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48 狂人绝计
    时间机器,这个名字在无数的科幻作品中频繁出现,但是,从来都没有一台时间机器会是以“摧毁一个世界”为代价去开启的。锉刀在第一时间就理解了“时间机器”对这个已经陷入崩溃的世界的意义,然而,与此同时,她又因为常识和直觉,对近江口中的“时间机器”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感觉,那真的是自己所知道的“时间机器”吗?

    近江的微笑充满了自信,就像是在这一刻,真理就掌握在她的手中,可在这份自信的背后,却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让锉刀感到毛骨悚然。锉刀目光飘浮,环视着巨大的螺旋阶梯和无法用肉眼去计量的容器之壁,那疯狂而怪诞的气息变得愈加浓重起来,让她觉得口干舌燥。锉刀有很多问题想问,却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网络球内部,围绕着“近江”这个东西,正在发生的某种异常变化,让她开始不觉得,自己被网络球回收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了不,应该说,当五十一区中继器和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对撞的时候,这一切就无法变得美好起来,中继器的毁灭虽然也是在预想的情况中,众人在此之前就做过多次预估,其对战争形势的影响和对人类社会的后遗症,都已经尽力去估算,然而,当事情真的发生时,才让锉刀感受到,那种当时自以为已经尽量高估的后果,其实仍旧是大大低估了。

    当中继器发生碰撞之后,所有人都在某种意义上,失去了一个挽回自己的机会。不仅仅对死去的人是这样,对于自己这样的幸存者而言,也是一样的。在中继器碰撞毁灭后的并发性灾难中,是否可以幸存下来,是否被其它势力收容,结果都会变得极度危险。

    锉刀越是清晰地理解自身处境有多么危险,就能越是清晰理解到,其它幸存者,或许还包括网络球的其他人在内,处境也是多么的危险。自己正直面导致这种危险的一个关键存在,这个名为“近江”的,拥有美丽女性外形的东西,在骨子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怪物啊?哪怕她口口声声说“拯救世界”,但要让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继续相信,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锉刀这么想着,她越是这么想,这么去怀疑,这么去思考,就越是有另一种粘腻而湿冷的恐怖感,沿着她的嵴椎舔舐着。

    锉刀意识到,自己正在发抖,就像是面对饥饿狮子的绵羊。明明自己是一个三级魔纹使者,而近江从来都没有展现出直接的破坏性的神秘力量,仅仅作为一个“研究人员”存在于这里,可是,锉刀突然对能够在这里战胜近江没有信心近江掌握有伦敦中继器力量的一定调度能力,这是理性思考的答案,但是,即便排除中继器的力量,锉刀也没有足够的信心,战胜此时此刻面带微笑的近江。

    “网络球知道你的计划吗?这个收容所的建立,有经过网络球的同意吗?三柱对中继器的控制不可能轻易就能避开吧……”这么质问着近江,锉刀勐然一个激灵,这个逻辑仿佛已经在暗示一个可怕的可能性。

    “时间机器的计划本来就是在网络球的全力推动下才能进行,只是由我全权负责过程,倒是这个收容,正如你所想的那样,除了我之外,只有相关人士才会知晓……连走火都不可能知道。”近江注视着脸色变得青白的锉刀,就像是揭开魔术的秘密般,轻声对她说:“三柱中的两柱,可是我们这边的人呀,这是在这台中继器开始建设的时候就已经注定的结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锉刀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她几乎只凭灵感就知晓了,近江说的是事实,以及那背叛了网络球的两柱,到底是哪两柱,“怎么可能,你们怎么可能骗过常怀恩!”正是因为脑子陡然拥有了“常怀恩”这个人的信息,所以,才让她愈发肯定,这个收容所正是伦敦中继器内部的某一个秘密地方,因为,常怀恩作为支撑中继器的三柱之一,自称为“哲学幽灵”的他,拥有着“不在伦敦中继器内部就无法获知其存在性”的特征,而正是这样的特征,让每一个知晓他存在的人,都十分肯定他对中继器的控制绝对是足够严密的,而且,他的这种存在性,最初正是为了完成一个针对最恶劣形势的应对手那就是,假设有一个莫名的力量,在大方向上影响着世界局势,而它自身却足够隐秘,无法被他人探知,那么,就需要一个同样隐秘的自己人,要不在隐秘中去进行追查,将这个敌人的隐秘性勘破,要不就需要在最关键的一刻,在连那个隐秘力量也无从知晓的情况下力挽狂澜。

    因此,常怀恩作为三柱之一,无法被伦敦中继器之外的人所认知,在人们离开了伦敦中继器后,也将会失去他的信息,正是这种隐秘性确保了,他正是针对“某个敌对的隐秘力量”的保险和杀手锏。

    锉刀在伦敦中继器内部,知晓了这一信息,却又因为知晓了这一信息,而完成了和当前状况的对比,从而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哲学幽灵”常怀恩这个保险和杀手锏,已经失效了,因为,他的隐秘性从一开始就没能逃过敌人的观测,而这个可怕的隐秘力量,就诞生在网络球内部,是构成网络球过去赫赫声威的关键之一。

    谁能从一开始就想到呢?一手促成伦敦中继器构成的近江,到头来却是借壳行动的怪物。

    常怀恩作为“哲学幽灵”的成功,是因为中继器的力量,而他失败的引子,同样在中继器建设开始时就已经埋下了。从逻辑上,常怀恩的失败不存在任何偶然的因素。

    伦敦中继器的总工程师“近江”,三柱之二“超级系”和“玛索”,这个组合在多少能够理解伦敦中继器基础结构的锉刀眼中,拥有对伦敦中继器近乎百分之百的控制力。即便如此,她仍旧无法避免感性地去期盼同为三柱之一的常怀恩能够制造奇迹,捉住那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然而,期望越大,面对那渺茫的概率,绝望和恐惧也会有多大。所以,锉刀只能发出悲叹和哀嚎。

