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朽木队长,求放过
    轰轰隆隆!

    剧烈的爆炸声传来,哪怕是卫子青距离爆炸的地方很远,可是依旧能感受到整个地面的震动、

    整个灵庭已经是乱成一团糟了,无数的死神冲过卫子青的身边,朝着爆炸的地点冲了过去。

    “好熟悉的灵压,这是黑崎一护?而其中的另外一股威力也不弱,那是……”

    卫子青停了下脚步,目光看着那冲天而起的硝烟处,微微眯着眼睛,异灵眼直接放开。

    果然,在距离此地约有将近百里的地方,黑崎一护还是和原著中一样遭遇上了死神。

    而那个死神却是一个持着如同长枪一般的斩魄刀,在两人战斗的旁边,一个发丝如同几根孔雀毛一般的男子正站在那里。

    “一角吗?十一番队的另外一个战斗狂,那么另外一个应该就是一角的基友川弓了吧?”

    一护和一角的战斗颇为激烈,卫子青也惊讶的发现,这一护果然是一个外挂,越是战斗,他的战力竟然变得越发的恐怖起来,要知道一角可是十一番队的第三席啊。

    在加上十一番队就是一个战斗队伍,实力可以说是整个护庭十三队中最强大的,就是一角的实力也是到了渡劫,可想而知,这一护是有多么变态了,竟然和一角大到不分上下。

    不过卫子青很快的就没有去关注他们了,因为又在同一时间,灵庭中到处都起了一股股熟悉的灵压。

    “茶渡,井上,石田等人都遭遇了强敌了啊?有意思……不过这关我什么事情,我只是来散步的!”

    卫子青点了点头,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状况,虽然自己是要来找崩玉的,不过没有遇见蓝染也没有动手的办法、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崩玉还没有出现,只有当出现的时候才有出手的价值!

    于是,纵然整个灵庭打得火热无比,卫子青已经悠闲。

    不过走着走着,卫子青的脚步忽然停止了下来,抬着头,只见自己已经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白色塔下。

    “这是,忏罪宫?”

    卫子青记得,这里好像就是原著中灵庭专门关押尸魂界死刑犯的人。

    因为在这忏罪宫的对面,正好能清楚的看见她们将要行刑的地方,果然,卫子青在一旁看见了一座山,山上一个大型的刑架散发着血腥之味,那就是原著中的究刑刑台了!

    “那么,朽木露琪亚现在应该在这里吧?要不,我上去和她聊天,要不有些无聊啊!”

    卫子青低头想了下,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大步大步的踏进了忏罪宫中。

    ……

    “旅祸,是他们吗?”

    忏罪宫中,朽木露琪亚看着窗外不断传来的硝烟,还有听到的消息,也知道了是有人闯进来了。

    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觉得是一护他们来了。

    可是她心中还是有些不敢肯定,毕竟如果是一护现在的实力,到了这里的话,那必然是难以走出去的。

    “希望,希望你们不要傻傻的过来吧……”

    朽木露琪亚低声喃喃着,自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唯一希望的,那就是不要在因为自己,有着无辜之人被自己连累连累。

    “咦?你在说什么啊,不要傻傻的过来?是在和我说吗?”

    一阵有些疑惑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露琪亚吓了一跳,转头一看,终于在也忍不住直接跳了起来:“卫老师,怎么是你,你怎么来这里了,这里不是有守卫吗,你怎么……”

    “淡定淡定……”

    听着问着一大堆问题的露琪亚,卫子青伸出手示意淡定下来,更是埋怨道:“我可是只有一张嘴的,你那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你?”

    露琪亚楞了下,看了下他的身后,只见地面上躺着几个死神的的尸体,在看看卫子青,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好久不见啊露琪亚,听说你要被执行死刑了啊,怎么样,看到老师有没有很激动,有没有很兴奋呐!”

    卫子青咧着嘴笑了起来,隔着监狱的栅栏看着露琪亚,好像很期待露琪亚一脸激动无比的样子。

    但是……

    露琪亚只是嘴角抽搐着,一点也没有觉得激动,反倒是一脸的担忧:“老师,你来了,那么一护他们……”

    “无奈,都不关心老师,就关心一护!”

    卫子青幽怨的看着露琪亚,看到露琪亚的脸色黑了下来,这才点了点头道:“嗯呐,那小子说要救你,我们就来了,好烦恼,尸魂界高手还是很多的,现在那一群小子们,估计在满世界的打听你的消息吧!”

    “一群?除了一护还有谁?”

    “井上啊,茶渡啊,夜一先生啊,还有石田啊,他们都来了!”

    “他们……”

    露琪亚的眼眶顿时有些红了起来,她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真的全都来了。

    不过很快的,这感动一下子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担忧:“不行,老师,你们不能来的,这里太危险了,你们不能来救我,快走!”

    “放心吧,来都来了,也走不了了!”

    卫子青耸了耸肩,一脸不在乎的打量着四周,发出啧啧啧的声音:“不错啊,这里环境还是很好的啊,要是一护知道了,说不定会喜欢上这里的吧,啧啧啧……”

    露琪亚:……

    “你要是喜欢,你来住好了!”

    “那还是算了,君子成人之美,这环境那么好,还是让你都住几天吧!”

    说着卫子青竟然转身就走,更是背对着露琪亚罢了罢手:“那什么,我先走了,赶紧去告诉一护他你在这里……”

    “什么?”

    露琪亚呆了:“你不是来救我的?”

    “咦?”

    卫子青一脸疑惑看着露琪亚:“我说过我要救你了吗?”

    “那你?”

    “哦!”卫子青一脸正经的点了点头:“我就是路过的,那什么,不用送了,我自己走了就行了,再见!”

    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留下一脸呆滞的露琪亚,现在的她,已经彻底的凌乱的。

    这卫老师,找到自己,就跟自己说,自己就是路过的?

    “嘎嘎,露琪亚估计现在已经一脸懵逼了吧!”

    走出忏罪宫,卫子青一脸的得意,好久没有恶作剧了,感觉倍有成就感。

    可是这笑容刚升起,脸色的笑意顿时就消失了,停住脚步,一脸无奈的看着挡住自己的人:“那啥,好久不见朽木队长,我只是路过的,要不,你放我走好不?”

    只见在卫子青的面前不到三米之处,唯一的出口,朽木白哉正冷漠的站在那里。

    他的目光中,一股叫做战意的光芒正在迸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