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094章 龙生如戏,全靠演技!
    “呵呵!你还真有自信。”奥妮克希亚脸上带着公式化的微笑。

    “当然!作为一个强者以及上位者,自信是必须的。因为有自信不一定会赢,但没自信一定会输。”杜克毫不示弱地调侃着。

    听到这番话,黑龙公主心中冷笑:嘿嘿!如果你知道我是谁的话,你还能有这份自信吗?

    她不知道,杜某人心中也在冷笑啊!

    嘿嘿嘿!如果你知道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你还能有这份冷静吗?到底你会装作不知道,继续跟我玩贵族里的政治游戏呢?还是当场很没品地掀桌子,变身为黑龙直接开打呢?

    一人一龙就这样,在旁人眼里温文尔雅、甚至是含情脉脉地对视着。谁都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恨不得怼死对方啊!

    奥妮克希亚笑了:“这就是传说中征服了多位女王的情圣公爵的自信?”

    黑龙公主突然很恶意地想象着,如果杜克有朝一日发现他曾非常感兴趣的美女其实是条黑龙,然后她暴起伤人,一口咬断他两条腿的时候,这个场面会是何等的残虐,又充满何等的喜感。

    “或许是,又或许不是。”杜克脸上堆笑,继续展现着身为一个‘情圣’所必须的风范。

    嘴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理着,心中却想着要如何麻痹奥妮克希亚,让她的计划不要那么快发动。

    既要给奥妮克希亚希望,不要让她那么快翻脸,否则瓦里安就会有危险,又或者直接导致历练的失败,无法跟瓦莉拉和伊布罗尔形成传说中的铁三角。

    但杜克又不能让奥妮克希亚在暴风城里折腾太久。

    在他的空间储物仓里,一个只剩下五分之一的白金圆盘残片,在隐隐颤动着。借助白金圆盘的力量,杜克早已看到,在整个别墅里,到处都是龙人和半龙人。

    不得不说,黑龙一族的【终极变形术】都是扛扛的。

    杜克不无恶意地臆想着,如果那些白痴贵族知道,那些正在给他们倒酒的侍者,还有那些让贵族小年轻们看得目不眨眼的大胸皮肤白的美貌侍女,全特么是黑皮蜥蜴外貌的龙人,会不会瞬间吓尿了呢。

    最让杜克在意的是,系统精灵对奥妮克希亚的标注黑底白色骷髅的首领标记不稀奇,稀奇的是,奥妮克希亚的系统判定是橙色。

    橙色名字意味着对方实力高于自己很多,不建议与之对抗。

    咦?

    “系统精灵,有没有搞错?我不是已经有白金圆盘了吗?怎么还是橙名?”杜克在精神世界里偷偷问系统。

    “判断错误的可能性为0.02%,根据推测,化身为人类的奥妮克希亚受到了未知强化。”

    未知强化……么?

    杜克沉吟了起来。

    当然,看在黑龙公主眼里,那就是另一个意味了:可怜的人类,终究无法摆脱传统的束缚吗?枉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么狠,要颠覆整个人类社会的传统呢。

    奥妮克希亚笑了:“马库斯大公爵,其实,我很感谢你的抬爱。但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更传统一点的男人。”

    杜克那个啊我这算是被发好人卡了吗?喂喂!我还什么都没做啊!不,那个,我喜欢你是假装的,你没必要给我发卡好吧?

    这一刻,自命虽然不帅,但风流倜傥,情场如战场一般战无不胜的杜某克,心中受到了十万吨的暴击伤害。

    可是,戏不能不继续往下演啊!

    “传统本质上是好事,但传统也必须因应时势的变化,你不觉得好像我这样顺应了新时代发展的伟男子,才是你更好的选择吗?”杜克含着笑,一语双关地暗示着。

    表面上是泡妞,实则是暗示抱着封建领地的传统不放,没有好下场。

    奥妮克希亚是罕有的、拥有高度人类政治智慧的龙族,她马上认定杜克其实是来招安的。

    黑龙公主心中的冷笑更甚了:呵呵!原来连我的死鬼父亲都敢坑杀的大英雄杜克,居然还会害怕暴风王国发生内战吗?人类对故土的羁绊和对死者的誓言有够无聊的。不过,正是这样的才更像人类啊!嘿嘿!杜克*马库斯,你就等着我把你所珍视的暴风王国彻底毁灭吧!

    奥妮克希亚不是虚与委蛇,而是果断拒绝!

    她的声音陡然略微高亢了起来,足以让附近几个贵族听到。

    “我认为,正是因为有着文明与规范的传承,人类才能跟野蛮的兽人和肮脏的巨魔等种族区分开,成为公认的高等智慧种族。摒弃了传承的人类,与野兽毫无区别,所以你放弃吧。与其在你的淫威下低下高贵的头颅,把膝盖跪到泥巴里,我会选择以我的方式对不公与暴政说不”

    奥妮克希亚说得是如此义正言辞,如此正气凛然,如果杜某人不是明知道眼前这货是条母黑龙,连他自己都特么差点要信了,顺便还流下几滴感动的鳄鱼泪。

    龙生如戏,全靠演技。

    好吧,你们黑龙一家子都是影帝影后,回头小爷我找个番薯刻个‘服’字给你们。

    杜克露出可惜的表情:“安瑞斯托女伯爵对我竟然有如此深的成见,那真是太遗憾了,希望时间能弥补你我之间的鸿沟。”

    “有些伤痕,是时间都无法弥补的。”影后奥妮克希亚冷冷地回敬。

    正好,此时一曲奏罢。

    杜克只能‘恋恋不舍’地放开奥妮克希亚,当然,作为一个对于贵族们来说是大反派的存在,临走之前怎能不放狠话:“是么?其实对于‘说服’而言,我个人会更喜欢‘征服’。今天就这样吧,我想我们在议事厅里会有更深刻的交流。”

    “嗯,我们会的。”不知不觉,在女伯爵的身后,已经站了一大圈贵族。

    现在谁都知道,是杜克跑来示威了。

    但有些事就是这样,撕破了脸皮之后,反而会变得无所畏惧。

    正是因为有杜克的出现,更多摇摆不定的贵族开始投入安瑞斯托女伯爵的阵营当中。

    都是杜克逼的!

    潇洒地离开别墅,杜克真特么想笑。

    如果他们所信奉追随的旗手真的是人类,说不定会出来一个暴风王国版的贞德,可惜他们跟的是一条母黑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