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21 耳语者的最终计划
    耳语者的其它成员对这个世界的变化情报保持观测,一直负责战斗事务的高川却是对耳语者本身做过调查。这个末日幻境的三次世界线变动,每一次世界线的变动都造成了细节上的变动,高川也对这种细节的程度进行过研究,以确定耳语者本身产生的变化。高川不需要主动去做侦测的事宜,几乎所有的情报,都可以从nog、网络球和耳语者的报告,针对报告做出的行动,以及众人对待情报的态度上看出来。

    一个人,一个组织,做了什么事情,在什么时间地点做了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将这个行动写入报告中,又为什么是以这种方式的报告进行记录,这种种连锁性的行为背后,都隐藏着行动的策划者和行动的执行者自身的想法——从行为方式和行动结果中去挖掘目标的所思所想,对高川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毋宁说,无论是过去现在的哪一个高川,通过表面的行为变化去研究内里的思想变化,从情绪和肢体行为,去探究对方的心理活动等等,一直都是其会主动且本能去做的事情。高川不觉得自己很聪明,轮到知识量,也根本谈不上充分,他只是凭借半吊子的理论去进行实践而已,可实践的结果和经验也毫无疑问会反过来帮助他增强这些能力。

    这个末日幻境里,每发生一次世界线变动,高川都必然重新听取其他人的报告,并亲自对报告者进行调查。在他总结出的变动线索中,有一个特征是很明确的,那就是:每一次世界线的变动都让“网络球的高川”这个身份变得更加广受认可,另一方面也让“耳语者的高川”这个身份变得容易遗忘,而“耳语者”的动静也更加隐秘。

    “耳语者”如果沿用最初世界线的发展,是无法成为如今这般模样的。反过来说,“世界线变动”在某种层面上,也是最初的义体高川变成如今的义体高川的必然条件。有许多在高川眼中属于“有益变化”的情况,都可以说,如果世界线不发生这样的变化,就不可能发生。

    正因为从世界局面上,世界线变动引发了一系列局势的微妙变化,从而在更远的未来产生恶意的破坏性的结果,但却从局部上,在短时间内,带来了针对某些人和某些组织的增益,所以,才让末日的脚步显得如此醒目又隐晦。

    另一方面,伴随着世界线变动的同时,高川陆续获得的三枚人格保存装置也才有了用武之地。人格保存装置并不是简单的东西,在高川所能得到的情报中,虽然人格保存装置不像精神统合装置那么显眼,毕竟后者是构成瓦尔普吉斯之夜和中继器的关键核心,但在神秘性和重要性上,两者却是不相伯仲。正如同寻常的神秘专家只能被动经历瓦尔普吉斯之夜,而无法将其主动改造为中继器一样,想要利用人格保存装置做点什么,甚至是,确定人格保存装置可以做什么,到底如何才能让它运转起来等等问题,也不是轻易就能够解决的。

    要说世界线的变化确保了人格保存装置的使用也不为过。经过近江之手进行调整后,人格保存装置在了八景、咲夜和玛索身上产生的效果十分惊人。而这种种惊人的效果,也是确保耳语者可能发展到如今形态的重要保障。

    高川所注视到的变化,每一个都有着严密的连锁,精巧细致地就如同连头发粗细的误差都不能有的机器。也许对常识中的机器而言,这种精巧严密的结构,会让机器本身的维护变得困难,容易产生各种各样的故障。但是,放在“世界”这个概念范围内,高川观测到的连锁反应,那种难以估量的复杂,反而让反应链条变得十分坚固。

    至今为止的发展都无法让高川找到半点可以作弊的缺口,它就像是一根完美的绞索,让受刑人喘不气来。

    在世界线的变动中,耳语者自身变化所体现出来的加速性和必然性,就连身为副社长的高川本人也感到恐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高川自己也已经很少提醒他人,自己身为耳语者副社长的身份了。若说近江、桃乐丝和玛索等人私底下成为了耳语者的一部分,没有给高川带来喜悦,肯定是假话,但是,要说在喜悦之外没有其他的情绪,也不尽然。

    耳语者那鲜为人知的高速奔驰,换做是早先的义体高川,大概只会感到高兴吧,然而,如今的义体高川却更多感受到,其背后所隐藏的某种狰狞的獠牙。他看不清这只野兽的真面目,但却可以嗅到不详的味道。然而,当耳语者开始转动起来的时候,哪怕高川也无法阻挡——因为,他只是副社长,是负责具体战斗事务的人,而光光是解读情报,投入战场,就让时间飞速流逝。哪怕不觉得疲累,也无法否认,高川自身无法在一天的二十四小时内做完所有自己必须去做的事情。

    新世纪福音的头儿想要和耳语者合作,高川在惊愕之余,当然觉得对方目光锐利,但是,其自身也无法肯定,这种合作究竟是好是坏,倘若会发生一系列恶性的连锁反应,又会发展到怎样的地步。

    面对哥特少女深邃的目光,高川只是装出深沉的表情,在心中不断衡量。然而,就在他给出答复的前一刻,那个熟悉的声音插入进来——哪怕是高川也没有料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在这个时间地点上,出现这样的事情。

    就如同太阳黑子爆发,影响了地球上某一范围的电磁一样,这个声音仅仅是听起来,就足以让人感到它的源头位于距离此地很远的地方,乃至于不能用常识中的“距离”概念来描述。像是对着耳朵说悄悄话,又像是脑海中冒出的杂念,像是从宇宙深处传来的呼唤,又像是在海边散步时听到的涛声。

