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34 恶戏
    桃乐丝?安德医生一时间没能想起这个名字的意义。他只是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有听过,而且,应该是自己相当熟悉的人。然而,眼前的东西无论怎么想,都不觉得算是“人类”的范畴,那可怕的形象让安德医生不敢断定,眼前的东西在没有了正常人类的外表后,是否还具备人类常识内的神智它的思维方式,思想观念,所有这些主导它行为,昭显它身为智慧生命一员的意识动态,是否还在人类可以判断的范围内呢?

    在没有足够情报和细节的前提下,仅凭感觉去断定眼前的东西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东西,是十分武断又充满了风险的。唯一可以猜测的是,眼前的东西应该拥有神智,可以和人类沟通,乃至于,或许就是那些潜伏者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事务之一,它的身体部分那些机械化的结构,并不缺乏出自人手的风格,从规模来看,变成如今的形象也绝非短期内可以完成的。

    安德医生忍耐着生理和心理上的排斥、抗拒、恐惧和恶心,尽量转动理性的思维,以审视自己的处境,抗拒那意识层面上蠢蠢欲动的幻觉。他觉得自己的脸色肯定不好,但是,比起之前昏迷的时候,至少身体还有站起来的气力。想到这里,他不禁将目光投向自己之前呆着的容器,自己大概是被救治了吧,倘若以这个前提去思考事情,眼前所见之景象虽然充满了冲击力,但却绝非完全是一个不好的消息。

    “桃乐丝……我记得这个名字,我应该记得这个名字。”安德医生用目光向眼前巨大身躯的它求证,继而在一瞬间,那在海洋中生存变化的梦境,再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十分短暂,却就像是将记忆从垃圾堆里翻了出来。可是,这样的记忆没能带给他什么好的感受,也无法让他欣喜若狂,安德医生不确定,自己是否要在意这么一个荒谬的噩梦,因为这个梦境在苏醒后,只觉得是一种偶然,和平常的噩梦并没有太多的区别,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处境并非常态,才显得噩梦也仿佛有所意义。

    有太多无法确定的东西在安德医生的脑海中缠绕,让他不知道该从哪里将话提起。

    “你当然记得我,安德医生。”那半截人形的可怕东西发出声音,安德医生试图从这个声音里找出情绪,但是,这种绝非是人类正常发音的声音,给他带来的,只是一团浑浊的意味,让他无法从中得到任何足以当作线索的细节。

    “我们见过面?不,你不是工作人员。”安德医生仔细分析到:“所有来到岛上的人员名单,我都曾经过目,所有躲起来的人,应该都是来到岛屿后,利用某些借口淡出人们的视线之后,才转移到暗处。我作为管理人员,对这个岛屿上所有有名头的工作人员都有印象,你……到底是谁?”他这么问也存了自己的小心思,因为,他其实根本不确定,眼前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由“人类”变来的,正如他之前所问的问题:你是什么东西?

    安德医生仅仅是假设一个自己都不确定的前提:眼前的东西是由人类变成的。当然,要说理由的话,当然也有那么几个,但却并不足以让安德医生确定这个前提。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在语言中埋设陷阱,他想要知道的事情,并不是从他提出的问题的答案,而来自于对方做出回答这一行为本身以及其背后的意义。

    不过,眼前的东西比他所想的还要直接。

    “我是桃乐丝,末日症候群患者,最先接受高川试制血清的那几个女孩的其中一个。我们中的系色,如今不正是在你们那里吗?系色中枢。”桃乐丝的声音在密室中回响,那或许是因为空间和发音的缘故,让人听起来感到无比难受的声音,渐渐勾起了安德医生的记忆。

    安德医生想起来了,但是,当想起来的时候,才觉得自己为什么没有更快反应过来而感到奇怪。因为,桃乐丝作为第一批试制血清的受验体之一,她们的情报重要等级其实是很高的,高川本人和系色中枢先不提,哪怕是已经人格完全崩溃的夜、八景和玛索,也是严格保管的重要样本,不仅在高川还活着的时候,是调节其心理的重要环节,哪怕在高川化作lcl后,也仍旧在许多保守性质的实验工程中,拥有反复观察和作为保险使用的意义。

    桃乐丝……他想起来了。名为桃乐丝的女孩,在某一次大意的事故中失踪,当时引起了不小的风波,但事情的原委到底是什么,之后都没能查明。能够确认的,就只有“没有人能找到她,但她仍旧呆在岛屿上”这一情况,搜索队坚持搜索了许久,但因为一直没有结果,所以也不得不停息下来,将目光转向其他更重要的事情,毕竟病院上的人手谈不上多余。

    自己没能立刻想起“失踪的桃乐丝”,正是因为她已经销声匿迹了太久吧,其他受验体的存在感,已经掩盖了她的存在感。安德医生不由得这么想。但是,其中也还有连他自己都不得不在意的地方,如今看来,当初桃乐丝的失踪,显然不是什么偶然事件,也绝非是用“一时大意”可以说通的,定然有人在暗中运作。

    如今桃乐丝的样子假设它真的是桃乐丝的话那些人的用意似乎也渐渐可以明白了。桃乐丝提起系色中枢,让安德医生完成了那充满了既视感的对照:系色中枢不也是这么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吗?作为受验体之一,系色既然能够成为系色中枢,那么,桃乐丝当然也有可能变成类似的东西。那些当初运作桃乐丝失踪案的人,显然就是潜伏在病院里的人,在病院获得了系色中枢的时候,他们显然也迫切需要一个类似的东西,才能在之后的研究竞争中赶上脚步。他们本来就身处暗中,无论想要做点什么,各种必需的物资和人员,最初不得不依靠这种“失踪”的方式来进行积累,只有积累到一定程度,才拥有勾引更多人加入进去的吸引力。

    安德医生不觉得自己的猜测一定正确,但他觉得,不会和事实完全不符。正因为在逻辑上可以理清,所以,虽然眼前的东西给人的观感,仍旧充满了别扭、怪异和恐怖,但却不再让安德医生的心脏太过激烈地跳动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问到:“桃乐丝中枢?”

