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02 女巫的目光
    玛尔琼斯家的艾琳是一个深深迷恋怪诞文学的精神病人,还患上了某种绝症,作为玛尔琼斯家的最后一个继承人,她发掘了家族的秘密——一个关于恶魔的秘密,然后在政府的秘密支持下,在分别名为蒙克和斯恩特的两个天才青梅竹马的男性的帮助下,开始了“天门计划”。哪怕天门计划被政府关闭,也仍旧持续下去。

    这个背景故事并不是所有的末日幻境世界中,都位于末日真理教成立的源头,但是,相似的故事背景却往往是存在的。

    这个故事中的“恶魔”,在哥特少女看来,绝对不是如今泛指的“灰雾恶魔”,而正是那个决定末日必然到来的“某种意志”的印象化表现方式,更具体一些,可能就是“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

    玛尔琼斯家依靠“天门计划”开创了末日真理教的圣地,是末日真理教随后快速壮大,进而完成末日真理追寻的基础,而如今的“中继器”也不过是给这个“圣地”加上了一个更具体的外壳而已。

    在这个世界里,玛尔琼斯家的“天门计划”就是以这样一种“历史”存在于知情者的认知中,它是一种已经被确认的过去式。哥特少女有想过借助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的身份参与这个过去式的历史,但是,当她身处这个世界的时候,那段历史已经成为了过去,尽管她自己也成为了一个“历史人物”,却没能在和“天门计划”有关的历史中,留下自己的痕迹。

    新世纪福音、纳粹和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在这个世界合称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但仅以哥特少女的观测来说,这个情况也是仅就发生在这个世界的特殊情况。在这个世界诞生之前的其它世界,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并不是以这种形态体现出来的,更确切地说,所谓的“三巨头”完全只存在于概念中,而无法挖掘到更详细的信息。

    作为新世纪福音的首领,哥特少女对“自身是末日真理教的一份子”这个背景身份不存在充分的认可,尽管这个身份符合她“于末日真理教中对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进行更近距离的观测”的打算,但是,哪怕想要更深入末日真理教之中,例如取代玛尔琼斯家,彻底掌控末日真理教之类,也根本无法做到。

    将自己代入“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已经是她所能办到的极限——这个过程的艰辛,让她进一步确认了末日真理教和天门计划的特殊性——自身的能力,已经可以从极深层次影响人类集体潜意识,却无法更深层次影响末日真理教和天门计划,这让她对真正在末日真理教的历史中,在天门计划的执行上,扮演着重要关键角色的玛尔琼斯家,也抱有相当的警惕心。

    如此长久的观测,仍旧无法让哥特少女弄明白,玛尔琼斯家的这些人到底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乃至于让他们成为了如此关键的人物。

    甚至于,她对待新世纪福音和纳粹的态度,看待两者的角度,也完全和末日真理教有着严格的区别。在人们都以固话的认知,去将哥特少女的新世纪福音、如今的纳粹和玛尔琼斯家领导下的末日真理视为分分合合的末日真理教整体的时候,哥特少女一直都很确信,只有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末日真理教,其它两者,包括自己的新世纪福音和纳粹,都只是在名义上属于末日真理教,而实质并不起到末日真理教对世界的影响力,也不存在末日真理教和其天门计划对整个世界而言的特殊性。

    倘若这个世界毁灭,新的世界诞生,哥特少女相信玛尔琼斯家、末日真理教和天门计划仍旧会出现在新世界里,但是,自己的新世纪福音和纳粹很可能就不复存在了。

    从这个细节上来划分,自己的新世纪福音到底是怎么回事,身为其创始者的哥特少女十分清楚,尽管她无法从新世纪福音的成立,推导出“纳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究竟是为了满足“三巨头”这个概念,在受到她的干涉而导致其中一个巨头以“新世纪福音”这般具体化的形态呈现后,所引发的连锁反应,亦或者还是有别的什么人或者非人,以和她类似的方式干涉了末日真理教的存在历史,以满足某种意图。

    总而言之,纳粹也是特定的,特殊的,其存在意义并不完全并入末日真理教的东西。

    真正的末日真理教,就只有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也就是如今具体所指的末日真理教。任何尝试将新世纪福音和纳粹纳入末日真理教的体系中,哪怕是纳入“历史中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这一印象中,去对整个末日真理教和三者进行认知,都是错误的——新世纪福音和纳粹,都不过是她和如她这般的人所做的障眼法。

    通过对这个世界的观测,哥特少女对“纳粹”的幕后黑手也有过深层次的猜测,最值得怀疑的当然要数桃乐丝——桃乐丝的特殊性在过去的世界里,她也有所感受,虽然她的身份一直都是“最终兵器的仿制品”,但是,她的行为细节经不起推敲,她的自主性和自我意识太过强大,而远远超过“被人仿制出来的战斗兵器”这一范畴。

    假设桃乐丝也是和她类似的人,对末日真理教这一因素动了手脚,为了某种目的,而将“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以纳粹的形式构建出来,那么,桃乐丝的身上自然也有着和自己相当的秘密,进而拥有连自己都必须在意的情报——哥特少女是如此认为的。

    于是,哥特少女小心翼翼地和自己发现的各个“特殊情况”进行接触:桃乐丝、高川、玛尔琼斯家、纳粹等等,有直接的,也有间接的,有暴力的试探,也有旁敲侧击。最近,她以一种更为公开的方式,确立了一个更明确的形象,把自己的存在以“女巫vv”这一身份散布出去,以对这些“特殊情况”进行刺激。

