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20 耳语者的副社长
    虽然哥特少女说眼前所见之处就是末日真理教的圣地,但是高川却没有任何证明的方法,他没有在这里见到任何末日真理教的特征,那些异态的十字架,以及非比寻常的巫师们。这里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死城,没有声音也没有风。高川已经完全弄不懂自己所面临的情况了,仅就当下的处境,看不到危险的征兆,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切入点,哥特少女说自己两人什么都不用做,末日真理教就会自行做出反应,这句话倒是在理,却也让高川有点儿不习惯——他不觉得自己两人正处于被动的状态,只是,明明觉得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却被建议不要做那么多,这和他过去所执行的行动都不太一样。

    “什么都不做?”高川还是不由得确认了一句。

    “是的,什么都不做。”哥特少女的口吻就像是早已经习以为常,“我们来到这里,不代表我们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我知道,大多数人都觉得,既然已经闯入敌人的大本营,就应该大闹一通,砸烂所有可见的东西,杀死所有活着的敌人,将整个大本营都付之一炬。但是,那只是从物质层面进行的常态战争。我们面对的是末日真理教的圣地,是天门计划的产物,虽然在我们眼前,这个圣地是以物质的形态呈现出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眼前所见到的,所能触摸到的,就是其本质。”

    “也就是说……”高川有些犹豫,他当然清楚,善用法术,盛产巫师的末日真理教,对灰雾的开发和应用,已经在统治局遗址的遗产外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对于物质态和精神态的转化十分拿手。倘若这里真的是敌人的大本营,那么,这个地方的神秘性理所当然会达到一个惊人的地步,而无法用常理去看待。然而,如果自己只是站在这里,无法做更多的事情,还真是叫人不甘心。

    “……我们实际上,不具备摧毁这个圣地的条件。”哥特少女说:“找到并进入这里,是一个难度,摧毁这里,又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难度。现在,我们之所以能够完好地站在这里,并对其进行观测,正是因为从一开始我就设下了限制。这个限制让我们无法对这里做更多的事情,也确保了我们不会受到更加严重的反击。”

    她转过脸,盯着高川说:“我们和这个地方所产生的交互,都会产生相互的作用力,交互越是激烈深入,这种相互的作用力就越大,我们也会受到更大的影响,但是,相对于我们受到的影响,末日真理教受到的影响要轻微一些,毕竟,这里是它们的地盘。”

    “所以,只要我们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减少我们的负荷?”高川说。

    “我们已经做了,我们站在这里,本身就是对它们的一种影响,不仅仅是心理上的,也是更实质上的影响。”哥特少女如此回答到,“你必须明白,高川,我们仅仅存在着,就会对我们之外的一切事物造成比一般人更大的影响。这不是自恋,也不是傲慢,而是事实。我是特殊的,你也是,无论你是否从主观上承认,这个客观事实都不会产生改变。也许你受到的教育让你保持谦虚……不,其实你也是打心底这么认为的吧?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的。”

    “与众不同……吗?”高川微微露出苦笑,他十分清楚,这样的想法在任何一个高川的生平中都存在过,毋宁说,无论是哪一个高川,无论经历了多少事,无论是多大,都会在某些偶然的时刻,产生“自己是特别的人物”之类的念头,并且,会尝试去做出一些仿佛要证明这个念头的行为。打心底而言,“与众不同”这个词语,在高川的心中,从来都不是贬义词。

    很多时候,“与众不同”这个词语,还会和“英雄”这个词语产生共鸣,高川会幻想着两个词语天生就是自己生命的标签。

    哪怕义体化了,人格有所改变,但是,现在的高川也仍旧是高川,在一些想法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与众不同啊……”高川叹了一口气,“但是,真的是与众不同的话,就应该可以做到更好吧?现在我们的情况可谈不上好,选择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我活了那么久,学到的经验中就有这么一条:越是与众不同的人,就越需要有耐心。”哥特少女不是在劝解,而就是这么认为的那般,声调趋向平静,“我的耐心很充分,但是,末日真理教的耐心总是不怎么样。它们的行动看起来很诡秘,但实际上,大都很急躁。”

    “说得好像你已经站在我们这边似的,说实话,我一点都不相信你会抛弃末日真理。”高川只能将话题转开,他觉得哥特少女在试图用话术诱导自己,那些话中隐藏了太多的暗示。

    “说得对,我当然不会放弃末日真理,不过,我讨厌玛尔琼斯家——没有人会喜欢想要将自己变成祭品的家伙吧?”哥特少女倒是没有绕圈子,十分直白地说:“我们可以先携手干掉玛尔琼斯家,再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就连网络球都倾向于和我合作,我觉得你也可以考虑一下,以决策者的身份回答我,而不是以执行者的身份。”

    高川有些惊异:“你知道?”

