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镜花水月!
    “什么?是谁?”

    这突如其来的话,顿时让所有人猛地将目光看向了门口,尤其是朽木白字,眼神中更是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杀气。

    好熟悉的声音。

    这一辈子就算是他瞎了,死了,也绝对不会人认不出这个声音的!

    空荡的门口处。

    一个脸上挂着微笑,显得很是儒雅的男子,正缓缓的走进来,目光所过之处,很是平淡,可是却让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衅!

    “卫……子……青……”

    一字一句充满杀气的怒语从朽木白哉的口中蹦出、

    “什么,他就是卫子青!”

    听到朽木白哉说出这个名字,所有队长的脸色都大变了起来,随即,一股股恐怖的灵压瞬间爆发。

    仅仅只是这些灵压,整个大厅的空间便扭曲了起来,有种要承受不住就崩塌的感觉、

    “啧啧啧,十一个队长,一个总队长的灵压全都奔我来啊,忽然觉得有些荣幸,我想,不管是尸魂界还是现实,我是第一个受到这种待遇的吧?”

    面对这种让人呼吸都难受的威压,卫子青不止脸色不变,依旧那么的风轻云淡,而且还是打趣了起来。

    这种态度,顿时让所有人更加的不满了起来。

    “你是挺荣幸的,不过也仅此而已了,卫子青,你一再的羞辱我,今天,你别想要在逃了!”

    朽木白哉冷哼一声,直接站了出来,更是拔出斩魄刀就要动手,在场的人中,恐怕只有朽木白哉最想宰了卫子青了。

    “淡定淡定,你那么凶做什么,我又没有对你怎么样,你那样子,别人会想歪的,说得好像我对你那啥了……”

    噗!

    朽木白哉的手抖了下,手中的斩魄刀差点直接掉在了地上,就是别的队长脸色也是变得很是诡异了起来,身上的威压差点都维持不住。

    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听到刚刚卫子青的话,好像,有些想歪了……

    而且这个卫子青,为什么那么的……污?

    这和情报中的有些不一样啊!

    “卫子青,别废话了,动手吧!”

    朽木白哉冷冷的看着卫子青,他已经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他了!

    “等等……”

    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总队长忽然开口了。

    “总队长……”

    朽木白哉不解的看着山本元柳重国,不明白他为什么阻止自己,不过听从命令的他,还是按耐住了内心的愤怒。

    不过,他就要疼不住了。

    因为这个时候卫子青竟然很是感慨的对着他语重心长道:“你看看,还是你家队长明理,哪像你,一上来就打打杀杀的,这都不好啊!”

    噗!

    众人吐血!

    终于明白了这朽木白哉那么严谨刻板的一个人,为什么会看到他就恨不得杀了他了,别说是他了,要是自己,早就动手了,朽木白哉没有动手,那是因为他有风度啊!

    “卫子青,传说中,华夏的修仙者,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刚刚下达了什么命令吧!”

    山本元柳重国看着卫子青,不怒而威,至少所有人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他语气中的杀气。

    这不得不怪他。

    刚刚下达最后的通缉令,这个人却自己送上门来了,还那么的潇洒淡然,现在已经不是说旅祸和杀害蓝染的问题了,而是上升到了对整个尸魂界的挑衅了!

    “嗯嗯!”

    卫子青很是正经的点了点头,有些惊讶道:“没有想到,你们竟然为了我,发布了最后的通缉令,这真的很令人惊讶……觉得倍感荣幸!”

    卫子青是真的觉得很荣幸,也很惊讶。

    荣幸是的,他们竟然为了自己发布了通缉令,这可是原著中从来没有的事情,显然是特地为了自己了。

    当然了,惊讶的就是自己竟然成为了替罪羊了,这蓝染的炸死,他们却当成了是自己杀的。

    这就有种让卫子青觉得很是委屈的感觉了。

    “那么,看来你是承认了吗?”

    总队长山本元柳重国握着的手杖抵在地面,整个地面已经微微裂开。

    十一个队长,包括朽木白哉身上的气势也越来越强烈了,左手也压在了斩魄刀上。

    战意,蓄势待发!

    只要卫子青点头,他们可不会在理会是不是群攻,有没有武士道精神了!

    卫子青抬着头,扫了一眼所有的队长,然后,看向了山本元柳重国。

    他……

    缓缓的张嘴……

    所有的人,气势更加的强大了起来,扭曲的虚空,发出一阵阵的咔嚓声,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缝开始逐步的出现,可是笼罩在卫子青身上的杀气是有多么的恐怖了。

    “承认个屁啊!我什么时候杀了蓝染了,欲加之罪,我承认了我特么的就是煞笔了!”

    卫子青忽然咆哮了起来,这让所有人的气势为之一滞。

    但很快的大家都怒了。

    山本元柳重国更是狠狠的将手杖用力的敲打了起来:“给我闭嘴,到了现在你还想要狡辩,卫子青,你当真我尸魂界对付不了你吗?”

    “切!”

    卫子青撇了撇嘴:“对付得了对付不得了我到是不知道,可是我就是觉得,你们很可怜!”

    “可怜?”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楞了下。

    朽木白哉冷哼一声站了出来:“可怜,什么意思?”

    “被一个五番队的队长这样耍,难道还不可怜吗?你们说蓝染死了?你们眼睛是瞎了吗?他就躺在那里,是不是死了,难道你们都看不出来吗?”

    “什么?”

    谁也没有想到卫子青竟然说这话,这蓝染明明已经死了,他还说没有死,这人是疯了不成?

    虎彻勇音更是有些愤怒了起来:“你胡说,难道蓝染队长的尸体在这里,还有假不成?”

    虎彻勇音是一个很温柔的熟妇,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很少见到发火,可是现在她发火了,因为这个人在质疑自己的能力。

    身为四番队医疗队的队长,怎么可能连一个人是死是活也分辨不出来?

    看着因为自己一席话已经快要忍不住动手的大家,卫子青也是很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也不能怪你们,谁又能想到,从头到尾你们都被催眠了呢?”

    说着卫子青也不去理会大家,而是将目光看向了角落中蓝染的尸体:“对吧蓝染队长,不得不说,你的斩魄刀镜花水月的催眠能力相当的厉害,这一群人,可是被你耍得团团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