    结果谈不上理想,但也并非没有收获。

    无论是以个人身份和高川达成交易,和桃乐丝达成交易,还是以末日福音这个三巨头概念的身份,和五十一区、网络球、纳粹乃至于玛尔琼斯家达成的交易,都存在多方面的考量。最重要的是,她必须进一步确认“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会不会出现,如何出现,在哪里出现”,而在这个过程中,在假设将要直面这个怪物的情况下,谁又会是朋友或敌人。以及,是否存在无需直面人类集体潜意识,就能前往世界之外的可能性。

    后者的可能性经过试探后,已经让哥特少女确信,是完全不存在的——尽管桃乐丝承认了“世界之外”的情况,也应承在与之合作后,就有机会前往“世界之外”,但哥特少女并不相信桃乐丝。尽管桃乐丝的交易,看起来和“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无关,而仅仅与“高川”有着密切联系,但是,哥特少女十分清楚,倘若认真执行这份交易,那么,“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必然会在某一刻出现。

    从这个角度来说,桃乐丝倒是和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教走在同一条钢索上。

    既然已经确认了,这个世界已经无法避免“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现身的未来,那么,对哥特少女来说,最高的结果当然就是在这个怪物的蠢动中活下来,进而抵达“世界之外”,从另一个更高的视角,去探究这个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以及将这个世界做成如此模样的东西,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哥特少女没有绝对的信心能够做到这些事情,她只是尽力去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哪怕抵达世界之外后,发现所谓的“世界之外”,也仍旧处于那个庞大隐晦又无可名状之物的控制中,也不会让她生出厌弃的心理。

    为了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无论是将自己的身份固化为“女巫vv”,还是和什么人合作,亦或者和非人合作,都是可以接受的。

    哥特少女已经看穿了这个世界的结果。

    无论自己的行为会不会成为促使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现身的重要因素,也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所有可能影响它的因素,都朝着让它现身的方向推动。

    末日无可避免,最后一战会突然到来,战胜最后怪物的几率简直低到了极点。可即便是这样的结果,对包括自己在内,所有能够跨越世界重组的存在而言,却又不是一切的终结,相反,那可以是一个充满了可能性的开始。

    哥特少女不确定,桃乐丝和高川将会以这个世界的终结,去试图创造一个怎样的新开始,但她有自己的计划。

    不同人的不同计划,总会出现交织和矛盾之处,这正是她的行动在他人看来充满了立场上的矛盾的原因——无论是在人类潜意识中协助“高川”踢走纳粹中继器,还是袭击五十一区,迫使五十一区中继器被限制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都不完全是为了完成和桃乐丝的交易,亦或者是完成和末日真理教的协议。

    新世纪福音哪怕挂着末日真理教三巨头的名头,但既不是试图毁灭世界的邪恶势力,也不是试图保护这个世界的正义势力。她本人同样既不站在末日真理教的立场上,也不站在反末日真理教的立场上——在她的眼中,如网络球那样,划分出不是“末日真理教”就是“反末日真理教”的清晰立场,才是不自然的。这种不自然,也意味着,“网络球”的本质也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救世主,而是和“末日真理教”一样,是推动这个世界必然朝末日发展的一部分。

    相互促进,推动世界加速向着既定方向前进——这就是“网络球”和“末日真理教”同时存在且必然同时存在的意义。

    两者在之前世界的发展,以及在这个世界的发展,都证明了这一点。

    也许如今的战争形势对诸多人而言,都必须用脆弱、繁杂、紧绷、一触即发,岌岌可危等等形容词来描述,在他们的理解中,这个世界正处于一个敏感的结点上,任何一方的动作,都可能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从而导致局面滑向自己所不希望的另一个方向,而自己却很难理清该如何下手,才能完好地解开这个结。

    有太多太多的计划在不同角落执行,有太多太多的想法,正在物质世界中上演,有太多太多的行动,从不同方向尝试将世界推向或远离末日的深渊。

    但对哥特少女来说,根本就没有这么复杂:

    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怪物就算会出现,也必然首先是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出现征兆,而让其出现的因素,也必然首先是一种强大的意识态影响力。所以,所有的矛盾和交锋,都会以人类集体潜意识为最终战场,直接在这个战场分出胜负。而且,从开始到终结,相对于正常的时间长度来说,肯定突然又迅速。

    那么,所有能够影响人类集体潜意识,尤其是能够极大影响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力量,都必须在这场最终之战开始前进行清算。

    哥特少女的行动,仅仅是尽可能排除于己不利的,以及可能反复的力量——网络球和末日真理教太过特殊,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和三仙岛涉及高川,与这些相比,纳粹和五十一区才是最好的下手对象。

    倘若要按照目标之间的关系进行划分,那么,在她看来,这个世界有影响力的各方,其博弈立场其实是这样的:

    第一区块是网络球和末日真理教。

    第二区块是三仙岛和拉斯维加斯中继器。

    第三区块是新世纪福音、纳粹和五十一区。

    所谓的“nog”和“联合国”都不过是掩人耳目,混淆视线的东西。

    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排除纳粹的影响力,将其推入第二区块,进行内部消化,一定程度上保存五十一区中继器,正是哥特少女精心谋划后的决定。也正因如此,哪怕玛尔琼斯家的小斯恩特作为交涉人站在自己面前,意图完成他们心目中的交易,哥特少女也不会如此轻易让他们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从一开始,由自己的新世纪福音进攻五十一区,正是为了避免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彻底攻陷五十一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