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91 传火
    最终兵器十三的瞳孔中,那倒映的身影本该是它所注视的高川。然而,高川却觉得那绝非是自己的身影。高川已经交叉劈下手中的双刀,在这一刻,他是如此专注地凝视着那双眼瞳,一阵恍惚袭来,让他觉得那瞳孔又在变形,就像是一朵花在绽放,有什么东西就从那花朵中喷了出来。下一瞬间,他眼前的一切尽皆改变——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幻觉,无论是废墟的景象,还是眼前的最终兵器十三,全都消失了,而自己也没有做出劈砍的动作。

    倘若高川觉得自己之前在做“清醒的梦”,而如今就在做一个“朦胧的梦”。他无助而孤单地站着,周遭是一望无际的花丛向着地平线蔓延。那是如此洁白而清纯的花朵,脆弱又浪漫,让人只觉得自己就在世外桃源中。然而,无论身体转向什么方向,只要向着地平线眺望,都能看到一个朦胧而巨大的黑影,接天蔽日地矗立在视野的尽头,虽然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却直觉认为,那就是“污点”一样的存在。

    然而,这个和纯净洁白的花园格格不入的“污点”是如此的巨大,存在感是如此的强力,它虽然是不动的,却在仰望它的时候,只觉得它正以一个徐徐的姿态从天空,从地平线那端压过来,让人喘不过气来。

    高川也被这无以伦比的压迫感震撼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想些什么,可脑子却不怎么清醒,他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的状态太过古怪,自己本应该是无论何时都能保持清醒和冷静,但哪怕是这么觉得,也无助于改变这样的状态。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思考,但却不知道该思考什么。他觉得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没有形象的东西,阻塞了自己的神经和脑细胞,掐断了思考所必须的路线,让逻辑的思维无法深入,让感性停步在懵懂中。

    他突然就知道了,这就是“愚昧”的写照,于是一股巨大的恐惧感从内心中迸发出来。没有思想可以阻止,因为他无法深入思考,没有理智可以阻止,因为逻辑的通路已经被截断,也没有感性可以阻止,因为恐惧就已经是最大的感性。

    越是想要思考,就越是能够感受到思绪被扼断的痛苦,就好似一个人被剪断了四肢,封闭在瓮中。

    高川不仅仅感到恐惧,还感到痛苦,感到窒息,他只能看着地平线的阴影越来越庞大,整个清澈的天空都被它填满。在最后一缕光线即将被吞没的时候,他这才依稀感受到了另一种同样痛苦,却似乎和阴影有什么不同的东西。

    那似乎是热。不是热量,不是温度,就是一种温温的,可以让人突然想起“热”这个字眼的东西。

    它就存在于自己体内。在天空晴朗,万物无忧的环境中,它就像是被遮蔽了一样,而当阴影袭来,天光不在,它便以一个渺小却坚韧的姿态,浮现在高川的内心中。

    高川无法思考,不是不想,而是所有进行思考的途径都已经被截断,此时控制他所有行径的绝非是智慧。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木偶,有一根丝线连接着自己的右手,做出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这只右手插入高川的胸口,从中掏出的不是心脏,而是一团火。

    火一接触空气,就立刻膨胀起来,顷刻间,高川脚下的洁白花朵都在燃烧。燃烧的白花,让他陡然想起了这花的名字:白色克劳迪娅。

    无数的白色克劳迪亚在燃烧,当天空彻底被阴影遮蔽,最后一丝天光也被吞噬殆尽的时候,光就是从高川的脚下盛放的。熊熊烈火一直蔓延到地平线,高川站在火场中,身体感受到了无比浓烈的热度,他觉得自己也要烧起来了。从肌肤深入内脏,从内脏深入到灵魂,从有形的骨骼到无形的思维,这无穷尽的大火和热量,仿佛要将眼前这怪异的世界撕裂般。

    高川忍不住大叫起来,那恐惧感、绝望感、痛苦感乃至于更多让他不想活下去的感觉,就像是油碰到了火,眨眼间就让他从里到外,从形而上的哲学到形而下的物质,全都烧了个通透,整个人都在这一瞬间烧成了灰烬。

    紧接着,他便想起来了,这就是“薪王”。自己正在和最终兵器对抗,“薪王模式”的最后手段,就是将自己当成最后的“柴薪”。他没有主动点燃自己,因为,在这么做之前,就已经被最终兵器十三的神秘从意识层面上攻陷了。那是绝对无法阻挡,绝对无法反应过来,在意识到之前就已经沉沦的可怕力量。但是,在那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的自己,利用脑硬体和三仙岛的直接关联,启动了相对机械的模式——在自我意识发生第一次剧烈的波动时,无论在判断中是否为正常,无论从效果上是有益还是有害,都将启动薪王模式的最后手段。

    高川很高兴,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侥幸——的确,无论是碰到最终兵器之前,还是和席森神父汇合之后,在种种设想都已经成立的时候,在存在临界兵器和三仙岛之类理论上可以很强很强的支援的情况下,的确有想过“自己可以反杀”的可能性。

    脑硬体的判断,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对现在的高川而言,也许已经是最高的可能性——量化成数据,就是百分之三十的几率可以直接击退最终兵器。倘若启动三仙岛的十二天都神煞系统,对这个“做梦”的自己施加最直接最硬性的支援,那么足足有百分之十的几率可以直接干掉眼前的最终兵器。

    然而,高川仍旧没有遵从几率的指示去行动。尽管高川在义体化以来,眼前所见的一切,都被冰冷的数字去衡量得失,最理性的脑硬体不断揣测可能性,以一种通俗易懂的方式,将开始、过程和结果呈现于他的面前,但是,在最后最关键的决定上,高川没有选择数据所呈现的机会。

