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12 战略转进
    网络球和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再次获得联系,无疑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给联合国一方雪中送炭。之后桃乐丝、近江和走火等人再次尝试用相同的手段和少年高川沟通,但无论如何都无法再现实验式的情况了。走火当时所遇到的情况,就像是偶然一样,虽然整个过程有一定的数据记录,走火也能清晰描述自身的感受,但要重现当时所有的细节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也无法确认在现有记录的因素中,到底有哪些因素发挥了决定作用。

    “我不认为这是偶然。”近江慎重地说到:“从时机的角度来说,未免太过巧合。诚然,神秘专家行事本来就有很重的运气成份,但是,要我相信,走火的遭遇完全是运气使然,实在无法接受。”

    “你是想说阴谋论吗?哪一方的阴谋?末日真理教?那个神秘的少年高川?”猫女追问到,她虽然语气有些尖刻,但无法掩盖自己也有这般怀疑,但是,她更希望这一切仅仅是走火的运气挺好,而并非是更大麻烦的先兆。如今的局势已经足够让人焦头烂额了,没有人希望还有更大的麻烦接踵而来。联合国也好,nog也好,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所承受的负荷,已经有点压垮自身的迹象了。

    “不,谈不上是阴谋……阴谋这个词太人性化了。”近江摇摇头,又点点头,“总而言之,我觉得和少年高川交涉谈不上是好事。”

    “你是想说他是灾星吧?”有人开玩笑般说,“算起来,他出现的时候,带来的总不是理想的结果,不过也不算太坏了。高川这个名字就像是有魔性一样,他总会被卷入一些让我们这样的大组织也刚到棘手的麻烦里呢。”

    “灾星?说得好。”桃乐丝没有半点表情地说:“那个高川身上有不详的东西,和他接触太多,末日的进程只会越来越快——我们无论联合谁,打击谁,都是为了阻止末日降临,是这样吧?是这样的话,和那个高川进行交涉或许可以减缓当下的压力,但对阻止末日却没有任何作用。”

    “你的意思是,那个少年高川也是末日的一个因素?亦或者是末日的一种表现?就像是末日真理教一样?”梅恩先知隐约听出了一点意思。

    “嗯……到底怎么样呢?我也说不清楚。”桃乐丝的声音虽然平静,但内容却含糊其辞,不过,谁也没有期待她能够解释清楚。倘若少年高川是一个关系到末日降临的重要因素,那么,无法完全了解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反过来说,如果真的了解对方和末日的关系,并能肯定这种关系,那不就意味着,己方对抗末日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吗?

    少年高川的存在很暧昧,这里的人都知晓这一点,然而,在讨论之后,才让他们隐约意识到,少年高川的重要性或许要超出他们的想象——对方并不仅仅是一个来历神秘,奇峰突起,占据了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独行者。

    “你们所说的情况我都有想过,但我不打算顾虑这么多。”走火十分直白地对众人说:“我的目标一向很简单,也没有多远的前瞻性。所谓的前瞻性,其基础必须拥有足够贴合人的逻辑的情报,以及事物必须可以通过这些情报进行描述。但是,在这场战争里,人的逻辑和常识都已经不适用。谁能提前设想到伦敦地区的变故呢?谁能提前知晓纳粹的中继器战略呢?谁能深入接触素体生命呢?谁能知晓它们能做什么,亦或者不能做什么呢?这些敌人所做下的种种事情,许多都是出乎我们预料的——我们认为它们做不到,但实际上它们能够做到,而且是用我们所想不到的方法,我们觉得它们会这么做,它们偏偏不这么做。例如,直到现在,我们仍旧不清楚,纳粹的大部队仍旧停留在宇宙里,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从它们对地面战场的投入反推它们在宇宙中保存的实力,当前对地球发起攻击的部队只占据它们总体实力的十分之一左右。纳粹有这样的兵力,一鼓作气投入地球的话,早就可以攻破联合国的防线了吧?但它们没有这么做。”

    “只能说,纳粹就算有了那样的兵力也无法那么做吧……”猫女不太确定,原先她是很相信这个答案的,但是,纳粹军队的一再拖延,直到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上天后,也没有传来更大的动静,就像是真正被牵制了一样。可是,她十分清楚,仅仅是一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无法真的将所有的纳粹舰队都拦截在地球的大气圈外。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想法很好,三仙岛也的确强大,但也要看看对手是什么家伙。没有人会想要把纳粹当作傻子和外强中干的怂货去看待,也从不觉得,自己对其过于高估。

    “总而言之,我仍旧认为,和少年高川达成协议,是可以在短期内看到收获的,而我们也十分需要这种短期内的收获。”走火如此断言到:“如果没有这些短期收益的一点点积累,我们只会越来越被动,越来越贫弱,最后就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被烹死。”

    “走火既然这么说了……”梅恩先知想了想,一如既往地选择支持对方,“我认为,就算考虑深远,我们也无法拿出针对那些更远目标的方针和资源。末日进程会因为这些短期内的胜利而加速,虽然这个论点已经得到充分证明,但是,为了阻止末日而抛弃这种短期内的胜利,是绝对不可取的,我们会在末日降临之前就崩溃。”

    “在短期斗争取得胜利,在长期对抗中都取得优势和主动权,在很多时候,两者是矛盾的命题,而这种矛盾在世界末日到来的时候,就越加明显。”走火说:“对网络球来说,要兼顾两者是不可能的,因时制宜,从两者之间做出选择,是必需的。我这次选择短期斗争内的胜利,固然是缺少前瞻性,但请相信我,这绝非是白费工夫,而是取得最终胜利所必要的妥协。向神秘的少年高川妥协,总比向末日真理教妥协更好,两者或许都是末日进程加速的表现,但后者更为恶劣恶意。”

