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03 小斯恩特的论述
    现在新世纪福音将五十一区逼迫得仓皇逃窜,末日真理教的威胁功不可没,哥特少女十分清楚,仅仅依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对付这个理论上最为弱小的中继器也仍旧力有不逮,末日真理教才是五十一区中继器无法全力应对自己这边攻势的真正原因。即便如此,在末日真理教真正的核心人物,这个被称为小斯恩特的男人面前,自己仍旧不能坦诚它们的这份功劳,哪怕大家对此心知肚明。

    哥特少女看着眼前的男人,十分清楚,自己接下来的应对要十分谨慎,尽可能避免末日真理教直接同时对新世纪福音和五十一区出手的情况。

    有许多事情是大家都知道,却又不说出来,其原因就在于表明所有事情,不一定会得到自己所期望的结果。隐瞒和欺骗,故作被隐瞒和被欺骗,或许可以被视为道德上卑劣的一部分,但却对大多数人而言,是必要的,是习以为常的,而她希望对末日真理教来说,这样的常识仍旧行得通。

    哥特少女虽然在身份上是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但是,哪怕一直在观测末日真理教,也不得不承认,其成立前后,从她所能认知到的“从前”到如今她所面临的“现在”,这份时光中所发生的改变,已经让她有些无法理解了。尽管从一开始就知道,末日真理教对于这个世界是特殊的和必要的存在,也无数次对其进行观测和认知,但每一次想要试图看清楚其内部的变化时,总会有那么一股愚昧而固执的气息缠绕上来,让本该耳聪目明的自己变得闭塞,不仅仅是眼光上,还是思维上,都难以描述那难以理解的变化。

    她知道真正的末日真理教,这个在玛尔琼斯家领导下的末日真理教有多么危险,其内部的诸多情况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变成一种外表看上去还是老样子,但内地里已经似是而非。也许外表还像是“一群人类疯子组成的秘密组织”,但包括这些人类疯子在内,其内脏都仿佛变成了某种不可描述的,疯狂又恶意的肉块。

    要杀死这样的末日真理教,哥特少女自觉地无法做到。要杀死眼前的男人,就算是拥有意识行走者的力量,也仍旧没有过半的胜算。这个男人的人形只是伪装,其本质已经变成了别的什么——到底那是什么,就算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进行观测,也无法揭开其秘密。

    他的示好,他带来的问候,当作笑话来听听就已经足够了。

    “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哥特少女开门见山地问到。

    “说的也是,该怎么办呢?”小斯恩特一副苦恼的表情。

    就在他似乎在冥思苦想的时候,哥特少女径直来到座位上,从这个核心室内的监视器,可以观测到五十一区物质态基地内所有隐藏的部分,尽管爱德华神父和四天院伽椰子正在快速地对所有可以渗透的区域进行清除,但是,就算是最具有渗透力的黑水,也没能彻底攻陷这个基地内所有的隐藏区域。其一原因,正是因为缺少全方位的观测;其二,才是找不到正确的入口。而如今,占据了核心区域后,这个基地内所有的秘密都逐一敞开。=

    “如果可以得到五十一区的中继器,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但是,您也应该知道,我们对中继器其实没有太大的兴趣。”小斯恩特这么说到。

    哥特少女不觉得他在说谎,实际上,尽管末日真理教拥有种种不可思议,中继器的力量也的确动人心魄,可是,对于一个真正意义上信奉末日真理的组织而言,无论是自然存在的,还是人为改造出来的事物,都不足以让他们有所动摇——反过来想想,就会更清楚,中继器的力量大多体现在控制力和生产力方面,而需要控制力和生产力的人,是不会真正信奉末日真理,想要毁灭世界的,他们只会想让世界匍匐在自己脚下,按照自己所期待的方式运转。

    更改世界线,从人类潜意识的层面上区控制人类,全都是人类为了满足膨胀的自我需求,才会去做的事情。

    要实现这些目标和想法,满足这等**,对人类来说,首先世界就必须是要存在的,并且人类也必须是存在的。一个有人类的切实存在着的世界,也才是中继器存在的基础。

    但是,末日真理教的所作所为,都在加速末日的到来,这个末日会从根本上,杀死一切人类的**和需求的必要性,毁灭中继器存在的基础。

    是的,这些家伙的行为,从根本上正在摧毁中继器。而并非是其他人所误认为的,试图利用中继器,用人们常识中的末日理论包装末日真理,以达成某种邪恶的针对所有人的目的。

    末日真理教迄今为止的确用中继器给诸多人带来了麻烦,似乎也让它们的活动更加肆无忌惮,但其实,这并不代表末日真理教看重这种武器,它们使用它,仅仅是因为它们拥有它。而构成中继器的天门计划,就哥特少女所知,其本来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制造中继器。毋宁说,中继器的出现只是天门计划的一个副产物,一个利用边角料制造出来的鸡肋之物。

    哥特少女无比确信,就算末日真理教没有中继器,也仍旧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最可怕的神秘组织。

    末日真理教出现在五十一区,其根本目的,并不在于击溃或收缴五十一区的中继器,而是为了别的什么——究竟是什么,哥特少女也弄不明白,只是,这个目的一定是为推动末日的到来而服务的,那定然是一个绕开中继器也完全可行的计划。

    小斯恩特的表情就像是,这次末日真理教的行动只不过是一次心血来潮,根本就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就算是五十一区中继器本身,也没有放在它们的战利品清单内。可是,哥特少女当然不可能相信,这真的是一次心血来潮的行动。

