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 天蜈皇
    奇异世界,是人间界和仙域的节点之处。

    根据无始大帝所言,这是远古强者演化而成,是为了弥补仙域之缺,只是为何万古不变,一直如此,却不得而知。

    对于那些隐秘,楚阳不感兴趣。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丈量自身战力,斩杀自尊。

    “前方十万里横山,就是天蜈皇所在的神庭,他统御三千万里疆域,唯我独尊。”

    无始大帝指向了一片绵延不绝的山脉,仙光升腾如云雾,彩虹交织漫苍穹,还有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沟通大道,弥漫一方。

    这里简直就是无上的仙国,人间的乐园。

    楚阳沟通天心,也了解到很多隐秘。

    在这何方奇异的世界,全都是异族,无一人类,十分古怪,也不知是不是天地造化,还是其它原因。

    天蜈皇就是一只蜈蚣得道,乃上古异种,得到无上经文,修炼大成,最终证道成皇,又吸收长生不死物质,长存世间。

    “这个天蜈皇最不是东西,每三十年,都要在他统御的王国之中选秀,各族的天才都会被选走一大批,总数不下于十万。青年男子被他烹煮后吃掉,美其名曰,食尽天下,品尝万物。至于女子,都被收入后宫。”无始大帝又言。

    神农眼眉一竖,吃惊不已:“如此残忍?就没有反抗?”

    “皇道至尊,谁能反抗?”

    “其它几位都不管?”

    “异族啊,只顾自身,最多庇护手下罢了,至于其它,都是口中之物,豢养的信徒!”无始大帝面无表情。

    “正好,我们作为救世主降临!”

    楚阳轻笑一声,打量十万里横山,在绵延不绝的山脉中,生活着不少种族,然而却井然有序,尊卑有别,阶级十分明显。

    强者为尊,享受服侍。

    弱者为奴,屈膝卑躬。

    “这里倒有不少奇珍大药!”

    他眼睛亮了。

    这一会功夫,他竟然发现了三片古老的药园,无上的神土,里面仙光浩荡,神辉如潮,氤氲的香气都形成了华盖,不少灵药都在数万年以上,达到了药王之境。

    “有着悠长的寿命,自然要培育灵药,毕竟有助于修炼!”

    “也对!”楚阳点头,认真道,“助我封锁百万里大地,我去会一会天蜈皇!”

    “好!”

    无始大帝点头,他凌空一抛,纯阳炉飞了出去,高悬九天,鼎口一转,倒扣下来,垂落亿万道神光,融入虚空,禁锢方圆百万里的法与理。

    这口宝鼎,他已经初步掌控。

    轰……!

    楚阳不再掩饰,漫步虚空,朝着横山中部的神庭走去。

    背后神光冲宵,头顶无量宝光。

    汹涌的威势,将方圆百万里疆域内圣境一下的强者,全部震晕过去。

    神威涛涛,无法无天。

    唰……!

    十余道流光腾空而来,落到了对面,拦住了去路。

    “阁下何人,为何冒犯神庭?”

    为首者怒吼。

    这是一位准帝,其余之人,尽皆圣境强者。

    “天蜈皇何在?”

    楚阳喝问。

    “说,你是谁?来自哪里?若是不答,当场将你打成飞灰!”

    另外一位准帝狂妄无比。

    楚阳不答,手臂一抬,一掌拍了过去。

    “入我神庭,还敢行凶,好胆!将你擒拿住,剥了你的皮,配上药王,熬煮一锅大药。”

    准帝冷哼一声,十分不屑。

    他虽感觉到了楚阳的强大,却没有发现他身上的至尊之道,无上道韵,肯定不是皇道强者,也就丝毫不担心。

    他手一指,喷出两道仙光,化作阴阳蛟龙,凌空一剪,横断虚空,无物可当。这一神通,他不知灭杀了多少强者,却在楚阳的手掌下轻易粉碎。

    “这……怎么会这么强?”

