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01 女巫VV和天门计划
    末日真理教的“天门计划”在每一个末日幻境中的发展都不一样,但起源都有一定的相似性,计划的发起人和核心构成也几乎一模一样。因为种种不为人知的因素,从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碎片和残渣集合中诞生的自我意识,能够跨越末日幻境的毁灭和再诞的存在,哥特少女在不以“女巫vv”这个身份和形象,生存于末日幻境的同时,也能够比更多人更情绪地意识到末日真理教以及天门计划的特殊性。

    在这种跨越时间、空间、存在形态和意识人格的观测中,哥特少女十分彻底地理解了这么一个事实:在末日幻境中,必然存在末日真理教,必然存在天门计划,而围绕天门计划的诞生和发展,起到推动作用的这些“核心角色”,在某种意义上,也同样是必然存在的。想要通过提前杀死这些人,在天门计划完成之前,在末日真理教在真正意义上组建之前,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根本就没有意义,因为,它们已经成为了整个世界的构成因素之一。

    这些东西就像是空气,像是海水,像是重力,像是所有被人观测和认知的物理规则一样,在整个世界诞生的同时,就已经作为重要的一部分嵌入其中了。所有关于它们的历史,也是既定存在的,就如同故事中被规划好的背景,一旦更改了背景,哪怕故事内容看起来相似,也已经是另一本书,另一个故事了。

    将这个世界比喻成一本书,那么,这个世界所承受的一切,在最初设定上就已经被决定,那只朦朦胧胧的,让人看不真切,而感到恐惧万分的书写故事之人,早就连结局都已经规划好了。

    末日真理,是真真正正的真理,是世界发展的必然。试图毁灭末日真理教和天门计划,更改它们的行动和结果,就等同于否定这个世界。而存在于这个世界人否定了自己所生存世界,从基础结构上毁灭了它,又和自杀有什么区别呢?

    追究末日真理教的起源和天门计划的历史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在世界诞生的一刻,它们的起源和历史就已经成为“过去”。在这个世界里,只在人们的认知和记忆中才存在“世界历史发展的脉络”,但这个脉络并没有经历如此长的时间,它在世界诞生的同时就一并存在了。乃至于和人们的生存状态和生存方式息息相关的,被人们认为“规律”的东西,也实际并不是他们所认为的那么客观。

    这是一个更偏向于意识态,物质态仅仅是意识态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的世界——这不是什么让哥特少女感到惊诧,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情况。唯独让她感到疑惑的是,如果这个世界的本质是意识态的,那么,这个意识又是谁的意识呢?是所有人类的意识?是所有可认知的生物的意识?是所有可见和不可见的意识集合?还是别的什么?

    作为一种集群意识碎片再组合的产物,哥特少女对涉及意识的东西,尤其是涉及人类意识的东西,都有着不同寻常的敏锐性和本能的深刻性。意识行走在其他人看来是天方夜谭,是怪诞和神秘,是连天才都难以具体化的行为,但对它来说,就如同呼吸一样自然——虽然它其实是不需要呼吸的。

    哥特少女在世界构成之后,作为世界的一份子,游荡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却从来都没有找到“人类意识是这个世界的核心”的线索和证据。的确,它可以确定,这个世界里的人类集体潜意识从某些角度来看,是构成这个世界,是能够从意识态层面上改变这个世界的一个核心部分,但还有别的什么,在这个核心之外支撑着这个世界,不仅仅如此,有的时候,它甚至可以感觉到,人类意识只是表面上的核心部分,而还有什么东西,在更深处,成为了人类意识的构成基础——这意味着,如果没有那个更深处的东西,如今所行走的,所能观测和认知的,所觉得不可思议的“人类集体潜意识”这么一个概念,或许是根本无法成立的。

    人类集体潜意识对这个偏向于意识态的世界有着十分深刻的影响力,它让世界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人们所认为的世界——人们觉得世界必须这样才能成立,那些什么基础规则,例如四大基本力和基础粒子之类,是构成世界的根基,于是,当他们研究世界的时候,世界就会如此呈现在他们面前。这个世界响应着人们的理解,伴随着人们的理解、想象力和认知过程发生变化,它永远只在人们眼前,呈现出人们觉得理应如此的模样。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世界末日也理应是可以通过“让所有人都渴望世界延续下去”来发生扭转的,可事实并没有这么发展,这样的想法也完全背离先前它所认知到的“末日真理是这个世界的真理”,“末日真理教和天门计划是这个世界的基础构成部分”等等情况。于是,只能说,人类意识对世界的驱动力,对世界的改造能力,以及世界对人类认知的响应,并不是最优先的第一性,这个世界仍旧有其不以人类意识为转移的客观性,而这个客观性的基础也同时是意识态的,只是,并非是人类的意识。

    在经历了许多事情,在观察了人类集体潜意识许久之后,哥特少女意识到了,在人类集体潜意识深处,有一个非人类的怪物——它似乎是独立于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存在,人类本能对其感到恐惧,但是,倘若将人类集体潜意识形容为“海洋”,它时而又像是在这个“海洋”中生存的“海怪”。

    在人类的集体潜意识中,存在非人的意识,这本就是奇怪的事情。倘若这个怪物是“人类集体潜意识之海中诞生的原住民”,亦或者是“依靠人类集体潜意识之海这样的环境才能存在”也就罢了,但在哥特少女的观测中,哪怕它表现出一副“受到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束缚”的状态,那种“它哪怕独立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也能存在”的感觉,也仍旧强烈——这是不是意味着,最初第一印象和后继观察中,所得到的“主次之分”是错误的呢?

