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71 真江怪物
    真正就连虚空都能吞噬的深红色在蠕动,原本无法分清上下左右的空间感顿时有了一个划分标准,在哥特少女的眼中,这片蠕动着的深红色是如此的清晰,确定,没有任何虚幻和不安定的感觉,那些本来看起来就应该是这样变幻不定的现象,在如此确凿而清晰的深红色面前也变得让人觉得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仿佛深红色才是真实中的真实,连自我的存在在这个真实面前也变得飘忽不定。

    这种通过观测就能感受到的真实和确凿充满了压迫心灵的力量,哥特少女只觉得整个人类集体潜意识里所出现的事物都变得僵硬,就连自己的思考和行动也不例外。这力量就像是针尖,像是硫酸,直接从自己的想法中爆发,在自己的思维中渗透,哪怕自己不愿意去思考,也不由自主地会这么想:这个东西恐怕就是这个变幻多端,难以理解的世界里,唯一真正永恒而真实的东西吧。

    这种不由自主的想法无法甩掉,哪怕自身是观测的一方,但却并非由观测的一方决定自己能看到什么,能如何去理解自己看到的这个事物。它不是“被自己观测到了这个模样”,而是“自己被迫观测到了这个特定的模样”,哥特少女为此感到深深的恐惧。

    无法动摇的真实感,不能拒绝的确定感,让这片深红色无论发生了什么变化,这种变化都不会让人产生“这是假的吧”之类的感叹。哥特少女只觉得,无论此时自己从这片深红色感受到了什么,那全都是真实的,确定的,哪怕感受到的是恶意和恐惧,也绝非是错觉。

    没有理由,不需要原因,从任何角度去剖析自己,都无法掩盖的事实,正在扑面而来。并不是哥特少女觉得这就是“江”的时候,它就是“江”,觉得它是“真江”的时候,它就是真江,而是反过来,哥特少女认为自己的感受、猜测和确认,都是它强行塞入的,它让自己觉得它就是“江”,就是“真江”,就是这么一个样子。

    这个让哥特少女知晓“这就是真江”的东西,下半身藏匿在奶油一样浓稠堆积的深红色中,也像是根本就不存在正常意义上的下半身,而上半身则是一个轮廓看似清秀美丽,却让人能够直接感受到恶意、疯狂和阴森的女性。本该可以形容为“如瀑布般滑顺的靓丽黑色长发”的头发给人一种每一根发丝都能看清楚的感觉,虽然要说美丽也可以,但却让哥特少女感到十分别扭,觉得应该还有一些更恰当的形容,而且,这些形容绝对不会是什么正面的描述虽然这么觉得,却又无法找出贴切的词汇,这种感觉同样让哥特少女感到面前的东西实在恐怖,自己注视的时候所产生的情感,已经不是单纯用“可怕”能够描述的了。

    而更加恐怖的则是在这美丽又恐怖的黑色长发掩盖下,稍显有些模煳不清的脸,同样是从轮廓上让人觉得应该是一个美人,却又无法找出清晰的细节去描述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美人,半遮半掩中让人的背嵴直冒凉气,就像是有一种本能在劝告自己,倘若自己较真去找寻这些细节,就会看到这朦胧的美丽背后,那充满了强烈反转性的恐怖一面,而这种反转所产生的刺激感,大概会让自己的心脏瞬间停止跳动吧这般本能的感觉,让哥特少女的目光无法长时间停留在这张面孔上的任何一个位置。

    然而,游移的目光很快就被另一个更加让人感到心脏骤停的东西吸引住。那就是在这张美丽而模煳的脸上,宛如镶嵌上去一般的眼睛。这是它的右眼,也只有这只右眼暴露在长长的刘海中,能够从屡屡发丝之间看到……不,哥特少女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因为,她现在觉得,自己是必然会注意到这只右眼的,因为这只右眼的存在感是如此的强烈,而这种存在感是由**裸的恶意和深邃的邪恶所构成,那绝非是人类的眼睛,从人性出发所构成的所有恶意和邪恶,在这只右眼的注视下,都会瑟瑟发抖。

    一旦和这只右眼对视,就觉得自己仿佛要堕入无底的深渊,那超越人性的恶意和邪恶就像是无数的手,抓着自己的灵魂向无止尽的深处拽落。

    哥特少女越是看它,就越是觉得它不是人类,除了上半身之外,没有半点人类的元素,可是,偏偏它的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或许就是那片深红色,亦或者只是隐藏在深红色之中,却也让人不由得想:倘若它站起来的话,下半身会不会也是人形。

    明明不是人类,却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呈现出人形的轮廓,明明已经有了人形的轮廓,却又让人十分肯定它绝非是人类,矛盾的感觉在这个东西身上得到统一正因如此,哥特少女才愈发觉得,这是多么恐怖的一种东西。

    哥特少女也只能用“东西”去称唿它。

    这个东西,就是“真江”。它是什么,并不由看到它的人决定,而是由它自己决定。哥特少女觉得,这个强烈的认知被硬生生塞进了自己的脑袋里。

    另一方面,哥特少女仍旧可以回忆起自己曾经在高川身边出现过的每一个“江”。其中的真江和眼前的真江有着天壤之别,但却又不会让人怀疑眼前的真江是假货。因为在记忆中的真江之所以是真江的特点,都在眼前的这个东西身上存在,之所以产生天壤之别的感觉,哥特少女觉得大概是因为,眼前的东西将那些构成真江的特点以极端的方式放大了。这是一种从本质上产生的膨胀感和扭曲感,让哥特少女感到晕眩。

