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96 魔法少女小圆
    伦敦中继器内部,参差起伏的墙体如同紧贴着的一层层鳞皮,一直蔓延到视线的尽头,无论是从高处俯瞰还是从下层仰望,能够看到的都是这些墙体,墙壁顶部就是通路,呈现出马路、阶梯、管道和桥梁等多种面貌,全都是在人的常识中可以通行的地方,这些通路伴随墙体一直向四面八方,向高处和低处蔓延,一个人要走完这些道路,尽其一生都无法做到,哪怕只是沿着一个方向一直走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也不会看到终点。

    这些墙壁和通路就如同永无止尽的迷宫,没有相关权限匹配的导航系统,单凭本能和目视,一定会在行进了一段路后就会彻底迷失在这些四通八达的通路中。

    魔法少女小圆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习惯这般另类的风景,但在她能够静下心来想想今后该怎么办时,却发现自己早就融入了中继器里的生活。在这里,缺少许多正常社会都必须具备的东西,小圆觉得自己不怎么聪明,因为她从来都没能弄清,缺少的到底是什么,但却能感受到两个世界之间,那宛如异世界般的差异。

    能够进入中继器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成为魔法少女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被卷入第三次世界大战,不是以平民的身份,而是以一个待命的战士身份,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在几个月前,这样的问题在这个高中少女的内心中是不存在的——但是,最近她不由得,会自然而然地想到这些,然后为之纠结苦恼。

    身为最初的魔法少女,如今魔法少女十字军理论上的首领级人物,小圆对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并不太过在意,倘若用他人的描述,就是太没有自知之明。她在很多时候,都习惯于用曾经那个高中女生的视角去看待正在身边发生的一切。如果仅仅从自己能够活下来,自己在意的亲朋好友和家人可以在这正常战争中,拥有比其他普通人更安全的处境,那应该是值得庆幸的吧。魔法少女小圆的确为之高兴过,但是,当她眼睁睁地看着更多的民众死去,伴随而来的也有深刻的痛苦和悲伤。

    “神秘”在这个世界已经展露无疑,魔法少女作为神秘力量的使用者,在背后支持她们的是一个自称“丘比”的奇怪生物,甚至于,根据“丘比”自己的说法,它到底属不属于“生物”的范畴还有待思量。但毫无疑问,丘比用自己的神秘力量,让许多人成为了魔法少女,最终构成了一支魔法少女十字军,并托管于一个更大型的神秘组织“网络球”的旗下,它在这个意义上,是魔法少女们名副其实的核心,是魔法少女们所拥有的神秘力量的源头。

    丘比的出现,源于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从这个角度上,它和中继器有着很深的关联,但却又并非中继器的造物,因为它在中继器完成前就已经存在。

    网络球用瓦尔普吉斯之夜建造了中继器,是目前在战争中庇护全世界民众的一个极为重要的组织。他们的能力或许遭人质疑,其所拥有的神秘也让人不可理解,行事充满了秘密组织的风格,但却不可否认,他们救援了许多遭受战争打击的人们,竭力抵抗那些毫无人性的侵略者,所有做出的结果在当前饱受战争摧残的人们眼中,是正义的,是必需的,是维护正确秩序的急先锋。

    遵从丘比的建议,托庇在网络球下,参与在大多数人看到都足够正义、正确和必需的行动,包括小圆在内的魔法少女们都没有什么疑惑和犹豫。问题是,这场战争虽然还不满一年,却让人觉得在战火中度过了一个世纪,让人万分疲倦。那恐怖的敌人所带来的威胁,好几次都让魔法少女十字军减员,因此,对于继续像战士一样参与这场战争,对不少魔法少女而言,是一股太过沉重的压力。毕竟,魔法少女们在成为魔法少女之前,大都是平凡的普通人:其中三分之二是小学女生、初中女生、高中女生,之外三分之一有大学女生,家庭妇女,职业女性,乃至于还有一些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的男性,大家几乎都是在平凡的日常中,参与平凡的社会活动,和战争根本扯不上干系。

    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是如此突然,在神秘力量的引诱下,在被战争的阴云中,这些平凡的普通人选择了战斗,才在战斗中意识到,这场战争和自己当初意气风发,心血来潮,亦或者充满了复仇心时,想要去参与的战争完全不同。

    他们的敌人不是人类,哪怕有着人形,其内在也已经完全扭曲,所有想要打败这些敌人,教育这些敌人,让这些敌人品尝失败的痛楚,亦或者想要拯救它们的想法,统统行不通,也从根本上就不适合。

    唯一让自己安全,让世界和平,拯救无辜民众的方法,就是杀死它们,杀死那些无论是人形还是非人形的怪物,可它们的数量是如此之多,能力也是如此的出众,让人在战斗中,只能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绝望和疯狂,怀疑自己等人是否真的可以战胜它们,以及胜利的一天到底何时才会到来?

