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37 LCL逆向工程
    安德医生再一次爬出容器,湿漉漉的身体不禁打着寒颤,他察觉到自己的衣物竟然还穿在身上,上一次从容器里出来时,自己也是这个样子吗?他不记得了,只觉得似乎是这样,但是,这种感觉不是很古怪吗?他不由得产生极为强烈的既视感,就像是在怀疑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亦或者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以及自己此时所见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吗?安德医生还记得自己上一次从容器中醒来后和桃乐丝的对话,以及自己那无法收束,几乎可以称之为狂乱的思维,甚至到了现在,还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最让他不可思议的是,现在回过头去,仍旧分不清当时的哪里是幻觉,哪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安德医生抱着脑袋,湿冷的身体无法让体内那宛如要沸腾起来般的血液平息下来,那强烈的冲动并非是性生理上的,而就像是脑神经里有上千瓦的电流在奔涌。他一直在喘息,一边喘气,一边寻找那怪物一般的桃乐丝。

    一如他所期望的那样,那个由金属、设备零件、管线、血肉、各种说不清的有机物和无机物混杂在一起,最终构成的半截女性轮廓状的怪物,就垂吊在自己视线的尽头。天花板上的灯光让这个宽敞的密室宛如百老汇的舞台,醒目的光柱分别打在自己、自己身边的容器、以及对面的桃乐丝身上,就像是要点醒一群安德医生无法观测到的“观众”,此时正在上演的剧目中,这三个存在就是最核心的演员。

    安德医生在强烈的灯光中迷了眼,他看不清发光的设备,只觉得光源在很高很高的地方,就像是穿透了那高阔的天花板,从语言无法述说的更遥远处投来。这光是如此强烈刺眼,让他下意识用手掌遮挡。名为桃乐丝的怪物在他的眼中,既像是雕塑,又充满了上帝般的神圣,那个女性轮廓的一半被光照得冉冉生辉,另一半则深陷在黑暗的泥淖中。正是那黑暗的一半,让他感到恐惧,就像是那里的仿人的形体上,有着某种不定形态的蠕动,像是从活跃的血肉中,睁开了一只只眼睛。

    当安德医生的脑海中浮现那些眼睛的具体模样时,他陡然感觉到了,在天花板更上方,更开阔的某个地方,在光源所在的地方,仿佛有一只巨大的眼睛向下俯瞰。自己所在的密室就像是一个火柴盒,这个拥有巨大的身躯的,无可名状的俯瞰者,正在窥视火柴盒里的微型人偶们。

    自己,以及眼前的怪物,就是它眼中的人偶。

    安德医生十分确定,自己并没有实际看到这些东西,那可怕的一切,不过是自己脑海中的幻象,就像是将自己带入到恐怖故事中的人们,在停止阅读后,走在漆黑的仅有自己一人的僻静小路上,也会产生各种让自己感到恐怖的东西:或许是想法,或许是错觉,或许是某种只有自己才听到的声音,那些驳杂的思绪,从预示着未知的黑暗中而来,哪怕理智知道,黑暗中什么都没有。

    黑暗是不可怕的,或者说,可怕的不是黑暗本身,而是从“黑暗”这个概念中无限延伸出去的,那让人无可奈何的,无法定义的,无法根除的未知。

    安德医生比任何时候,都能够切身体会到,一个末日症候群患者到底在承受何种痛苦和恐怖,生理上的异常已经不是最大的根源,他们的意识始终处于一个无法衡量自身处境的不安定的状态中,那种从内心中产生的恐惧感,绝对不是服用药物就能解决的。那已经是和一个生物的生理因素没有太大关系的折磨,而是一个拥有思考能力的智慧生命,必然要承受的,那超越自身思考能力的未知所带来的折磨。

    对大多数希望成为科学家,或者已经成为科学家的人来说,对“未知”的好奇是必然的,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也抱有一种骄傲,认为对真理的追逐,对好奇的满足,将会击溃未知给他们带来的恐惧。而从生物学上去理解“恐惧”的根源和传播,也让人觉得,这是可以割除某个腺体,某几条神经,就能制止的物性存在。然后,物理学上去认知,也可以认为,“恐惧”不过是某一种波动形式在“人”这个物质结构上的体现。安德医生也曾经是这么认为的,可在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这些认知是多么的傲慢和肤浅。

    哪怕是刚刚经一次“治疗”的现在,也无法从根本上,隔绝这种从“思考”中所得出的恐怖因为,从未知中而来的恐惧,并不是“觉得自己可以打败它,亦或者在遥远的未来的一刻,拥有理解它的能力”就能够抗拒的,因为,它的性质是“一种在现在就会摧毁自己的,而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的未知”。

    那不可解的,无可名状的,从黑暗深处的未知中注视自己的“某种东西”,正在从“时间”上压迫着自己,让自己没有躲避之处,也没有成长的时间和空间。每当自己越是思考,它就越会逼近,越是思考得周全,就越会是从自己未曾察觉到的漏洞中钻出来,无论如何思考,都无法停止它靠近自己的步伐,也无法将它彻底隔绝在外。

    自己完美的逻辑和知识所构成的屏障,自以为是一个完美的球体,但实际上,却是一个网络,无数碎片拼凑而成,却有着无法弥补的,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缝隙。于是,那未知的恐惧,就从网眼中,从缝隙中,在自己尚未察觉的时候,亦或者在自己察觉了却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陡然钻了进来,钻进自己的脑海,钻入自己的思维,钻入自己的情感,钻入自己的逻辑,钻入自认为“智慧生命”最自傲的地方。