    “你要这么说,倒也是这么回事。”桃乐丝耸耸肩。哪怕从她的角度去看,支持“江”,被“江”眷顾,因为“江”的力量而复苏的少年高川,毫无疑问在立场上变成了“病毒”的推手,这和少年高川本人的意愿毫无干系,而仅仅是“江”的本质问题。但是,另一边的末日真理教却毫无疑问,带有更加明确的“病毒”影子。

    倘若说“江”是不同观测角度的“病毒”体现,其恶性在于自身存在的本质,那么,末日真理教就更偏向于“病变”的结果,其恶性在于它就像是“人生病了”。从现有的生物科学来说,人的身体本就携带有不少病毒,但只要病毒不引发病痛,那就没有问题,甚至在一些特殊情况下,这些病毒也可以表现为对人有益。因此,重要的不是“病毒”,而是这种“病毒”是否在实质上让人“生病”,以及人的病痛本身。

    因此,从桃乐丝的视角去看,解决末日真理教的问题比解决少年高川的问题更优先。这就像是医生在治病时,首先选择的是遏止病痛,除去病灶,治好病人,最后才是研究如何才能让这种病毒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在超级高川计划中,解决少年高川的问题,也同样是排在近乎收尾的时候。

    既然将敌人视为一种未知的“病毒”来看待,那么,制造血清去治疗病人,然后才是消灭“病毒”,这个步骤是有逻辑的,递进式的,现实而客观的。迄今为止,“病院现实”也制造出不少特效药,不能说这些特效药完全无用,这些特效药在针对高川的临床实验中,产生过短暂的作用,它们之所以是“不成功的”,仅仅在于这些特效药无法重复使用,也无法在长期内保证病人不再复发。

    以“高川”为例,目前为止所制造出来的各种类型的特效药,都只起效过一次,之后高川会很快再度病发,并且,就像是有了抗药性般,已经使用过的特效药都不再其起作用。但从实际研究的结果来说,这种让特效药无法起效第二次的原因,并不是“抗药性”这么简单。

    病院现实既无法观测“病毒”的正体,也无法总结“病毒”作用在人体时,所引发的种种病变以及二次感染,并不是因为病情混乱,而是因为虽然有相似的病况,但总会出现新的病况,总会出现新的并发症:这些新的病况就像是没有数量上限一样,源源不绝地产生,让人手忙脚乱,焦头烂额,精疲力尽。

    生理和心理,无论有哪一方无法根治,就谈不上是成功的医疗,并且会在短时间内,因为尚未治好和看似治好的部分,突发的新病况而让病人的病情愈发严重。

    用简单的话来说,“病毒”引起的人体病变,是一种突变率极快极高,几乎没有突变上限的绝症。

    这个简单的描述,在末日真理教身上有着极为明显的象征表现,与末日真理教相比,少年高川虽然也不是“好”的,但至少是“稳定”的。并且,从最终兵器的行动上看,“少年高川”本身的存在性,也的确暗示着“病毒”本身,亦或者“病毒”导致人体病变的过程,存在某种矛盾性。

    只是,如果要把这种暗示当作既有事实来看待,需要更多的证据,但是,病院现实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收集证据,去研究这种暗示背后的意义。并不仅仅是末日幻境里才有灾难,宛如世界末日一般的灾难,也已经在病院现实里逐渐显现了。

    在桃乐丝的统计中,病院的支持方的态度变化,以及对病院资源的输送,加上lcl溶液消耗额度的大幅上升,都足以让她在无法脱离孤立病院岛屿的情况下,窥见外界糟糕的情况: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后,病院每天都会有十万人份的lcl变成清水,最高的峰值,是一个小时内消耗了三十万人份的lcl。如此可怕的消耗,却仍旧可以得到供给,其后背的含义让人不寒而栗:病院岛屿的各大洲地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病毒”呢?有多少人最终崩溃成了lcl呢?

    把事情变得简单,而不是变得更加复杂,是缩短时间的唯一方法。那么,在末日幻境里,把末日真理教视为“病变”,列为第一优先事项,并把少年高川和“江”等同于“病毒”,全都是必需的。

    对人们而言,无论是在“病院现实”还是在“末日幻境”,缺少时间都是第一问题,这一点毋庸置疑。

    “好吧,如果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会对付纳粹,那么,无论纳粹有什么阴谋,我们都可以暂时将它忽略,全心全意对付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只要能够一口气摧毁它们的中继器,那么,它们无论有什么计划,都必需中止,至少也必需延后。”常怀恩的声音再次传来,“那么,走火,虽然诛仙剑阵的第一次启动实验失败了,但是,在假定诛仙剑阵可以及时完成的前提下,我们如何才能确定末日真理教中继器的位置呢?”

    “五十一区有什么消息?”走火反问到。

    “仍旧是老样子,无法和五十一区中继器联系上,五十一区的物质态基地也没有任何信息传出。”常怀恩回答到。

    “占据五十一区的势力,到底是末日真理教还是新世纪福音?”走火说:“这才是关键。”

    “无法肯定。”常怀恩说:“不过,nog的特别反应部队已经就位,如果有必要,随时可以进行一次突击侦察。领队的是雇佣兵协会的锉刀小队,能力值得信任。”

    “很好,让他们开始吧。”走火说着,顿了顿,又吩咐到:“将女巫vv的行踪列为最优先事项,如果可以联系上,第一时间接到我这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