    “不,我和系色不一样。”桃乐丝说:“我称唿自己为超级桃乐丝,能力恰好就是可以还骇入系色中枢。”

    “骇客?针对性的?”安德医生刚开始有点觉得意外,但是,理性就告诉他,这是合情合理的可能。病院既然已经有了一台系色中枢,那么,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调用病院资源的潜伏者们,重新打造一台系色中枢,显然是浪费资源的事情,不如制造一台骇客,在暗中窃取系色中枢的资源。而且,病院也无法完全控制系色中枢,而系色和桃乐丝的关系,也同样可以加上一份保密的保险,当潜伏者们利用超级桃乐丝对系色中枢进行干涉的时候,病院的工作人员十有**会被瞒在鼓里。

    安德医生对过去在利用系色中枢进行研究的过程中,所遭遇的一些费解的,让人感到意外的情况,也终于有了一个合情合理的答案。正因为这些潜伏者能够利用超级桃乐丝对系色中枢进行干涉,而自己等人毫不知情,所以,自己等人得到的,一直都是一个被干涉过的结果而已。

    病院的团队很早之前就确认了末日症候患者人格意识共构的末日幻境是存在的,末日幻境这个名字,也是在经过一定调查后才起的,众研究者甚至已经确定,末日幻境并不是什么人为的结果,更像是一种病人和病人之间的自然演变结果,所以,为了干涉末日幻境,以获得反馈,通过这种反馈进行统计、总结和研究,才有了系色中枢的诞生,进而专门为系色中枢干涉末日幻境的行为编写了“剧本”。

    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剧本”肯定在录入的时候,就已经被在一定程度上更改了。所以,末日幻境受到“剧本”的干涉后,被系色中枢截取的数据,就出现了和“剧本”相关数据内容对不上关系的部分然而研究团队当初只以为,这是末日幻境自身变化和“剧本”导向性之间相互作用所产生的偏差,而没有考虑到有其他人也同样人为干涉了结果。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你们,也许我们的研究早就可以更进一步了?”安德医生压低声音反问到,听起来像是充满了怒火,但是,安德医生此时的内心一如他所期望的那样,是冷静而平静的。自己的研究受到干扰,换做是其他初出茅庐的研究人员,肯定会肝火大冒吧,但是,早就是个中熟手的安德医生,早已经明白并习惯于这些事情,他所取得的成就,都是在和人的斗争中取得的。能够安安稳稳做研究,让所有人都老老实实听自己的话,一丝不苟干活的日子,虽然不能说没有,但在他的研究生涯中,却实属少数。

    被人坏了好事,最终导致成果不尽如人意的情况,安德医生也没少遇到过,最初也觉得气愤,但是,在承认这是一个人类社会中的客观事实后,也就谈不上生气或不生气了。因为,科学就是要尊重客观事实,并在客观存在的困难下去完成对事物认知。科学,本来就是如此的艰难。

    安德医生并不因为这些人在过去对自己研究的干扰存有半点愤怒,他只将这些视为自己本该意识到,却没能意识到的,客观存在的问题。之所以要表现出情绪来,也同样是一种心理学上的用意。因为,什么反应都没有这种愤怒的反应更能给人带来真实感和正确感,他需要让自己的应对,是对方认为的“理所当然”,那么,对方接下来的反应,自然也会是他们所认为的最佳他们的意图和想法,也就从中暴露出来了。

    安德医生最想知道的是,眼前的东西,在潜伏者中的地位,占据了何种重要的意义,它的思维方式和意识走向,体现的是它自身的情况,还是体现潜伏者这一群体的情况。他可没有忘记,自己之所以来到这里,是为了求取合作,那么,判断对方是否有合作的可能,是否拥有合作的能力,是否存在与己方合作的意识就成了最优先的事情。之后,才是如何调整自己的策略,以求尽可能利用对方的物资包括自己在内,病院表面上的幸存者才三十人左右,而自己的身体情况也有点不妙,这些问题都不是仅仅三十人的幸存者团体可以解决的,和对方联手实属必需,而在这个必需中,他必需确定自己的位置。

    无论是表现自己,还是威胁对方,展现诚意等等手段,都只有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对方意识、判断力、立场和思维走向的情况下,才能很好地进行。

    而在这次碰面之前,包括安德医生在内,病院的团队对这些潜伏者的认知都太间接和稀少了。

    “更进一步?你在开玩笑吗?安德医生。”桃乐丝的声音如此回答到:“至今为止都没有人可以完全弄清那些乱码,我们的干涉只会让大家从更多角度获得情报。系色中枢单独获得的情报是一,那么,系色中枢和桃乐丝加起来获得的情报就会超过三,我不觉得,你会想不清楚。”

    桃乐丝的声音并不友好,但是,遣词造句却值得揣测。安德医生有点觉得,对方其实也存有合作的心理。甚至可以说,从对方的角度,合作的想法也是充满了主动性的。更进一步说,哪怕自己没有主动来到这个地方,也许对方会主动派出人员,将他“请”到这个地方来。

    合作的基础是什么,暂且无所谓,只要有这样的意向,就能够更进一步商谈事情了。安德医生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顺利。

    “你们对我做了检查?”安德医生看向自己之前呆着的容器,转移话题到:“我到底是什么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