    安德医生恍然一瞬,回过神来时,已经大汗淋漓。他不知道自己失神了多长时间,从容器里出来,并没有让他变得多好受,但是,似乎自己的心理和生理还能维持下去。

    “桃乐丝!桃乐丝!”他大声向那个半截女体的怪物叫喊。

    “你的情况很不好。安德医生。”桃乐丝那熟悉的,宛如粘稠液体,又如同浑浊低语般的声音,在安德医生的耳边响起,“最近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病情都出现了反复的迹象,在统计数据中也显示,发作的频率比过去更高。”

    “阮黎医生的药已经没用了吗?”安德医生问到,他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具体是什么样子,要说焦躁也谈不上,但也绝对称不上冷静,那强烈的紧迫感和恐惧感,就好似一只无形的手,紧抓着自己的心脏。

    “阮黎医生留下的大方向,让我们研究出多种特效药但实际效果上,根本无法进行临床验证。”桃乐丝说:“因为,每一种药物在病人身上只能使用一次,并且,只要在其中一个病人生效了,就会在其他病人身上失去效果。一个巨大的抗性网络存在于病人和病人之中,就像是我和你,在如今的联系,比你所想的更加紧密。”

    “你知道我的来意,我想要合作,但是,我现在还能做什么呢?”安德医生终于将自己既抗拒又想要明确说出来的话,说了出来,他的心中就像是一颗用细丝吊起的巨大而沉重的石头,解脱般落在了地上,“我希望其他人能够得到你们的帮助,虽然,我不觉得你们真的可以做到什么,但是,正因为我们都是坐在同一条泥船里,所以,搁置争议,携手合作才是最后可能的出路,没有人会为我们的失败买单,我这边是这样,你们那边也是一样。外面的世界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其实并不重要,我们连自己都顾不上了,不是吗?”

    “不,我们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桃乐丝如此说到:“我们需要你继续完成人类补完计划的最后阶段,安德医生。我们已经锁定了高川人格的位置和状态,也已经完成了新身体的准备工作。”

    “高川复制体?”安德医生恍然大悟,高川复制体也许并不是完美的,也无法取代的高川的意义,但是,他们的出现,却意味着这些潜伏者在lcl逆行变化上的准备。而这些工作,在安德医生的人类补完计划中,也是存在的,而且,是最后的阶段所必然进行的步骤从一开始,安德医生准许高川复制体计划的进行,也正是为了进一步推动人类补完计划的进展。

    他的“人类补完计划”简单来说,就是通过末日幻境这个意识环境反复执行“剧本”,通过“剧本”去针对性地塑造人格,就像是为一个人物编写其一生遭遇的故事,从他出生开始,从吃饭睡觉等等生活细节开始,从他遭遇了什么人和事开始,从他在这些遭遇中的选择和结局开始,去调整他的思想和秉性诚然,在一个个需要选择的关卡中,他也许并不会做出让人满意的处理方式和思维方式,但是,只要重复无数次,通过对那些影响其人格塑造的细节因素的修改,总能可以得到令人满意的结果。

    将这个人物角色的一生所必然经的选择和成长,细分成无数个桥段,将每一次满意的短期结果拼接起来,自然可以构成一个从头到尾都令人满意的长期结果。然后,将这个最满意的结果,通过逆向工程的处理,置入一个在生物学上呈现不安定状态的身体中,在这个过程中,那让人满意的人格和精神会促使不安定状态向着安定的状态变化,而这个安定的状态也必然是契合这个让人满意的人格和精神的状态。

    最终,“人类补完计划”将会在理论上产生一个从生理到心理,都趋向于“人所能认知到的完美完整状态”的人。

    这个想法最先是因为安德医生目睹了末日症候群患者变成“lcl”这种安定液态物质的过程所产生的,也并不存在一个完美的理论体系,在其他科学研究者眼中,或许就是一种狂想吧。但是,在久久无法攻破“病毒”的同时,安德医生产生了将这个计划付诸实践的想法。lcl的存在,大量的末日症候群患者,特殊的末日幻境,以及对这一切的研究中,让安德医生意识到,人格精神对物质身体的影响力比他预想的,比过去的科学所预测的,还要来得强烈。两者就像是纠缠统一的螺旋,在物质科学中,人们天性默认物质身体是非物质心理的基础,所以,从物质身体去影响非物质心理,才是征途和捷径。但是,既然生理和心理是交错的螺旋,而非物质心理对物质身体的影响要超乎预期,末日症候群患者和lcl化过程,又是最好的观察样本,又为什么不反向试试呢?

    安德医生意识到,再没有比这个孤岛病院更合适的地点,也没有比末日症候群发作这个更合适的时机了。

    于是,他真的试了一试,便从此没能停止。

    安德医生凝视着名为桃乐丝的怪物,潜伏者显然拿到了他的“人类补完计划”的第一手资料,并一直在关注他的研究,并同时根据这个计划,展开了自己的研究。如今再说什么“对自己的计划被盗窃充满了愤慨”之类的话,已经不合适了。毋宁说,如果对方没有关注这个计划,没有对这个计划抱有强烈的想法,自己也无法站在这里,得到帮助。

    安德医生不得不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既然这些潜伏者肯定了人类补完计划,并切实地付诸行动,完成了计划后期的一部分任务。这样的行径自然也是一种对自己的认可。

    而获得彼此的认可,在合作中正是不可缺失的重要一环。

    那么,在这里还是不要追究太深比较好。

    “你们的意思是,要将高川的人格重置到高川复制体的大脑中吗?”安德医生确认到,这个方法其实并不理想,但是,从成功率和效率却比另一种理想的方式更高。

    “不,高川复制体只是为了积累数据和经验。”桃乐丝说:“我们要完成逆向lcl工程。将现存的lcl重新转化为每一个人的原型,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仅仅针对高川一个人,却应该可以做到,他是特殊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