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四、剑人
    一个古老质朴的卷轴在商学松面前徐徐展开,上面的称呼十分温馨:

    学松我儿!

    为父临近飞升,许多凡俗之物,也无法携入天庭,又没有个亲传弟子,就只好留给你了。

    只是你天性不喜修道,故而为父把毕生所得宝物和修炼的三卷天书都封印了起来,免得你不懂法术,被人哄骗,落入外人之手。若是你后代有修仙资质,可以将为父的太雀环传下,也是一番机缘。

    只有两个不须道行法力也能运用剑人,留在了万空楼中,给你作一番纪念,日后若是思念为父,也可以把玩一番。

    商学松当场就喷了,叫道:“父亲,你留下两个贱人也就罢了!为何是一僧一道,还都是老头?你是不是对你亲儿子有什么误会?觉得他特别喜欢把玩这么重口的东西?”尽管胸中大槽无数,商学松还是比较实际,戳了戳眼前的古拙卷轴,问道:“这两个老贱人怎么玩?”

    毕竟是飞升的仙人留给亲儿子的宝贝,商学松也不信,这两个小东西,就只能用来纪念父亲,应该还有其他的妙用。

    古朴的卷轴倒是颇灵异,立刻就有新的字迹出现。

    此两个剑人,一个名曰玄清太上剑人,一名大弥陀迦楼罗剑人!

    玄清太上剑人乃是数百名太上道门的长老损耗了千年以上功力铸就,可以运使当世道门七大剑经之一玄清太上剑经!最高可以发挥到第七重境界。凭此剑人,足以位列当世最绝顶剑仙之列。

    大弥陀迦楼罗剑人乃是佛门两位神僧灭度之时,留下的两枚舍利子赠与为父,凭此两枚舍利子,方能把佛门五大剑诀之二,大弥陀剑诀和大迦楼罗剑诀合一,炼就此一剑人,威力还在玄清太上剑人之上。凭此剑人,足以把两大佛门剑诀都运使到第八重以上,纵然不能举世无敌,却也堪称纵横寂寞。

    接下来,便是描述如何运使两大剑人,各种操作细节皆备,堪称傻瓜级的操作指南。

    商学松看完了这轴古卷,这才约略明白,除了它记载了这些东西,亦是操纵两大剑人的操作界面,只要按照说明操作,这两大剑人操作起来,并不会比玩无双割草难多少。

    他收了卷轴,默默捏了一个法诀,整座万空楼忽然震动一声,轰然消失。

    商学松摸了摸手腕,果然多了一枚大雀环,心道:“我家老爹安排的倒也细致,这枚大雀环没有商家的血脉,没有修仙资质就无法打开。但若是换了知道内情的人,只需要把我捉去,找几个妖女配种,然后用妖女生下的小孩,就能从容把大雀环开启,夺了父亲所留的宝物和三卷天书。”

    商学松一想到,自己可能被几十个妖女轮番啪啪啪,以期生下有修仙潜质的孩童,就微微觉得不寒而栗,但是小商却忽然没节操的直了……

    商学松急忙伸手入裤裆,调整了一下小商的姿势,只是这个动作才做出来,他就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匆忙扭头,却见曾登科双手捂住眼睛,嘴角不住道抽搐,也不知道是被辣的,还是大风迷了双睛。

    商学松讪讪一笑,伸手一指,说道:“也不知道怎么!万空楼就不见了。”

    曾登科连连点头,说道:“小的确实不曾瞧见大王把万空楼缩小了藏在裤裆里。”

    商学松额头上青筋都迸起来了,很想解释一遍,自己并无如此做,但他又想不到该如何证明,难道把裤子解开给小太监曾登科看?万一他见自己那物雄挫,自己又不曾有,妒忌起来又该如何?

    商学松在山顶上乱晃了一会儿,果然除了万空楼,再也没有其他东西,这才对曾登科说道:“我欲下山去了,快来背着本大王。”

    曾登科倒也乖顺,急忙在商学松身前伏下身子,双手一抄这位大王的肥嫩双股,双足一点,犹如大鹰一般跃起,直向山下落去。

    他的一身轻功,堪称出神入化,只是偶尔在山石上伸足轻轻一点,稍缓降势,就那么一路飘落下去,比上山时候尤为轻快,甚至在半山腰的时候,还能有暇传言,喝道:“大王要下山去了,尔等赶紧跟上。”

    商学松回头望了一眼,只见那些服侍自己的小太监,居然一个个身法伶俐,十分轻盈,武功轻功尽皆不凡。

    他暗暗忖道:“没想到我这北辰王府,居然还藏龙卧虎,不光是曾登科,就连其余的小太监也有些身手。”

    晃眼到了山下,商学松径直回了自己所居的小楼,他把所有的小太监都打发了出去,又在自己房间里找了一回儿,确定没有什么良家,小狐狸俏寡妇,这才探手一抓,从虚空中抓出来古朴卷轴。

    他把古朴卷轴展开,心头忍不住火热,伸手轻轻一点,就把玄清太上剑人给启动了。

    剑人这种东西,有点像钢铁侠的钢铁战衣,又或者毒液战衣,反正就是启动了之后,立刻就有无穷剑气裹住了身体,让商学松化为了一个身材高大的道人。剑气绕身,让商学松冉冉升起,他双眼开阖,虚空生电,抬起双手,只觉得掌中犹如游丝的剑气精芒耀眼,随着念头转动,生出种种变化。

    这就是道家七大剑经之一,玄清太上剑经的正宗功力。

    商学松尝试了基础操作,发现自己若是只使用一重玄清太上剑经的修为,外貌就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道士,若是使用第二重玄清太上剑经的修为,就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道士。

    若是使用第四五重玄清太上剑经功力,外貌就变成中年道人,端方自重,不怒自威。若是把玄清太上剑人的威力悉数发挥,催动到第七重功力,这个剑人就变成须发皓白,德高望重的老道人,就如他在万空楼中第一次见到的两个小剑人时候,它们的模样。

    商学松有心试试,玄清太上剑人究竟有什么威力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哪里去找对手。

    曾登科虽然武功不凡,轻功了得,但在这种剑仙级的剑人手下,只怕一招就了账,商学松还颇喜爱这个小太监,倒也不忍心无缘无故就杀了他。

    他在房间中转了几转,居然有些烦恼,就像是一个得了心爱玩具,但却找不到人炫耀的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