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14 月球落下
    纳粹的下一个目标并非是突破地球大气圈,而是如今占据原月球轨道的蜉蝣废墟?虽然有人觉得这个推断有些不妥,但从各方面考虑却又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而且,从监测数据来看,纳粹月球舰队的运动轨道确实不断在调整。无论是彼此相对的距离和角度,还是敌我双方的状态,都足以证明,一旦纳粹舰队的目标是蜉蝣废墟,那么,在它们和蜉蝣废墟的坐标重合时,己方才有所行动的话,的确没有可能阻止随后可能发生的事情。

    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不做到“拼死一击”的地步,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哪怕有三仙岛做核心,也没有抵挡月球舰队的能力。如今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能够构筑地球的大气圈外防御,其根本原因并不是舰队本身有足够这么做的实力,而在于纳粹并没有在突破防御的行动上竭尽全力。那数量愈加积累庞大的不规则多面体,以及将月球如同宇宙战舰般驱动的硬实力,隐藏于月球内部的工厂,以及在月球阴影面展开物质态构架的中继器,都让人感到心惊胆战。

    远的不说,单单是纳粹可以驱动月球沿着它们既定的轨道移动,就同样代表着,它们可以将月球推入地球大气层内。毋宁说,从纳粹舰队如今航行的轨道来说,月球之所以还没有被地球的重力捕捉,从而坠入地球,正是因为纳粹主动抵挡了地球引力的结果。

    纳粹如今对地球的侵攻,完全依靠飞艇群和士兵们,这个效率相对它们如今展现的潜力,是微不足道的。毫无疑问,在毁灭世界,至少是毁灭地球生态圈这一行为上,让月球撞击地球要比任何军队之间的战斗,哪怕是用核弹互射,都更加有效。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主要盯防目标,正是月球本身。和月球相比,如今占据原月球轨道,体积同样巨大的蜉蝣废墟,反而没有坠落地球的可能性,因为,虽然蜉蝣废墟于宇宙中呈现的物质态结构仿佛是独立漂浮着的,但是,它实质只是统治局遗址的一小部分,而且是尚未脱离统治局遗址这么一个巨大物事的一角。

    “如果月球和蜉蝣废墟发生碰撞,会产生怎样的结果?”有人问到,但这个问题没有一个在场人可以明确回答出来。

    两者以物理碰撞的方式拼得七零八散得可能性是存在的,但这么做所产生的影响力却又是最小的。最让人担心的是,在月球中继器的调和下,纳粹舰队整体和蜉蝣废墟融合,而后进一步与统治局遗址融合。如今纳粹的大本营放在月球,虽然让人感到棘手,却又并非完全没有办法,但是,一旦纳粹的大本营和统治局遗址连成一体,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部分统治局区域,都会产生己方进攻无力的后果,并且,将会更难掌握纳粹的行迹,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存在价值也必然遭到怀疑。

    “无论我们怎么做,都不可能滴水不漏。”有人这么为难的说到,“无论我们怎么做,都必须承担风险,而每一种风险的严重程度,都足以让地球毁灭。所以,我们这边放弃选择权,无论最终决议是如何行动,我们都会遵从。”

    退出行动磋商的船舰不止他们一艘,陆陆续续又有七艘船舰选择弃权。

    “再这么踌躇下去也不是办法,既然三仙岛是这支舰队的核心,那就让三仙岛做最后的决定吧。我认为高川同志的经验、能力和身份,都足以代表这支舰队的每一个人。当然,如果大家对他的决定有意见,有认为自己应该承担这份责任的人,也可以站出来表示一下。”三仙岛中沉默已久的中将突然开口到。

    这个突如其来的提议让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内部网络通讯系统再次陷入短暂的沉默。

    “……看来大家没有异议?”中央公国的中将再次问到。

    回答他的仍旧是一片暧昧的沉默。

    “我知道了,我愿意负起责任。”义体高川终于开口了,他不觉得其他人是因为赞同才沉默中将的提议,充其量是不反对,高川的领导权得到确立,也绝对不是舰队里的每一个人都品格高尚。但是,哪怕保持沉默的人之中存在言行不一之人,高川也不想再将时间浪费在会议上。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内部交流往往是不会出现结果的,而在交流的同时就展开作业,反而可以迫使交流会议承认既成事实。

    实际上,在中将做出提议之前,在高川的推动下,三仙岛已经完成了对整支舰队的改造,从基础构造上将舰队本身牢牢控制在手中。无论船舰人员有怎样的想法,要付诸行动,都必须依赖船舰本身。因此,高川真正意义上,拥有最终的决定权。而这一点,其他人也同样意识到了,若是在正常情况下,他们会从源头上掐断三仙岛对舰队基础结构的改造,然而,当时若非三仙岛对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进行了改造,这支舰队早就败亡了。

    残酷的现实,让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里的每个人都清醒意识到,自身的处境也许谈不上好,但是,大概也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明白了。”义体高川没有等到赞同声,但他也从来没有期待过。在他的视网膜屏幕中,以三仙岛为核心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开始调整方向,并在三秒后稍稍脱离了现有轨道,仅仅是角度和速度上的微妙变化,放在这个没有边界般向外辐射的宇宙背景中,却陡然让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航行产生了极大的偏转。