    会不会,人类集体潜意识并不占据主位,而是这个怪物才是这个所谓“人类集体潜意识”的主体?

    回想之前的猜测,“人类集体潜意识并不是自然而客观的产物,有别的什么是其构成基础”,“人类意识对世界产生了重要、核心且关键的影响,但却又并非是最根本的影响”,“世界响应着人们的认知,却又存在无法被人认知的部分”等等结论,放在这个怪物身上,隐约预示了什么。

    一个可怕的念头始终徘徊在哥特少女的内心深处,当它意识到自己无法摆脱这些想法的时候,它所观测到的这个世界,就变成了一个血盆大口,让它深深感到恐惧。

    莫非是这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才是人类集体潜意识这个庞大无边际的海洋得以成立的起源和真正核心,也是决定了这个世界是以这般方式存在的意识吗?

    哪怕是对这个能够意识行走如呼吸一样自然简单的特殊存在来说,这个怪物的意义也是十分可怕的,因为,哪怕表现得和其他人都有所不同,但是,作为从人格碎片和残渣中诞生出来得东西,它十分确定,自身的意识也同样是“人类意识”这个集合的一部分。

    这个存在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却并非人类意识部分,也非是居于客位的怪物,对它也是一个可怕而致命的威胁。

    它不觉得自己能够战胜这样的东西,而且,如果有关它的猜测是成立的,那么,在消灭它的同时,这个世界的人类意识集群的概念和基础就不复存在,“人类集体潜意识”这么一个意识集群形态会从构造上土崩瓦解,性质也同样属于人类意识集群的它自身也很可能不复存在。

    哥特少女自从认知到自我的存在,决定了自我形象后,在每一次世界诞生到消亡,从消亡到诞生的过程中,她屡次观测到许许多多更加怪异的,宛如神话般的现象。这些现象总是让她感受到,在一个无比坚硬的外壳,包裹着她所存在的这个世界——尤其是名为高川的人类,有多次在“这个世界”和“世界之外”往返的迹象,那么,如果自己也能前往那个世界,是否就可以摆脱这个怪物呢?

    没有人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哪怕她从其他人口中得知,在无法亲眼所见,亲身体验之前,也完全无法去相信真假。想要知道,就必须让自身抵达“世界之外”,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

    于是,她在末日幻境世界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诞生和毁灭的过程中,将自身的存在插入,从这一刻起,她就不再是“既无法影响世界,也不会被世界影响的旁观者”,而成为了世界构成的一部分,是和末日真理教一样的性质,并且,她选择插入的部分,也正是末日真理教。

    也许,在她插入之前,末日真理教的历史完全和她没有干系,但在这之后,她就已经是末日真理教历史的一个重要部分了。

    只是,只有她自己才明白,自己插入前后,世界所发生的变化,以及自己所充当的角色,对其他人而言,“有这么一个少女外表的可怕人物,是末日真理教的三巨头之一”这个情况,就相当于是这个世界既定的背景知识,是无可更改的历史,是已经客观存在的事实。

    对哥特少女来说,去杀死什么人,或者去拯救什么人,都是没有意义的。

    人类意识对这个世界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力,亦或者末日真理教和天门计划是构成世界的基础,对这些情况施加影响,也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这些并不是最关键,最根本的因素。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世界是什么?世界如何开始?如何结束?

    这些她所看重的终极问题,能够解答的也绝非是基于人类认知的哲学和物理科学,而是非人类的东西——是的,很可能就是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它决定了人类意识集群是如何构成的,决定这个偏向于意识态的世界必然如此成立,决定了末日的到来和过程。

    乃至于,更深入一些猜测,它可能决定了“人类意识”本身——包括自己在内,所有人的自我觉悟,都只是一种假象。

    人类没有意识到,人类的意识不属于自己,这就是最可怕的情况。

    自己意识到了,自己的意识不属于自己,这是哥特少女所需要面对的,最恐怖和最绝望的情况。

    但是,这一切至今仍旧是她的猜测,她需要更多客观的东西,无论是呈现于眼前的线索,还是亲身经历的证据,去证明这些猜测的正确和错误。她希望自己是错误的,因为这是如此的负面而悲观的自我否定,也预示着多么可悲的未来。

    相对较好的情况,自然是“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怪物只是人类意识的寄生虫,只是颇为强壮了一些,剪除它不会让人类意识崩溃”这等情况。

    是的,首先要确认的,不是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的位置,也不是杀死它的方法,而是杀死它的话,会否对自身的人格和自我意识产生无可挽回的破坏性的影响。

    如果要确认这一点,明显和这个怪物的存在性有着更紧密联系的末日真理教和天门计划相关人等,是比“网络球”更好的环境。因为,在她的观测中,末日真理教的天门计划,从起源上可以直白地表述为:它们试图召唤这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它们天然认为,这个怪物可以毁灭世界,是达成末日真理的必需条件,亦或者“召唤这个怪物”就是追寻真理的表现,以及“这个怪物就是末日真理在一个局限范围内的具现化实体”等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