    自己到底是因为哪些因素选择了不相信几率的呢?高川心中终于浮现了想法,在熊熊烈火焚烧身躯,化作灰烬的同时,那所有阻塞自己思考的无形东西也被烧成了灰烬,成为了这个灰烬之躯的一部分。所以,他得以思考,哪怕,这个思考在他的自我感觉中,也仅仅是凸显了自己的愚蠢。

    但是,他终于又可思考了,终于又可以聆听上帝的嘲笑了。他为此感动,于是,他第一个念头,就是为什么不相信几率了呢?不知道,哪怕是思考分析,从自我心理的最基础层面去考量,这个选择的构成因素也是极为复杂的。在这种复杂面前,倘若用冰冷的逻辑去衡量,或许会得到一个相对肯定的结果吧,但这个结果放在最终兵器的神秘面前,又有什么意义呢?

    未知是无限的,无限中隐藏了神秘,而最可怕的东西,便从那神秘中诞生,如影随形,不管人们的视野多么广阔,对自认为已经认知的领域有多么深入,也无法在“无限的未知”这个前提下,否定自己认为自己已经掌握完全的领域中,仍旧存在着无限的不解之谜——于是,理性便成了最愚蠢的词汇,逻辑的极致就是混乱,清醒中必然有着懵懂。思考,便是最愚蠢的行为。真正的答案也从来都不存在。

    高川眼睁睁看着自己在这个蔓延到的地平线的焚场中化为灰烬的人形,又在热浪引起的飓风中,灰烬的人形被吹散,只剩下自我的认知宛如幽灵一样,堕入那熟悉的黑暗深渊。

    “薪王模式”的最终手段所能达到的效果,高川无法直接进行观测,倘若寻求一个表面化的理论,那便是从无限的可能性中,随机到某一种结果:对最终兵器十三而言,它被卷入这个结果中,到底会变得如何,也是无法判断的:也许会毫发无伤,也许会受到重创,也许会产生更多意想不到的情况。

    但是,这种不确定,却必然是偏向于负面的。

    这是一种尝试从超过人类认知范围的负面概率中,呈现出一种连人类也无法认知的可能性的概念兵器。当它发动的时候,人就注定无法观测到作用在目标上的效果。无论如何,高川都已经无法重新观测这个废墟中的最终兵器十三。

    以最后手段发动了袭击的高川,彻底从这个质量投影般的“梦境”中醒来。与三仙岛深度结合,聚集了数十万人命的薪火,通过刺激性的手段激发潜力,以未知的神秘去塑造可能性,动用了薪王模式的最后手段,伴随这种手段袭来的,已经不再是“痛苦”这么确切又清晰的感觉了。

    高川无法准确形容,自己的感觉到底有多么别扭,有多么无法适从,哪怕仅仅是进行呼吸,也让他不由得产生一种立刻停止的冲动。倘若停止呼吸就能削弱这种感觉,那么,他一定会这么做吧,然而,无论是否呼吸,无论是不是去做更多的事情,无论是不是准备有针对性的措施,都无法阻止这种感觉的膨胀。

    高川发出惨叫声。

    在这个死寂一样的沉默着三仙岛核心中,除了他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发出声音。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精静悄悄地,宛如棺材一样,和沿着月球轨迹运转的蜉蝣大陆交错而过,又和另一个稍高轨道上的纳粹月球和其庞大的不规则多面体舰队交错而过。从地球上看,倘若此时没有阴云的遮挡,三者就如同三个大小不一的新月,并且正在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渐渐变得圆满。地面上的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到了幻觉,所有得知地球上空情形,乃至于可以观测到近地太空状况的人们,都无法理解正常用肉眼可以看到的这个现象——它一点都不合乎天文学。

    以五十一区为主要核心的美利坚战线已经濒临崩溃,拉斯维加斯一带的军队已经彻底被歼灭,前后总共投入的五十万军队,能够活着撤离前线的,不多于两位数。美利坚这个国际普遍认可的大国,被认为联合国内部最具有战争潜力的国家之一,美洲的中流砥柱,已经陷入大溃败中,形势之糟糕,几乎让人觉得,只要纳粹再多投入十万兵力,就能真正意义上彻底灭亡这个国家。然而,纳粹的攻势却在联合国紧急援助的第四条防线上被遏止了——纳粹没有,或者说,没能再增加兵力。

    尽管五十一区物质态基地的沦陷,让五十一区中继器不得不以一种被动的方式龟缩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但是,从最新的联络来看,敌人并没能在第一时间内攻陷其内部。尽管发动奇袭的新世纪福音陆续接管了五十一区中继器三分之一的权限,却无法阻止另外持有三分之二权限的五十一区众人重新向外界发出情报。

    推论中,理应和新世纪福音达成合作意向,被人们认为,定然不会放过对五十一区落井下石,甚至是抢下一块肥肉的末日真理教,竟然没有暴露出任何行迹。伦敦地区的置换是如此巨大的工程,然而在这个让人觉得其必然有后继大动静的情况下,末日真理教的行踪再次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陡然间,在看似顷刻间,所有反抗都要毁于一旦的危机关头,第三次世界大战竟然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让人窒息,不知所措的平缓。

    没有人觉得,这场世界大战会就这么结束,这种不上不下的局面,让人觉得无论是哪一方都无法认可。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所有反抗纳粹的组织势力,的确都获得了一个宝贵的喘息时间。

    身在伦敦地区范围内,本该是被置换的区域之一,却因为中继器的保护,得以维持正常坐标的网络球总部,不得不肩负起临时nog总部的责任。(未完待续。)