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098章 一剑封喉
    “唉唉唉”宿醉的感觉很糟糕,头痛欲裂,明明想睡却又睡不着,大口大口对房间里喷着腥臭的酒气,自己闻到都想吐。

    可惜,能吐的刚才都吐出来了,剩下的玩意儿全都进入血管,唯有指望肝儿给力,分解多点解酒酶,好让自己快点清醒。

    朦胧间,杜克发现有人摸了过来。

    呃,系统精灵显示是绿灯。那就是自己人咯!

    杜克也就没管,反正现在他就是个战五渣,还指望别人伺候呢。

    那家伙趁着黑上来,柔嫩的小手摸索着,然后杜克发觉对方似乎在给他打【破甲】。

    “别管我……让我睡会……呼呼!”

    对方似乎吓了一跳,但随即传来蚊子哼哼似的回复:“嗯。”

    咦!?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虽然身体的感觉相当迟钝,但杜克还是能感到对方温柔而小心翼翼地磨砺杜克神剑剑锋时传来的异样触感。

    杜克用力撑开重若千金的眼皮,赫然看到一个金色头发的脑袋。

    没有颀长的耳朵,是人类?

    自己身边金发的人类女性,唯有吉安娜,但吉安娜绝对没有这种直达腰际的长头发。

    杜克霍然惊醒,什么酒都醒了,终于看清楚是谁,失声道:“卡莉娅!?”

    仿佛第一次偷东西就被抓包的笨贼,卡莉娅整个人僵住了,完全是不知所措的样子。

    然而,下一瞬,两行清泪,就从卡莉娅的眼眶中夺路而出,滑过她依旧清丽的脸颊。

    “是我的话……就怎么都不可以吗?杜克你就有这么讨厌我么?”

    月光照入房内,让卡莉娅一头璀璨的金发显得熠熠发光。时光流逝,岁月还是在这位当年美丽绝伦的公主脸上身上留下了痕迹。

    月光下,卡莉娅的眼角已经有了些许的鱼尾纹。跪坐在床尾毫无保留的女体上,已然尽是熟女的痕迹。

    坐起身子,杜克忽然感叹:“二十年了啊!”

    对!

    二十年了,从最初的相识相识,当中几次短暂而又充满话题的交流,到后来帮卡莉娅假死,再到五年前因为阿尔萨斯弑父,自己有点强迫地逼着卡莉娅回去洛丹伦登基,前前后后已经二十年了。

    其实,从杜克从凡妮莎那里知道卡莉娅拒绝使用他给的【永生祝福】,杜克就知道卡莉娅的决定了回归青春,被她视为是他给自己的分手礼物,然而卡莉娅却拒绝接受。

    所以,她宁可用青春已逝的容姿,出现在杜克的面前。

    眼泪依然在流淌,淌得让杜克心痛。

    “是啊!二十年了,但这二十年,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哪怕一秒钟。”卡莉娅依然清脆,又有点软软的声音,如同锥子,直扎入杜克心窝当中。

    杜克嘴巴蠕蠕了半天,长长地叹气:“你真傻,我一直以来,都是单纯为了不要让老天毁掉你这份美丽,纯粹出于爱美之心才做那些事的。”

    轻轻靠过来,卡莉娅就坐在杜克的膝盖上,双手扶着杜克的肩膀:“那又如何?把我从那个名为王宫的牢笼里拯救出来的,只有那么一个杜克!赐予我最无悔的青春,让我享受做梦都享受不到的十年自由生活的,也只有一个杜克!或许在你眼里,我只是一个过客。但在我眼里,你已经是我的全部。所以哪怕我并不想回洛丹伦,只要是你的希望,我都照做了。”

    杜克沉默了。

    卡莉娅的额头轻轻触碰着杜克的额头,泪水更厉害了:“抱歉!我知道你最喜欢的是风行者姐妹,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实在是太喜欢你,太爱你了!最开始,我也愿意默默地等待。可是你一不留神就去了十年,回来之后马上又是恶战,然后一消失又是四年多……”

    杜克还能说什么呢?他也很无奈啊!

    动不动就虚空,要么就是时间长河。

    “如果抱歉有用,我愿意说十万次,百万次。但我真的不愿意再欺骗自己,再傻乎乎地等待下去。我等了二十年了,我实在没办法接受自己将来跟你没有任何情感交集,就此完结一生。所以就算是我接下来的做法有再多的不妥,请你原谅我,好么……”

    说罢,卡莉娅就想蛮干了。

    谁知道,杜克蓦地推开了她。

    卡莉娅无比惊愕:“你不是中了麻痹药的吗?”

    不用问,肯定是他身边人当内奸了。

    当初就不该把凡妮莎放去卡莉娅身边,你妹的,好好一个乖侍女都学坏了。

    杜克脸蛋抽搐了一下:“尼玛,凡妮莎你这混蛋侍女,我回头再收拾你!”

    房门外的侍女房间里,尽管隔音良好,并没有睡着的凡妮莎蓦地感到一阵恶寒。

    回头,杜克‘恶狠狠’地看着卡莉娅:“白痴女人!连最后一个从我魔掌里逃走的机会都自己放弃了!自己蠢就不要怪世界啊!你完了,等着永生永世都成为我的收藏品吧!”

    杜克一番恶言之后,卡莉娅反而破涕为笑:“好!我等这一天等了二十年了!”

    “接招吧看我的【一剑封喉】!”

    杜克神剑挥剑直刺,残酷的剑锋瞬间贯穿。

    卡莉娅犹如一只被利箭射中要害的天鹅,颀长完美的脖子因为痛楚仰到了极限,刚刚早已在喷涌的泪水恍如缺堤一样。

    可这一次,是欢欣的泪水。

    同时因为痛楚使得喉咙仿佛被封住了,她半个字都叫不住来,

    没错,杜克的确很粗鲁,但对于一个为爱痴狂、甘愿犹如飞蛾扑火般扑过来的女人,对于一个等待了二十年,连多一秒都不愿意再等的痴情女来说。

    即便多一秒钟都是煎熬。

    这样子,正好!

    “杜克!杜克!杜克!杜克杜克”卡莉娅仿佛要尽情倾泻那份淤积在心中长达二十年的感情,什么都没有做,全程一边眼泪狂飙,一边疯狂地喊着杜克的名字……

    不知不觉,天亮了。

    “杜克,那份【永生祝福】,我还是用了吧。不然在那些美丽动人又不会衰老的姐姐面前,我会没有自信的。”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