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38 角色定位
    高川是特殊的,从他身上不仅可以收集到大多数病人都有的数据,也可以收集到只有少数病人才具备的数据,亦或者仅仅在高川身上才会出现的数据。高川复制体无法全面体现高川的特殊性,却能从某几个细节上接近高川的数据。对“病毒”的研究一开始就是以“高川”这个特殊实验体为突破口,一直持续到高川病情恶化,崩解为lcl为止,乃至于即便变成了lcl,和其他lcl溶液混为一体,再也无法从物质结构上将他的这部分lcl分离出来,但是,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却依旧从末日幻境的角度关注着他的人格变化。

    安德医生十分清楚,系色中枢为高川复制体的作成提供了多大的数据量,如今他更是明白,那庞大的数据也有超级桃乐丝参与其中。高川复制体是得到自己的许可才进行的计划,并一直在研究团体的观测中,但是,这个计划并不仅仅是由病院明面上的研究团队推动的,只是,这些潜伏者的干涉一直没有被他们察觉到。

    到了眼下的局面,当初这些潜伏者是如何避开占据主体地位的研究团队的耳目的,已经不再重要了。安德医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追究任何人事的时间,桃乐丝的口风中所透露出来的事情,足以证明潜伏者们早已经准备妥当,仅仅缺少某个环节中最有威望和能力的人选,对他而言,也同样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安德医生无法确定自己还能活多久。对末日症候群患者病情数据的统计,无法得到一个准确的从病发到死亡的时间,也难以找出病情相关时序的线索和逻辑。在凌乱的数据背后所体现出来的,仿佛就是一种随机的命运。有些感染的研究员根据自己掌握的资料,意图判断自己的死亡时间,但他真正死去的时间点,不是更早就是更晚。特效药也不是万能的,就算潜伏者们制造药物的能力,已经相当于高川和霍克医生还在世时,病院所达到的水准,也不可能让病患者的生命延续下去。

    末日症候群是一种并发性的绝症,是从心理到生理上的绝症,是无法预测也无法真正控制的绝症。所有的治疗,都只是在病情的表面打转,在无法捕捉“病毒”的现在,除了碰运气,就再也没有存活的办法。

    将这样残酷的事实悬挂在自己的头顶,宛如达摩克利斯之剑,这就是安德医生对自己的病情发展唯一可以保持的态度。

    安德医生也终于可以切身理解,为什么那些因为感染而死去的研究员,总是不遗余力地将自己的研究资料保存并公开出来,而不是封存给某个指定的人他们已经不需要再竞争了,他们所面对的威胁,仿佛已经超越人类社会携手共进所能企及的天花板,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就算病院里的所有人齐心协力去对抗这个可怕的灾难,成功率也是极低。个人的天资和能力,在如此恶性的敌人面前,变得为不足道。可即便如此,他们仍旧期望着,也许会有这么一天,病院里的幸存者们,亦或者世界上的某些人,能够得到自己遗留下来的这些资料的启发,揪出导致这个灾难的真凶,破解“病毒”的威胁。

    这份不带任何功利性,而仅仅想要让后代得以生存下来的使命感,让即将死亡的研究员真正以一个公平而透明的心态,去对待自己的遗产。

    曾经的他们在知道自己即将死亡的时候,在切身体会到“病毒”的感染有多么可怕的时候,做了他们生命中唯一可以去做的事情。如今的安德医生也同样如此。

    哪怕,他根本不确定,这些潜伏者是否真的如桃乐丝所说,已经做好了准备,是不是真的,只要完成最后的lcl逆行工程,将高川的人格重新录入新躯体中,就能找到出路。

    将这些质疑抛开后,将自己的研究被盗窃的愤怒抛开后,安德医生所得到的结论只有一个:在自己的生命余晖中,必须完成人类补完计划的最后环节。不是为了潜伏者,不是为了自己,而仅仅是因为,这是自己唯一可以做的事情。而抛开所有政治斗争和阴谋论,专注于这件事,才能确保这项研究能够赶上时间不,即便是全心全意去做这件事,也不一定能够赶上,仅仅是,自己希望能够赶上罢了。

    说到底,“人类补完计划”中有太多未成型的理论,有的甚至还没有抓住头绪,而仅止于遐想。要将自己认为可能正确的过程,变成切实会这么发生的过程,需要聪慧的头脑,渊博的知识,充分的时间,理想的环境和大量的好运。可是,即便是最先发起这个研究计划的安德医生本人,也无法全部达标。

    安德医生自己也很清楚,放在平时,“人类补完计划”只会被人当作异想天开,不切实际,说出来只会平添笑话,降低自己的威望,所以,安德医生虽然借用了病院的公共资源,却没有大规模公开自己的研究。甚至于,他觉得自己或许根本就没有期望过,能够在病院的日子里就完成这样的研究。

    然而,过去所有阻止他竭尽全力的理由,在如今都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

    “明白了。”安德医生沉声说:“我会协助你们。但是,我希望可以将剩余的幸存者送出这个岛屿……我们已经失败了,不需要再增加受害者。给他们一条船,也许外面已经变得很糟糕,但是,相比起岛上或许会更安全一些吧。”

    “……‘病毒’到处都是,每当我们唿吸,和外界交换物质,它就会大量进入我们的身体。每个人都是潜在的感染者,离开这座岛也不会让他们的发病率下降。”桃乐丝提醒到。

    “只是给他们一点心理安慰罢了。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但是,的确有一部分人认为,病院就是这一切的元凶,离开病院可以让他们在内心上好受一些……他们毫无根据地认为,离开这里,回到外面的世界,自己被感染的几率就会下降,我觉得,至少在最后的时间里,满足他们的这一点渺小的妄想。”安德医生顿了顿,回答到:“而且,计划只是针对高川,在你们已经完成了高川复制体的现在,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做实验体还是说,其实你们也无力离开岛屿,亦或者,在高川复制体方面所积累的技术和经验还不足够,需要将更多的人变成高川复制体?”