    “太明显了。虽然你表现得和网络球之间很亲密,在行动上也尽量配合,就像真的已经成为了网络球的编外成员。但是,在很多细节上,你的判断和选择体现出更多的独立性——你为网络球做事,以网络球为活动中心,仅仅是因为在你的计划中,网络球的戏份更多,但是,戏份最多的网络球,却不是份量最重的那一个。”哥特少女的目光就像是洞彻了高川的内心般凌厉,“一直以来,你都是耳语者的高川,而并非是网络球的高川,对吗?你该不会觉得,自己已经演得足够好,没有人看得出来吧?太蹩脚了哦,高川。”

    高川眯起眼睛,再次打量眼前少女姿态的存在,如果要说自己依靠网络球所进行的一系列行动,都是在演戏的话,的确不尽然如此,但是,正如对方所说,他的所有思考、选择和行动,一直都不是以“网络球的高川”这个身份进行的。哪怕活动中心从中央公国的城市转移到欧美地区,也更多是在为欧美的事务奔忙,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和耳语者总部联络,他也从未忘记,自己最初来到欧美的原因,以及自己真正的立场和身份。

    耳语者在nog中活跃度不高,甚至可以说,除了高川之外,没有任何可以谈得上战斗力的成员,这让高川本人的存在感直接遮掩了耳语者这个组织的存在感,给人一种“高川等于耳语者”的公式感,很容易让人认为,既然连高川都倾向于网络球,那么,耳语者这个组织就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亦或者说,耳语者整个儿就是网络球的一个下属部门。

    可是,这不过是一种错觉。

    耳语者是独立性极强的组织,高川也从来都不以网络球为中心去考虑问题的,更从来都没有让耳语者变成网络球的一部分的想法。

    “与其说耳语者徒留躯壳,实质已经成为了网络球的一部分,不如说,网络球在不知不觉间,被耳语者侵蚀了部分根系。”哥特少女如同指着犯人说出名台词的侦探,声音平静而笃定,“近江只是名义上属于网络球,但实质已经成为耳语者的一员吧?那个桃乐丝同样只是在身份上,是网络球的造物,是nog共同研究出来的最终兵器的最高等级仿制品,但实际上,真正让她从一个近乎不可能完成的实验体,变成如今模样的,是耳语者的近江,而并非是网络球的近江吧?作为耳语者对欧洲的行动尖兵,你其实参与过伦敦中继器的三柱体系的构建——你接触过那个玛索,也许网络球的人至今还认为,他们对她的影响力比你更大吧?但我想,那只是错觉。

    网络球最强的神秘研究专家,最接近最终兵器的造物,能够影响中继器的三柱之一,表面上属于网络球,但暗地里都成为了耳语者的一员,表面上没有任何动静,在nog体系中只是徒有虚名的耳语者,其实是最活跃的神秘组织之一。席森的黑巢虽然也试图从nog体系中咬下一大块肥肉,但是,黑巢只是在数量上壮大了成员,却没有在质量上得到最重要的提升。”

    “……你都看到了?”高川的表情平静下来,就如同之前那些浓厚的情感色彩都是可溶性的涂料做成的一样。

    “当然,你以为我是谁?被我锁定的目标,没有逃脱的可能。”哥特少女说:“所以,我一直都觉得,如果站在耳语者的立场,而并非是网络球的立场,我们拥有进一步合作的可能性。你觉得呢?”

    “合作的事情,桃乐丝已经和你达成过协议了。”高川说。

    “不,那是网络球的桃乐丝和我达成的协议,而不是耳语者的桃乐丝和我达成的协议——况且,我更希望是和耳语者的高川,而并非是别的任何身份达成协议。”桃乐丝如此说到,“这样才是最值得信赖的,不是吗?耳语者的副社长先生。”

    高川没想到,耳语者隐藏起来的情况竟然会在这个地方被人揭穿,当然,这并不是说他没想过会被揭穿,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秘密会一直都是秘密,但是,耳语者的秘密却随时都会被撕去伪装,高川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的确,在其他人的眼中,在大多数神秘专家的眼中,最为显眼,战斗力最强,做事最显眼的高川,大概就是耳语者中唯一值得重视的角色吧。但是,正如女巫vv本人所说的那样,光芒夺人的高川,其身份不是网络球的谁谁谁,而仅仅是“耳语者的副社长”而已。

    耳语者的其他人,可不是除了身为副社长高川的之外,全都在混吃等死而已。副社长高川作为尖兵去执行战斗任务,但是,一个神秘组织的经营,却不是只要能够战斗就足够了。毋宁说,身为副社长的高川只是计划的执行者,而真正制定计划的,是副社长高川之外的其他成员。扩展人脉,经营关系,收集并分析情报,制定一个可行性又具有临场操作空间的计划,可以说,除了战斗本身之外的工作,全都由包括社长八景和咲夜在内的所有耳语者成员包办的,她们的才干,让耳语者在这些活动中,成功被高川的光芒掩盖。而变得不起眼的耳语者成员,又成为了耳语者隐秘行动的基础。

    耳语者是一个小型而彻底的神秘组织,每一个成员的思考能力和行动能力,都不会被浪费掉,哪怕是近江、桃乐丝和玛索加入后,在双重身份的掩饰下,也无法取代其它成员的工作。耳语者的齿轮,比任何人所想象的都要精密。

    正因如此,所以,高川以“耳语者的副社长”这个身份所进行的交涉和决议,才是最可信的,也最有份量。

    虽然觉得不是所有人都会忽略这个本质,但是,高川仍旧觉得,自己的“耳语者副社长”的身份,同样属于被人遗忘的那部分。而且,也已经很久没有人以“耳语者的副社长”这个身份去看待他了。在欧美地区活动的时候,高川总是被视为网络球的核心战斗力,是nog的急先锋,是世界英雄,立场天然站在网络球方面,从而得到了网络球全方位的支持。乃至于,让人下意识认为,其实高川就是网络球的成员,而从来没有什么耳语者。

    就算是网络球内部,认为高川是网络球同僚的人也不在少数。

    如今听到哥特少女提起耳语者的身份,倒是让高川有点儿愕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