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63 行走于末日真理中
    席森神父从小就接受爱德华神父的教导,从刚识字的时候就已经是末日真理教的成员了,尽管之后的人生中,对“末日真理”的解读产生了与周围人等产生了差别,既然不是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也并非是爱德华神父真正从属的新世纪福音的末日真理,更和纳粹的末日真理截然不同,但是,正因为能够从爱德华神父的教导中找到了那些截然不同的东西,所以才更加深了对末日真理教的理解,也同时对末日真理教会做什么,能够做到什么,有着远超他人的认知。

    末日真理教很强大,哪怕撇开新世纪福音和纳粹,单单谈论玛尔琼斯家领导下的末日真理教,也已经强大得不可理喻。这在席森神父的心中,是毋庸置疑的,从他的角度出发去描述这种强大,那大概是:哪怕nog、联合国、新世纪福音和纳粹联合起来,也最多和末日真理教打成平手,甚至在末日趋紧的状况下,越是接近那最终破灭的结果,广义上的末日真理教和狭义上由玛尔琼斯家领导的末日真理教,就会愈发显得强大。它们的强大本身,正是“末日”这一境况最直接也最表面化的体现。

    另一方面,席森神父也深深认知到,末日真理教的强大和它们秉承怎样的宗旨毫无关系,并不是末日真理教的宗旨解释了末日,而是先存在“末日”这么一个真理,所以才产生“末日真理教”这么一种表现形式。在中央公国的神秘学中,对真理和本质的论述,有“道”和“器”的区别,形而上就是“道”,形而下就是“器”,在席森神父的眼中,末日真理就是“道”,而末日真理教就是表现出这种道,却形而下的“器”。

    可是,正因为这个“器”直接体现着“道”的存在,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末日真理教是不可能被剿灭的,即便能够将末日真理教的所有人都杀干净,将其理念都焚烧成灰烬,也会在某一时刻,在社会的运动中,在人们的思考中,在万事万物的变幻中,重新滋生出末日真理教的土壤。而末日真理本身就是一种哲学,是看待世界和改变世界的方法论,是一种具备倾向性的思维的结果,只要一个能够思考的智慧生命不放弃思考,就终究会有一天想到末日真理。

    席森神父从来不否认,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必须条件中,末日真理是一种极为负面的思维方式,但是,这并不能否认,它的确是人们自己想到的,并自己去相信的,整个世界都在为末日真理转动,这个现象和结果本身就是有意义的。

    所以,席森神父很早就有了这么一个结论:只要世界的发展性还存在一个终结点,哪怕世界是循环的,但是只要在循环中,存在一个影响全体的关键转折点,以促成整个循环,那么,无论这个过程是几千万亿年,亦或者更长的时间,都不会影响末日真理教的存在,其本质就是“末日”无法被中止。

    是的,末日无法被中止,也许可以延长,但却一直存在那么一个终结点,让一切都变成另一种意想不到的模样。

    末日真理教的强大,就在于此。这已经不是常识观念中的强大,而是一种哲学概念上的必然性。它虽然看起来经了三巨头的时代,过渡到玛尔琼斯家的时代,仿佛是由人推动的,但在席森神父的眼中,却是它的本质发展带动了人的变化,并不是人促成它产生变化,而是它的变化主动吸引着合适的人。

    从这个角度出发,去看待其他神秘组织对末日真理教成员的打击,也是十分可笑的。因为,就算这些抵抗末日真理教的人真的杀死了玛尔琼斯家,杀死了女巫vv,杀死了所有纳粹份子,也不会真正打击到末日真理教,自然会有新的人,成为末日真理教的中坚。哪怕从教育,从思维方式上,去极力排斥末日真理的出现,但只要人还在思考,而“万物终结”仍旧存在于观察和思考中,那么,末日真理就一定会在某个人的脑海中出现,哪怕这个人再微不足道,但只要想到的人多了,总会有人去执行末日真理。

    席森神父无论如何都无法看到末日真理教失败的景象,当然,作为末日真理的信徒,他当然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只是,他既然对末日真理有自己的理解,那么,也会想要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在这个世间生存。然而,玛尔琼斯家对末日真理的理解和执行,具有一种强制性,让他无法按照自己对末日真理的理解去立身处世而这一点,才是他离开末日真理教的原因,同时,这也是他背弃自己的教父爱德华神父的原因。

    席森神父从来都没有想过建立一个新的宗教,去解释和执行自己所理解的末日真理,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让所有人都相信末日真理的存在,也没有想过让所有人都遵从自己对末日真理的理解。仅仅在“末日真理”的方面,他不想强加自己的认知到其他人的思维中。因为

    “既然末日是必然到来的,那么,无论此时多么大声说话,都是毫无意义。”席森神父喃喃自语着,他看向从灰雾中隐隐成型的可怖轮廓,它们成形得如此之快,数量之多,几乎覆盖了他所要行走的路线。当它们彻底成形的一刻,就无法再继续无视它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杀出重围。尽管意识冲击的结果,一直都让思维难以为继,但那阻止自己深入思考的障碍,却在自己回想的是和“末日真理”直接相关的记忆时,没有产生任何抵触。