    粗暴的火焰,从一直待命的动力机组中喷出,完全依靠各种粗细管线连接在一起的十五艘船舰就好似被三仙岛强行拖曳着,在黑暗的大海中缓缓移动。大量的发光现象沿着复杂的管线游走,将形态各异的船舰变成了一个无比庞大的设备的零部件,却从感官上给人一种步履维艰的沉重感。如此显眼的位移,当然无可避免地引起了纳粹的主意。不规则多面体持续不断的侵袭变得更加强硬起来,各艘船舰在三仙岛的控制下,统一打开了所有的武器口,扫荡着前赴后继涌上来的不规则多面体集群。

    假设这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没有接受三仙岛的改造,那么,在数量众多的不规则多面体集群面前,会遭遇攻击强度不足的窘境。这些不规则多面体就像是沙丁鱼一样,以一种复杂而密实,却从整体上显得十分灵活的方式堆成一块儿,从远程的炮击到近距离的撕咬,全都是它们的拿手好戏。与之相比,以三仙岛为核心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就如同礁石一样,试图依靠自身的坚硬,将这片“沙丁鱼群”分割开来。

    两者的碰撞比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众人所预想的还要激烈。宇宙空间虽然仿佛是无垠的,但是,环绕地球的轨道范围却是有限的,而交战双方的体积也足够庞大,速度也不具备长效的差异性,要想不失去位置,想要争夺位置,闪避已经成为奢侈的事儿。正面承受对方的攻击,用己方的攻击抵消对方的攻击,以及实打实地击中对方,这种毫无艺术,也根本谈不上灵动的战斗,让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里的每一个人在每一次震动中,都不由得心脏紧缩。

    哪怕数据显示,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防御层仍旧经得起这种烈度的肉搏,但是,对纳粹的未知仍旧让他们无法肯定,对方什么时候就会施展出自己想都想不到的手段,一举将毫无闪躲的己方彻底摧毁。然而,这种肉搏战般的正面绞杀,也是高川做出的决定,他们当初对这个决定保持沉默,也正是因为意识到,只有这么做,才能最大程度上,减小纳粹舰队对地球的威胁。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调整自身的航行轨道和方向是有代价的,巨大的防线漏洞被红色警报列举再星球状的地图中,谁都能够即时观测到,这些漏洞是否被敌人利用,是否被己方弥补。所有这些调整,都需要一个过程,在最坏的推断下,倘若纳粹舰队抓准了时机,在防线最脆弱的一刻发起对地球的总攻,那么,意图挡在前方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毁灭就必然成为事实,并且,哪怕是以己方的全灭为代价,也不一定可以阻止纳粹舰队。

    那伴随着三仙岛的调整,也在不断改变角度和轨道的月球,就如同悬挂在地球上方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为了尽可能挡住这个可能毁灭地球的恐怖球体,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必须凿穿不规则多面体,让自己尽量处于一个可以来得及挡在地球前方的位置上。

    另一方面,在调整相对纳粹和相对纳粹的位置时,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也在加速接近蜉蝣废墟。这一举动明显被纳粹看穿了,不规则多面体集群陡然加大了攻击力度。透过各种数据的升降,让每个人都清晰感受到压力的直线上升。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大规模高强度的攻击轮番在这些不规则多面体上倾泻,每一击都能从视野中消除一大片敌人,就如同用铲子挖走了海边的沙子,但下一刻,海潮就会将更多的沙子推上来,再次覆盖那一片区域。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各种神秘装备,已经在三仙岛的控制下,经过了三次磨合与调整,但是,在三仙岛不动用自身人命柴薪储备的前提下,这些二维死光也好,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时阿姆斯特朗炮也好,包括其它武器的轮番使用,以及无需冷却的各种攻击方式,最终形成的破坏性现象就像是在地球上方张开了一层肉眼可见的扭曲帷幕,但在如此巨量的不规则多面体以及可怕的产生效率面前,仍旧让人无法轻松下来。伴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有成千上万的不规则多面体穿过外太空防御层的漏洞,直接向地球表面坠去,若是此时此刻有人仰望天空,大概会看到大片美丽的流星雨吧,但那对人们而言,却只是噩梦的预兆而已。即便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居高临下进行炮击,试图弥补也无济于事。

    “月球位置又下降了一千米!”让众人更加紧张的情况还是发生了,“这些该死的家伙!真的要用月球撞击地球吗?”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企业号的人大声说:“月球撞击地球的话,中继器也会毁灭,这些家伙不可能一下子就使用这么激烈的手段。”

    “数据出来了!它们进入了新的轨道,和地球的相对位置将会在十分三十七秒左右达到至今为止最近的距离……预计高度是:两万米!?”报告之人似乎也对这个数据哑口无言,无法将报告继续下去,半晌后,众人终于从这个震撼的预测中回过神来:十分钟后,月球和地球之间的距离将只剩下两万米?根本无法想象在地球上的人们看到如今接近的月球时,会弥漫出怎样的恐惧感来。不,对大多数人而言,一旦看到天空那仿佛摇摇欲坠的,从未如此巨大过的球体,会连思考的能力都失去吧。

    “还不是最终的数据吧?纳粹月球舰队的轨道一直在调整。”说话的人声音中充满了恐惧,虽然预想过月球撞击地球这一可怕的可能性,但这可不是人们想要亲眼见证的灾难。这种可怕的事情,仅仅存在于想象中就足够了。

    “如果万一……我们……可以击碎月球吧?”有人问询到,这个声音在颤抖。

    “是的,我们可以,我们必须做到。”神盾号冷硬地回答到。

    “但是,就算可以击碎月球,如果月球已经进入两万米的高度,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吧?那些碎片足够让地球生态圈毁灭好几次。”六舰联合的声音传来。

    “没问题,我们可以做到彻底毁灭月球。”企业号答复到:“我们有最终手段,但是,只能在最后关头使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