    “要和耳语者合作的话,空口白话可不值得信任。”这个声音如此说到。

    “八景?”高川愕然说到,他几乎从未想过,八景会在此时此刻搭上线,远在近地轨道上的三仙岛,也没有捕捉到任何提前的信息。在近江的调整下,人格保存装置究竟能够产生何种用处,高川并不是很了解,高川只知道,人格保存装置很厉害,但是,到底如何厉害,厉害到了怎样的程度,就完全说不上来了。八景和咲夜本身在他的观测中,没有表现出剧烈的变化。更准确地说:在八景和咲夜陆续使用的人格保存装置后,和人格保存装置有关的情况,在中继器的光芒中根本连半点影子都找不到。

    只有现在这一刻,当八景的声音,超乎想象地来到了这个疑似末日真理教圣地的地方,以这种形象出现在高川的面前时,才让高川真正有了一点“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是同一等级的神秘之物”的实感。

    “嗯?八景……我知道你,耳语者的社长。”哥特少女的表情也微微凝固了一下。正因为在不止一次的末日幻境中,都对高川投以关注,所以,对高川身边的人事,她也同样了解。毋宁说,高川的不变是一个显眼的异常,高川身边人事的不变,自然也包括在这种异常中。在意识到高川的特殊性的同时,哥特少女也已经意识到了八景和咲夜等人的特殊性。

    只是,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哥特少女所观测到的八景和咲夜,都没有这一次的末日幻境中的她们那么特别——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八景有过“先知”的身份,咲夜也曾经拥有过神秘力量,但就活跃程度和力量表现来说,都没有如今的耳语者更让她印象深刻。尤其是在此时此刻。

    “抱歉,阿川,能够将交涉方面的事情交给我吗?”八景的声音继续在高川的心中响起。

    “啊,嗯。”高川虽然惊愕,但却毫无迟疑地应承了。他始终相信耳语者的众人,这和她们隐藏了多少自己所不知晓的秘密毫无干系。而且,虽然只有声音传达,但是,高川在第一时间就本能地相信了,那是八景在说话,哪怕在这之前,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八景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

    高川对自己不假思索的信任也感到惊讶。

    另一方面,八景和哥特少女的交涉时间也出乎意料的短暂,高川只觉得自己一个恍神,一切就有了定论。

    “最后的布置已经完成,阿川,接下来可以完全按照指示行动了。”八景的声音如此在高川的耳畔漂浮着。

    “……真是个令人惊讶的消息。这些日子,我可都是完全按照自己的猜想行动的。”高川不知为何,只觉得自己心中松了一口气。

    “网络球的计划一直以来都对我们的计划有促进作用,但是,在最后的选择上,和预料中的一样,和我们产生了分歧。”八景的声音并因为因为自身得到了怎样的能力就发生改变,仍旧如同高川印象中那般,若要形容,那就是“如同一个干练的班长般清爽”。

    “是中继器的使用吗?”高川问到。

    “算是一个大方面的分歧。”八景说:“走火果然还是要将伦敦中继器当成武器使用,但是,无论伦敦中继器作为武器有多大的威力,都不足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作为同样性质的东西,用中继器去攻击中继器,并不会带来任何好处。水和水的碰撞,只会掀起更大的波涛,粒子和粒子的碰撞,会形成新的粒子。中继器作为人类意识的聚合物,一旦毁灭了,最好的结果就是让人的意识消亡而已。”

    “最坏的情况呢?”高川问到。

    “会形成至今为止最可怕的一次献祭。”八景扼要地回答到,“根据超级系的计算结果,末日真理教在一系列行动的背后,所想要实现的,正是中继器的连锁性毁灭——方式、数量、过程和顺序都缺一不可。一旦它们完成献祭,无论献祭结果是什么,我们都输定了。它们让所有人都以为它们看重中继器,不会轻易让自己的中继器毁灭,但其实正好相反,它们并不十分在意中继器。正如女巫vv所说的那样,天门计划还进行,中继器是副产物,是祭品,也是伪装,也是诱饵。”

    “这很符合末日真理教献祭的特征:它们的献祭仪式中,最重要的不是那些显眼易见的魔法阵之类的东西,而是祭品本身的性质,以及过程上的细节所具备意义。”高川回答到:“也就是说,我们唯一胜利的机会,就是阻止这等同于最后一次的献祭,是吗?”

    “很遗憾,这次献祭可能被阻止的几率很低,几乎等同于零。”八景再一次给出了让高川感到惊讶的结论,“所以,我们最后的计划,不是阻止献祭,而是打乱它,改变它的方式、过程和顺序,最终改变仪式的结果——也许这么做不一定能够改变输赢,但是,却有可能延长抵达败局的时间。”

    “简单说吧,计划到底是想要达到怎样的效果?”高川扼要直白地问到。

    “彻底改变世界。”八景顿了顿,才继续说到:“将中继器碰撞时产生的力量导入近江的时间机器,进行一次彻底的世界线变动。在这个过程中,中继器的力量不会消耗掉,而是变回最初的样子。更简单一点说,就是维持能量守恒,进行一次超规模的能量循环。要完成这个计划,和末日真理教的献祭一样,将力量注入时间机器的时序和方式,都有严格的讲究。阿川你最后的作战,就是确保将敌人的时序更改为我方的时序。”

    “听起来很简单,但这种事情真的可以做到吗?要求太过于精密的行动,我们从来都没有做过。”高川的心中也没有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