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16 寻找VV
    义体高川渐渐意识到了,如今正在和纳粹交战的舰队本身正在发生一种让人细思恐极的异变,这种异变隐晦又迅速,从人的思想意识出发,深入选择行为的本质。然而,自己完全无法捕捉到这种异变的起源,在激烈的战斗中,这些异常的现象就像是不安的种子,让他觉得自己就仿佛卷入了又一个不由自主的漩涡,根本无法确定,自己和整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命运到底会走向何方。

    当意识到的时候,异常早就已经开始了,莫名其妙,无法理解,让人惶恐,哪怕就现在的形势而言,似乎没有给整支舰队带来巨大的破坏,当在末日幻境中,异变和神秘总是带有恶性的——义体高川无法不将这种异变,视为“病变”的一种体现。

    在所有人都沉浸在一种充满紧迫感的,莫名其妙的狂热中时,在他们大肆在内部通讯网络中谈论那些他们在正常的时候绝对不会提出的建议时,义体高川深深感受到了一种彻骨寒冷的隔离感。他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这支舰队中唯一还清醒着的人?明明自己身为高川,就是一个同时患上生理绝症和精神疾病的病人,但在此时此刻,却觉得其他人比自己的“病情”更加严重,这很不对劲,他清楚,就算真的是“病情恶化”的体现,也应该有一个过程吧,然而,这个过程就好似在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浓缩了,变成了没能观测到的部分。

    就像是在黑暗的海底,有一个更加黑暗的影子悄然上浮,人隐约能看到,却又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看到了,于是在这黑暗的未知中,恐惧就好似泡沫一样从内心深处喷涌出来。

    在这样下去,先不提真的如这些人所说的,将自己非人化,进而将整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非人化,能否真的取得对纳粹的胜利,在完成非人化的同时,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本身很可能就会崩解。人是无法想象非人的存在会采取何种行动的,如今甚而为人所拥有的信念和誓言,在完全变成非人之后,大概就会是不值一提吧。如今以人的觉悟,去假定非人后的行为,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义体高川也曾经不止一次觉得自己不似“人类”,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觉得自己仍旧是人类的时候,也正好就是他觉得自己不似“人类”的时候。因为,“自己是不是人类”的想法本身,对其进行思考的行为,本身就是人性化的体现。

    一个从思想到行为上的真正非人,是不会思考自己是不是人类的。

    如果各个船舰中的人们的想法和行为,仅仅是局限在“通过思考自己是不是人类去断定自己是不是人类”这个范围时,那么,义体高川也就没有必要如此担忧。然而,义体高川感受到了在这之上的意识变异的征兆。

    硬是要找寻当前异变的一个最接近的开始点,似乎是在确认了月球将会抵达距离地球的某个高度时,有那么一种认知,就如同开关键一样,被大家无意识地扳动了。

    “停下,都给我停下,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啊?”义体高川用最严厉的口气插入众人的对话好几次,对方却就像是听不到,亦或者刻意忽视了一样。利用三仙岛切断各个船舰的交流,在观察之后,也不得不承认,同样无法阻止他们意识的变化。

    这些人的变异并不是因为“交流”这种行为彼此感染、扩散和深化的,“交流”这个行为本身像是一个渠道,但其实并不是重点。

    必须想点其它办法。义体高川对自己说。在他的眼前展现的,是只有他才能看到的危机和乱象:月球还在迫近地球,但直接和地球碰撞的几率小于百分之五十;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追击纳粹,但只要不是拿出破釜沉舟的力量,几乎没可能突破不规则多面体的防线;与此同时,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本身也好似被加速燃烧的柴薪,随时都有可能在击破敌人之前,自己就已经燃烧殆尽。毋宁说,如果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自身燃烧殆尽,仍旧可以算是好结局,更可怕的情况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因为船员的意识异变,立场也会发生彻底扭转,最终变成敌人的一份子。

    可是,到底该如何着手对当前舰队自身的异变进行处理呢?敌人在那里?异变的源头在那里?这些问题的线索,就像是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藏了起来。义体高川最终能够想到的应对方法只有一个:既然是意识发生异常,那么,想要纠正也必须从意识态层面出发。

    义体高川清楚,自己只是半吊子的意识行走者,而能够进出人类集体潜意识,理所当然可以对个人意识造成影响的三仙岛,则几乎将所有的焦点,都放在整合舰队攻击纳粹的事务上。倘若为了挽回舰队众人的意识异变,而让纳粹得以自由活动的话,其结果也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所以,这是只凭自己的力量无法解决,三仙岛也无力投入的局面。

    需要一个帮手,一个在意识态层面拥有强大力量的人——义体高川翻遍了脑海中的那些熟人,最终聚焦在一个少女体型的身影上。

    “女巫vv。”义体高川喃喃自语,虽然有点危险,但是,这个时候也只能让她帮忙了。

    让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的大人物,对敌对立场的我方意识进行处理,这种想法在常识中实属天真可笑,然而,没有更多的选择。真正可以放心的人,并不具备处理这种程度的意识异变的能力,而能够处理的人,却从立场和信念上,是不值得信任的人,这就是义体高川眼中所见的残酷现实。

    义体高川的身体随着三仙岛球状核心的圆盘装置转动,在这场意识异变中,受到影响最小的正是三仙岛本身,因为除了义体高川深入接驳三仙岛的神秘系统之外,所搭载的成员都以“柴薪”的姿态,深度沉睡于特殊的舱室中,哪怕是中将和政委这样高级官员,也没有机会长时间清醒,在更多的时间里,他们处于一种半睡半醒,却没有做梦也不会思考的状态,情报会进入有权知晓当前情况的人员的脑海中,但除非这些情报在一些偶然的情况下,对他们的意识进行激活,否则,他们的意识始终处于一个近乎冬眠的水准。