    它是真江,是真实存在的,亦或者说,它就是自己所看到的这副样子,无论自己在看到它的时候感受到了什么,所感受到的一切也是真实不虚的,包括那深深的恶意和邪恶。

    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真江会出现在这里,这个东西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毋宁说,在产生那深沉的恐惧时,没有任何人可以在第一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倘若真的可以思考,那反而让人觉得,思考者从本质上已经不属于人类了。

    自我保护是最先被引发的本能反应,紧接着就是极为强烈的,几乎要吞没思维能力的逃离此处的情绪。

    绝对不能在这种地方和这样的东西战斗,哪怕僵持下去,到头来也只会失败。亦或者说,哥特少女如此强烈地感受到了自己在面对这个东西时,自己将会败亡的必然性。这种必然性无法通过概率去解释,硬是要说什么“可能性”也只是徒费口舌,事实绝对会以一种让自己极不愿意看到的,却又极度客观真实的方向发展。

    被撕裂的黑球霎时间就崩解回原来的黑水形态,并非是哥特少女无法维持这个防御形态,而更让她自己觉得,是黑球无法承受这种压力,才不得不回归黑水形态,利用流质的特性释放自身所承受的压力。说到底,黑球的崩溃,黑水的重构,更像是一种被迫的变化。

    浩浩荡荡的黑水朝名为“真江”的怪物卷去,而对方没有任何动静,任凭自己被淹没在黑色流质的最深处,然而,哥特少女在下一瞬间,就看到了这浓郁的黑色也无法掩盖的红色,原本的深红色在流水一样的黑色中变得更加深沉。

    然后,哥特少女敏锐感觉到了,黑水缺少了一大块本来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随着下潜深度不断增加而迅速增大的黑水,只在这一瞬间,就缺少了增长部分的五分之一。失去的那部分不知道该说是被分解了,还是从一开始就没存在过,总而言之就是没有了。

    哥特少女已经开始上浮,哪怕黑水竭尽全力地挡在她和真江之间,也无法给她带来些许安全感。她听到了许许多多的声音,但那都不是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能够听到的声音,也绝非是人类的声音。许许多多古怪的形象伴随着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浮现,无论她如何遏制自己去想象,都无法阻止这些形象宛如自己想到的那般浮现在意识中。每当她想起这些形象,这些形象就会张牙舞爪地向她扑来,她无法做到“认为这些全都是幻觉”之类的事情,一种神秘的力量阻止她去这么认为。

    当她无法认为这全都是幻觉的时候,那些可怕又古怪的形象跃出了她的想象,变成了真正的怪物来到她所置身的虚空中。尽管巨量的黑水涌动着,在第一时间就将这些变得真实起来的怪物淹没,却无法阻止这些怪物源源不绝地借由哥特少女的想象力凝聚形态。

    哥特少女还听到了隐约的歌声,像是从那更深的人类集体潜意识深处,像是从自己的四面八方,像是从黑水之中,从那黑色也无法遮掩的深红色之中,像是从自己的心灵中,从自己的想象中传来。可是,明明觉得那像是歌声,却实际无法分辨具体的旋律,也无法知晓内容,只是觉得那绝对不是人在唱歌。

    隐藏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倘若不是眼前的真江,那又会是什么呢?可是,哥特少女仍旧不觉得,自己一直视为大敌的“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就是真江。像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像是有一些关键的部分被掩盖了,自己此时观测到的,仍旧是片面的东西。所以,必须逃跑,只有离开这个地方,才有机会去思考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才导致如今所观测到的“真江”。

    哥特少女拼命上浮,虽然不知道这个行为是否可以甩掉这个真江怪物,但是,若有什么逃离的方向,那就只有上浮了。离开人类集体潜意识,回到物质态的世界里,如果真江也会跟出来,想必也不会比眼下的战斗环境更差。毋宁说,正因为这里是人类集体潜意识,所以才不觉得自己有战胜对方的机会。

    黑水席卷了一路上出现的怪物和现象,真江怪物也被淹没在黑水中,然而,黑水的消耗也十分惊人,尽管在哥特少女的观测中,黑水的体量并没有出现明显的缩减,但感觉上却能清晰感受到那深红色所在的位置,黑水全被抹消一空,而这还并非是这个怪物主动性的攻击,只是它存在于那里时自然而然就会发生的状况。

    与其说,真江怪物是反应迟缓,亦或者手下留情,才没有更多的动作,不如说,哥特少女觉得它就像是在不认真的游戏,游刃有余的感觉,就像是此时的任何挣扎,都无法改变它早已经决定的必然性。它没有任何更多的行动,并没有让哥特少女觉得轻松,她没有找到任何能够扭转现状的机会。

    明明在下潜的时候,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难以分辨下潜速度的快慢,所以,绝对不能说是“慢”,但这个深红色的真江怪物出现的时候,那些能够清晰划分事物的标准也像是突然就出现了,时间和快慢自然也就出现了,并且,所有自己能够感受到的性质,都在朝“让人感到困扰和恐惧”的方向发展,但又不能将之归结为错觉,那让人措手不及,难以抗拒的势态,一旦感觉到了,就绝对会向最糟糕的一面迅速滑落。

    从这个角度来说,哥特少女反而觉得,自己之所以觉得“自己的速度太慢了”,正是因为自己觉得“速度太慢”是很糟糕的事情。反过来,倘若自己可以说服自己“慢不是一件坏事”,能够让自己的速度加快吗?自己给出的答案却又不尽然,朦朦胧胧,无法确信。

    这种无法控制的崩坏感,每时每刻都在产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