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百五十、天后
    应王路上连遇了几次小事儿,并未有让他有什么不耐烦,反而颇有些兴致盎然。

    眼看到了天后山,一层宛如琉璃的防御罩笼罩在山外,把方圆千里都封闭了起来。应王举起了灭妖霰弹枪,连射数十记,把防御罩轰出了一个孔洞,然后驾驶了妖兽机车,疾穿而过。

    他背后,被射穿的防御罩渐渐合拢,应王也不在意,他也是妖神,这种级数的防御罩,不过能阻挡妖王以下的小妖怪和寻常妖兽,根本抵挡不住妖将以上的大妖怪。天后也不是靠这种防御罩保护天后山,只是隔绝麻烦而已。

    应王驾驶了妖兽机车,在天后山外巡飞了一圈,看到了在一处较为平坦的山坡上,有一座精舍,不由得微微一笑,把妖兽机车停在了精舍门口。

    应王才下了妖兽机车,就听到一个声音,悠悠传来:“你不似大妖天的妖神,来我这天后宫所图何事?”

    应王也知道,自己瞒不过天后的感应,毕竟大家都是同一级数的妖神,也许天后修炼年久,比他强横一些,但也有其极限。至少应王也不惧怕这位天后,他身怀龙族神通,还修炼的至尊龙诀和九元算经,挑战比自己强上几个小境界的妖神,也不是没有把握。

    应王一声朗笑,说道:“我来自东皇天,特来送一封书信,请天后过目。”

    天后从精舍中缓缓走出,眼神里都是奇光异彩,就好像有颠倒众生之力。这是一种极厉害的法术,但应王混不在意,就好像全无事情发生过,他倒是微微诧异,暗暗忖道:“听说这天后出身龙华会,为何会一身妖力?难道她不是三十三天的某位天帝嫔妃?”

    没见天后之前,应王一直都以为传言有几分准数,这位天后可能是三十三天某位大人物的嫔妃,但见了之后,天后一身澎湃妖力,却让他生出了怀疑,应王略作推算,却不得结果。

    天后施展的妖术,居然对应王没有任何影响,这位大妖神也微微诧异,其实她也不过是想要试探应王的实力,毕竟她困守天后冬天,比应王还要更宅一些,几乎完全没有听说过应王的来历。

    尤其是应王一派青年俊彦的打扮,就算听说过应王的人,也很难把现在这个帅气的青年,跟应王这种大佬联系起来,除非是以前有见过面,可以凭妖力频率辨识。

    天后猜不透应王来历,就忍不住说道:“东皇天好大的气派,居然区区一个信使,也有妖神级的修为,不知尊驾何等来历?可否给我解惑?”

    应王也没有料到,居然还有认不出来自己的来历,若是寻常的妖怪也就罢了,但同列妖神,居然还没有认出来他是应王,不由得心里不快,就随口说道:“我乃是东皇天无名小卒,并未有列明妖神榜之上,就算说了,天后也不识得。这一封书信,极其重要,还望天后尽快答复。”

    天后微微点头,转身就回了精舍,也没有邀请应王入内,应王也不在意,随手掷下一枚龙珠,化为了一艘天舟。

    这却是他豢养的一头巨鲸,惯善如意金舟变,东皇天的大佬都偏爱这种临时居所。尤其是这些巨鲸,不但修为不凡,而且都颇为聪慧,善解人意,比什么智能ai要顺从的多,就好比训练有素,使唤多年的英式管家。

    就连应王也不能免俗,对这种临时居住的天舟,进行了一番修饰,这艘巨舟富丽堂皇,前后共有两栋船楼,每一栋分有七层,船楼之下,整艘巨舟也分为五层,不但有巨鲸本身的意志,提供各种服务,还有无数奴仆。

    虽然六大界天都颇重视妖怪权力,但却并不会禁制蓄养奴仆,妖怪只有强者为尊的理念,从业来也不会有众生平等的想法,如果众生平等,那些普通妖怪早就死绝户了,没有大妖怪的保护,普通妖怪除了靠拼命繁衍后代来抵抗灭种,再无其他办法。

    就连许了都有黄巾力士,应王有服侍的奴仆,当然也不足为奇。

    应王在天舟中,闲来无事,就弄了一桌宴席,自斟自饮,观赏天后山的风光。

    他毕竟是老派妖怪,还没有现代化妖怪那种,闲暇时打一局连线的游戏,那种休闲习惯,更喜欢一个人自斟自饮,慢慢的思考一些事情,感悟天地间无处不在的规律。

    应王在天后山一呆就是十余日,天后一次也没有出来过,他也并不焦急。

    这一日,应王正在把玩一件新的武器,这却是他玩厌了灭妖霰弹枪,这东西威力不俗,但毕竟是量产货,做工再精良,也不合应王这种大妖怪的审美。所以他下订单,定制了一把全新的武器。

    这件武器,就是许了的东皇宫出产,黄巾力士打造,名曰白银骑士!

    是一把大口径左轮手枪,但实际上,它的六个弹仓并无实弹,而是六个增压阀,可以让灭妖弹的威力激增六倍,弹匣也做了全新的设计,足以容纳两百四十枚灭妖弹,比普通款强大了数倍。

    应王在乎的当然不是这把定制的灭妖左轮的威力,而是它的设计造型,通体银白,带有神秘的暗红色符文装饰,造型也是参考了地球上原来的经典枪款,美奂美伦,枪柄上更有妖力波纹便是符文阵法,除了应王之外,没有人可以使用。

    应王随手把玩这把灭妖左轮,这东西虽然放在外面,就算妖将级大妖都会出重金购入,但对他来说,仍旧不过是一件玩具。

    应王把玩了一会儿,随手将之收入肋下的枪套,他今日换了一身西部牛仔装,看起来英姿勃发,帅气逼人。

    应王正考虑,要不要找个没人的地方试枪,天后山毕竟是天后的潜居之所,也不好惊扰主人,就忽然感应到,有一股熟悉的妖力,忽然爆发了开来。

    “有人使用灭妖霰弹枪?这股……错了,这三股妖力,似乎是我前几天遇到的小家伙们啊!他们怎会到这边来?这一次,他们似乎遇到了真正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