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百四十五、黑眚街的街道办委员会
    周生羽直奔压龙山,那是大妖天的警事部总办公处,他召集的探员,也会在那里汇合。

    周生羽穿过了洛阳街,到了压龙山的时候,他召集的探员都已经在山脚下等候了。周生羽挑选探员,也非是胡乱挑选,都是预先推算过,故而能够被他挑选中的探员,至少都不会故意跟他做对,特别明显的告诉所有人,自己是个脑残。

    一共十五名探员,每一头都是九级妖士,只差半步就能晋升妖王,但却都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无法突破。

    他们也知道,这一次的任务绝不简单,心底也都有些忐忑,只是也都知道,得罪不起警事部最大的那个家伙,纵然知道这件事颇有内幕,却也无人敢于退出。

    周生羽见到这群,已经全副武装,每个人都带足了装备的探员,就知道这些人已经准备好了战斗。

    九元算经的名声太大,周生羽又挑选了他们,这些人都以为,自己必然要进行一场战斗了。这批探员,几乎都是警事部的老人,就算暂时还不知道内幕,但周生羽来的一路上,他们也趁机都各自找线人,打听明白了,这一次事件,指向了谁人。

    周生羽见到了这群探员,呲牙一笑,说道:“既然大家都准备好了,那就上路罢!”

    他似乎无意的点了一个人,说道:“你给我带路!”

    这名探员脸上都是苦涩,但却不敢拒绝,领先上来妖兽机车,然后一脚踩下,妖兽机车昂然掉头,直奔北都市洞天,最偏僻的一条街道。

    当年北都市,就有许多不受万妖会控制的地下交易,当然这些交易都是万妖会默许,不然没有人能够玩过万妖会的四大妖神。

    这条叫做黑眚街的街道,就是地下交易最频繁地方,虽然后来大妖天吞了所有的万妖会控制下的洞天和虚界,重返洪荒,这条黑眚街仍旧保持了原来的平衡,还是最大的地下交易场所。

    现在已经没有了四大军团,但却有六大界天,就算万妖会内部,也有各种外来势力,比如八位副会长,还有五色旗和天鹏大营,所以的黑眚街仍旧有频繁的地下交易,甚至交易量都不输给洛阳街。

    在黑眚街,最大的势力不是万妖会,而是街道办事处!

    当然这个所谓的街道办事处,并非是独立机构,而是几个地下势力联合组成的机构,有个叫做街道办委员会的机构,负责管理这条街。

    周生羽才进入黑眚街,就有一堆人在等候着他。

    一个肥头大耳,满面金光的胖子,一脸的狠厉,盯着周生羽,冷冷的说道:“我不知你是谁,但是我劝告你,不要管这件事儿。不然……”

    周生羽把手一挥,他背后的十几名探员就是微微一震,这个手势是警事部内部流通的总攻击暗号,这种暗号一共分为六种,这一种是最高层次,不但暗示发动总攻,还表示发号施令者会承担所有的责任,部下不能有任何抗议,必须不打折扣的执行。就算是最荒诞的命令,也必须执行。事后调查的时候,就算发号施令者有最大的责任,发布了完全错误的命令,反抗者也只有被处死的一条路。

    这个手势有个昵称一切皆杀的暴君!

    警事部的十五名探员,没有人会违反这个最高等级的命令,所以他们都把灭妖霰弹枪摘了下来,然后就是一场冷酷无情的屠杀!

    前来围堵周生羽这些人的妖怪,足足有近百名,几乎已经是黑眚街的街道办委员会的九成以上人员了。得罪了这些人,就等若得罪了黑眚街背后的所有势力,所以为首的胖子,认定了周生羽不敢……

    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周生羽直接就下了最冷酷的屠杀令。

    灭妖霰弹枪的一击,足有妖将随手一击的威力,这百余名妖怪,妖王也不过三位,剩下的都是妖士级数,所以……没有人逃得出这场屠杀。

    甚至战斗都没有耗费太久的时间,只是十几秒的功夫,就已经遍地尸首!

    周生羽根本不看这群被屠杀的妖怪,一马当先,就闯入了黑眚街,坐在他背后的龙七儿,险些就呕出出来,她活了快有几百年,也没有见过这么残忍的场面。

    龙七儿的喉咙里翻江倒海,忍不住紧紧的抱住了周生羽,她已经完全不明白,这个男人想要干什么?

    周生羽的妖兽机车驶入了黑眚街,并且在被他指定带路的探员引领下,在一栋建筑前停了下来。

    这栋建筑是一个仓库,正在繁忙的搬运货物,而且显然是想要离开这里,把货物都运走。

    周生羽出现在这座仓库之外,就有一个一脸苦笑的黑衣少年,走了出来,冲着所有人一鞠躬,说道:“我只是这件仓库的管理人,不是你们要找的事儿主!我也不想说什么没营养的话,你们想要做什么,我都会配合,但请不要杀了这些普通的搬运工人,他们是无辜的。”

    周生羽根本没有看这个黑衣少年,只是闭上了眼睛,开始了一轮推算。

    黑衣少年虽然强自镇定,但是微微颤动的双手,还是出卖了他,他实在太紧张了,没有人能够面对传说几乎无所不能九元算经,还能保持镇定,尤其是在心里有鬼的情况下。

    周生羽很快就睁开了眼睛,瞧着这个黑衣少年,咧嘴一笑,说道:“原来那个挑衅的家伙,是你的哥哥,你也是妖帅之子,何须装的这么丝?让不知道你的人,还以为你就是一个打工的?”

    黑衣少年苦笑一声,他已经竭尽全力了,但对手实在太厉害,还是轻易就瞧破了他的身份。这位黑衣少年微微躬身,举止礼貌而优雅,但嘴上却颇为刻毒,说道:“如果某位妖帅,只有两个孩儿,这两个小公主和小王子,当然是天之娇子。若是这位妖帅生了几百几千个孩子,这些孩子也就跟路边的野狗没什么区别。我一直都不太懂,我那位哥哥,居然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少爷,究竟是天生的弱智呢?还是在装傻。可惜他现在死了,这种事情已经没有了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