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七百九十九章节 离开天域
    第七百九十九章节离开天域

    当然,刑天自己也有着诸多的理想,若是自己被禁锢在这里,那么自己的理想也都将成为泡影,或许自己将会在天域的力量之下被一点一点地给磨灭掉,殒落在这天域之中,这可不是刑天所愿意接受的结果,刑天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在这里。

    心念一动,刑天快速地向自己初进天域的地方飞去,以刑天的实力,在他全力暴发之下,没过多久便回到了那颗黄金大树之旁,不过眼前的景象把刑天吓了一跳,黄金大树后面的几座石头大山几乎被削平了,又一头怪兽出现在了这里,而且在发疯地攻击着一切,若不是那颗黄金大树无比强大,只怕这颗让刑天都为之震惊的天灵树将会被毁灭。

    虽然刑天很想再干掉这头怪兽,可是他却没有太多的时间,刑天需要离开这里,可是这世界之上的事情却并非是一帆风顺的,刑天想要离开,可是那头怪兽却不想让刑天离开,而且在一看到刑天之时,那头怪兽则是更加疯狂起来,不再去攻击那四周的环境,而是将目标盯在了刑天的身上,对刑天发动了攻击。

    这头怪兽虽然十分疯狂、十分狂暴,可是在与天灵树的对抗之中,这头怪兽可是耗费了不小的力量,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若是与刑天对战下去,那同样是死路一条,只要刑天愿意痛下杀手,那么以他手中的本命至宝‘永恒神舟’之中那得到进化的‘弑神箭’的力量绝对能够给予这头怪兽致命一击。将其毁灭掉。

    可惜,刑天却不敢出手,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停留在这里。一段自己的时间不足,那么等待刑天的将会是毁灭,而且在那种情况之下就算他有可能脱身而出,但是也必会没有时间收回‘弑神箭’,所以刑天长叹了一口气放弃了要干掉这头怪兽的相法。

    刑天不是傻子,看到这头怪兽如此疯狂,那绝对与自己先前干掉的那头怪兽有着血缘的关系。刑天可不想与这样一头疯狂的怪兽对抗,刑天沉哼一声说道:“算你这头怪兽命好,老子没有时间与你斗下去。这次就饶你一命!”

    刑天说道这里之时,没有去理会这头怪兽,飞身冲上了那天灵树之上,快速地掐动着神诀。一道强大的光芒闪过。一瞬间,刑天自身之中的力量被那强大的神诀给抽空,然后刑天的头一晕,当他清醒过来之时自己已经回到了死海之中,回到了自己所建立的新世界之中。

    就在刑天回到死海的一瞬间,他瞬间感受到到自己与天域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自己的内世界恢复了正常,在内世界之力的反补之下。几个呼吸之间刑天的一身实力又恢复了正常,这时。刑天则是满头大汗,只见他挥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好险啊,看来我还是小看了启动神诀所需要的力量,若是我再继续停留在那里,只怕会将自己的性命给断送在那里,没有想到从那天域之中回转到死海竟然需要如此强大的力量这一切还真是佼幸啊,下一次我却要更加小心!”刑天喃喃自语着,从他的语音之中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此时心中的震骇,看来这一次天域之行给予刑天很大的感触!

    在稍微恢复了心神之后,刑天心神一动感应着这方世界的变化,很快刑天则发现后土祖巫等人都出现在了自己的住所,在发现这样的情况之进,刑天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要不然大家不会如此紧张,心念一动刑天则是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时,大家正在讨论着刑天的去向,当看到一道流光之后,刑天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嫦曦与嫦娥一下冲了出来抱住刑天的手臂,说道:“夫君,你去那里了,大家都在担心你的安危,你离开之时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让我们有所准备!”

    刑天能够感受得到来自于嫦曦与嫦娥的担心,他淡然一笑说道:“这里是死海,是我的地盘,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大家怎么会聚集在一起,难道说又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听到刑天之言时,玄冥祖巫则是长叹一声说道:“刑天,你刚才不在的时候,整个世界之中是电闪雷鸣,你所留下的诸多禁制全部都疯狂地活跃了起来,让整个世界的众生都感受到了危机,所以大家都聚在一起,想找你了解情况,在发现你竟然不在时,我们还以为你又出了什么事,正在讨论着你的去向。”

    看见大家如此关心自己的安危,刑天的心里也是一阵欣慰,看来自己所付出的一切没有没白费,自己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要不然众人也不会有如此的反应。

    这时,女娲娘娘则是发现了刑天身上的一丝血迹,奇怪地说道:“刑天道友与别人争斗过?你的身上怎么会有一丝血迹的存在,是不是有人进入到这毁灭风暴之中,引动了这天地的剧变,以至于影响到这方世界?”

