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八章 狠人之悲
    这株老药速度极快,根茎如一个老人,神情惶恐,快速奔逃,堪比大能。

    楚阳用大缠绕术将宝药抓了过来。

    “这是一株何首乌!”

    稍微打量,便认了出来。

    世间传言,何首乌一旦化成人形,吃下之后,就可长生不死。然而何首乌多为块状,眼前这一个,却已经诞生了灵性。

    枝叶碧绿,根茎金黄,面容苍老,宛若一个小老头,却神情惶恐不安,想要遁入地底逃遁,却无论如何挣扎,也难以逃脱。

    它连忙停止动作,枝叶化手,拱手哀求。

    枝叶摇曳,洒下翠绿光芒,清香之气,化成霞瑞,一见就是奇珍大药,可此刻却跪伏在地,连连求饶。

    “这是何首乌之祖,天地孕育,造化奇珍,无量的岁月,造就出如此神药,吞吐日月精华,吸收大地精气,往来山川之间,奔走江河之中!只是可惜,此方世界大道不全,哪怕如此灵物,也只是诞生模糊的意志,不能化形而出!”

    光明佛摇头感叹。

    “已经达到了准不死药的地步,只是可惜,不成不死药,就只能遁地而行,不能腾空横渡。若是放在仙界,定能化形而出,成为大妖!然而在这方世界,哪怕不死药,也难以真正的诞生灵魂。大道压制,植物之悲。”

    楚阳也说道。

    这一株何首乌,应该就是叶凡从北斗星返回之后,进入昆仑地所见的那一株,如今被他碰到,也是造化,属于他的缘分。

    呜呜呜!

    何首乌哀鸣,枝叶不停的摇晃,模糊的意念传来,请求饶他一次。

    “相见即是有缘,我赐你造化!”

    楚阳运转神通,指尖一点涌出木之仙元,落入了何首乌身上,同时催动了大启灵术,让何首乌仙光绽放,冲霄而起,碧绿摇曳,神曦洒落,周围的花草树木飞速的成长。

    同时,何首乌的容貌也在快速的凝实,成了一个真正的小老头,却头顶枝丫,脚长根须。

    他的双眼中,智慧的光芒,也在快速增强。

    “多谢上仙,造化之恩!”

    何首乌拜下,已经可以说话。

    完整的智慧,诞生的灵魂,让他激动的差点蹦起来。

    “上仙,我身上的精血,有起死回生之效,可以取出一半,以报答上仙恩德之万一!”

    何首乌说着,就要取出精血,却被楚阳制止了,他神秘莫测道:“你可愿意成为真正的人?”

    “成人?”何首乌一呆,连忙点头,“这是小老儿做梦都想的事情!”

    “先跟随我身边,等离开之后,我助你转生,脱胎成人!”

    楚阳笑道。

    “上仙,小老儿生养于此,造化天定,一旦离开,不久之后就会精气流逝,干涸而死!”

    “我自有方法!”楚阳语气肯定,询问道,“你可将你曾经见过的事情说一遍?”

    “上仙,这有何难!”

    何首乌以前神智弱小,记忆模糊,如今被楚阳造化,机缘降临,诞生了完整的灵智,不但记起了很多过往,也能表述清晰。

    他是准不死药,不知活了多少万年,是真正活着的历史书籍,承载了岁月的更迭,历史的沧桑。

    出生于斯长于此,很多事情,都非常清楚。

    那一年,他出生,抬头见,九十九座龙山巍峨磅礴,镇压天地,流淌出来的仙蕴神液,让他得到了造化,有了奇迹。

    后来成为药王,看到一队人携带着至宝,拼死闯入了核心之地,可惜,那些人几乎全部死亡。

    听他们所言,乃是来自星空深处的一处生命古星,携带成仙的契机而来,希望能够恢复。他们自称是羽化神朝的人,然而这里的大阵太过恐怖,哪怕其中的上古大圣,都被轰杀。

    也是那一次,何首乌生命跃迁,更进一步,达到了准不死药的地步,可以不拘泥于一地而行。

    这里虽然密布着可怕的阵势,却对奇珍大药没有影响。

    何首乌谈到,他见过很多强大的人物,万道和鸣,惊天动地,甚至对药王都不在意!

    “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仙子,连人参果树这等不死药,都主动追随,可是她不知为何故,脸带泪痕,根本不理睬!”

    谈话之间,他领着楚阳三人,来到了一处断崖前。

    前方万丈瀑布垂落,将断崖半遮,这并非水泽,而是混沌长河,自崖壁上垂落,茫茫一片。

    需要何等的伟力,才能造就如此奇景?

    哪怕楚阳,都惊叹连连。

    “那位仙子头上悬有一个大道宝瓶,所过之处万物皆退,万法皆坏,天地间为唯她独尊!这就是当年那位仙子留下的神迹,二十几万年前震的整片昆仑动荡,差点崩开,我刚刚诞生的微弱神念,都几乎泯灭。”

    哪怕现在回想,何首乌依然震撼。

    “头悬大道宝瓶,仙子,不死药主动跟随都不理会,还有这里,应该是狠人大帝了!”

    楚阳心中思索。

    那一位,才情惊万古,不为成仙,只为红尘中等你归来,丝毫都不比无始大帝,不死天皇差。

    “就在这里,仙子仰天悲叹,万古沧桑。那个时候,天上有九轮月亮,就是她一声悲叹,硬是坠落下八颗。她青丝飞舞,脸带泪痕,万道环绕,天地崩塌。我亦曾亲眼见到,她抬手将天上的星辰斩下,双掌一合,于此炼了一块碑。你们看,就在那里!”

    何首乌指着对面,声音发颤。

    混沌瀑布之中,断崖之上,有一块血衣,浮浮沉沉,没有任何神异,却飘荡万古,被混沌守护,不曾损毁丝毫。

    二十余万年的岁月,就是圣兵不经温养,也会损毁,可这片血衣,却毫无一样,一如当初。

    在血衣上,可以看到一行字,凌乱而短,似仓促而写下:“我要死了……可妹妹怎么办啊?”

    楚阳叹息!

    这样一句话,让从小与哥哥相依为命的狠人怎能忍受住?

    可惜,纵然强大无双,镇压当世,让生命禁区的至尊龟缩,同代天骄俯首,可也不能复活。

    只能仰天悲呼,流下泪水。

    悲哀之中,是无力感。

    能撼动天下,镇压万古,又有何用?

    “亲情!”

    楚阳心中一颤,想到了前世种种,不由低喃:“我还能回去吗?哪怕修为尽去,哪怕丧失一切,我也想再回去看一看,哪怕一眼!”

    这是他隐藏心底最深的执念。

    光明佛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这是楚阳的执念,又何尝不是他的执念?

    “那块石碑,就是仙子亲手炼制而成,镇压这里,哪怕后来不少强者前来,都只是驻足一观,表达敬意,丝毫不敢亵渎!”

    何首乌指着血衣旁边的石碑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