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090章 我可以无视!
    贵族们惊呆了!他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失踪许久的杜克一回来就大刀阔斧地改革,直接对准贵族的根子下手。

    没有了财权和兵权的贵族还是贵族吗?

    贵族凭什么在自己领地上横着走,不就是财权和兵权?所有的尊重和威势,几乎都是靠这两个玩意儿得来的。现在一下子,连通气都没,直接一口说死要收回权力,简直要了他们的命。

    他们几乎当场就想要造反了!

    可惜……没有人敢……

    跟一个先后怼死了恶魔之王萨格拉斯和恶魔统帅阿克蒙德的绝世强者相比,他们简直是渣!所有贵族的兵力加起来,连杜克一个指头都打不过。

    如果还是二十年前人类七大王国的贵族同气连枝的时代,说不定还可以招呼外力,一起给杜克这个胆敢挑战贵族游戏规则的狂徒一点颜色看看。

    可惜,暴风贵族们猛然一想,忽然嘴巴里尽是苦涩,简直像被强行喂屎。

    不知不觉,贵族的世界已经在一次次灾难中崩坏了啊。

    人类七大王国里,斯托姆加德已经灭国,至今还没复兴;达拉然是完全不同制度的,顺便一提,现在的议长罗宁可是杜克的亲传弟子;吉尔尼斯还被一群狼人围着,到底是否灭国了都没人知道。

    除了暴风王国,剩下三个国家的贵族简直被清扫一空。

    奥特兰克:当年随着第二次黑暗之门大战,部落攻陷破碎岭,连艾登*匹瑞诺德国王在内的贵族都被清理干净了。仅仅余下巴罗夫一脉,虽然伊露希亚登基为王,但老巴罗夫公爵却依然呆在马库斯家族领地里,整个家族乃至王国都是跟杜克穿一条裤子的。

    洛丹伦:随着阿尔萨斯的背叛,洛丹伦核心贵族全灭。仅仅剩下诸如莫格莱尼等坚定的地方领主,但统统是最忠诚的骑士派。

    库尔提拉斯:在第三次黑暗之门大战里,整个本土沦陷,贵族全灭,就剩下吉安娜女王。

    好了,问题是以上提到的三个国家的女王,在贵族圈里谁都认定,她们全是杜克的情人。

    外援?

    特么杜克不拉来其余人类各国来镇场子都算是给面子了,还外援?

    既没有外援,单靠自己的力量,又根本敌不过本身权势等同于一国之君的杜克,贵族们真心憋屈死了。

    骚动不安!

    彼此难堪!

    一时间大家想再找个谁谁谁去跟杜克抗衡,在无数道‘不如你上’和‘你当我是傻x’的目光交流当中,暴风贵族们绝望地发现,根本没谁能拿杜克有办法。

    杜克连法杖都没拿出来,就这样施施然地负手而立,站在那里,以微笑来演绎着什么叫做霸道!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这些战五渣贵族肯定被杜某人当场反杀,剁碎了喂狗了。

    现在杜克就是如此霸道,摆明了:

    你可以反对!

    我可以无视!

    他就是这样以近乎蛮干的气势,宣示着自己的权力和武力。

    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

    就在沉默中死亡!

    杜克就这样,以沉默的微笑,杀死着贵族们的反抗意志。

    “呵呵!还有谁要反对吗?大门口就在那里。放心,作为暴风王国的摄政王,我无意没收反对者的财产。在把领土上交给国家之后,我会允许你变卖领地里的家产,同时允许你继续在暴风王国境内经商和居住。”

    杜克一副我恩赐给你们,你们还不谢恩的态度,让贵族们几乎疯掉了。

    狂怒在他们身躯里每一条血脉中蔓延,偏生怒火无法宣泄,简直要憋出内伤了。

    伯瓦尔在旁边目瞪口呆,他好几次想开口,甚至相熟的贵族发来哀求的目光时,他都有点心软了,但嘴巴蠕蠕了几下之后,终究没说话。

    在他脑海里回荡的还是先王莱恩在世时候跟他说过的话:“伯瓦尔……杜克的改革,以我们的智慧是看不懂了。其实我跟你都是凡人,我们没有安度因的勇气,也没有杜克的智慧。所以凡人就该做好凡人的事,其余的就交给他们俩吧。我们只要确认,他们是为了王国好,为了人民好,那就足够了。”

    对!

    真正被先王所倚重的,是杜克和安度因,我伯瓦尔就是个守成之人罢了。

    正因为知道自己智慧的极限,伯瓦尔心中对乌瑞恩家族的忠诚,终究凌驾在这些贵族们的利益之上。

    杜克强压,伯瓦尔和骑士派不吭声。

    这个对于贵族来说近乎是灾难的决议,就这样通过了。

    会议刚结束,伯瓦尔就迫不及待地招过杜克。

    几乎一进秘密会议室,伯瓦尔就问:“杜克!你到底想干什么!?”

    “伯瓦尔,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暴风王国已经腐朽了!”杜克脸色一寒,甩出一叠‘请愿书’:“我做出这么多改革让整个王国变得富饶起来,不是为了养活那些蛀虫的。”

    一看那叠请愿书,伯瓦尔的眼睛顿时痛苦地闭上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

    以前领主们掌握着领地,连国王开设铁路,都要付给领主通行费。现在过惯了雁过拔毛,每列火车都要赚上一笔的好日子,那些贵族们居然联名围攻他这个摄政王,说要给通过他们领地前往诅咒之地守望堡的补给火车,开征特别关税。否则每次火车经过就要叫停火车,严查是否有违禁物品什么的。

    除此之外,仗着土地是私有的,贵族们各种闹腾。

    恪守着‘贵族领地不是国王的领地’这一连绵了两千八百年的铁律的伯瓦尔,对此毫无办法。

    只是他没想过,杜克会一回归就直接动手。

    “但,这也太激烈了,这会让整个王国的统治阶层崩塌的。”

    “那就换一批好了。哪怕不用我们动手,他们始终会自灭在敌人的攻势下。现在的重点是,到底是我们灭了他们,还是放任他们继续腐蚀整个王国,把王国乃至全人类拖入毁灭的深渊。”

    “有……有这么夸张吗?”

    “如果我告诉你,瓦里安灵魂的失落就是某个敌人的阴谋,而那个敌人恰好就在贵族里面呢?”

    伯瓦尔一颗心瞬间冻成冰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