    “常怀恩竟然会在这里失败,竟然会是这样的失败,不应该啊,不应该是这样啊!”锉刀只觉得内心中的恐惧和绝望,快要冲垮自己好不容易重新构建起来的心灵堤坝,“太可笑了,这太可笑了,他不应该败在自己人手中……他明明还能做更多的事情,也应该还有更可怕的敌人需要他去面对。”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成为敌人?你要背叛网络球吗?你是末日真理教的人吗?”锉刀语无伦次地质问到:“你……疯了吗?近江。”

    “不,从一开始就没有背叛。”近江说:“时间机器的研究、建造和使用,都得到了网络球的全力支持,只是,它使用的代价要比网络球所想的还要高昂。我仅仅是隐瞒了这份高昂的代价而已,这或许是欺骗,但绝对不是背叛。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要拯救这个世界,不重启一个全新的世界线,是无法做到的,比你所见过的任何怪物都要可怕的怪物,在如今的世界里撒欢,我们的失败,在你看来或许还有许多挽回的机会,但其实,,我们早就失败在了起跑线上。”

    “起跑线?”锉刀一边用力敲着脑壳,一边喃喃自语,她觉得自己脑浆都快要被这让人绝望的现况给榨干了。

    “是的,起跑线,在世界存在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输定了。”近江说的话,让锉刀只能从字面上的意义去理解,但是,其真正的含义,却完全无法理解,“我们必须重启世界线,让一切从头开始不,具体来说,也并不是完全从头开始,而是要促成一个特定的世界线,在一个关键的时间点,和那个怪物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抱歉。”锉刀缓缓坐在地上,她已经放弃了用自己的力量去攻击对方的想法,因为,这看起来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从近江的表现来看,她就算真的在这里被杀死,也无法阻止她的计划的执行,因为,她只是关键的那个人,却又不是唯一的计划推动者,更已经不是不可或缺的那一个在时间机器被制造出来的那一刻起,近江在时间机器计划上,就似乎已经不再是不可或缺的了。锉刀只能这么判断,还有很多她没能想清楚的问题,但是,眼下的场合和她自身的状态,都不容她太过深入地思考,也不存在深入思考的时间。

    锉刀对自己为什么会被近江放出来,还从她口中得知了这么多隐秘的事情,而感到不解即便不对自己讲解,近江的计划也一直有条不紊地执行,这让她再一次觉得,自己就像是“幕后黑手需要一个聆听者,以宣告这份阴谋有多么精妙”才存活下来。

    “我什么都做不到了。”锉刀像是对近江,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对其他幸存者,以及网络球的其他人说到。

    “听我说,锉刀,时间机器是必须开启的,如今我们所付出的代价,都是必须的,也必然要有这样的代价,才有可能战胜那个可怕的怪物。但是,这个可能性仍旧太低了,所以,才必须尽可能争取帮手。”近江的语气变得温和起来。

    “帮手?这里所有人都可以成为帮手的!可他们现在都要变成燃料!”锉刀指着无以计数的容器大声喊道,她觉得自己的喉咙沙哑,情绪近乎竭斯底里。

    “没有燃料,就算有帮手也无济于事。”近江平静地说:“在某种意义上,足够份量和质量的燃料比帮手更重要。”

    “所以,你们选择了我?为什么?”锉刀只能顺着她的话问道,因为,她不觉得除了提问,自己还能做什么。

    “因为你是第一个清醒过来的。”近江说:“你的运气一向很好,不是吗?在每一次神秘事件发生的时候,你的运气都很好。”

    锉刀闻言不由得苦笑,她终于更深一层理解了,自己之所以能够在这里质问对方的原因正如在过去的每一次神秘事件中,她都会用“赌博”的方式,去测定自己的运气,而实际结果也总是会证明,她比任何人的运气都好。所以,在许多三级魔纹使者,许多神秘专家,都一一失足于诡异和恐怖的时候,她总能活下来,一直活到了现在而现在,这份运气又一次拉了她一把。

    从近江的表情中,锉刀看不到任何谎言,对方不是因为人情或实力这样的因素才在她挣扎的那一刻打开了容器。也许促使近江这么做的因素有很多,但对锉刀自己来说,除了“运气好”之外,别无其它解释。

    “如果我说不呢?”锉刀低沉地说:“我不觉得自己能够在如此‘伟大’的计划中有什么促进作用。”她觉得自己像是在嘲讽什么,但是,她也觉得自己没必要去嘲讽什么。围绕近江所进行的时间机器计划,从规模,跨度、结构和施行上,都堪称是可怕和富有决定性的。自己这些人,包括网络球在内,之所以落得如今的下场,绝非是什么“运气不好”就可以形容的。

    “这不是什么伟大的计划。”近江正色到,她的认真,让锉刀觉得自己用那种嘲讽语气说出的“伟大”,就像是在说无聊的冷笑话一样,“这仅仅是在没有办法的前提下,所能找到的办法,与其说,它是正确的,不如说,我们期望它是正确的。因为,如果它不是正确的,那么,我们就真正玩完了。你看,如今的世界,如果没有时间机器,我们完蛋的几率是百分之百,但有了时间机器,我们完蛋的几率就会成为百分之九十九从结果上来说,也许冰冷,但这是我们在有限条件下所得到的唯一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