    “你是在试探,还是在讽刺?算了,虽然其他人认为应该隐瞒,但我觉得,到了这个份上,多少也要给我们的合作者一点尊重。”桃乐丝的口吻让安德医生觉得,潜伏者内部并不存在一言堂,但是,桃乐丝的话语份量也许不重,但其行为却会切实影响到潜伏者的总体计划,并且,桃乐丝并不是那种会听令行事的棋子。

    眼前这个怪物一样的桃乐丝,不仅仅拥有智慧,更拥有使用智慧的能力不管这种智慧有多少,但它具备极强的主观能动性,足以让它成为潜伏者中影响力最大的一个环节。以安德医生的经验来看,桃乐丝也许无法控制言论走向,却在这个潜伏者集团中具备了很强的,哪怕不是首屈一指,也渐渐趋向于这个程度的主导权和决定权。

    和谁合作,给出怎样的待遇,在研究上倾向于哪个方向,眼前的怪物大概足以一言而决了。

    这样很好。安德医生真心这么认为。和一个怪物打交道,总要比和一群人打交道扯嘴皮子容易,尽管这个怪物也许不能用人类的思维去揣测,但只要它还在一个人类构成团体中做事,无论是不是占据主体地位,都需要在一定程度上遵循人类社会工程的规律,以便于更灵活更有效率地驱动这个人类社会性的团体。

    虽然不知道人类思维对它的影响有多大,但总不可能没有,在不了解具体情况的现在,自己能够把握住的,也必须把握住的,就只剩下这部分影响了。

    “……真是出乎意料,你似乎不太在意其他人的反对。”安德医生试探到。

    也不知道是没有听出试探,亦或者不屑于掩饰。桃乐丝很直白地回答到:“因为他们都有可能会死,但我不会,我已经是末日症候群患者了,不会再感染第二次。毋宁说,如果我如今的姿态是可以轻易复制的,大概会有不少人甘愿变成这副模样吧,虽然在正常人眼中很可怕,也很可怜,但是,只要对自己的人格进行修正,迟早会习惯的。至少,这样的姿态或许会比较长命?他们无法破坏我,无法撇开我,他们需要我的能力,而我也有自己无法做到的事情,必须依赖其他人。但总的来说,是的,我并不在意其他人的反对,因为他们的反对很无力,还会越来越无力。”

    修正人格?习惯?多么可怕的字眼啊,真的就是怪物一样。安德医生按耐着内心的震惊,努力表现得没有太多的动摇。他从眼前的桃乐丝所说的情况联想到系色中枢,是否在更早的某个时候,系色中枢就已经和眼前的桃乐丝一样,已经在一个和普通人截然不同的人格趋势下,做着完全是由主观能动性驱动的计划,而并非是附和并执行病院研究团队的计划呢?

    答案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但是,安德医生最终没有让那个答案在自己的脑海中明确浮现。

    无论如今的病院是以谁为主体,安德医生都希望,自己对那些幸存者的许诺能够实现他十分清楚自己不是什么圣人君子,对许诺的渴望,来自于自身已然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事实。那些幸存者就像是一簇簇摇摇欲坠的烛火,安德医生希望它们能够乘着纸船横跨大海,如此渺茫的可能性其实正喻示着自己内心深处,那巨大的绝望和尚未完全熄灭的希望。

    “我们不需要他们了,但是,他们如果幸运的话,可以在我们的视野之外得到一线生机。”安德医生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他们有这样的幸运,也希望他们的幸运也会成为我们的幸运。桃乐丝,你必须知道,人类补完计划的最后环节充满了多少臆想,需要多少的运气,才能在没有足够理论支持的情况下,撞大运般达到预期成果。我们根本无法确定lcl逆向工程到底涉及到‘病毒’的多少秘密,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对过程的解析,更不能确定,万一实现了人格的重新安置,又会引发怎样的状况。我们不了解,也来不及去了解的东西太多了。也许听起来很荒谬,但是,比起一个优渥的研究环境,我现在更希望你们能够将精力放在如何让尚未感染的人离开这座岛屿上。”

    “的确很荒谬,完全不像是安德医生你会说的话。”桃乐丝顿了顿,终于回答到:“也罢,反正也的确没必要让所有人都留在病院里,就让想走的人走吧,虽然我不觉得,只要提供物资和渠道,他们就能够离开这里这里的海流可是很不对劲的,除非能够夺取外面进来的物资输送船只,否则成功率大概是在零点几吧。”

    “是吗?那么,夺取船只的确是一个好建议。”安德医生似乎有所意动,“如果可以做到的话。”

    “超级高川可以做到。”桃乐丝在安德医生预想之外,接过了这句话,仿佛是在申明重要性般,说了两次:“超级高川可以做到。”

    “超级高川?”安德医生愕然。

    “是的,以人类补完计划为核心,锁定高川一人的具体实验计划。我们并不需要切实完成理想中的人类补完计划,而只需要制造出超级高川就可以了。”桃乐丝的声音钻入安德医生的内心中,“那么,让我来说明一下吧,这个超级高川计划,到底是怎样的计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