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98 魔法少女小圆3
    近江的研究室在中继器的墙体世界中并不是什么秘密地点,但是刻意在宛如下水道一样的管道中设置的门,让人不太乐意在没事的时候也去打搅,不,应该说,就算真的有事,倘若不是非近江不能解决的问题,也不会跑到那样的地方——墙体表面是干燥的,呈现出石头和金属的质感,或粗糙或平滑,但从外观上都能让人觉得干净,与之相比,在一些墙体顶部的管道中,空气的潮湿度要超乎预期,虽然没有什么泥土,但是,每当呼吸那里的空气,踩上那里的地面,都会给人带来黏糊糊的感觉。

    也有一些人声称,在那样的管道中,会看到许多恶心的东西,也许是幻觉,也是真的怪异,但就算用并非实物接触的神秘力量去攻击,也会忍不住生出鸡皮疙瘩来。在许多人的感觉中,墙体上的通路倘若是以“管道”的形态呈现,那么,能不进去自然是不进最好。要说真的有多危险也不尽然,伦敦中继器的持续改造让内部结构并不稳定,进而会产生一些危险的东西,但其强度却几乎没可能杀死魔法少女,自己对“管道”的抗拒,在许多人看来,都不过是自己的心理因素在作怪罢了。

    即便如此,没有多少人会刻意进入“管道”,而往往利用魔法少女的移动能力,紧贴着墙体外围行动,哪怕刻意绕上一个圈子。因此,就更别提在“管道”中也格外让人不舒服的“下水道般的管道”了。通往近江研究室的“门”大张旗鼓地设置在这样的“下水道”中,可却少人问津,其缘由大致如此。

    不过,小圆却不会因为这种种让人产生抗拒情绪的因素就不去造访,因为,她每一次和近江商谈,都会感受到对方在冷漠和偏执下,所隐藏起来的“善意”。其他人不觉得那是“善意”,但是,小圆是这么认为的。这个被传闻形容得古怪又可怕的女性研究专家,不仅仅在对神秘的认知上具备让人望其背项的能力,也在对待自己人生,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上,有着自己独特又吸引人的看法。

    小圆无法习惯这个一直都在让人们痛苦的世界,她寻求慰藉,寻求答案,和近江的交谈,就仿佛是进入了教堂中,向藏在告解室的后面,不露头脸的神父做忏悔一样,总能让她的内心平静下来。她有许多在他人看来是天方夜谭,不切实际,天真幼稚的想法,也只有近江会安安静静听她述说,其他的亲朋好友虽然也会聆听,也会尽可能不去打击她,但是,小圆却能感觉到,这些亲朋好友的态度和近江的态度有着本质的区别——前者更像是一种出于友爱的忍让和妥协,而后者则更加的冷静,更加地抛却常识,而深入去理解她的想法。

    小圆不会对亲朋好友抱怨,但是,却会对近江抱怨,而对近江抱怨的小圆,大概是亲朋好友们很少见到的吧。

    对小圆来说,这扇总是会出现在“下水道”中某一处的“门”,就是她在每一次战斗,每一次突发奇想后,最想去的地方。

    “门”是有颜色的,却没有固定的门框和门板,更像是一个不经意间看到的错觉,像是多个线条交错的时候,其形状不由得让人联想到“门”。所以,说这是一扇门,不过是一种形容。小圆踩着充满了潮湿感,却实际没有水分的地面,感受那攀爬在肌肤上的黏糊感,她觉得整个身体都被某种看不见却十分柔软的物质包裹着,那物质轻薄,紧贴肌肤,又好似会往每一个孔洞里钻,让人好生别扭。虽然无论来过多少次,都无法习惯这种感觉,但这种感觉却无法阻止小圆坚定的脚步。

    她无法确定“门”的具体位址是在哪一条“小水道”的哪一个位置,人人都相信,进入“下水道”就能找到这扇“门”,却没有人能够在真正找到“门”前,确定“门”的具体坐标,每一次出入,“门”的位置也都会变化。但是,不管怎么变,只要相信“门”就在“下水道”里,又肯前往那里,就一定会找到它。

    它或许就在一个不起眼的拐角;或许就在眨眼的片刻;或许在不经意的转头间;或许在认定它所在的地方。小圆这一次先是聆听到了“古旧木门发出的吱呀声”,那是一种幻听,也是某种信号,当她依循神秘专家的本能去寻找这个信号时,就看到了“门”。

    就如上面形容的那样,它在具体细节构造上不具备正常门的特征,但仍旧让人联想到“门”,而且是有颜色的——红色、黑色、黄色、粉色、绿色、橙色……似乎每一次眨眼,它就变换一个颜色,似乎视线在它上边移动,也会变换颜色,哪怕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瞧,也会在自己偶尔失神的时候,变了一种颜色。出现的颜色也并不总是单一的,多种颜色就像是调色盘中的颜料,用画笔涂抹在一起。

    小圆走上去,伸手将门“推开”,她可以感觉到自己触摸了一个坚硬的实体,但眼中看到的却是自己的手臂伸进了门内,随后好似有人在对面用力扯了一把,她整个人就这么跌了进去。站稳脚跟的时候,说不清到底是医院还是计算机中心的风景已经从视野中展开。仅有一条的过道,穿过她的脚下,向前后两个方向蔓延,肉眼根本看不到尽头。两侧的墙壁不是镶嵌着宛如计算机硬件组合般的设备,就是镶嵌着玻璃,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漂浮在黄色溶液中的物体,却无法看清那到底是什么物体。