    自己认为正确且正义的一方节节败退,魔法少女们就算赌上自己的性命,在敌人的狂潮中也仍旧显得微不足道。那么,自己所付出的这一切,就算是正确的,但又有什么作用呢?小圆十分清楚,这样的疑问正在魔法少女十字军中扩散,而自己也正同样为之迷惑。

    小圆并不后悔成为魔法少女,也不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错误的事情,她只是觉得自己不够聪明,除了战斗和战斗之外,完全找不到其他解决问题的办法,而她又同时觉得,这种战斗也许是迫不得已,但绝对谈不上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她时常在战斗之后,一边为拯救了几个人感到高兴,一边又从那毫无逆转的局势中,感受到一些让人窒息和焦躁的东西,她无法形容那是什么,但是,有这么一种无形的东西,正在向自己等人逼近,而它是如此的不详,如此的强大,让自己无法描述,而又充满了无力感。

    小圆尝试对身边的人描述自己的感觉,希望那些看起来的聪明人能够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让她能够清楚知道,那让人毛骨悚然的,看不见的,却在冥冥中朝自己等人逼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到底是怎样的敌人。然而,身边的人也无法给出这个答案,他们甚至都无法感受到小圆所感受到的东西。

    小圆最亲近的朋友,最初和她一起率先成为魔法少女的另外两人,学姐和晓美同样为她的问题感到不可思议,她们是愿意相信小圆的,小圆对此十分感激,但这种信赖并不足以让她摆脱那思索中的困惑,以及本能感到不详,以及面对那只有自己感受到的不详时,心中浮现的恐惧。

    小圆觉得在这样下去,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要死掉。她不想死,但在之前,她更不希望朝夕相处的这些战友、朋友和亲人们死掉。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用自己的死亡,去免除这些人的死亡。然而,并没有神明回应她的祈求,她一边战斗,一边感受到深深的无助,就像是看着自己和同伴搭乘的汽车,正在朝悬崖开去,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去警告大家,也无法做出任何能够改变这个结果的事情。只能在旁人关心提及的时候,逞强地露出元气的笑容。

    小圆没有因此崩溃,因为她善待自己,也深爱他人,但是,每一次思考,她都只能一个人深深苦恼着。

    她喜欢站在墙体上,沿着看不到尽头的通路,穿行于阶梯和石头铺成的道路,避开那些黑洞洞的管道,当她走着走着,仰头可以看到更上方,那同样绵密展开的墙体和通路时,就会有一种“这么多道路中一定有一条正确道路”的想法,去驱散她心中的阴霾,让她觉得,自己之所以感到手足无措,只是因为缺少了“导航”,而无法从这些密密麻麻的道路中选择正确的那一条,乃至于太过执着于墙体本身而忽视了墙体上方的通路。

    最近,小圆碰到了一个大人物,网络球的最高指挥官“走火”。在惊讶和不安中,小圆尝试对他描述了自己所感到的东西,但是,走火也没有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反而让她不要想那么多,这种事情由他们这些大人去烦恼就行了——从那些话中,哪怕是迟钝的小圆,也能感受到,对方仍旧将她们这些魔法少女当作“不懂世事的孩子”来看待,哪怕自己等人已经参与了那么多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小圆不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因为,她十分敏锐的意识到,走火看到自己等人的标准,和自己等人看待自己的标准,存在一个巨大的落差。两者的标准是不一样的,看待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哪怕走火给出一个答案,那恐怕也不是小圆试图知道的答案——那是走火的正确,而不是小圆的正确。

    于是,小圆仍旧只能迷惘下去,一直到现在。

    “嗯……?你还在为那种事情烦恼吗?”声音突然从脚下传来,将小圆吓了一跳,她回过神来,就感到一个小东西跳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她不慌张,因为那是丘比,让她成为魔法少女的奇特生命。

    丘比是一个像猫又像是兔子的东西,它仿佛是不会死的,但除了让人变成魔法少女之外,也看不到还有别的什么能力。比起敌人,比起魔法少女,比起一些普通人,它都显得格外柔弱。可是,它的内心却是坚硬的吧?小圆有时会这么想。她根本不知道丘比在沉默和微笑的背后,都在想些什么,可是在大多数交谈中,它都对眼下这悲惨的世界和民众无动于衷。

    哪怕再不愿意,小圆也不得不同意魔法少女之中一些聪明人的说法:丘比是怪物,和自己等人杀死的那些怪物,其实并没有实质性的差别,只是在暂时的立场上,偏向于网络球——甚至不能说,它是偏向于魔法少女的。

    由它的神秘力量产生的魔法少女,对它而言到底算是什么,根本就无人可以知晓。小圆所知道的人,都对这样的丘比抱有浓浓的警惕。小圆想要相信丘比,但是,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这种信任,她只能像是抚摸宠物一样,抚摸着丘比那毛茸茸的,柔弱又看似脆弱的身体。

    丘比是自由的,但在更多时候,总会呆在小圆的身边,和小圆交谈,但是,却从来都不会正面回答小圆的任何一个疑惑。

    “丘比,真的没有办法让世界变回原来的样子吗?”这个问题,小圆已经问了无数次,每一次丘比都会顾左右而言他,所以小圆也渐渐不期待它这次会正面回答。丘比是不可思议的,但是,这个世界上,伴随着神秘的扩大,更加不可思议的东西还有更多,就例如自己此时所在的中继器,每个人都说这就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东西。

    然而,哪怕是中继器也没有办法中止眼前的战争,让所有人回到正常生活的轨道上。中继器外的世界很悲惨,人们生活在比过去更甚的战乱苦痛中。过去仅仅在历史课上认知的纳粹,以如此真实的姿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带给人们的悲剧,要比课本中描述的更加惨烈。死亡和痛苦的死亡,已经远远无法形容它们给正常人所带来的恐惧。

    对比起那些在中继器外受苦的人们,小圆就觉得拥有魔法少女的力量,还依靠组织的力量安顿好家人朋友的自己,必须去帮助那些人,无论怎么苦恼,都必须找到让世界重回正轨的办法,哪怕自己也会在战斗中面对生死的危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