能成型,可以容纳数百万人口……可惜才六百年不到,玄阳已经换了七位主人,如今建造规模还不及当初规划的两成。

    玄阳城规划清晰,方正规矩,就算没有地图,也能轻易找到欲去之处,并不似现代建筑,非要勾画奇特,看起来宛如裤衩般建筑拔地耸立,南区北区以通道相连,非是熟悉之辈根本找不到地头,空多耗费资源,亦无便利,只成为某位建筑师扬名立万炫技之所。

    商学松随便找了一处酒家,走入其间,选了一个靠窗的位子,要了点酒菜,准备享受一番自由自在的生活,缓解穿越带来的压力。

    老实说,虽然穿越才两三天,商学松的精神压力还是蛮大的。

    他正在自斟自饮,这个世界的美酒更像是馋了啤酒的饮料,味道有点怪,酒精度数低,但还蛮好喝的,忽然就听到了旁边有男人的抽泣。

    商学松扭头去看,却见两个都堪称人间俊彦,帅气逼人的年轻男子,正在“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他刚以为见到了穿越后第一座背背山,就听得其中一个男子哽咽着说道:“我是真的不想活了,想我王钟也是顶天立地的好男人,胸有经轮五车,心有天地之阔,居然受此侮辱……”

    这个男子刚说完自己有多么男儿气概,就娘炮一样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起来,肩膀还一抽一抽的。

    他的友人身体颇高,更为英俊一些,极具男儿气概,含泪安抚好友道:“当时我们师兄弟下山,穷困潦倒,无依无靠,为兄不得不讨一个声名狼藉的有钱丑女。本来以为舍了我这清白的身子,给兄弟挣你一个美好前途,怎料到你也遭此毒手?”

    王钟大哭道:“峰晖师兄,小弟也不曾料到这女人如此**,我那日去寻师兄吃酒,也不晓得师兄不在家中。小弟刚进了师兄家门,就被这**一棒子打在脑后,当时就晕厥了过去,被她拖去房中,强行淫辱……”王钟哽咽了几声,又复嚎啕大哭起来,嘴里只说道:“小弟没脸活了!小弟没脸活了!小弟没脸活了……”

    商学松听得目瞪口呆,连连咂摸,这两兄弟为何遭遇这般奇异,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是社会的错还是国家的锅?对师兄弟皆为人中龙凤,英俊非凡,商学松同情之余,也生出了一个念头:“这**倒是好有口福!”他见两人哭的昏天黑地,凄凄惨惨,忍不住就开口说道:“尔等年纪还轻,未来不可限量,何必为了些许小事儿,就如此颓废?”

    两个年青人一起抬头望向商学松,唤作王钟的擦了擦眼泪,拱手说道:“多谢道兄关心。我等兄弟学成了一身本事,却连安家立命之所都无有,日子过得屈辱,哪里还有甚不可限量的未来?”被王超唤作峰晖师兄的年青人,也是一拱手,说道:“我们师兄弟心灰意冷,却又前去无路,虽然不想如此悲愤,但却不知道如何是好!如是奈何?”

    商学松见两人皆谈吐不凡,有心招揽,就开口说道:“莫若两位去投北辰王吧!我跟北辰王有些交情,可为两人引荐!”

    商学松本来是一番好意,没想到两人却都立刻就露出了警惕之色,王钟小声说道:“听说北辰王**至极,口味极重,最近还在搜罗寡妇,甚至指定要五十岁以上的年迈妇人,莫不是又盯上了俊俏的少年?我们兄弟且不要脱离**之口,又入虎狼之窝!”

    他师兄长了一张给师弟点赞的脸,频频点头,神色间颇有敌意,甚至还把手按在的腰间的长刀上,很有一言不合,就给商学松一刀的架势。

    商学松欲哭无泪,他也没有想到北辰王在民间名声这么差,什么见鬼的搜罗寡妇,还指定五十岁以上的年迈妇人?那是他手下四个小太监:徐震,陈彬,张威,朱洪志自作主张,宗人府为虎作伥好不好?

    商学松是完全无辜的,他纯洁的就好像羔羊,道德上完全没有瑕疵!

    何况霍国夫人天姿国色,颜色殊丽,尤胜十七八岁的少女,又怎是普通的年迈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