    这类的景象未免让人毛骨悚然,哪怕小圆克服了心理障碍,经常来往于此地,也无法真正习惯这般风景。

    小圆站在前后皆无止境的过道上,她十分清楚,这个时候无论是沿着道路向前或向后走,亦或者不遵从这条道路,而试图从两侧亦或者上下进行破坏,其实都无法抵达自己想要去的地方。近江的实验室大门开在任何有心人都能找到的地方,但却不意味着没有任何防范。这里的确已经是实验室内部,但若没有对方的引导,单凭魔法少女的神秘度,既无法去往自己想要去的地方,也无法回归自己应该回去的地方,倘若是敌人,将永远在这里徘徊吧。

    这些物体标本和计算机组件就像是幻觉一样,对幻觉无论做什么,都没有丝毫用处。

    但是,只要人到了这里,近江就一定会知道。小圆只停留了两三秒,就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那声招呼在回想起来的时候,也根本分不清,是不是真的叫了自己的名字,亦或者是自己外号和别称之类,总之,感觉就是在叫自己,而自己也宛如在梦中——小圆回过头,就看到名叫“玛索”的女孩就站在三米外的地方盯着自己。

    “玛索”是不是真的叫玛索,小圆并不清楚,但她知道,眼前的这个外表看起来并不比自己大多少的女性形象,就是伦敦中继器的核心支柱之一,也是处理大部分事务时,会以这么一种更真切的形象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存在。据说,她曾经也是和自己等人一样的人类,只是在建设中继器的时候,选择成为了“人柱”般的祭品,才变成了如今的这种状态。

    玛索看起来像人,却没有太多人的味道,她的传闻放在一般情况下,都能让人伤感唏嘘,但是,真正看到她的时候,就连小圆都无法对之抱有任何同情和怜悯,那是十分奇特的,能够让人深刻感受到,她并不为自己的这副模样而痛苦,亦或者说,她变成人柱,本就不是什么应该让人悲伤痛苦的事情,而是一种“理所当然”。

    小圆倒是觉得,比起大家都不愿意太多接触的近江,玛索反而才是最可怕的存在,因为,玛索的异常更给她带来一种和近江相处时截然不同的真实感。就仿佛,近江的可怕只是伪装,而玛索是真真正正的,由里到外的,正在变成别的什么。近江的诡异是不会传染的,但是,玛索却具备某种感染性。

    玛索眨眼就消失了,就像是幽灵一样,小圆松了一口气,就听到另一个声线稚嫩却给人一种钢铁般感觉的声音在自己身后说:“你的感觉很敏锐,我觉得你会为我们带来成功的。”

    小圆也清楚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她又一次转身,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桃乐丝,亦或者说,代号桃乐丝,由网络球牵头,集合nog的力量最终完成启动的最终兵器仿制品,也是公认最强大最完善,已经近似于真品的仿体。不过,从小圆的角度,无论如何也无法将这个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表现出个性和情绪的女孩,视为那种不应该当人看的武器。

    “敏锐?”小圆不止一次听到这个形容了。

    “丘比粘着你不是没有原因的。”轻薄白裙的桃乐丝赤脚站在过道上,身影的轻盈,几乎让人觉得她随时都会飘起来,“你是极少数在近江和玛索之间,觉得玛索更加可怕的人,这是因为,你能够感受到玛索体内的病变。”

    “病变?玛索生病了吗?”小圆不由得问到,她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她一直都是病人。”桃乐丝就像是不愿意多说般,顿了顿,将话题转开了,“你又有什么想法了吗?”

    “……我听说这里有时间机器。”小圆的喉咙有些干涩。

    “是的,时间机器。”桃乐丝的脸上却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丘比告诉你的吗?没想到会是你主动——”

    “什么?”小圆不太理解她的意思,难道自己不应该主动过来吗?但是,桃乐丝承认的确有时间机器,却让她有些兴奋。

    “不,没什么,怎样都好。”桃乐丝说:“如果要利用时间机器,是你自己的想法,那就再好不过了,毕竟谁也不能确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使用时间机器是一件有极大风险的事情。”

    “啊……风险吗?”小圆也有些茫然,虽然这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但她真的没有想过,就一股脑冲过来了。

    “嗯,不过是你的话,应该没问题,你会愿意的吧,小圆。”桃乐丝这么说着,一直向前走,越过小圆身边,“不管怎样,跟上来吧,我带你去看看,这个世界最后的希望。”

    “等,等等!”小圆连忙追上去,她很匆忙,因为桃乐丝虽然个子娇小,步伐也很慢,但实际行进速度却诡异地快。

    “听好了,小圆。”桃乐丝的声音在只有两人的过道中回荡,“当你向时间机器许愿之后,运作过程就无法中止,也不可能更改了,所以,在许愿前务必要想清楚,抓住最好的时机。”

    “哎,哎?”

    小圆不明白桃乐丝的意思,虽然字面上的意义都清楚,但是,和时间机器有关的事情,她统统都没有做好准备,她这一次来,只是为了确认真的有这么一个神奇的东西,并且,真的有可能实现“世界和平”之类的愿望。只是,在得到自己所信赖的近江的正面回答前,她完全不敢将希望抱得太大。

    小圆追着桃乐丝,哪怕有着魔法少女的力量,却仍旧在不明不白的地方跌跌撞撞,连自己的脑子都变得懵懵懂懂,直到前方一空,她差点摔了一跤,站稳后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房间中。

    房间里除了自己和肩膀上的丘比之外,就是近江和桃乐丝两人。

    近江身穿那似乎万年不变的白大褂,弯腰凑在一台看似电子烤箱般的设备前揣摩着什么。除了这个设备之外,也没有更多实验室里可以看到的精密器材,完全就是一个饭厅的布置。而且,饭厅里有电子烤箱不也是很自然的吗?只是,小圆不太确定,被近江用那副严肃表情盯着的设备,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电子烤箱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