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13 宇宙中的博弈
    义体高川从噩梦中惊醒,他还记得自己在对抗最终兵器十三时所承受的巨大痛苦,距离那种深入灵魂的痛苦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但他的精神完全无法得到休息。义体从更深的层次和三仙岛融合,让他暂时摆脱了被最终兵器十三击杀的结局,但另一方面,他也十分肯定,最终兵器十三并没有在真正意义上被自己击杀,自己在这短暂的交锋中取得的胜利,仅仅是将自己的败亡延后了一些,并没有从最终结果上改变这一命运——虽然常常说未来的事有种种可能,现在也找不到这个注定败亡的命运的证据,但是,那属于神秘专家的直觉就是如此告诉自己的。

    即便如此,哪怕只是暂时延后那仿佛磐石般不可动摇的结局,也已经让义体高川感到欣慰。他不想死去,但也并不执着于一定要现在的自己活下去。因为,自己也不过是“高川”的一个人格而已。尽管对人们来说,自我人格的毁灭同样意味着“死亡”,是自我所恐惧的事情,但只要承认“自己是高川”这一点,那么,人格并不代表全部,这一点,义体高川比任何人都有着明确的认知。

    另一方面,高川也觉得,没什么人能够真正理解自己的这种想法和感觉,哪怕嘴里说着可以理解,从理论上指出种种原因,正因为他们并没有类似“高川”的人格经历,所以,实际上无法彻底地做到理解。

    “高川”这个名字的意义,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格可以代表的。而每一个高川人格的苦痛,哪怕看起来相似,也定然有所不同。但是,“高川”想要的幸福,一定都是相同的。义体高川忍耐着属于自己的痛苦,这让他更加确认自己的存在,也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我想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等等问题,就在这周而复始的痛苦和折磨中,愈加清晰起来。

    义体高川一边确认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一边对整个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进行细微调整。从浮游废墟归来后的这段时间里,纳粹一直没有放弃对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试探,但从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承受的压力来看,对方也只是浅尝而止。高川也好,其它船舰的高层也好,都对此感到奇怪,并抱有浓浓的警惕。

    纳粹舰队的不规则多面体状飞船一直在增加,迫使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纳粹舰队没有任何行动的情况下,也必需对其进行挑衅和攻击,通过小规模高频率的交火,去减缓纳粹舰队增长的速度。然而,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己方的攻击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纳粹舰队增长的问题,月球基地里的工厂效率,比战损率更高。如果无法直接摧毁月球,那么,仅从数量上看,胜负的天平迟早要倒向纳粹。

    僵持的平衡迟早会被打破,而己方绝对处于不利的局面。然而,要摧毁月球工厂,首先需要面对的那数量庞大的不规则多面体就是一个极为坚固的屏障,在正常情况下,倘若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进行强攻,也许可以击穿不规则多面体舰队,但在那之后,是否还有余力去摧毁月球和中继器,就几乎是让人绝望的问题。

    仅仅依靠三仙岛的强大,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焦灼的战况一点点延长,但也让人感到一种勒紧喉咙的紧迫感,每一次纳粹舰队的异动,都让人从心理上感到焦虑和疲惫。没有人知道,自己还需要坚守到什么时候,如果可以的话,所有人都宁愿发动一次不成功便成仁的总攻,哪怕全员战死在这片宇宙空间里,也比此时伴随时间一点一滴增加的压力更加痛快。

    “联系上地球总部了吗?”义体高川在每一次从痛苦和噩梦中惊醒时,都会如此询问。

    “完全联系不上。”神盾号的人回答,虽然舰队还在持续向地球发送信号,但已经不将“和总部联络上”作为后继计划的出发点了,“我们这边已经有人坚持不下去了,这场对抗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艰苦。”

    “需要我们或俄罗斯派遣政委过去帮忙吗?”义体高川难得说了个笑话。

    “……这可不好笑。”对方的回应也是有气无力。

    “我们已经重新计算了纳粹舰队的航行轨道。”企业号的人说到:“纳粹不会一直拖延下去,也不会毫无目的地和我们纠缠,这一点我们可以达成共识吧?”

    “对。”舰队内部通讯网络中的声音一致回答。

    “之前我们也一致认为,纳粹眼下的动静等同于没有动静,是这样吧?”企业号的人说。

    “对。”舰队内部通讯网络中的声音一致回答。

    “但这是错误的判断,我认为这一点大家也有所认知。”企业号的人说。

    “对。”舰队内部通讯网络中的声音一致回答。

    “我们重新对纳粹目前为止的行动进行了分析,尝试从不同角度去判断……然后察觉到一个问题。”企业号的人如此说到:“并不是只有那些不规则多面体对我们的攻击,才算是敌人有所行动。纳粹一直都在行动,只是通过这些高频率的外围交火掩饰了它们真正的行动——毋宁说,是运动。”

    “什么意思?”义体高川疑惑地问到。

    于是,他的视网膜屏幕上便呈现由企业号输送过来的资讯,那是一张以地球为中心的外太空轨道运动示意图,所有小于一个体积范围的物体都被删除,只留下地球、月球、浮游大陆、纳粹舰队和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等等数个大体积大规模的象征轮廓。密密麻麻的数据不时从各个轮廓的周边浮现,随时都在更改。

    “纳粹舰队的不规则多面体的运动充满了侵略性,所以容易吸引视线,月球工厂的效率也很可观,乃至于让人下意识投以更多注意力,但这些不过是整个纳粹舰队的运动的一部分而已。我们在之前忽略了,纳粹舰队这个整体,其实是在不断移动的。”企业号的声音冷静地说,“毋宁说,比起在意纳粹舰队的部分吸引眼球的动静,纳粹舰队整体的移动才是真正被隐藏起来的核心。大家注意一下,包括我们在内,现有各方于整体移动上的路线——发现了吗?交汇点。”

