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百五十一、巨神兵,黄金貂
    应王毕竟身份非他非同凡响,偶尔白龙鱼服,并不会特意为了几个小妖怪,一直保持形象,所以他根本就没有亲自出手的意思,随手摇了摇身边的唤妖铃铛,立刻就有一头年轻的妖怪走上了甲板。

    应王吩咐了一声,说道:“去把那几个小妖怪弄过来!”

    这头年轻的妖怪,躬身退下,一跃出了天舟,顿时就化为一头巨神兵!

    这却是当初大妖天颁布了合金妖种之后,许了挑选了一批资质甚差的部众,前去大妖天接受调制,这批妖怪归来之后,就被许了分配给了各处妖神,妖帅为服侍的管家。这些妖怪本来资质就不如何,前途也不怎么有光光,现在能被选为妖帅,乃至妖神的贴身管家,已经是极好的工作了,故而第二批被入选的妖怪,就比第一批多了几乎十倍。

    应王手下这个管家,原来是一头妖虫成精,乃是蝗王的子孙,未来前途有限。这才听从了召唤,去调制了合金妖种,如今已经经过十多次调制,成功了三次,修成了四元合金变!能够变化四种金属造物,其中一种就是巨神兵,一种超过三十米的蒸汽动力风格的古老金属妖怪,当然……驱动的还是妖力,并非是故老的蒸汽机。

    正在恶斗的两伙妖怪,忽然就感觉到天空一暗,当他们抬头的时候,却见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都骇的放弃了战斗,赶紧撤出了圈子,做出了戒备姿态。

    三个年轻妖怪的对手,也是一伙年轻的妖怪,他们都是在天后宫搜寻特殊妖兽的猎人小队,刚才是为了一头黄金貂争执,这才争斗起来。这些猎人小队,为了争夺猎物大打出手,也是常见的事儿,而且还经常会杀出人命来。

    妖怪少女骤然见得如此庞然大物,不由得惊呼一声,叫道:“你是谁?”

    作为大妖天的土生土长妖怪,她当然知道对方不是怪物,是调制了合金妖种的妖怪。这种妖怪潜力说不上大,就算最高的十六元合金变,也不过妖将巅峰,只要极个别的妖怪,能够突破妖将级,踏入妖帅,但也就是初阶,再无上升余地。

    调制了合金妖种的妖怪,天天呼吁开放更高元的合金变,但万妖会一直都没有做出反馈,加之愿意调制合金妖种的妖怪,本来都是资质较差之辈,所以也没有掀起多少社会反映。

    合金妖种,本来就是比白银妖种更差的调制方向,更别说跟黄金妖种比了,所以大多数愿意调制这种妖种的妖怪,其实心底也明白,就算开放更高层次的合金变,其实也没人能够调制成功。

    毕竟大多数妖怪,都是先尝试调制黄金妖种,失败后,再去接受白银妖种的调制,再次失败后,才会选择其余的妖种。

    但合金妖种虽然潜力有限,却是战斗力最高的妖种,尤其是精通了几种合金变的妖怪,几乎都有一种是变化为巨型机器人,钢铁妖躯几乎不惧普通的物理攻击,甚至也免疫一部分法术,更兼力大无穷,身躯强横,还有一部分钢铁妖躯还自带武器系统。

    比如应王的这个管家,变化的巨神兵,就是左右手各一管加特林机关炮,轻轻一撸,就是无数弹药狂飞。

    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妖将,纵然这种一分钟就能几千发灭妖弹的加特林机关炮,也能支撑战斗一两个小时以上……

    当然弹药金贵,他也不会随便浪费,故而只是随手扫了一梭子,十几发灭妖弹,就瓮声瓮气的喝道:“我家主人要见尔等,你们可以选择去,还是被我当场打死。一分钟倒计时,开始!”

    作为大妖神的管家,他受到过严格的专业训练,故而一出手震慑全场之后,就下了最直接的命令,并且做好了随时灭杀反抗者的姿态。

    两伙小妖怪,加起来也没有一头妖王……

    虽然应王送了两把灭妖霰弹枪给三人小队,但是他们瞧了一眼,这个双手各架起一关机关炮的合金大妖,都聪明的把武器藏了起来,免得招致对方敌意,并且立刻举手,表示自己愿意听从安排。

    这是聪明妖怪的做法。

    另外一伙猎人,几乎是同时就做出了一样的选择,没法办,脑子正常的妖怪,谁也不会选择去死。

    当应王看着自己的管家,压着两伙猎人上来天舟,不由得莞尔一笑,说道:“我管家倒是把你们吓到了,呆会送几个小礼物作为道歉。我想要知道,你们跑来天后山,有什么事情?”

    两伙妖兽猎人,反应各自不同,三人组立刻就惊叫起来,为首的妖怪少女,当即露出了欢喜之色,叫道:“我们是为了追捕一头黄金貂,才不小心进入了天后山附近,但仍旧保持在了天后山的警戒线之外,并没有违规。上次多谢你,赠送的灭妖霰弹枪,您是天后的手下吗?”

    另外一伙猎人,见到对方居然认得应王,都不由得大惊失色,匆忙辩解道:“黄金貂其实是我们先发现,不过我们愿意将之让出。”他们很乖巧的,立刻就把一个笼子献出,里头一只黄不垃圾的小妖兽,正呆呆的望着这些人,它已经被吓的有点精神失常了。

    应王不由得哑然失笑,说道:“我只是来拜访天后,送一封信,并非天后手下。”

    应王那也是极骄傲的人物,身为妖神之尊,当然不会愿意被人当成另外一头妖神的部下。

    他没有理会这两伙猎人,随意的抓起这头黄金貂,不由得微微一笑,这种妖兽说起来,也没什么了不起,就是调制黄金妖种失败,还存活下来的妖兽。很多妖兽猎人,抓捕这种有黄金妖种残存血脉的妖兽,就是为了移植给一些极弱的妖怪,虽然不能够让这些妖怪改换血脉,却能增强体质。

    这种底层妖怪们,流行的玩意,应王根本不会太在意,他瞧了几眼,就扔给了原主人,说道:“替我办一件事儿,就放你们离开。”

    两伙猎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位什么的大妖怪,想要自己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