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六、蓬莱仙境远,自在有佛心
    商学松都没犹豫,立刻就化身一个风采翩翩的少年道士,落在房中。

    他特意把外貌调制玄清太上剑人的颜值最巅峰,以期给霍国夫人一个最完美的“好感”。

    玄清太上剑人的相貌,据说是太上道门开派祖师门下第六弟子,也即是太上道门二代祖师的形象创设。这位二代祖师已经几千年前的古人,个人形象已经成为了公众ip,故而此剑人造型绝无版权问题。

    这位二老组年轻的时候,有天下第一美剑仙的赞誉!

    年老的时候,也经常凭着颜值,勾引魔教圣女,邪派妖女,甚至某些正道大佬的小老婆主动来投怀送抱。甚至后宫团的成员多到了组成了一个小门派,还传承了到了如今,俨然也是仙道大派!

    所以商学松对自己的颜值很有信心!

    青衣丽人望着商学松,脸上都是惊讶,但却压住了恐惧,轻柔的说了一句:“不知道爷……可是来自上清观。”

    商学松微微一愣,他是真不知道上清观是什么来历,犹豫了一下,就摇了摇头说道:“贫道出身太上道!”

    青衣丽人微微失望,但旋即好像明白了什么,脸上隐约露出喜色,盈盈一拜说道:“道爷可是受了……受了谁人嘱托?”

    商学松这会儿终于明白过来,自己被认错了身份,霍国夫人误以为他是上清观的某位大人物,托请了太上道的友人前来救人。

    “这个误会要不要利用一下?”

    商学松思忖片刻,就否决了这个念头,微微一挺胸膛,淡淡说道:“贫道非是受了谁人委托,我便是北辰王!”青衣丽人哎呀一声,两行清泪就滚滚落下,绝美的脸上全是绝望之色。

    “这位霍国夫人果然美艳,尤其是这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真是让人心肠柔软。”商学松叹了一口气,弹了一下正在敬礼的小商,脸上颇有一言难尽之意。

    青衣丽人却被商学松刚才扣指轻弹的动作惊吓到了!她平生也没见过有男人当着她的面做出这么“雄姿英发”的动作!

    “这位北辰王,果然是传说的色中恶棍!”

    商学松还不知道,霍国夫人居然这般评价他,不然他肯定回一句:“本王不但是色中恶棍,还是淫中剑人!”

    霍国夫人知道了商学松的身份,反而勇气渐增,擦了擦脸上泪痕,盈盈一礼,语气坚定的说道:“大王身份非比寻常,还望自重,私入民女闺房,十分不合规矩。”

    霍国夫人的声音,端的宛如仙音飘飘,玉珠落盘,说不出来的好听,商学松听得心头就是一热,叫道:“夫人已经入了我北辰王府,一切规矩自然以我为尊。”

    霍国夫人显然被这句话戳正了心头伤处,又哎呀一声,清泪涔涔淌落,止都止不住,哭得梨花带雨,娇柔无助。

    商学松心底颇不是滋味,他其实也算不得坏人,强迫别人之事,还真就做不出来。刚才他见得霍国夫人容颜,顿时生出了霸占之意,此时却心生惭愧,良知又复归来。

    “这位霍国夫人果然天姿国色,只是……我若强迫与她,跟禽兽何异?”商学松想到此处,脑海中忽然就冒出来一句话:“妈的!老子还是想要做禽兽啊!”

    商学松再瞧了一眼霍国夫人,顿时口干舌燥,有一股火焰从心底就灼烧了到了心头,情不自禁的自言自语了一句:“这要是做了一把禽兽,不知道得有多爽!”他随即挥手拍额,压下去了心头邪念,努力让自己保持清明的状态。

    商学松一字一句,尽管每一个字都带了颤音,但还是努力的把一句话说的字正腔圆,完完整整。

    “既然霍国夫人不愿,小王自然也不勉强,今日夫人就回家去吧。”

    商学松说完了这句话,只觉得全身都疼,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肉身上生剜了出去。他默默的念叨:“老子的节操就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但似乎有什么更珍贵的东西,正在离我而去!”

    霍国夫人听得这句话,一脸的泪痕,但却惊呆住了。

    她迟疑了半晌,才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大王可是放民女归去?”商学松狠狠的点了点头,霍国夫人犹豫了片刻,低下了螓首,举手捂住的一张绝美的俏脸,仍旧轻声抽泣。

    霍国夫人举止风姿,当真绝世,任何男子见了此情此景,都会情不自禁的陪同难过起来。

    商学松这次可是真弄搞不懂状况了,他都答应了霍国夫人放她离去,为何对方却不是欢天喜地的转身就走,还哭的更为伤心?

    商学松微微思忖片刻,记起来手下几个小太监说过,霍国夫人夫人是因为儿子不肖,才被宗人府逼迫,当下就试探着问道:“可是令公子还有些碍难?”

    霍国夫人止不住悲怆,哽咽着答道:“犬子!犬子……”

    说起来儿子,霍国夫人这才是真正的悲从中来,比起方才只是恐惧,这个儿子才是让她真正绝望,顿时一跤坐倒,发髻摇乱,再也没有了刚才勉强维持的风仪!

    商学松耐心慢慢盘问,这才从霍国夫人嘴里打听出来,这位当年风采冠绝朝宴的美人儿,究竟出了什么事儿。

    当下就忍不住暴怒一声,喝道:“如此逆子,当真畜生!”

    霍国夫人柔柔的替儿子辩解了一句:“也是他父亲早亡,我抚育不当,才有今日……”但只辩解了半句,就再也忍不住,哭的伤心至极,这些违心的话语,再也接续不下去。

    商学松叹了口气,搔了搔头,说道:“既然如此,夫人就暂时在北辰王府小住罢了。这里坎窄,许多不方便,我明日给夫人换一处居所,再调拨几个丫鬟。”

    商学松知道了真相,也知道没法把霍国夫人送回家去,反而有一种:“果然天随人愿!”的念头生出,隐隐有一股狂喜。只是他也知道,这种情绪实在不合道德,所以极力压抑,不敢表现出来。他陪霍国夫人说了几句话,忽然生出一个念头来:“我这里许多良家,小狐狸,俏寡妇,不知道多少人是被强迫。待我慢慢盘问,若是有不愿意的,都送了回去,也不枉我穿越一回,怎么都要做个好人,做些好事儿,不愧良心。”

    商学松其实真的是一个大大的好人,品德端方,人品过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