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081章 为什么不躲?
    皮鞭?滴蜡?雅蠛蝶?

    听上去好怕怕啊!

    杜克整张脸都垮了:“这个……假如你是燃烧军团的恶魔,那么我屠杀了你五十亿同胞的罪行的确罪无可恕。可是……能不能麻烦你,不要在这种鸟语花香的地方,用一套不知几百年没用过的老掉牙刑具假装邪恶阵营的恶魔啊?真的……一点都不像!”

    突兀地,又是一鞭,这一次无比精确地从杜克脸颊边上擦过,带起的劲风刮得杜克脸都刺痛起来。

    “没问你燃烧军团的事!”女子充满了怒意。

    “不是公事?那……泰兰德,是你么?”如果说,杜克还亏欠了谁,那一定是泰兰德。毕竟不管是有意还是无奈,自己在上古之战里作孽,然后丢下人家一万年之久啊!

    “呵!亏你还知道啊!?”仿佛火上加油,女子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在盛怒之中,她终于露出本来的声音了。

    每个人说话都有着其特质,泰兰德那种常年祈祷,哪怕生气时也不觉得她在生气,偏偏有种神圣感的声音,唯有月之神殿的女祭司才有。

    杜克再无犹豫,直接放大招了。

    他做了一件她绝对没想到的事直接用肌肉的力量、非常男人地硬生生掰断了手腕上那两件早就有点生锈变脆的镣铐,下一刹那,循着声音一把抱住了眼前的玉人儿。

    “对不起……泰……”杜克还没说完,就本能地感觉到,自己怀里的女子不是泰兰德,峰峦的海拔完全不对!要知道在穿越前杜克还目测过泰兰德的尺寸,这一万年的岁月里,她并没有任何弱化啊!

    好了,一个糟糕的问题来了她是谁?

    这一刹那,杜克明晰感受到来自命运女神的恶意。

    随着眼睛前的黑色布条滑落,杜克清楚看到,自己正抱着一个青绿色头发的女祭司,而就在自己面前不到五米处,正主儿泰兰德正气冲冲地推门进来,完美滴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如此狗血的一幕,谁敢告诉我没有人刻意安排,我杜克第一个不信!

    但……

    泰兰德一如所料地暴怒了!

    “去死吧!杜克”

    泰兰德直接双手高举,一起手就是大招【星辰坠落】啊!

    杜克的脸一下子僵住。

    到底泰兰德在这一万年里发生了什么?为何会积累了堪称天量的怨气?这些问题的答案,杜克无法得知。

    他只知道,事情大条了。

    天空厚厚的云层陡然被一颗巨大的陨石荡开,带着象征着死亡的尖啸,轰然坠落。

    那是一个马车车厢大小的陨石,唯有身为月之女神大祭司的泰兰德才有如此本质,精准地利用艾露恩的力量让太空里的陨石坠落,砸向他杜克。

    那束牢牢锁定在杜克额头上的蓝色光束就是最好的指引。

    陨石在月神的力量下,加速加速,再加速!从突破云层到轰落杜克脑门上方,也就三秒不到的事。

    或许,杜克可以选择躲避,可以选择用他曦日级的强**力释放魔法予以对抗,再不济还可以开个【寒冰屏障】硬吃这一击。

    杜克没有。

    因为看到那张仿佛仅仅是分开半天、清丽绝伦的脸蛋上写满了愤怒,杜克忽然心好痛。

    泰兰德的事,在原本的历史上也有记载。

    原来的时间线上,她同样被萨维斯俘虏,但因为没有双子的出谋划策,连阿克蒙德都无法在艾露恩的力量下动泰兰德分毫。

    即便如此,很多暗夜精灵也因此不爽泰兰德,认为泰兰德其实早已屈服,不!甚至被俘这个情况本身就已经是一种耻辱。

    谣言也因此满天飞:

    说什么泰兰德已经被恶魔玷污过,失去纯洁的她,没资格成为艾露恩的大祭司。

    又说泰兰德其实早已像艾萨拉女皇那样出卖了同胞,只不过没有证据。

    更有种说法是泰兰德授意玛法里奥徇私,保下本应被判处死刑的伊利丹。

    在原本的历史当中,泰兰德已经如此难过了。

    现在有杜克这个活生生的人证在,杜克完全可以想象,泰兰德在过去万年里承受着什么骂名比如什么下作,沉浸在**中,抛弃怒风兄弟之类的……

    杜克默默感应着天空中落下的陨石。当那个从天而降的死亡击碎房顶,即将降临到他头上时,杜克还是做出了一个沉重的决定

    似乎……好久没挂了。

    那就挂一次吧,算是我欠你的。

    一个只有冲击力的【奥术冲击】推飞了怀里的女子,杜克仰头四十五度向天,脸带浅笑,张开了双臂。

    与那副认命的表情相陪衬的,是那滴从左眼中潸然而下的眼泪。

    当陨石离杜克头颅不足一米的时候,在杜克那张耐看的嘴巴里无声地做出了口型,那是三个字对!不!起!

    然后,杜克平静地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

    “呼!”

    非常突兀地,毁灭的声响戛然而止。

    一度无比喧哗的天地,仿佛因神灵的出手而一下子抹去了所有的声响。

    死亡并没有一如预料地降临。

    一秒。

    两秒。

    三秒!

    当杜克忍不住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了无比震撼的一幕那颗仿佛可以击穿一座山岳的陨石,竟就在离他头颅不够十厘米的地方停住了。

    一股皎洁的白色光芒包住了整个陨石,让它不能再降下分毫。

    下一瞬,一头带着丝丝银色的蓝色长发,占据了杜克整个视界。

    完全没反应过来,杜克的双唇已经被无比霸道地占据了,在前方强大的冲力作用下,杜克整个人向后倒,摔个七荤八素。

    “嗯……嗯……嗯”

    熟悉的深吻,熟悉的峰峦触感,没错,绝对是泰兰德!

    杜克有点糊涂了,但这并不妨碍他享受美人的恩宠。

    吻了多久?

    差不多窒息的地步吧。

    直到此时,泰兰德才恋恋不舍地稍微抬起头来,看着联系着彼此嘴唇的银丝,泰兰德的脸反而在此时才霎时间变得通红。

    “混蛋!为什么不躲?”泰兰德嗔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