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075章 时空意外
    【月光圣杯】这玩意在玩家里面不是非常有名,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你只需知道这玩意儿出自萨格拉斯就是。在后世,它会被带进去萨格拉斯之墓,只能从boss月之姐妹手上获取。

    本质上这是一个治疗专用的饰品,只不过经过月之女神艾露恩的亲手调整,属性已经大变。

    整个饰品的基础属性就加了智力,然而是高得丧病的智力加成。

    有多高?

    对于一个辉月法师来说,也就1000层楼高吧。

    连杜克这个曦日**师在享受这份额外的魔法回路加成后,竟然硬生生拔高到三等星的曦日,还不到顶部。

    杜克绝对相信,这个本来应该少说是游戏中第七版之后才会出来的东西,绝对能支持到他熬到半神阶。

    除了智力加成,这个【月光圣杯】的特效也很神奇,在触发状态下,竟然是白天获得魔法急速,晚上获得法术暴击。

    真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装备。

    原本之前来上古之战就想着打工还人情债的杜克,真心是大喜过望!

    “哈哈哈!谢谢艾露恩女神!谢谢”杜克罕有地无比乖巧地一口气连鞠三个躬。

    跟萨总的大礼包相比,基尔加丹的礼物,只能说中规中矩,在意料之中罢了。

    即便如此,杜克也总算是凑齐了一整套本应是后世太阳井高地级别的散件装备,个别位置配以死亡之翼和萨总的【月光圣杯】,算是武装到牙齿了。

    当然,杜克不会冷落了泰兰德,也给她配了一套牧师装。踏入英雄领域的家伙都是牛逼哄哄的,就好比泰兰德,她是同时兼具女猎手和祭司(牧师)双职业。理论上她可以像猎人一样穿锁甲,考虑到她最大杀伤力的招数还是神术,所以她的装束反而是倾向于布甲。

    在上古之战里,其实也做掉了不少恶魔领主,只可惜罗宁几个都在海加尔山养肥了,基本上看不上,结果换了一身装备的只有克拉苏斯一个。问题是这货本质是条龙啊!龙是最不吃装备的种族了,他们自己的鳞片利爪龙息就是最强的武装。

    上古之战结束的第三天,终于到达离别的时刻了。

    不管是罗宁、克拉苏斯、格罗姆、凡妮莎,还是杜克本人,都能感到一种恍惚的感觉。

    不容于世!

    不存于世!

    世界在拒绝着杜克他们,在排斥着他们。那种天地一起压下来,挤过来的莫名触感,让人根本透不过气。

    在艾露恩神殿的露台上,艾露恩的化身领着伊瑟拉等一群半神,泰兰德则带着玛法里奥等一众凡人强者,凝望着杜克等五人。

    相处的日子很短暂,可大家都知道,没有这些来自神秘远方的强大帮手,这场惊天动地的恶战很可能就是以燃烧军团的全胜告终。

    特别是这个神秘的杜康,作为六人组的核心,他不惜自污加入燃烧军团,并反转传送门,毁灭扭曲虚空里的虚空要塞,彻底灭杀数十亿恶魔的壮举,更是一举奠定了艾泽拉斯往后至少一万年的和平!

    时至今日,再没有人追问这六人组来自哪里。

    大家都有着共同的目标燃烧军团,明白这点就够了。

    迷离的霞光开始浮现在剩下的五人身上,就好像有个神秘的存在,用一颗可以抹去世间一切存在的橡皮擦,轻轻把他们伟岸的身影抹去。从他们的手脚开始,缓缓出现解离的现象。

    阿莱克斯塔萨和伊瑟拉同时望向不发一言的诺兹多姆,她们仿佛已经看透了一切。

    泰兰德站在队伍的前列,双手十指紧扣,放于两座海加尔山峰之间,唯有这样,才能从手指上感受到自己激烈的心跳。

    这两天,她几乎抓紧了每一分每一秒跟杜克腻在一块。浑然无视周遭其余的一切,包括怒风兄弟的目光。

    在这最后的时刻到来前,该说的已经说完,该做的都做了。

    不想说道别,明知道结果无法改变,她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时候,艾露恩的化身轻轻推了泰兰德一把:“去吧!我的孩子。”

    没有犹豫,泰兰德飞身扑上,可是当她张开的双臂交错在一块的时候,抱到的只剩下一片虚幻。最后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只给她看到,脱去伪装的苦笑脸庞。

    哦!这就是杜康的真实面貌啊!

    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也谈不上非常英俊,但……很有你风格啊!

    泰兰德跪在地上,浑身上下写满了惆怅与不舍。

    不知何时,大家已经散去。哪怕怒风兄弟再纠结,也不过多看了泰兰德仿佛因抽泣而颤抖的背部数眼后,长叹一声离去。

    露台上,只剩下她和艾露恩的化身。

    “孩子!你想好了吗?这可是一万年的漫长孤寂……只要你肯回头……”

    泰兰德霍然起立。

    风吹拂着她的蓝色发丝飞舞,她轻轻用手指头拢了一下。感受着那流淌在长风万里的命运的气息,那双狭长而优雅的银色眼睛好似穿越了时空,看到了一万年后……

    泰兰德忽然潇洒一笑:“或许,我跟他最初的相遇绝对算是命运女神的恶作剧。然而你不觉得,以我万年的孤寂,换来艾泽拉斯的万年和平,这交易实在太划算了吗?”

    “孩子……”

    泰兰德蓦然回首,清丽绝伦的脸上有着无比坚毅:“最初的确是无奈,但后来,那就是我的选择!既然我选择的是一个足以与燃烧军团抗衡的伟大英雄……哼!区区万年,不在话下!”

    是赌气?

    是自嘲?

    是坚持?

    还是偏执?

    别说是艾露恩,连泰兰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真的把这份略带扭曲的情感坚持万年之久……

    另一边,杜克回归了,同样带着惆怅。

    或许,在上古之战接下来的历史,会一如原版那样发展。比如伊利丹再次打造永恒之井,然后世界树诺达希尔种下,接着是娜迦的繁衍与复仇……

    但杜克考虑的是另一件事。

    五人的身影化作流光高速在历史的长河中穿梭着。就在这时候,一抹青铜色的亮光骤然撞向杜克。

    这一幕是如此不可思议,就好像一个神箭手以后发先至的态势,射中对面射来的一根飞矢。

    那抹青铜色光辉,一下子把杜克从固定的时空轨道上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