    准帝强者一惊,看着继续落下来的手掌,粉碎的虚空,脸色一白,张口吐出一柄长剑,喷吐三百万道剑光袭杀而来。

    手掌不停,如时间最坚硬的神兵,剑气袭来,却纷纷粉碎。

    啪……!

    楚阳一掌,将对方浑身骨头尽皆拍断,划过一道弧线,伴随着喷吐的血色长河,落向了远处。

    手指一弹,飞出一道丝线,将这位准帝强者给擒拿过来,收入了鲲鹏巢**。

    “该你们了!”

    楚阳看向了另外的强者。

    “你是至尊?”

    剩余的准帝强者,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

    “一头穿山甲,滋味应该不错!”

    楚阳懒得回答,手掌一抓,就是漫天的丝线,贯穿虚空,封锁万道,束缚一切有形无形之气。

    “该死,你到底是谁?”

    准帝惊怒,爆发了滔天之威,同时恢复了真身,却是一头千丈大小的金色穿山甲,他的爪子抓住一座神山,凌空轰击。

    准帝一击,能打沉万里大地,却没有轰断一根丝线。

    嗖嗖……!

    转眼间,这头穿山甲,还有其余圣境强者,全部被困住,封锁了力量,镇压住了元神,扔到了巢穴之中,干净利落。

    “天蜈皇,你还不出来?”

    楚阳迈步来到了中部的神庭圣土的上空,朝着下方断喝声声。神音浩荡,回荡天地之间,这片浩土之中,立即有有一座座神山崩塌,成了尘埃。

    神威无量。

    嗡嗡嗡!

    下一刻,大地之上,腾起漫天的杀机,虚空之中,出现了一条条帝道阵势,将这方神土笼罩进去。

    一道人影也冲了出来。

    他头顶一轮昊阳,脚踏一方深渊,后背上出现一个黑洞,吞吐八荒精气,十分天宇。

    此人正是天蜈皇。

    “封锁了天穹!”此人抬头看了看九霄云外,又低头俯首,“禁锢了厚土大地,这是要绝杀我吗?还真是自信!”

    天蜈皇眼睛一眯,看向了楚阳:“没有帝痕,引不动天地规则之力,你哪里来的胆子,敢对付我?”

    “你的手下和你一样狂妄,结果如何,被我轻易镇压!”

    楚阳云淡风轻,没有急着动手。

    “准帝与皇者,相差太多,岂能一概而论?”天蜈皇摇头,“能镇压我手下两位战将,你也了不起,告诉我,你是怎么来到此间的?”

    “你看出了我的身份?”楚阳好奇道。

    “来自人间界的人族!”天蜈皇道,“人间啊,本为传说,乃是一方废土,孕育着卑贱的人类。可当年无始踏入我们仙土之国,却强横的一塌糊涂,让我们有了改变。而你,与他的气息相同,又十分陌生,显然是来自外面的人族!”

    楚阳点头:“说的不错!”

    “你不是帝道皇者,却出现在这里,是无始相助?他准备对我们进行反击了吗?可你,终究是蝼蚁罢了!”天蜈皇金色的眸子,没有一丝感情,“我想不明白,他怎么会想让你来对付我?”

    显然,他没有将楚阳放在眼里。

    “既然如此,你为何又启动无尽岁月来刻画的帝阵?”

    楚阳指了指周围。

    “无始在侧,不能不小心!”

    天蜈皇答道。

    “还真是看不起我,也罢,今天就将你斩了,来日将你这条千足虫熬成一锅大药,正应了那句话,天道有常,报应不爽!”楚阳说着,一步迈出,虚空留痕,天穹倾塌,万道崩溃。

    “报应不爽?哈哈哈!”天蜈皇狂笑,“在这里,我就是天道,我就是主宰,我就是无上至尊,谁能报应?就你?卑微的人族蝼蚁?正好,我要尝一尝传说中的人肉滋味,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