    高川隐约意识到了什么,视网膜屏幕中的示意图中,一个个被企业号标出的重点都在染上红色。虽然各方整体移动速度不断发生变化,移动轨道也有所偏移,但就如同太阳系行星会在某一时刻抵达一条直线的位置上,纳粹舰队和其它势力的代表性物事也会如此。

    “……如果我们一直没有意识到,那么,会在某一刻,纳粹舰队会重新回到月球轨道上,和浮游大陆交汇,也许不会发生碰撞,但那一定是最接近的距离。”企业号的声音说到这里,有些激动,“而这个时候,我们正好是距离两者最远的时候。我们从旧的数据推断,纳粹舰队会以更大的轨道绕出太阳系,这只不过是错觉而已——纳粹舰队和被它们改造后的月球,又不是只遵循自然力运动的陨石!”

    “当我们专注于不规则多面体和月球工厂的动静时,距离感就越是容易受到宇宙空间背景的影响。我们对距离的观测也并不完全,不,应该说,也许数据上是明显的,但我们对数据的判断产生了失误。我们对纳粹舰队整体的移动轨道和速度变化做下了错误的判断,我们只是惯性地,下意识地,觉得一切正常!看到了吗?最新分析出来的纳粹舰队的移动轨迹,这一点都不正常!”企业号的声音愈加激动了。

    “是的……是的,我们看到了。”其他舰队的声音有点儿恍然的味道:“它们在实质上接近蜉蝣废墟,并和我们拉开距离——可是这个距离可以做什么呢?有三仙岛的力量,我们可以及时追上。”

    “不,也许这只是错觉。”神盾号传来不同的声音,“别忘了,我们之所以迟迟不能发动总攻,正是因为那些不规则多面体构成的屏障难以突破,就算突破了,我们剩下的力量也恐怕不足以面对月球中继器。”

    “你们的意思是,纳粹舰队其实并不在意这些不规则多面体?”其他舰队的人反问的同时,自己也不由得沉思起来,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个判断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纳粹以月球为核心,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企业号的人顺口说到:“不,应该说,目前所有激烈行动的事物都是障眼法,去除掉那些不规则多面体和工厂,剩下的是什么?是月球本身,是月球中继器!纳粹舰队向蜉蝣废墟靠近,实质是月球本身向蜉蝣废墟靠近,是月球中继器向蜉蝣废墟靠近!它们想做什么?它们要做什么?我觉得大家应该可以想象出来吧——它们真正的目标,亦或者说,当前行动阶段的目标,不是地球,而是蜉蝣废墟!是素体生命!乃至于整个统治局遗址!这才是事实。”

    “可是……如果它们的目标是这个,那么,当初蜉蝣废墟出现的时候,它们有更多的机会向那边靠拢。毕竟,蜉蝣废墟所在的位置,原本就是月球所在的位置。”也有人这么提出疑问。

    “不,这只是你们觉得那时的它们有更多的机会。”神盾号一口否决了这个疑虑,“那个时候,月球中继器刚刚受到三仙岛的袭击,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脱离,很可能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稳定。蜉蝣废墟刚刚进入月球轨道,也很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稳定。而我们和蜉蝣废墟,和纳粹舰队,都靠得太近了!该死的,我们被那些家伙骗了!那个时候,无论我们针对两者中的哪一个发动总攻,都有可能阻止局面向纳粹所希望的方向发展,可我们的顾虑太多了……”

    “就算那个时候发动总攻,我们也不一定能够取胜,我们的顾虑也是应有之事。”其它舰队的人无法赞同神盾号的说法,当时的策略到现在,仍旧有一定的正确性。

    “是的,过去的事情再怎么假设也已经太迟了,我们不能肯定现在对当时的另一种判断就是正确的。但是——”企业号打断了争论,慎重地说到:“月球正在向蜉蝣废墟靠拢,并且,它们最接近的时候,正是我们距离两者最远的时候,这一点不是巧合。它们肯定想要搞事!我们要处理的,是这件事,而不是争论过去应该怎么做!”

    义体高川基本上赞同企业号的观点:纳粹舰队和素体生命的蜉蝣废墟会产生某种互动,并深刻影响到统治局遗址。这种情况不仅仅是有几率发生,而且是有很大的几率发生。但是,具体会发生什么,在发生之前却完全无法判断。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内部通讯网络有了片刻的静默,随后有人问到:“我们应该怎么做?立刻改变移动路线,会让纳粹意识到我们发现了它们的意图,并采取更加激烈的行为。而我们一旦改变轨道,地球的大气层外防御圈就会在露出极大的空隙。现在地球就像是人质一样,哪怕防御圈的空隙可以通过不断的移动轨道调整和舰队的性能来弥补,但只要我们的首要目标还是守护地球,就不可能真正制止纳粹向蜉蝣废墟靠拢。”

    “……所以,我们应该改变目标。”企业号说出了舰队里大多数人都有些抗拒的想法,“以阻止纳粹接近蜉蝣废墟为第一目标,之后再对地球防御圈进行调整,在这个过程中尽量击溃纳粹对地球的佯攻,但是,如果无法守住的话……就只能交给地面部队去解决了。我们所进行的是总体战争,而不局限于必须从太空或地面去解决,不是吗?”

    “对地球的佯攻——你的说法就像是已经肯定了,纳粹的目标绝对不会是地球一样。”有人讥讽到。

    “不,它们的目标当然是地球,只是阶段性目标不是地球而已,它们比我们所想的还要小心翼翼,还要拐弯抹角。”企业号面对他人的讥讽,只是用平静的声音回答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