    正因为这些人在大多数时间,是不思考的傻子,是无意识的植物人,是意识活动缓慢的迟钝者,所以,天然对意识态的干涉有一种无形的屏障。中央公国的针对性布置可谓是成功的,当义体高川意识到弥漫在整支舰队的异变时,就果断按照三仙岛的事项规范,第一时间延长了包括高级官员在内,三仙岛内所有成员的意识活跃期。

    只有和三仙岛深度结合的自己,能够依靠三仙岛的神秘性,去抵抗这种意识层面的异变,也只有这样的自己,尤有余力脱离纳粹的正面战场,去寻求一个敌对立场人物的帮助。正因为身边有比过去更多的人,承载的生命份量也更加明确,才让高川比过去以往更清晰地感受到,如今无法得到援助的孤独感。

    接驳义体的管线传来巨大的“吸力”,但实际上,这种吸力是不存在的,而仅仅是高川的一种错觉感受——他觉得自己的灵魂被身体内存在的无数孔洞吸入,分割,如同一条条细碎的面条,扔进了冰冷的汤汁里,才渐渐重新黏合起来。这次潜入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并不是以三仙岛为主,三仙岛的大部分注意力不得不放在物质态层面,对宇宙联合试验舰队的监控和调整,以及对纳粹的攻略上,只有义体高川自身的意识,被更多投入在这个人形的形象中。

    已经和三仙岛深度结合的义体高川,再次以这种“剥离”的方式,单独呈现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给义体高川带来的感觉很糟糕。比起之前进入蜉蝣废墟时的感觉还要糟糕,他觉得自己就像是精神分裂了一样——不,他早就精神分裂了,只是现在这种分裂的感觉更加明确。

    他如今的轮廓,根本就是乱七八糟的烂泥用最粗劣的手法捏成的一样——当然,高川的面目还是依稀可以看得出来。

    义体高川没有联络女巫vv的方式,要说如何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寻找,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头绪。只是,如果在不知道对方具体所在的情况下仍旧想要找到对方,除了这个地方之外,几乎不做它想。他甚至觉得,只要自己抵达了人类集体潜意识,对方就一定有办法感应到他的到来。毕竟,女巫vv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家伙,而是人类有史以来可能最古老最强大的意识行走者。她呆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时间,甚至可能比她呆在物质态层面的时间更长。人类集体潜意识固然是一个广阔而变化莫测的环境,但是,女巫vv只要呆在这个地方,就算是动用了中继器也不一定可以抓住她。

    女巫vv在这个地方,拥有她所能拥有的最高等级的安全性和自由度,哪怕以她的身份呆在物质态层面,都不一定有这样的优势。

    义体高川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和感受人类集体潜意识,在此之前,虽然驾驶过三仙岛潜入过,但通过和三仙岛的直连去感受,就像是还套了好几层密不透风的连体泳衣。而且,呆在三仙岛内部向外观测,所看到的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模样,也和此时此刻,用仿佛肉眼直接注视的方式,所看到的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模样,也是截然不同的。

    要形容这种直接“看到”的人类集体潜意识到底是什么样子,义体高川只觉得词穷。那紧密贴着自己的东西,甚至要形容为“这就是自己的肌肤”,观测自身时,虽然有身体的轮廓,但这个身体也完全是和周遭环境的同种东西构成的。大量无法描述的存在,从不知道是远还是近,是哪个方向的地方绵延过来,穿过这个身体的轮廓,是构成这个身体轮廓的一部分,又从另一侧穿出,投向更远的地方。

    在可见的现象中,实际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个性,自身所见的每一个部分,都是及其复杂,但又及其重复的,包括自身在内。自身轮廓也并非是什么独特的存在,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石头的天然纹理在人的眼中看起来像是一张人脸”这样的感觉吧。然而,那实际并不是人脸,而仅仅是石头的天然纹理而已。

    只有从想象的角度,从人性的角度去观测人类集体潜意识,它才会呈现出人的个性和表情,但是,这些个性和表情却并非是本质的东西,而仅仅是一种错觉。

    人类集体潜意识呈现出如此的情态,对义体高川而言,也是让他稍稍有些惊讶,因为,他曾经把人类集体潜意识想象为一个漫无边际的“海洋”,并且,听说最多的描述,也多是用上了“海洋”这般形容,在三仙岛内部的时候,所看到的人类集体潜意识也多是偏向于“海洋”的感觉。那种液态的流动感,容纳感,完全征服了人们的想象力。

    然而,在以这种最接近的距离,亲身感受了人类集体潜意识后,他才察觉到,那些描述,自己的描述,那些感性的个性的共性的人性的形容比喻,全都是不正确的,虽然会擦上一点边,但要做一个真正完整的描述,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尽管很多人都形容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每一次变化,就好似“波浪”一样,但就义体高川所见所感,“波浪”只能形容百分之一二,那难以描述的推动力,甚至不能使用“推动力”这个概念。他在“游动”,但真要说“游动”也不尽然。

    那莫名其妙的,无法言喻的,诡异莫测的变化,让义体高川在不知何时就已经脱离原来的位置,向某一个地方前进——义体高川只是在心中想着,必须尽快找到女巫vv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