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陆沉岛屿
    几千万啊,堆在一起,就是一座万丈高山,鲜血汇聚一起,就是一片血海。在这里犯下的罪恶,这才只是小小的报复罢了。

    返回相似的世界,不做些事情,心念不会通达。

    “有意思!”

    楚阳嘴角一挑,露出怪异之色。

    在那里,他看到了一些修行者,竟然有几个相当于化龙秘境的强者。

    “先让你们蹦着吧!”

    端起茶杯,吹了口热气,一饮而尽。

    这时,剑圣一跃而回。

    “师父,什么感觉?”

    楚阳笑问。

    “红尘之地,六欲乱神,业障缠身,人心不古,道德沦丧,没有敬畏,不敬天地,虽个个思想独立,也好似人人如龙,只是可惜啊,却也被凡尘的条条框框束缚住,在笼子里不停的挣扎,都逃不脱名利二字的牢笼!”

    剑圣说着,坐了下来。

    楚阳连忙斟满一杯茶,端了过来,递了过去,笑道:“当年,我就生活在和这里极其相似的环境,碌碌无为,蝇营狗苟,整天宅在家里,消磨时光。”

    “现在的年轻人,大部分都是如此,真为他们的未来担心!”

    “何必担心?一个世界有一个世界的特点,一个时代也有一个时代的特殊,如现在,还有将来,都是宅男宅女的天下。这毕竟,是他们的世界啊!”楚阳出神道,“他们有他们的活法,有他们的自在,有他们的酸甜苦辣,人生百年,活出自己的精彩,就够了!”

    “红尘之地,人生百年,是悲哀,还是精彩?”剑圣沉思,“如当初的我,一心沉入剑道,对于外界风云变化,人情冷暖,甚至亲朋好友之类,都漠不关心,一心只为剑道。哪怕最终战胜无名,成为剑道第一,百年之后,也不过是一捧黄土,又有什么意义?”

    “志向的追求,挣扎的努力,不甘的成长,最终老年之后,回想过往,能够淡然一笑,说一句:我的人生,从不后悔!也许,这才是人生的意义吧!”

    楚阳似在给自己说。

    “不后悔吗?”剑圣品味,最终一笑,“我最不后悔的是收你为徒,打破了宿命,超脱而去,得见天地真颜,继续攀登剑道巅峰,甚至有朝一日,能够长生不朽!”

    “这是您的不后悔,也是徒儿的幸运!”

    楚阳也笑了。

    当初是第一次穿越,变成了孩童,幸亏碰上了剑圣,将他抱走抚养。如若不然,换成他人,说不定又是什么命运呢?

    人生啊,都是由不确定,最终组成了必然的历史洪流。

    师徒两人坐在院中,品着仙茶,观望星河运转,有一句没有一句的聊着,一直到天亮。

    “师父,今天还出去?”

    楚阳看到东方一缕红霞映红了海面,询问道。

    “人间有人间的味道,虽看不惯很多事情,却还是喜欢看一看,转一转。人间啊,毕竟是我们的根,而现今时代,对我而言,有太多的新奇!”剑圣站起身,摆了摆手,“我去了!”

    楚阳点了点头,没有说小心之类的话。

    剑圣走出去之后,心血来潮,就开始了如寻常一般的吃早饭,一碗豆沫,两根油条,吃的津津有味。

    吃罢之后,往兜里一抹,就是一把票子。付账之后,沿街溜达,看着年轻人来往匆忙,又看着一张张大白腿在晨光中发亮,又看到广场上悠闲的老头老太太,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这样的生活,也未尝不好!”

    看到一辆公交车停在旁边,稍微打量,就走了上去。

    他也想体验体验这种铁圪塔。

    可不久,他就看到一个中年人往一位少女身边蹭,伸出手摸向了对方的臀部,也不知是羞涩还是害怕,这位少女没有吭声,只是往旁边挪了挪,可对方却得寸进尺。

    “朗朗乾坤,大庭广众之下,竟敢行猥亵之事,当真可恶!”