    “那么,你必须知道,作为战利品,我不会轻易将五十一区出让。”哥特少女揣测着对方的想法,但哪怕利用意识行走者的能力去从意识态层面上,关注对方的想法,也无法收获半分肯定又正确的情报。

    小斯恩特就像是一个幻觉,看起来存在于这里,但实质这里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人物。也像是一个结构单调,成份简单的人形物块,其内部并非活动的内脏,而是一团凝固的填充物。

    “不不,再怎么说,您也是末日真理教的创始人之一,我们并不觉得应该为这些俗物,这些必然不复存在的东西,而去冒犯您。”小斯恩特摆了摆精贵的手杖,他那苦恼的表情转眼又阴转多云,用一口平常的语气对哥特少女说:“这样吧,我们要所有的scp。”

    scp是五十一区从不同渠道捕捉的怪异,它们其中很大一部分,甚至不能称之为生命体,而更像是某种古怪的自然现象。它们的性质和展现出的能力往往十分单一,在神秘性上也很稳定,所以,情报的多少,逻辑的周密,比运气能够在寻找和捕捉的过程中发挥作用。要关押它们,只要针对它们表现出来的能力进行封锁,基本上就足够了。

    在许多神秘专家眼中,这种“神秘性只会固定在某个未知区域”且“能力体现方式死板”的怪异,也许强大的真的很强,但弱小的真的就是不值一提。

    末日真理教竟然会指定这些scp作为战利品,倒是让哥特少女感到疑惑。不过,或许末日真理教真的察觉到了scp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特殊性,并且有办法更好地利用它们吧,例如献祭仪式之类。不过,对哥特少女来说,虽然不理解,却也不可能拒绝。能够用scp换取五十一区暂时不被它们干涉,就是完成了自己这次进攻五十一区的目标。

    “这样吗?也行,不过,被黑水吞噬的那些scp就没办法了。”哥特少女平淡地说。

    小斯恩特的目光落在针对基地内部各个隐藏地点的监视器上,回应到:“能够快速释放出来的scp,也同样意味着对它们的安保强度不高。相对应的,就是五十一区对这部分scp也没有太大的兴趣。而真正有用的scp,当然会放在一些隐秘的地点,就算五十一区出了问题,也不可能让它们轻易逃脱,我们感兴趣的只有这部分scp。”

    “……虽然我不觉得你们会书真话,但我还是想问一句:你们到底打算做什么呢?”哥特少女直白地问到:“在战争开始后,你们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活跃,哪怕把伦敦地区变成了一个大新闻。”

    “我们的目标从未变过,倒是你们新世纪福音太过散漫,纳粹做事又太过注重表面,所以才觉得我们的行为很隐秘很奇怪。”小斯恩特收起那微笑的表情,活生生一个让人感受不到半点生气的死物,这个死物说:“末日真理教能够如此快速地发展起来,和大力发展群众基础脱不开关系,而我们所有的行为,也都依托于这么一个庞大的群众基础——并不是我们的出现,才让大家相信末日真理,而是大家打心底相信末日真理,才会在我们到来的时候加入我们。人们期待真理,而真理就再这里。”

    “总要搞个大新闻的纳粹,一直都停留在人和人之间的龌龊上,以为引入非人的东西,就能在跳出人类的格局。说到底,纳粹这个词语,是人类制造出来的,是人类可以理解的,是人类认知范围内的恐怖,所有这一切,都决定纳粹必然必然无法脱离人类范畴,这是思想上的必然性,并不会因为物质的变化而变化。在死海使徒变成纳粹的时候,死海使徒就已经名存实亡了。只针对人类,就必然会被人类毁灭,这是历史上显而易见的事实。”小斯恩特侃侃而谈:“他们的格局太小了,已经不配再作为我们的一员。”

    哥特少女没有打断他的话,只是倾听着,已经有很多年,她没有如此近距离地,如此细节上地,和末日真理教接触了。正因为末日真理教一直都在改变,一直都在扭曲,从人变成像是一个人,从像是一个人变成完全不是人,从完全不是人的一种形态,变成另一种完全不是人的形态,从一个无法描述走向另一个无法描述。他们并非停滞的,他们一直在蠕动,弯曲,湿嗒嗒地发出吞咽的声音。所有试图从他们过去的某一刻的认知,去推导出它们的未来的做法,都是没必要的,也是完全不可能视线的。

    在人们所无法注视,无法认知的区域内,那黑暗又深邃的不知有多广袤的未知范围中,那些不可知的变化到底发生了多少,根本无从了解。唯独能够尝试去了解的,只有现在这一刻的它们。

    哥特少女尝试在心中勾勒出如今这一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末日真理的样子。

    然后,小斯恩特的声音突然就变了。不再是那些可以听得清楚,也可以理解的人类语言,他发出一种听不见,但可以感觉得到的声音,那声音完全不是人类可以发出的,也不像是单体可以发出的。就像是,它那人形的外在,包裹着的,不是被称为“小斯恩特”的个体,而是某种聚合。

    这就像是一个幻觉,哥特少女猛然回过神来,小斯恩特仍旧是原来的样子。

    “……即便如此,我们仍旧希望纠正我们曾经的朋友。我们其实不排斥任何种族和思想的人,因为我们都知道,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对末日真理的向往,而我们所要做的,仅仅是让他们知道这一点。是的,我们只是要让他们知道,而并不强求他们怎么做,因为,没有人可以忽视真理的存在,因为,真理就在你我身边。”小斯恩特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