    对于刑天的实力,女娲娘娘可是十分了解,在这一刻她的心里可是十分震惊,就算是神皇至尊出手也不见得能够让刑天受伤,可是现在刑天的身上却有了一丝的血迹,这样的发现让女娲娘娘则是难以接受,心里十分的不安。

    听到女娲娘娘之言时,大家都注意到了刑天身上的那一丝血迹,虽然这道血迹很小,可是大家都能够感受得到在这道血迹之上有着一丝非同小可的气息,那种气息让他们的心神都为之一阵的压抑,让他们为之不安起来。

    刑天随手发出一道古神之力清除了自己身上的这道血迹,然后淡然一笑说道:“我没有和人争斗。只是和一只怪兽争大战了一场而已,大家用不着担心。”

    当刑天之言一出,在场的众人一瞬间脸色大变。那后土祖巫更是急声说道:“刑天,你与凶兽一族又开战了,难道说他们再一次入侵死海不成,想要与我们全面开战?”

    不仅仅是后土祖巫为之震骇,在场的众人都为之震骇,都与后土祖巫有着相同的想法,以为凶兽一族再一次忍耐不住要对死海发动攻击。要再次挑起一场凶兽狂潮,让他们为之不安起来,担心这方新生世界的安危起来。

    虽然说这方世界有着诸多的防御。有着诸多的屏障,可是他们依然不敢确定这方世界的力量能够阻挡得住那凶兽一族的疯狂攻击,毕竟凶兽一族给予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让他们的心中都不由为之畏惧。让他们为之担忧起来。

    在听到后土祖巫的这番话时。刑天明白众人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于是摆了摆手说道:“不,凶兽一族并没有对我们发动攻击,应征虎是他们心有不甘,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与我们开战,他们还没有傻到那种地步,若是凶兽一族在这个时候发动攻击,我反而会高兴。可惜他们可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来,不会冒然出击的!”

    刑天的话让大家不由为之一怔。有着满头雾水,既然不是凶兽一族对死海发动攻击,那以刑天现在的境界与实居然还有怪兽能和他争斗,这实在让他们难以想象!这时,玄冥祖巫则是皱了皱眉头说道:“刑天,你就不要绕圈子了,你到底去哪儿了?又遇到了什么样的情况,竟然还会与怪兽大战一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刑天淡然一笑缓缓地说道:“其实我通过这世界的本源核心宝星的力量感应到了神秘的一界,那儿十分奇特,好像是传说之中的天域,我现在还不敢完全肯定。”

    “什么天域!难道说那传说是真的存在不成?”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全都睁大了眼睛望向刑天,刑天的这番话让他们为之震撼,天域这个名字他们这些人也都在诸多的传承之中有所见,不过大家都没有把它当成真,可是刑天却说出这样的话,让他们一个个都为之失声!

    刑天点了点头,说道:“那传说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天域是真实存在,只是我们没有找到它的信置罢了,不过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天域会再一次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这一场天地剧变已经让无数的远古传承遗迹出现了,那天域也会出现的,只不过这一次我所去的地方只是那天域的一个边角,很小的一个空间,而且我自己也不能完全相信那就是天域的存在,或许那是另外的空间也不一定,毕竟在这天地之间有着无尽的空间。”

    在那传承之中,天域之中有着诸多的宝物,有着诸多的机缘,可以说去天域是在场每个人心中的梦想,甚至是他们所追求的宝地,所以当刑天说到去过天域时,大家方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会一个个变得如此的激动与兴奋,这是他们的本能反应。

    刑天的话音一落,玄冥祖巫不由地走出来笑骂道:“好你个刑天,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啊,我觉得你现在是变得越来越神秘了,经常去一些大家想都不敢想的地方,这一次不知道你又有了什么样的收获啊,传说之中那天域可是有着诸多的宝物与机缘,以你的寮力不可能会空手而回吧,说说天域的情况也让我们了解、了解。”

    对于刑天有如此的神通,玄冥祖巫的心中则是有着一丝失落,又有着一丝兴奋,失落得是刑天已经不再为巫族的一员,让她的心中有所不甘,兴奋的是自己又看到了巨大的机缘,若是刑天真得去过天域,那么自己便有机会前去天域,走向更高的层次!

    刑天淡然一笑说道:“那里是不是天域还是一个未知数,只不过是我自己认为是天域罢了,不堪这那里的确有着诸多的天材地宝,有着诸多的机缘,当然也有着巨大的危险,这一次我一开始便遇到了一头神皇境界的怪兽,我用尽了手段方才干掉了它,而在我无法继续坚持下去之时,重新返回自己一出现的地方之时,不想又有一头怪兽出现,若不是我见机得快迅速收身而退,只怕自己便将陷入到那方神秘的世界之中,那方世界可没有大家所想的那么美好,而且机缘之中也有着诸多的凶险,一个不小心也会陷身其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