    席森神父觉得,这就像是有这么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你只能深入去思考末日真理。

    当席森神父回忆起自己在末日真理教被教导的日子,当他回想起自己对末日真理的理解如何日渐加深,脱出窠臼,回想起自己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和想法,脱离末日真理教,建立了黑巢,并走到如今这一步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右手腕上的魔纹开始刺痛。而这刺痛并没有阻碍他的思维和行动,仿佛就像是被之鞭策一样,一种强大的力量在体内鼓动,跨越了**和义体的分界点,,又跨越了物质和精神的分界线,来到自我之中极度深层的所在。

    这个时候,席森神父没有任何忧愁,没有任何痛苦,仿佛那巨大的恐怖和绝望,也全都从灵魂中剥离出来,让他生出一种“自己平静又强大”的感觉,觉得自己就像是“无限深远的大海”。

    席森神父无法分辨,这到底是致命的幻觉,还是自己真的在一种诡异的情况下变得强大。风在他的身边唿啸,原本在大气流动中也依旧显得沉重迟滞的灰雾,变得如同普通雾气般轻盈,勐然被卷成一团,而那隐约呈现的恶魔轮廓,也在这看似轻巧实则剧烈的卷动中消散了。

    席森神父忍不住去想更多关于自己在末日真理中追寻的过去,就像是在翻阅用自己的人生谱写出的剧本:正因为末日终究会到来,在最终的结局面前,所有思想和无思想,所有言行,所有道德准则都会面临一个平等的结果,所以,它们在这个结果之前到底拥有怎样的意义,最终都是无意义的。要在这最终的无意义到来之前,去分辨各种自以为有意义的物事的高低,去辩论意义的高下,自然是十分荒谬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在最终的末日到来前,这些思想和行为,自以为是的意义划分,并不是毫无理由,无需存在的毋宁说,这些不足为道的,充满偏差的,自以为是的,争斗和共存的,矛盾统一的思想和行为,才是衬托末日真理的绿叶,因为它们划分了万事万物,所以,才能让末日真理的结果变得有意义,也正是它们的运动体现,导致了末日真理这个最终结果。

    “一切思想和运动,一切物性和非物性上的划分,都是末日真理的注脚。”席森神父如此对自己述说,又好似对那些没有在第一时间,被超能形成的“风”摧毁的恶魔雏形述说。而他的话落下时,这些恶魔雏形便四分五裂,混成一团,重又变成了灰雾,在风的卷动中流向四面八方的更远处。

    在席森神父身边的二十米范围内,灰雾浓度逐渐稀薄。

    席森神父觉得自己的灵魂在下坠,仿佛就要触及什么,之前那散去的恐惧、绝望和疯狂的情绪,又隐隐在自己的精神中作祟。就像是自己乘着一条船,刚刚度过了风暴,来到平静的海域,却没有料到,在这平静海域的另一边,还有着比之前的风暴更加勐烈的风暴现在,他感觉到了这种恐惧、绝望和疯狂的由来,他不知道何处是岸边,穿过风暴,就会迎来更大的风暴,穿过这个更大的风暴,又会迎来更大更大的风暴,如此循环,永无止尽。

    席森神父只觉得自己那经过义体化增强的身躯,也似乎无法承受重量,而被压弯下来。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有出现了这么一个,过去就有想过,现在也想过,似乎未来也给不出答案的问题:既然一切的看似有意义,都终将抵达一个无意义的终局,那么,自己又如何在这样的过程和结果中,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呢?

    正因为无法解答这个问题,所以,才没有去创建宗教,不去宣读自己所认知的真理,不去做那些在他人眼中更有意义的事情,因为,这些行为的意义并不比“在静静的观望中让自己活下去,在活下去的过程中让自己变得强大”这样的行为更有意义。

    也许在其他人的眼中,席森神父是“干大事”的人,无论是黑巢、nog还是统治局遗址里的行动,都似乎在证明这一点。但席森神父却十分清楚,自己仅仅是想要成为最高等级的魔纹使者而已,甚至于,连成为最高等级的魔纹使者后要去做什么,都从来都没有想过。

    这是一个相对于他人的期待和看法,显得十分低下庸俗短浅的想法,无论是“席卷全世界”还是“抵抗末日”都更加远大高尚。但是,席森神父只是保持沉默,并不是用沉默去掩饰和欺骗,而仅仅是,不需要去解释和述说他认为,这种沉默更能体现出自身对末日真理的理解,也是对自己所理解的末日真理的践行。

    “万物终有起始,也必有终结,死亡是点缀墓碑的花,墓志铭就是人生的意义。血肉如草木,荣耀如昙花,草会枯萎,花也会凋零,然而死亡并非终结,一如真理永远长存。”

    一言既出,席森神父周身五十米范围内,所有诡异的现象都烟消云散,一种统治局遗址中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干净”的感觉,充斥其中,就像是在他的认知中与众不同的,在他的感受中存在特别之处的,在他的眼中不协调的,都被神秘的力量抹去,不复存在。

    长长的路没有尽头,席森神父无法思考别的东西,仅仅是“末日真理”相关的东西,就已经填满了他的思维,他的思考不断深入,他的回忆不断下沉,尽管眼前的事物映入眼中,却在思考中剔除了形象,以一种感受性的姿态被分解。这些事物不再是眼前的形象,就宛如一个全新的世界,在旧世界的残骸上成长。席森神父忘记了自己走了多久,走了多远的距离,当他十分清楚,哪怕自己在恍惚的时候,都未曾偏移自己人生的路线,也未曾偏移莎给出的路线。旅途的终点很近了,无论是从哪个意义上,都是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