    剑圣看到之后,不禁大怒。

    探出手来,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稍微一使劲,就听‘咔嚓’一声,给硬生生的握断了手腕。

    惨叫声响起,引起一阵阵骚乱。

    正好到站,也不管其他人如何,拉着对方,就走了下去,然后一掌拍在了地上。

    “给我老老实实的跪个三天,好好忏悔!”

    留下一句话,扬长而去。

    剑圣却意犹未尽。

    再次登上了一辆公交车,可这辆车上人员已满。

    “老爷爷,你坐这儿!”

    一位小姑娘连忙起身,将座位让了出来。

    “我不累,你坐着吧!”

    剑圣露出了笑容,摇了摇头。

    “我就要下车了,还是你老坐着好!”

    小女娘笑起来很甜,说什么也不再做下。

    “心地善良,老天爷必然保佑你一生健康!”

    剑圣说了一句祝福语。

    小姑娘笑了笑,她不知道,就是因为心善,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得过一次病,健健康康的长命百岁。

    下一站,小姑娘确实下去了,可却上来一位大妈,扫了扫车内,已经没有空座,也没有发现有人起身让她,脸色立即耷拉了下来。

    “看见老人还不让座,真没素质!”

    她站在一个少妇身边,盯着对方,哼哼说道。

    少妇抬起了头。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年纪轻轻的,就不知尊敬老人,你爹妈怎么教育你的?”大妈好似一头发怒的财狗,“没看到我都一大把年纪,站都站不好了吗?还不起来?”

    “我真的不方便!”

    少妇脸色一红,有些怒气,却摇头道。

    “什么不方便?小小年纪,莫非浪了一晚!”

    大妈毫不客气。

    “你怎么说话呢?”

    剑圣恼了。

    “哪有你的事情,一边待着去!”

    大妈很冲。

    “嘿嘿,你是老人吗?今年才不过五十五岁罢了,腿脚灵便,身子硬朗,你真的站不稳?”剑圣冷哼一声,“没看见人家小姑娘身子虚弱,还有孕在身吗?为老不尊的东西,一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

    “老不死的的东西,你骂谁呢?我让她起来她就得起来,尊敬老人,这是她的义务,管你什么事儿?又不是你爹娘死了!”

    大妈牙尖嘴利。

    “找死!”

    剑圣暴怒,站起身就是一巴掌,将大妈嘴里的牙齿全部打了出来,半边脸肿起半尺高。

    “啊……杀人啦,杀人啦!”

    大妈发出了死人一般的叫声,却没人理会。

    “你不是想坐吗?嘿,我就让你坐到天荒地老,给我跪下!”

    剑圣可不是个善茬,他一掌下去,将大妈拍的跪了下去,双腿都陷入了钢板中。

    他眸光一闪,不等到站,迈步离开。

    “几十岁的人了,还是一颗黑心,不知年轻时候,又是个什么货色!”

    下车后的剑圣感叹一声,继续溜达。

    这一天下来,跪在街上,跪在车上等等之人,整整三十余位,诡异的是,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让他们站起来。

    对于这些人因为什么而跪下,也都被调查的一清二楚,传了出去,却被人称快。还有一位无论如何都不能被记住的老人,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民间戏称这一天,是老天爷看不惯人间道德沦丧,降临而来,惩罚那些道德败坏之人。

    可惜,这件诡异的事情,因为外面接连发生的大战也被压了下去,只是有一些修炼者开始出没。

    到了夜晚,剑圣也没有回去,找到一家五星级宾馆,开了总统套房,用他的话说,体验人间,也不能少了享受。

    一连转悠了大半个月,他才返回。

    “感觉怎么样?”

    楚阳笑问。

    “还算不错!”

    剑圣笑道。

    显然,他过的很好。

    “明天还去?”

    “二十余天,足够了!接下来,是时候该好好修炼了!”剑圣沉吟道,“你搞出这些事情,要怎么收手?”

    “我想灭一国!”

    楚阳指着东南方向。

    “该灭!”

    剑圣冷酷道。

    “那就趁着这一场大战,陆沉岛屿!”

    楚阳抬起手,往东海之中,点出了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